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七章 鸭子湖(三)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5-10-17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10月初。在镇海堡停留多日的探险队在带齐物资后终于出发了,徐宇留下了骑兵排守卫正处于建设的镇海堡,其余人分乘四艘小船,和海军的几艘测量水深的交通艇一起,沿着鸭湖西侧湖岸向北慢慢航行。

    在花了一天时间后,他们停留在了圣贡萨洛斯河畔,这条河流连通着鸭湖和南方的米林湖。米林湖湖水由此流入鸭湖,并最终流入大西洋。河岸边是一片荒芜原始的气息,大片的巴西松木林连绵出去一眼望不到头。随队考察的生物学家蒙虎看到后喜不自胜,不停地在一本小本记着东西。

    10月6日,短暂耽搁后的探险队再次出发,这次他们将不再刻意在某个地方停留,而是沿着鸭湖全速向北,直达那个“传说”的五河汇聚之地。

    10月21日,在经过半个月的艰苦跋涉后,探险队抵达了位于雅库伊河、塔夸里河、卡伊河、锡诺斯河、格拉瓦塔伊河交汇之处的冲击平原。途经历了毒蛇、美洲豹、鸭湖鳄鱼等重重危险的洗礼,幸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这片破碎的河口冲击平原就是后世巴西南里奥格兰德州首府阿雷格里港的所在。

    在河口东侧,探险队首次遭遇了几名当地土著——他们来自瓜拉尼人的某个支系部落。这些瓜拉尼人对这么一群陌生人的到来似乎并不怎么警惕,尤其是当带队的徐宇拿出一些诸如小刀、铁锅之类的礼物送给他们后,这些瓜拉尼人就显得更是热情了。不过双方之间的交流显然还存在障碍,这些土著瓜拉尼人说的是一种完全陌生的方言,就连探险队里一个熟悉巴拉圭瓜拉尼人语言的西班牙移民都听不懂。

    当然了,对于这一点,大家一点也不觉得意外。探矿队队长艾查直接从背包里拿出了几个煤块,一边指给瓜拉尼人看,一边指着四周的树林和群山,意思是问瓜拉尼人在哪里见到过煤炭。瓜拉尼人显然理解了他的意思,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通,然后拉着艾查的手示意所有人跟他走。徐宇沉吟了一下,然后果断决定和瓜拉尼人走。他将那些瓜拉尼人带上平底船,于是,一行60人跟着5名瓜拉尼人便开始沿着雅库伊河,在河岸两侧密密麻麻的肉桂树林逆流穿行着。这片肉桂树林看得蒙虎直流口水,他告诉徐宇,此时肉桂这种调味品在欧洲是可以卖出高价的,这片树林里得蕴藏着多少财富啊。

    午时分,他们在一处河流交汇点右拐进入了卡伊河,沿着卡伊河上溯了几公里,就在探险队员们划船划得精疲力竭之时,他们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这里是一片河湾谷地,左边是热拉尔山脉余脉,右边是水量丰沛的卡伊河,土地相当肥沃。谷地上矗立着大片大片简陋的印第安风格房屋,和镇海堡的那些简易房屋一样,均是由芦苇和树枝编成。河岸边开垦了许多农田,目前地里还空空荡荡的,没有什么农作物,但是据蒙虎猜测这些瓜拉尼人平时种植的应该是玉米。田边还有一些牲畜栏,令众人有些紧张的是,他们竟然在牲畜栏内发现了牛!

    该死的!他们哪来的牛?!这说明他们接触过欧洲人!陆铭不动声色,和其他人默默交换了下眼色,众人会意,均提高了警惕,有些人甚至打开了手枪套准备装填弹药。

    “别紧张,陌生人!”一名年老瓜拉尼人走了过来,他的脸上涂着白色油彩,头上戴着鲜亮羽毛织成的冠饰。在看到徐宇等人一脸戒备的神色后,他笑了笑,缓缓说道:“很惊讶吗?我曾经在西班牙巴拉那传教区里生活过很多年,因此会说一点西班牙语。这里都是我的族人,我们是从西边巴拉那河流域迁徙过来的。我们在这里安静地生活了很多年了,你们是二十年来第一批进入此地的外来者。陌生人,告诉阿亚乔,你们来自哪里?到这里又是来做什么?”

    徐宇听过手下人翻译后,略略放下了心,随即措辞解释:“尊敬的阿亚乔长老,我们是来自南方华夏东岸共和国的探险队,进入此地是为了寻找煤炭。呃…就是这么一种东西。”很快,在徐宇示意下艾查拿了两块煤炭交到阿亚乔手里。

    阿亚乔拿到手里看了看后,自失一笑,道:“陌生人,这种东西在附近到处都是。你们随便找个地方挖一挖,都有可能挖到。我们连烧火都不用这东西,因为它产生的烟太大、灰太多,还不如木头好用。”

    徐宇等人听到后又惊又喜。惊的是看来这里煤的品质并不好,多半是发热量低、灰尘重、含杂质多的劣质褐煤、烟煤,喜的是听这个瓜拉尼老头的意思,这一片地方都可能正处在煤田上,而且煤炭似乎埋藏极浅,开采简单。

    “陌生人,你们是需要这些黑色的石头吗?”瓜拉尼老头问道,“你们想来这里挖石头?不要试图欺骗我,陌生人。我在巴拉那见过太多外来者在获取我们瓜拉尼人信任后再次通过杀戮来背叛我们……”

    徐宇定定地看着面前这个土著长老,随即展颜一笑:“睿智的瓜拉尼长老,如您所想,这些黑色的石头正是我们所需要的东西,而我们也确实是来此地勘探、开采煤炭的。据我所知,您的村也许正处在一个不小的煤田上方。接下来我会回去向上级汇报我的工作,将来也许我们会派出一支队伍来这里修建房屋、开采煤炭。”

    “那么你们将怎么对待我和我的族人?”阿亚乔紧接着问道。

    “这个我无法回答您。但是依照我国的政策,我们也许会给您和您的族人一些补偿,物质方面的补偿。当然,您的族人也可以接受我们的雇佣,为我们工作,我们的报酬可是很丰厚的。”

    瓜拉尼老头阿亚乔沉思了很久,这才落寞的说道:“年轻人,知道我为什么带领自己的族人从巴拉那迁移到这里来吗?在我年轻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和我一样年轻的西班牙神父。神父是个善良、正直的巴伦西亚人,他教给我许多耕种土地、饲养牲畜的知识,还有所谓‘明’世界的生活方式。不过这一切对我来说丝毫没有吸引力,我向往的是我们瓜拉尼人自己的生活。我们种植玉米、我们设坝捕鱼、我们猎杀野兽,这一切才是我们瓜拉尼人真正的生活啊。为了找寻我们自己的生活,我和我的族人离开了巴拉那,来到了这里。如今二十年过去了,又有人来破坏我们的生活了吗?”

    徐宇沉默不语。

    “呵呵,年轻人,不用太多自责。”阿亚乔苦笑道,“我能感觉到,这个世界正在发生某种我无法理解的变化,以前的生活方式可能再也无法安静地持续下去了。也许你们是对的,看看我的小伙们,他们是如此喜爱你们带来的小礼物。去吧,年轻人,去和我的小伙们交谈交谈,他们对你的印象不错,将来也能为你们在这里挖掘石头提供帮助。毕竟,他们才是部落的未来啊!”

    探险队在这个还算友好的瓜拉尼村落内又呆了三天。三天内他们详细踏勘了附近十多公里内的范围,大致了解了这个煤田的位置与大小。这个煤田面积不大,出产的又都是劣质煤炭,放在后世根本都不会有人来投资。但如今全国都还没有一座煤矿,大量的工业用煤炭只能靠进口,消耗了大量的资金。而且,根据后世资料,巴西这地方的煤炭基本上都是这样的品质,你想找优质无烟煤?对不起,跨海去南非挖吧,那里多的是!

    想到这里,徐宇和艾查商量了一下,然后决定停止继续勘探,先返回镇海堡汇报情况再说。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是该回去露下面了,免得大家担心自己这支探险队是不是遇到危险了呢。

    10月25日,探险队告别了瓜拉尼人,开始返航。临别前瓜拉尼人送了探险队几张美洲豹的皮毛作为礼物,探险队也留下了带来的食盐、烈酒、铁器等物资,双方宾主尽欢。

    探险队沿着蜿蜒流淌的卡伊河顺流而下,接着进入了汹涌宽广的雅库伊河,最后顺着奔腾的河水冲进了烟波浩瀚、一望无际的鸭湖,湖水在此颜色逐渐变深,显示了湖水盐分含量的变化。

    11月1日,这次探险队只花了天时间就返回了鸭湖南端的镇海堡。而他们带回来的消息,不出意外地在镇海堡内引起了一片欢呼:终于找到煤炭了!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