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六章 鸭子湖(二)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5-10-17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9月12日,经过连续一星期的奋战,探险队最初登陆地点的面貌已经焕然一新。一条崭新的木质栈桥延伸到湖内二十米远,“东岸之鹰”号停靠在了栈桥边,这里便是大家选择的新港口了。

    “新港口位于半岛延伸段顶端,与对岸的巴瑟岛遥相对望。这段宽约200多米的水域内水流平缓,水深4-5米左右,是一处良好的天然港口。我们计划将来在半岛顶角处和巴瑟岛上修建炮台,这样不但能保护自身安全,还能封锁鸭湖进出海通道,如此优越的地理位置,可谓是绝胜之地。”跟随“加利西亚飞鱼”号返回东方港的陆铭正在城心行政大楼煤炭工作组的临时办公室内向邵树德做着汇报,他翻开了下一页纸,继续说道:“目前岸上新建了许多供劳工们和探险队员所居住的住所。这些住所都是由芦苇编织而成的简易房屋,房间内洒了石灰粉消毒。在大家的辛勤努力下,截止9月12日,已经有面积约数百亩的土地被初步清理了出来,这个主要是清理掉土地上的芦苇和杂生灌木丛,同时开始开挖地基,准备为修建正式砖瓦房屋和城墙做准备。组长,这次我回来主要是来向你要人的。嘿嘿,你也知道,这可是新建一座城市啊,将来是要做鸭湖北端煤炭输出的转运港口的。事关重大,请您想想办法,让执委会给我们划拨点人手呗,怎么样?”

    “话说如今还有哪里不缺人手啊?”邵树德扶着额头哀叹,“前阵和西班牙人的战争死了一百二十多、受伤致残三四十、再加上一些不能干重体力活的伤兵,这就没了近两百壮劳力。本来我们人手就不充裕,这下一来更是雪上加霜,如今正值战后重建、百废待兴,哪儿都缺人,你这让我去哪儿找人啊。”

    “嘿嘿。”陆铭干笑了一下,继续说道:“现在定远乡那边有两千五百人口,已经基本处于饱和状态,毕竟以现在的农田开垦规模来说,已经足够全国人民敞开肚皮来吃了。再算算东方县,县城里面如今挤着近五千人,实在是太多了啊。造船厂、钢厂、兵工厂、纺织厂什么的以目前的生产规模来说怎么着也用不了这么多人啊,我算了算,起码能匀出来一千多人出来。怎么样,邵组长,去执委会活动活动吧,争取挤出点人手来。不然的话鸭湖那边照目前这个进度持续下去,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完工呢,那样我还不如回航海学校干我的校长本职工作去,鸭湖这边的烂摊谁爱干谁干去。”

    “行了,行了!撂挑的话别乱说了!算我怕了你了。”邵树德连连摆手,苦笑着说道:“算了,实话告诉你吧。就算你今天不来问我要人,我这两天都会送一批人去鸭湖那边。你们那边缺人,我这个做组长的能不关心嘛。人我已经从执委会那里要来了,数量不多,200多人,男人和妇孺都有。你也别不知足,现在和西班牙人签订了贸易协议,各大工厂都在扩产,另外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劳力缺口也很大,给你弄来这么多人已经不错了。你要感谢就感谢陆军第一哨的常开胜吧,这家伙运气不错,前两天在大鱼湖西岸端了两个查鲁亚人村,俘获人口近三百。要不是新得了这批人口补充,我要想弄到一批人去鸭湖,短期内也是没指望的。”

    “行啊,老常不错啊。”陆铭赞叹道,“既然人家干得这么好,干脆给他加派人手,让他再接再励,多抓捕点土著人口啊,我们这正缺人呢。”

    “哪有这么容易。现在抓这些土著人口是越来越难了,人家也不傻,知道我们要抓他们,还能待在原地等着啊,早他娘的拖家带口跑得远远的了。”邵树德鄙视得看着陆铭,说道:“现在大鱼河及大鱼湖这一片怕是没有什么查鲁亚人的村落了,接下来要想继续抓到查鲁亚人就得向北搜捕,到米林湖一线搜捕;或者干脆进山,越界抓捕西面的土著。总之……咳咳,扯远了,行了,别杵在这儿了,现在你拿着这份件去政务院民政部人口普查办公室,他们会告诉你这些人在哪里。找到人后就组织他们登船,效率点,争取午前就出发。我把手头的事情弄一弄,到时候和你们一起走。鸭湖那边都开工这么久了,我这个组长再不就位,也实在太不像话了一些。”

    陆铭终究没有在午前搞定一切事情。200多名前往鸭湖南端那座甚至尚未有正式名称的城市定居的居民们在收拾自己的行李时耗费了太多时间,陆铭赶到码头时,“加利西亚飞鱼”号的船长于连·德埃布洛尔正在组织水手们帮助这些居民们运送行李上船。

    “加利西亚飞鱼”号停泊的码头泊位上此时热闹得像个菜市场一般,居民们手里扛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这些年穿越众对手底下的自由民们总的来说还是比较慷慨的,如今即便是酬劳最低的工作月工资也有1-1.5元,平均工资更是达到了接近两元的水准。因此,这些来了几年的居民多多少少都积攒下了一点家底。

    和西班牙人战争爆发前后,在当时的定远堡垦殖区——如今的定远乡掀起的一波赎买土地风潮极大地刺激了这帮所谓的“城市居民”。他们很多人都有亲戚或朋友在定远乡,那些“农村居民”们以相对低廉的价格永久性地买断了自己所耕种的土地,摆脱了雇农身份,成了令人羡慕的自耕农,从此拥有了固定资产。如今,执委会向他们许诺移居鸭湖的居民们同样可以在将来赎买自己耕种的土地,这样一来,很多人便挤破了头想移居鸭湖。那边的气候、自然条件、野蛮人威胁等等从此不再成为令人畏惧的障碍,大批“城市居民”们纷纷托人走关系说情,想挤进移居者的名单。陆铭自己都或多或少接到过几次试探性的问话,不过他都以名单由执委会决定而敷衍过去了。

    如今看来,这帮居民们对土地的热情和对幸福生活的渴望真是压倒了一切。他们变卖了手头所有用不着的财物,然后从畜牧场和供销社那里购买了一些种、农具、渔网、鸡鸭鹅、羊羔、小猪崽等等一切安家落户所必须的东西。更有甚者,一些退伍的有钱老兵还联合起来购买了一些牛,准备带到鸭湖那边去耕田使用。

    这样混乱热闹的场面一直持续到了下午三点多才宣告结束。邵树德带着煤炭工作组的几个人匆匆登上了“加利西亚飞鱼”号运输舰,此外,海军尉郭离担任代理舰长的“红鳟鱼”号护卫炮舰装载了一批建材和粮食也一同前往。下午四点整,两艘船在向港务局递交离港件后,缓缓驶离了东方港,前往鸭湖。

    9月17日上午,两艘船只顺利停靠在了位于鸭湖内的新港口栈桥边。邵树德下船后便兴致勃勃地直奔新城镇的建设工地上,观察起建设进度来。时间过去了几天,此时港口内陆地上的建设正进入**期。芦苇房屋已经建起了超过两百间,微风吹过,到处都是飘飞的芦苇絮。这几天天气不错,这里的一百多名劳工外加80多名海军船员奋力工作,目前已经平整完了规划城市内的土地,很多地基也已经夯实,建筑队已经开始调配材料,准备正式开建砖瓦建筑了。

    “目前第一期规划的城市内能容纳居民三千五百人,港口建设两座水泥栈桥,确保能容纳至少25至30艘船只同时停泊。规划的城墙周长为1-2000米,城高5-6米,城墙厚3米-3.5米不等。城市南方修建一座人工水库,作为整座城市的水源,沿着水库周边再修建一些灌溉水渠,可以就地开荒种田。”跟随邵树德而来的煤炭工作组政务秘书薄森说道,“此外,防务方面,城市东南角及港口对面的巴瑟岛上将修建两座岸防炮兵要塞,将来条件允许后,城市正南方隔着狭窄水道相望的另一处小型半岛顶端、巴瑟岛对面北圣若泽地区也要各修建一座炮台,这些炮兵要塞集群修建完毕后,富饶的鸭湖就将彻底成为我国的内湖,再也没有任何海上的威胁。”

    “呵呵。”邵树德呵呵两声,这样规模宏大的计划要完成还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呢。“对了,我记得这座新建港口城市的主要功能是作为将来的北煤南运政策的转港口的吧,另外军事方面就是为了封锁出入口水道。这座城市还没有正式名字吧?”

    “呃…还没有呢。”薄森扶了扶眼镜,说道。

    “那就叫镇海堡吧!”邵树德一锤定音。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