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六十九章 决战:间奏(二)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5-10-17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隆隆的炮声响彻整片海域。

    时间倒回到十几天前。瓦尔迪维亚河外海,悬挂着西班牙旗帜的运盛一号朝一艘靠近的西班牙船只突然开火,猛烈的炮火将西班牙人打懵了,甲板上挥舞着手欢呼的西班牙船员们在葡萄弹的轰击下顿时成片躺下。另外一边的“加利西亚飞鱼”号也打开了炮门,如水的炮弹落在这艘可怜的西班牙船头上,制造许多大大小小的创伤。

    十分钟后,这艘满载排水量400吨的西班牙战舰“红鳟鱼”号缓缓升起了白旗。当于连·德埃布洛尔带着一众水手们爬上这条船的甲板的时候,他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甲板上躺满了倒地的水手和船员们,很多人已经死亡,但仍有很多伤者在哀嚎。死者一般都是被一枚或数枚微小卵形弹丸穿透身体而死,这是葡萄弹的杰作。在近距离无遮挡的情况下遭到大口径舰炮发射的葡萄弹的洗礼,于连只能说上帝在这一刻抛弃了这些可怜的西班牙人。

    “英国人?法国人?还是荷兰人?”投降的“红鳟鱼”号船长法尔考冷冷地看着登船的于连问道。

    于连没有回答他的话,他手下的水手们则没有兴趣听这个西班牙老男人的废话,他们将幸存的西班牙人通通捆绑了起来,然后送到运盛一号上去关押,这样会方便长官们随时提审这些战俘。

    “你们违反了道德与战争法规,竟然升起了西班牙王国的旗帜!你们应该感到羞愧!无耻的法兰西人!”西班牙老男人在被带离船只的时候仍然在喋喋不休。

    “胜利者不受谴责!”于连突然回了一句穿越众常挂在嘴边的话语,说完后连他自己都愣了,然后缓缓摇了摇头。

    “红鳟鱼”号战舰保养得还不错,这次虽然在近距离内被萧百浪舰队两艘战舰近二十门火炮一顿胖揍,但主要是人员损失,船体方面的损伤倒不是很大。于连命人回“加利西亚飞鱼”号上取来工具与从奇洛埃岛上抢来的备用船材,开始对这艘战舰进行一番简单的整修。

    ……

    “好吧,尊贵的法尔考船长。很抱歉我们用这种不是那么和谐的方式将你请上我的座舰,事实上我们需要了解一些贵国驻泊在卡亚俄的舰队的最新消息,我想你能够给出令我们满意的答案的,不是吗?”萧百浪看着面前被捆成粽般按在座椅上的西班牙船长说着,说完后他用眼神示意被紧急从陆地上召回的裴德罗神父进行翻译。

    语言天才裴德罗神父清了清嗓,然后磕磕巴巴地用西班牙语翻译了起来。翻译完后半天没动静,这才发现这厮竟然盯着船上的舱壁一个劲地猛瞧,嘴里还在嘟囔着:“太不可思议了,竟然是铁做的船!不可思议!魔鬼,肯定是魔鬼!万能的主,请救赎我的灵魂吧。”

    裴德罗神父撇了撇嘴,很狗腿地上前踢了一脚法尔考船长,然后再次重复了一边萧百浪的问话。

    回过神来的法尔考船长愤怒地朝裴德罗神父吐了口唾沫,看着裴德罗神父身上的教士服,轻蔑地说道:“主不会宽恕你的罪恶的,投靠异教徒的无耻叛逆!你们违反道德,不遵守各国通行的战争法规,依靠卑劣的无耻伎俩侥幸取得了一场微不足道的胜利!告诉你们,鞑坦人,我,来自巴拉多利德的法尔考,拒绝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

    裴德罗神父将他的话翻译了过来,萧百浪听后倒是气笑了,他朝左右吩咐道:“好了,孩们,将这位尊贵的船长先生带下去热热身,希望这能帮助他正确认识到他自己目前所面临的处境。小心点,可别玩坏了。”

    二十分钟后,鼻青脸肿的法尔考船长被几名身强力壮的水手再次拖了回来。萧百浪看着躺在地上的西班牙人,缓缓踱着步,也不说话,牛皮制作的军靴落在地板上发出笃笃的响声。不一会儿,运盛一号的船长王铁锤拿着几张写满字的纸从舱外走了进来。他刚刚对抓获的一些西班牙船员和少数低级军官进行了突击审讯,这纸上就是他从审讯得到的消息。

    “那么,来自秘鲁舰队的阿德里安·法尔考先生,现在你是不是清醒那么一点了?”萧百浪看完审讯报告后,突然问道,“告诉我,卡亚俄的舰队主力有没有出发?什么时候出发的?有多少艘战舰?”

    阿德里安·法尔考也不说话,只是嘴里一直在念着什么,似乎是在向上帝祈祷。

    萧百浪一时有些气结,随后他又缓缓失笑道:“法尔考先生,你是上帝的虔诚民,也许你不是那么在乎自己的生命。那么,请看在同为上帝民的份上,救一救你的那些忠诚而又可怜的属下吧,因为十分钟后我就会下令依次处决他们。他们因为你的愚蠢判断而沦为了我们的俘虏,现在他们就要死了,除非我下令赦免他们。你明白了么?坚强的船长先生,好好考虑下吧。”

    “你是魔鬼!”法尔考船长低声呢喃着,“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魔鬼行径……”

    “就如同你们对悲惨的印第安人所做的一样么?”萧百浪反唇相讥,“我快要失去耐心了,法尔考先生。你年轻的副官——同样来自巴拉多利德的费利佩·法尔考即将被绞死,快为你的侄祈祷吧,可怜人!”

    “……我的‘红鳟鱼’号这次是来打前站的,停泊于卡亚俄的舰队主力还没有出发。”阿德里安·法尔考艰难地吐露着,他的表情看上去极为痛苦与复杂,“预定的出发日期是7月10日,因为拉普拉塔地区的战事占用了太多的资源,舰队出发前的物资准备工作完成得不是很充分,但是总督大人规定最迟不得晚于7月10日就要出发。这次共有8艘战舰会南下,旗舰是排水量1250吨、拥有60多门大炮的‘圣洛伦索’号。努涅斯男爵将担任舰队司令官,该舰队南下后会以瓦尔帕莱索和康普赛西翁为主要补给港口,圣地亚哥将军按照惯例会派遣部分陆军上船伴随作战。”

    “怎么只有八艘战舰?这么少?”萧百浪皱眉问道。

    “再等一个多月,加亚阿内斯舰队就会抵达卡塔赫纳,然后他们会向北行至贝略港。古铁雷斯总督必须在手头上保留足够的战舰以护送船队前往巴拿马城,与从贝略港通过陆路运输而来的大帆船货物进行交易。这附近的海域并不是很太平,经常会有英格兰人、荷兰人甚至法兰西人的海盗船前来抢劫。没有战舰护航的贸易船队是很危险的,总督大人不敢冒这个风险。”阿德里安·法尔考解释着。

    “这样一说就对了。不过西班牙人还真是看得起我们啊,竟然派来了卡亚俄剩余战舰的一半来对付我们,我真是受宠若惊呢。”萧百浪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轻松地说道:“裴德罗神父,告诉这位船长先生,他和他的船员们现在被特赦免于死罪了。他们将被我们囚禁直到战争结束那天,到那时候如果有人愿意为了他们而支付赎金的话,我们将不介意给予他们自由。好了,说完就带他们去底舱关押起来吧。看紧点,别给我出什么事!”

    审问完毕后,萧百浪一边派人乘坐交通艇上岸通知登岸人员尽快将抢到的各类物资搬上“加利西亚飞鱼”号,一边和王铁锤低声商议起接下来的行程。

    “我觉得还是尽快撤吧。现在沿岸好多西班牙人的城镇都知道我们的到来了,以后上岸抢劫这种事我估计是越来越不好干了,我们在这待着也没啥意思。按我说,现在我们还不如调头往奇洛埃岛那片赶过去,将缴获的一些武器交给那些阿劳坎人,并帮助他们在西班牙平叛主力到来前尽可能地取得一些优势,也能给西班牙人尽可能多地制造一些麻烦。”王铁锤砸了砸嘴,谨慎地说道。

    “嗯,你说得也有道理。”萧百浪赞同道,“从这里越往北,西班牙人的势力就越大,对我们来说就越危险。我看还是见好就收吧,调头南下,趁西班牙人的主力舰队没到来前先溜之大吉。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办,说实话,我也没有什么头绪,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要结束这场战争,关键还是得看陆上打得如何啊。不得不承认,我们这里闹腾得再厉害,也都不是主要战场。只有陆军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这场战争才有停止的可能啊。”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