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九章 大建设(二)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5-10-17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时间一晃而过,已经是1631年1月下旬。经过三个多月的艰苦奋斗,大鱼河两岸目前已经是大变模样。首先是南岸的工业区,烟囱林立。砖窑、水泥窑、石灰窑、木材干燥窑,源源不断地为穿越众提供各种物资,伐木场和石灰矿场也都建起了漂亮、坚固的砖瓦建筑。

    北岸地区的简易木屋已经停止了建造,已经建造完成的约三百间全部分配给了穿越众,暂时两人一间。自从能稳定出产建材后,穿越众们已经看不上这种构造简陋,还漏风、漏水的木屋了。执委会顺应民意,开始另觅新址集建造砖瓦房。原住宅区将在新屋建好后拆除,地皮则用作商业建设。

    原本的小溪湿地作为穿越众们唯一的灌溉和生活用水来源,执委会已经决定将其改建为一个小型水库。此外,还有疏港公路的建设、大鱼河河道的疏浚、新跨河大桥的修建等等,总之一切显得是那么欣欣向荣。

    疏港公路已经提前完工,多达160人的建筑大军除留下少部分人进行扫尾工作外,大部分人又闲了下来。鉴于这批被当做牲口使用的壮劳力已经连续工作了很长时间,执委会充分照顾到了他们的情绪,全体放了几天大假,并给每人计了120个积分。

    积分这个东西是财政委员汤圆向执委会提出了的概念。按照汤圆的说法,穿越到这里的568名现代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性格能力也各不相同。如果说前阵大家都处于生产自救阶段,齐心协力,可能还没有功夫想别的东西。

    但现在穿越众已经初步站稳了脚跟,生活也逐渐安定下来。由于实行的是配给制,大家吃穿用度都差不多。那么问题就来了,有人就会想凭啥他整天就干些轻松地活计,而我不是在采矿、修路就是在搬砖头,还一点好处没有。这样想的人肯定会有,也许他暂时不会直接说出口,但反应在工作就是这个人开始有意识地消极怠工,这会传染给别人,影响是非常恶劣的。

    为此,汤圆建议实行积分制。给干重体力活、技术活、危险性高的活的穿越众发放双倍积分,以提高他们工作的积极性。毕竟总不能给他们发钱吧,现阶段那些金银币可是穿越众极为重要的“外汇”资源,还指望着用来向外界购买生产生活急需的物资呢。而且,就算发了钱也没法用。目前穿越众实行的可是大锅饭、配给制,根本没有商品市场,有钱也没处花。

    至于积分这个玩意儿怎么用,着实也让执委会废了一番脑筋。毕竟这算是穿越众的内部信用货币了,得有折现功能,简单来讲,就是要能换东西。

    最初有人提议兑换物品。不过现阶段穿越众出产的物资少得可怜,还大多是建材之类的东西。这东西不能吃不能穿,要了也没用,估计没人会拿积分换这些东西。

    接着有人询问是否可以兑换土地。这牵涉到土地所有制的问题,目前这方面大家思想还没有统一呢,也只好暂时搁置。

    最后,还是汤圆建议:下一批要分配的砖瓦住房,积分高的可优先分配;一些职务的担任,同等条件下,积分高的优先。另外,积分还可兑换有偿提供的食品:目前是一些鱼干、酒类。等将来商品丰富了,再逐步扩大兑换范围。

    众人想了想,目前也只能这样了,于是积分制度便就此确立了下来。

    *********************************

    1月30日,休息了五天的建筑大军再次出动。

    经过萧百浪、王铁锤的四处活动,执委会终于同意设法解决已经拖延了数月之久的包括运盛一号在内的几艘船只搁浅问题。

    执委会初步批复的方案主要分几步走:1、在几艘船只搁浅处上游和下游筑坝;2、开挖支流,将上游堰塞的水引流走;3、组织人力清淤,疏浚河道。运盛一号的吃水在4-4.2米左右,而搁浅这一段的河流是一处浅滩,水深不到3.5米,故搁浅约0.5-0.7米。还好,工程量不是特别巨大。

    这次执委会调集的人数达到了创纪录的200人。第一天的工作是开挖引流渠,挖出的土方又可以装袋投到河流筑坝。这段长约150米的引流渠足足花费了穿越众一周的时间才大功告成,而与此同时,上游和下游两处相距百余米的堤坝也已粗具规模。

    “堤坝还要压实。”邵树德作为前建筑包工头,这时候也是义不容辞地担当起了建设总指挥。“下游的堤坝先不提,上游的一定要搞好。这次咱不是造个一次性的堤坝,执委会已经决定,上游处的这个堤坝将来要建成混凝土堤坝。你也知道,大鱼河水流缓慢,较难利用。已经有工业部门的同志提出来了,可否建个永久性的堤坝,以便我们可以利用起这边的水力资源建设水力磨坊、水力锻锤什么的。”

    “邵委员,堤坝什么的好弄。关键是这通水道怎么建?”刘大发看了一眼邵树德,小声问道。这小如今在建筑队也算是一个小队长了,却还是那副谨小慎微的脾气。

    “通水道我考虑了下,准备在堤坝内部建几个砖砌的大型涵洞。”邵树德回答道,“这样的话也方便以后新建水闸。”

    看完了堤坝,邵树德又亲自下到了河道。河道内的水早已经排干,穿越众在排水的过程捞获了不少鱼虾,算是个意外惊喜。经过这几天的阳光暴晒,河床已经干硬了很多。建筑队在河床上摆放了大量木板或芦苇编制的席,这样人踩在上面不容易陷下去。

    近两百人的施工队伍分作几段,同时开始清淤挖泥。经邵树德仔细观察估算,一个人一天大概只能挖2-3立方米的淤泥,速度不是很快。按照执委会的计划,河道水深必须疏浚到5米,也就是说必须从现有基础上继续深挖1.5米左右。粗粗测算下来,工程总土方差不多在5000个立方左右,需要穿越众奋战十天以上。

    轻轻叹了口气。邵树德不再言语,干脆自己也拿了铁锹挖起淤泥来。挖出的淤泥由专人运往砖窑场,然后制作成砖坯烧砖。

    2月18日,清淤工作正式完工。随着邵树德的一声令下,层层堆放在堤坝涵洞间的木质临时止水闸门被抽了上来。四个涵洞口同时涌出了奔腾的水浪,随着水位的逐渐增高,拖船、驳船最先浮起;当水位攀升到4米以上时,运盛一号也缓缓浮起。

    此时下游堤坝处众人一起发力,开始挖开堤坝间预留的足够几艘船只通过的水道。

    王铁锤已经将货轮主机发动,当水位不再上升时,开始缓缓前开。此时老张的拖船早已经拖着几艘驳船开始通过间预留的水道,水道还算宽阔,加之拖船驳船体积不大,老张的拖船队在经过一番小心驾驶后算是顺利通过,驶向河口。

    轮到运盛一号通过水道时,众人很是提心吊胆了一番。2000多吨的运盛一号宽度达到12.5米,而间预留的水道也不过十五米宽,要是一个不小心撞到了堤坝上估计众人想死的心都会有。幸好王铁锤的水平还算不错,运盛一号也顺利驶出了水道,一直航行到了河口外海,然后停泊在穿越众修建的码头上。

    当王铁锤放下锚链,关闭主机时,码头上顿时响起了震天的欢呼声!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