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二十六章 余波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5-10-17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1632年1月31日。晴。

    已经是战后第二日了,国家公墓内正在举行一场隆重的葬礼,7名昨日阵亡的将士遗体将在这里安葬。今天不光执委会成员全体到齐了,还有很多自发赶来的士兵或群众。

    士兵是来送自己战死的弟兄们最后一程,虽然相处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但是毕竟一起上阵杀敌、同生共死过,于情于理都要来送一送的;群众则是来看捍卫他们的将士们最后一眼。

    永星和弗朗西斯牧师再度登场,等一整套程序走完后,执委会全体成员绕墓一周,然后葬礼才算正式完毕。

    敌人的船队在昨天晚上就拔锚起航了,大概他们也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敌人撤走,威胁解除,一切生活又将回到正轨上,执委会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兑现战前的承诺。

    目前执委会的武装力量包括:新建陆军第一营、**野战炮兵第一哨、炮台炮兵和40名哥萨克农奴,总人数高达570余人。这里面除了大约一半是穿越众以外,其余都是各国移民,主要集在第一批和第二批移民,以瑞士人和芬兰人居多。

    执委会按照名册进行了一下统计,此时需要正式授予自由民身份的士兵共290人(包括战死的6位),此外,战死的6位移民士兵的家属按照政策也可以给予自由民身份。如此一来,两项总计共需给予297人自由民身份。

    有了自由民身份后,他们便不再是东岸公司的契约奴,每个月都可以领取一笔数目不菲的工资。虽然增加了点财政支出,但是执委会如今财政极为宽裕,也不在乎这点小钱了。

    除此之外,战前兑现的金钱奖赏也必须发下。财政部估算了下,由于战前某些人“胡乱许诺”,导致这笔钱数额竟然高达数万里亚尔。不过为了维护穿越众的威信,执委会还是决定这笔钱如数发放。而且,由于战前没有明确规定,士兵们在战场上缴获的财物这次也不再强制要求上缴。至于以后,私藏战利品肯定是不行的,具体的细则还要等规章制度完善以后再说。

    另外,执委会早就对手头繁杂的英国、法国、西班牙、威尼斯金银币伤透了脑筋。趁着这次机会,财政委员汤圆干脆向执委会建议自己铸币。其实铸币这事情也不是第一次提了,穿越众早就对奇形怪状的西班牙十字银币倒尽了胃口,去年财政部就已经提交过一次申请,就连款式和图案都制作好了,不过当时执委会手头的金银币存量不多,也就没考虑过自铸钱币。不过如今穿越众手头的各类金银币存量已经高达170余万里亚尔,是时候自铸货币了,而且,铸币这种事情也是很有赚头的。

    财政部推出的方案是铜币、银币和金币同时铸造,全套共7枚,采取十进制,即1元=10角,具体分为:1角、2角铜币;1元、2元、5元银币;50元、100元金币。当然,后两种金币在日常生活基本不可能遇到。

    铜币正面正为横排“壹角”或“贰角”字样,下方沿弧边处有“第一造币厂”几个小字及铸造年份;背面为“草原、牛”图案,另有一阿拉伯数字“1”或“2”,其壹角铜币重39克,贰角则重78克。

    银币和铜币式样大同小异。以壹元为例,正面依旧是“壹元”字样及造币厂和铸造年份,只是多了一些花纹图饰环绕;背面则是波浪、风帆船图案及阿拉伯数字“1”。整块壹元银币由银、铜合金铸造,重30克,其含银量为90%。以此类推,2元银币重60克,5元银币重150克。

    最后一种是预期铸造量很少的金币。由金银合金铸造,含金量高达92%。正面依旧类似铜币和银币,背面则是熊猫竹图案,另有阿拉伯数字50或100。其,50元面值的金币重量为94克,100元面值的金币重188克。至于生产生活可能会用到的诸如“分币”之类的超小型面值货币,财政部决定铸一些简单的铜、铅、锡合金小铜钱,作为日常生活所用。

    统一了币制后,目前执委会手头的各类金银币总价值换算后约为20万余元。

    造币厂的地址都选好了,就在大鱼河北岸靠近军营处。至于铸造用的模具及锻锤,则由钢铁厂负责解决,这并不是什么复杂的事。只要设备一到位,这两天就可以开始铸造。

    解决了头等大事后,接下来的就是关于军队的问题了。

    敌人已经退去,以执委会辖下如今控制的人口数量(1978人),再维持一支规模如此庞大的军队是不合适的。因此,一定规模的复员是必需的。而且,如今执委会总得来说人口资源还是比较紧张的,各个部门都整天在抱怨人力不足,你军队再把着这大五百多号棒小伙不放,肯定说不过去。

    如此一来,裁减军队人数势在必行,但具体裁减哪些单位还是很有讲究的。这不,别看彭志成和王启年平时关系处得还算不错,不过到了这会图穷匕见的时候,两人也顾不得讲什么情面了,当着执委会其余委员的面就是一顿唾沫横飞的争论。

    两人的核心问题就是是裁减炮台人数还是新军第一营的人数。彭志成认为海军三个炮台总人数竟然有240人之多,实在无法接受,提议削减到150人;王启年则坚决不同意,说目前的人手伺候三个炮台加起来32门大炮都有些紧张,没有富裕的人员,而且这也是为以后造军舰提前培养炮兵人才。为此,他建议把第一营三个哨裁撤掉一个,把那支哥萨克骑兵也整体裁撤掉,野炮第一哨的人数也可以适当精简。

    两人为这个问题吵得不可开交,看起来谁也不打算退让。最后没奈何,还是马乾祖出来调停,双方各做了些退步。即:海军岸防炮兵人数削减75人,剩余人数为165人。新建陆军第一营第一哨维持满编,第二哨和第三哨各精简两个排;**野战炮兵第一哨编制维持不动;至于临时骑兵部队自然是撤销编制,仅保留一个侦查伍,编制5人,配马两匹,隶属于第一营营部直接指挥。这样一来,陆军精简掉99人,剩余人数236人,海陆两军总计裁军174人,剩余人数401人。

    同时作为一种补充措施,普通民众的定期军事操练也提上了议事日程,只待海陆两军提出具体方案后即可讨论实施。

    此次战斗还俘获了法国、荷兰和英格兰战俘198人,其:法国战俘68人、荷兰战俘108人、英格兰战俘22人。这些都是身体完好没有受伤的俘虏,至于那些伤兵,内务委员焦唐已经让自己手下那些没见过血的警察们去给他们送上最后一程了。

    这些俘虏如今可是执委会手头掌握的一笔不小的资源,这不,石灰岩矿场想要、水泥窑想要、砖瓦窑想要、建筑队想要、就连农场都想要人来种田。由于分散起来看守太过麻烦,最后决定这批俘虏全部送到石灰岩矿场去采矿,矿场则酌情调配一些人手给其他部门。

    解决了这些外来威胁,执委会终于可以重新开始停顿了一段时间的经济建设。

    首先是定远堡的建设。战前定远堡已经建设起了周长约600米的城墙和护城河,城内工厂设施和生活设施也一应俱全。战前执委会决定收缩人手,定远堡的人员大部分都撤了回来,只留了一支30人的队伍在看守。现在战争已经结束,定远堡的捕鱼工作必须尽快恢复,鱼产品加工厂也要立刻开工。

    经历过这次战争,执委会也意识到目前的生活、生产区域的局限性。住宅和工厂都在城内倒还没什么,不过那些农田、牧场还有水源可都处在城外,而且离海岸线不是很远,很容易遭到敌人的破坏。

    这次来的这帮法国佬和荷兰佬才几艘船、三百多人,穿越众凭着精良的装备还敢出城背水一战。可下次要是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动员起几十条船、数千人压过来,大家可就只有缩在城内当乌龟了。这时候城外的一切敌人都可以肆意破坏,烧毁农田、抢走牲畜、截断水源,那穿越众不死也得死了。

    因此,执委会觉得不能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里。定远堡远离海岸线十几公里,附近又有丰富的渔业和盐业资源。交通也还算方便,乘船不用半天就能赶到,一旦有事还能及时救援。而且穿越众已经进行了初步的开发,建立起了稳固的据点,是最理想不过的分基地选择了。

    综上所述,执委会决定在定远堡附近进行大开发,不但原有的人手要恢复,还要在定远堡周围加派人手建设更多的垦殖点。

    当然了,执委会也没有忘记半年前出现的那次查鲁亚人袭击事件。虽然这些原住民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定远堡附近了,但是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万一穿越众的大规模移民垦殖活动触动了他们哪根敏感的神经,再爆发起冲突,酿成人员伤亡可就不美了。

    想来想去,最后终于痛下决心,将新建陆军第一营的营部、第二哨及第三哨整体调动到定远堡,在定远堡以北和以东区域进行一次治安清剿行动,为以后的移民屯垦创造条件。此次行动以一月为限,在1632年3月1日之前完成,以消灭或驱赶走查鲁亚人部落为行动完成目标。

    1632年2月2日,新编组成的定远堡剿匪支队在晨光乘船出发。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