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四十七章 勇敢者的游戏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5-10-17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海军首战告捷的消息并没有令人感到多振奋。因为这恰恰反应了西班牙人正在紧锣密鼓地为战争进行着准备。执委会下令进行第二波动员,此次动员人数为160人,不但陆军第二哨、第三哨补满了编制,就连骑兵也扩充了一个哨,剩余61人分配至海军炮台。

    “东岸之鹰”号船长陆铭在海军部内向王启年汇报了此行情况。“港口就建在东岛(索莱达岛)的东南部一处避风湾内,目前我们的人已经在那里进行基础设施的建设。预计这次返航后就差不多能建设完毕了。”

    “你还是尽早出发吧。”王启年说道,“西班牙人的船只说不好什么时候就会来,被堵在家里就不好办了。‘东岸之鹰’号不像运盛一号,硬闯也闯不出去,这次带足人员和物资,出去后…战争结束前就…不要回来了,一切保重。”

    陆铭沉默了下,旋即笑道:“说得这么伤感做什么。这次运盛一号不一起出发吗?”

    “运盛一号在做一些改装。”王启年介绍道,“马甲让人给我在船甲板上做了个大基座,准备在这里树一根桅杆,加几面帆。同时,船艏也加一面缆绳牵拉着的软帆,给船舶在顺风时增加一些动力,据说可以节省20%-30%的燃油,顺风时最大航速还能达到14-15节。目前改装还没有完成,本来想让你再等一段时间,大家一起出发的。不过未免夜长梦多,还是算了吧。你把需要的物资去跟邵树德确认下,然后带足人手,就出发吧!”

    陆铭敬了个礼,转身离去了。

    码头上,陆军暂编第二排的47名士兵已经秘密集结完毕,正在登船。刚刚升任“东岸之鹰”号大副的约翰·斯顿正在指挥水手们做最后的检查,船舱内堆满了各种食品、建材和军火。

    码头南侧的海军造船厂内正在开工建造两艘新的战船,执委会这几年来积累了大量的橡木板材和帆布、索具、缆绳等物资,放在船厂内也是浪费,如今有了造船经验,人手也充足,索性就继续造船。只不过这两艘船注定是很难赶上这场战争了,一年以后这场战争怕是早就结束了吧。

    晚间,目视航海学校33届的学生集体熄灯休息后,陆铭转身走进了码头内,“东岸之鹰”号劈波斩浪,在茫茫夜色朝南方航行而去。

    ……

    麦哲伦海峡恐怕是世界上最令航海家们感到恐惧的海峡。水道狭窄、流速多变、风浪强劲、多雾,所有你能想到的不利于航海的因素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但是这里却又是沟通大西洋与太平洋之间的最重要通道。

    3月10日,当“东岸之鹰”号顺利停泊在苏利避风湾内后,陆铭立刻就召集了于连、约翰船长等航海老手,共同讨论麦哲伦海峡如何航行。出发前陆铭简单搜集了一些麦哲伦海峡的现代水资料,然后将这些资料和大家一起共享。

    看完资料后大家都沉默了,3月份的麦哲伦海峡已经较为寒冷,东段某些地方开始起雾,风力经常达到6级以上,而且海水流向、风向多变,航行时真的得打起一万分小心。而且,有时候还会遇到浮冰,一个不小心就会船毁人亡。西段也很不好航行,尤其是克拉伦斯岛与布伦瑞克半岛之间的狭窄水域,最窄处可通航宽度甚至只有1海里。而且常年盛行西风,水道内风浪也急,通航同样是困难重重。

    “真不知道‘加利西亚飞鱼’号是怎么航行过来的,他们到底是运气好呢还是技术好。”陆铭抚着额头**道,“对了,德雷克海峡的情况怎么样?可以航行吗?算了,当我没问!”陆铭翻了下资料,发现资料上描述德雷克海峡“常年风力超过8级以上,因为海域宽广无遮挡,所以多狂风巨浪,甚至经常有浮冰出现。”这种描述让陆铭看得不寒而栗,脑有病的人才会选择从这里绕过南美洲。

    “其实,要伏击西班牙人的船只,也不一定非得在海峡内啊。我们可以在火地岛东侧的海峡出入口处巡弋,遇到合适的就上去干一票。”新上任的约翰·斯顿大副献计道,“西班牙人在拉普拉塔地区的库存军事物资根本不足以支撑长期作战,他们必然会从秘鲁源源不断往前线运输物资。从陆地上沿利马-奇尔卡斯-图库曼-亚松森-布宜诺斯艾利斯一线运输物资,不但道路多山地难走,损耗极大,就是运输量肯定也不会太大,所以他们必然还是会优先从海路运输。我们甚至可以派遣人员在火地岛上的一些视线良好的山峰上建立瞭望点,遇到合适的目标就以各种方式发出讯号,或者是火光、或者是狼烟。主力舰队平时游弋在火地岛东侧海域,一接到讯号便立刻赶去拦截,以我们的航速,那些臃肿的西班牙运输船肯定跑不掉。”

    这倒是个比较靠谱的建议。不过安排人手去火地岛上也是一个麻烦事,火地岛上可是有印第安部落存在的,去的人手少了怕是不安全,而目前陆铭也实在抽调不出太多的人手,真是到处都是麻烦事啊!

    “实在不行的话,咱这几天抽空去一趟火地岛,实地踏勘一下,看看是否能够建立起一个固定的瞭望点来。”陆铭皱了皱眉,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良久于连·德埃布洛尔才问道:“带多少人去?”

    “带两个棚30人就行了,多了没意思。”陆铭摆了摆手道:“我们又不是去打仗。多带些肉类、烈酒这些印第安人没有的东西,遇不到他们最好,遇到了就先礼后兵。咱在这里人手不足,实在招惹不得他们。”

    对于这一点众人并无异议。

    “对了,西班牙人就没有尝试在麦哲伦海峡内建立据点或殖民点吗?我记得西班牙人似乎是禁止其他国家的船只通过这条海峡的吧?”于连突然问道。

    “呃…事实上他们尝试过。”陆铭来之前和高摩聊过很多关于麦哲伦海峡的事,所以他很清楚:“就在几十年前,他们就试图在布伦瑞克半岛上建立定居点,以及时发现在这里肆虐的英国海盗,不过后来他们失败了,居民们大多返回,留下的也多半死于饥饿。所以说,西班牙人从来没有真正有效控制过这条具有战略意义的海峡。”

    说完后陆铭站起身来,朝着众人说道:“大家伙儿刚刚下船没多久,所有人原地放假休息两天吧。两天后,我从暂编第一排挑两个棚去火地岛,于连,就乘坐你的‘加利西亚飞鱼’号去。‘东岸之鹰’号的左舷有点漏水,需要修理。”

    “是的,先生。”于连站起来躬身行礼。

    ……

    也许是“东岸之鹰”号带来的好运气,从她停泊在港口内的第一天起到现在,已经持续了整整两天半的晴朗天气,这对于马岛这个一年大半时间处于雨雪笼罩之下的小岛来说,真真是不容易。

    趁着天气晴朗,陆铭组织岛上的包括西班牙俘虏在内的300多人突击施工,成功建造了一批砖木混合结构的简易房屋,船上堆积如山的物资终于有了存放点。

    第三天,雨夹雪再次不期而至。恶劣的天气使得一些人得了感冒,不过还好问题不大,大家都是身强体壮的人,加之食物营养充足,这些人在休息几天后都陆续恢复了健康。陆铭在陆军暂编第一排内挑选了两个棚共30名士兵,携带了不少干牛肉、火腿、香肠和烈酒之类的食物,乘坐由于连·德埃布洛尔担任船长的300吨“加利西亚飞鱼”号帆船,向西航行,前往火地岛进行侦查。至于陆铭走后的岸上防务,则按照惯例交由陆军暂编第一排排长谢汉三负责。

    “加利西亚飞鱼”号是一艘西班牙人制造的小型贸易船,目前由这次随“东岸之鹰”号新过来的15名前荷兰水手们驾驶。这些水手们都是由内务部狱政处处长刘云从“乌鸦”号上被俘的那批荷兰水手挑选而出,被挑选出来的荷兰人都是平时表现较好,并且都入了道教的。来之前陆铭许诺给予他们自由民身份,并支付工资,这些荷兰人便欢天喜地地表示愿意重操旧业。除了他们之外,照例还有15名航海学校的学生跟随在船上。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艰苦航行,“加利西亚飞鱼”号在3月20日傍晚穿越波涛汹涌的南大西洋,抵达了火地岛东北侧的麦哲伦海峡入口处。由于此处风高浪急,船只根本无法安全靠岸,只能沿海岸线继续前行,最后在海峡入口处以南二十多海里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勉强可以靠岸避风的海湾。

    在海况如此恶劣的海域折腾了这么久,当双脚终于踏上坚实的陆地时,早已被风浪折磨得脸色发白的陆铭差点忍不住泪流满面。

    “航海,真的是勇敢者的游戏!”陆铭由衷感叹道。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