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十九章 南方共同市场(四)
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      更新:2015-10-17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科洛尼亚纺织品的价格体系在东岸人和罗德里格斯商会一次规模不大的交易后彻底崩盘了。得到消息的拉普拉塔商人已经不会再去购买英国人的高价货物,已经加入罗德里格斯商会的本地商人安心地等待着商会的配额分配,而那些来自圣菲甚至更远的亚松森的商人则焦急地等待着下一次东岸人的到来。有些性急的甚至准备避开罗德里格斯商会的耳目,偷偷从内陆潜往东岸共和国境内采购。

    英格兰商人们脸色阴沉地看着这一幕,久久无语。

    “棉布的出售价格才8先令(1英镑=20先令≈4元)一匹,呢绒才6镑5先令一匹,这些东岸人疯了么?!”乔治·汉普顿有些忿忿,“难道这个价格上他们也能赚到钱?这不可能!除非…他们出售的是赃物!谢尔登先生,克利福德先生,拉普拉塔是我们的市场,我们不能失去这里,我缴纳过入会费,这里是我们的市场。”

    “是啊,先生们。”呢绒商约翰·希尔也喊了起来,“刚才你们都听见了,这些东岸人一个月后还将继续出售棉布和呢绒,他们是准备长期和我们竞争。如果我们不做出恰当的反应的话,也许我们就讲彻底失去这个市场了。”

    彼得·谢尔登、威廉·克利福德二人陷入了沉默,显然发生在眼前的事情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事情变得很棘手。

    “克利福德先生,东印度公司方面最近有没有船只失踪?我是指那种装载棉布的货物。”商人冒险家公司层、呢绒商彼得·谢尔登转头问道,“也许我们应当设法弄清楚这些东岸人出售的棉布是哪来的,自己生产还是从别处进口的?”

    “不用这么复杂,霍克,你去一下码头,花点钱让那些拉普拉塔人允许你进入他们的仓库,你仔细看一看东岸人的布匹成色,回来后告诉我,快去吧。”威廉·克利福德转身对他的一名雇员说道,雇员应声离去。

    众人一时间就沉默地站在这里,等待着那名东印度公司雇员的回归。过了一会儿,这名名叫霍克的雇员从码头上回来了,他朝威廉·克利福德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东岸人的棉布轻薄透气,比较柔滑,质地也很不错,比起我们手头那些印度棉布来说质量好了不少。看起来确实如他们自己所言,这些棉布都是他们自己生产的。”

    “呢绒呢?”乔治·汉普顿紧张地问道。

    霍克看了他一眼,随即肯定地说道:“一样。他们的呢绒坚韧耐磨,手感却又很细腻。短羊毛纺织出来的呢绒却兼有了长羊毛呢绒的优点,先生们,我认为我们应当对东岸人加以持续关注,如果他们不是在恶意低价倾销的话,那么他们的生产成本肯定很低,也就是说在目前这个我们已经无利可图的价格上他们还能够赚取或多或少的一些利润。”

    霍克的话在场一帮大大小小的商人感到了一丝寒意。质量不如对方,价格还比对方高很多,这还怎么竞争?

    “也许我们可以向我们的‘西班牙亲戚’1们寻求帮助,毕竟,丢失了拉普拉塔的市场,同样会减少他们自己的收入。通过他们也许可以从官方渠道向拉普拉塔的官员们施压,让他们设法取缔东岸人的贸易特许。”彼得·谢尔登试探着向克利福德问道。

    “可以试一试,但别抱太大的期望。”威廉·克利福德矜持地点了点头,“此外,我准备尽快向东印度公司汇报此事。你们呢,谢尔登先生?你们回到汉堡或伦敦后最好也向贵公司高层汇报一下这里发生的事情。拉普拉塔的市场虽然并不起眼,但是这件事情的性质却很严重,我们也许遇到了一个了不得的竞争对手。纺织品的出口额每年占王国所有商品出口总额的60%还多,这件事情我们必须慎重对待。”

    “那这些货物怎么办?”约翰·希尔小心翼翼地问道,“这次要是没法销售完毕,下次来就得半年后了,天哪,压那么大一笔货物在手里,我的资金周转会出问题的。”

    “去里约热内卢、去圣保罗、去巴伊亚、去卡塔赫纳、去维拉克鲁斯……去一切能把这些该死的货物销售出去的港口!总之不要再在科洛尼亚呆着了,走吧,约翰,我们不要再磨蹭了。抓紧时间离开这里,我受够这里咸腥的海风了!”乔治·汉普顿一边拉起约翰·希尔的手臂,朝码头走去。

    货物销售不顺利,这些英国商人的心情都不太好,很快,他们便离开了这里,回到他们的临时货栈。下午三点多钟,收拾完货物的英国人走上了他们的商船,升帆起航,默默离开了码头,朝东驶去。

    ……

    许信、肖白图等人在送走阿尔瓦罗父后,一脸兴奋地坐着围成一圈,检点着此行的收获。500把军刀以2元每把的优惠价出售给了罗德里格斯商会,收入1000元;此外,十万块红砖卖了200元;而此行最大的收获就是那些纺织品了,1000匹棉布和300匹呢绒卖出了9100元的“高价”,毛利率超过了50%。虽然早在意料之,但还是令人喜出望外。刨去要缴纳政府的税金2575元(25%税率),此行东岸公司净赚2525元,可谓获利颇丰。

    “什么都好,就是一点不好,拉普拉塔的市场终究还是狭窄了一些啊。”陶晨曦咋了砸嘴,有些遗憾地说着,“每年才消费一两千匹呢绒,再加撑死了一万匹棉布,一年能给我们提供的利润也就三万元左右。比起我们每年的财政缺口,这点钱根本无济于事啊。”

    “我们的纺织品售价低,应该会带动一些原先买不起的普通平民加入采购,最终年消费量应该会比现在高出不少,毕竟拉普拉塔地区尤其是巴拉圭那一片的民众还是相当富裕的,他们的购买力不会小。另外,就是希望罗德里格斯商会的本事要真的像阿尔瓦罗嘴上说的那么强大才好,那样我们就有可能通过他把货物销售到智利和上秘鲁地区。那些地区人口稠密,老百姓消费能力也很强,应该能带动我们纺织品的销量上一个新台阶。”许信分析道,“而且,巴西那边有几倍于拉普拉塔的人口,富裕程度也不相上下,正适合我们倾销产品。而我们的竞争对手嘛,还是这些老面孔英国人,所谓的‘南方共同市场’将来只能由我们东岸共和国一家主导,英国佬必须滚出去!”

    “说得好!”陶晨曦被许信描绘的前景说得心情有些激动,“回去咱们就添置机器,招收工人,扩大生产。奶奶的,就和英国佬拼这一次。我还不信了,咱们这机器化工业生产,要是还拼不过他们那乡村毛纺与手工工场相结合的落后体系,那干脆咱一人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添置机器容易,我们自己就能造。但是原料呢?怎么解决?”一直在旁没有说话的明辉这时候插了一句嘴,“工业化生产需要充足的原材料来源和广阔的商品倾销地,二者缺一不可。原材料的问题不解决,我们很容易就会被人卡住脖的。”

    “这事情必须统筹规划。”许信想了一会儿,才说道:“一方面想方设法外购,另一方面我们也要立足于自身。我们要扩大自己的绵羊种群,长羊毛和短羊毛绵羊都要大规模饲养,尽快形成规模化放牧。此外,棉花的种植也该提上议事日程了。鸭湖北段区域气候还算勉强适合种植棉花,行了,回去我就向贸易部和执委会汇报,这事要抓紧实施,争取几年内形成一定的种植规模。”

    “说来说去,短时间内还是要靠外购。”明辉继续泼着冷水,说道:“别怪我没提醒啊。这个时代纺织品出口可是英国财政的命根,号称民族工业。我们这么搞,乱抢市场,要是英国人恼羞成怒起来,恐怕会找我们拼命的。”

    “你是说英国人会向我们发动战争?这…不能吧?”肖白图吃惊地说道。

    “不一定会直接开战,毕竟西班牙人的例摆在这,他们远征过来比西班牙人还要困难百倍。但是他们还有别的招数啊,你忘了英国是一个什么国家?大名鼎鼎的德雷克你不会陌生吧?那是一个海盗国家啊!到时候人家国王给底下人随便发放一些私掠许可证,然后你就会发现有很多英国船只像是狼群一样涌过来,袭击我们的运输船,破坏我们的原料进口地,封锁我们的产品倾销地,甚至封锁我们的海岸线,这样我们吃得消吗?”

    “你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肖白图叹了口气,道:“娘的,咱们赚点钱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啊?咋就这么难呢!”

    “别说没用的了。”许信打断了肖白图的哀叹,说道:“事情再难也要做!你以为就算我们放弃纺织品这一块就没人来找我们麻烦了?哼哼,那只能说明你太天真了!前几天内务部才刚刚在兵工厂附近逮着了两个刺探情报的西班牙人,我们的大炮性能优异,远超欧洲人,他们不眼红才怪呢。这才是第一拨,以后会来更多,法国人、荷兰人、英国人等等都在觊觎我们的技术。所以啊,我们做事不能怕,要迎难而上。当然,有时候也要讲究策略,这件事我会上报执委会组织讨论的。好了,收拾东西,咱也撤吧!”

    1“西班牙亲戚”:当时很多英国商人在塞维利亚找一些所谓的“西班牙亲戚”,这些西班牙人无一例外在西印度院或王室拥有一定的影响力。他们在收取好处后,给这些英国船只签发出入港书,并说成是自己的商船,主动向西班牙海关上报,缴纳关税,然后这些英国船摇身一变就成了西班牙船,畅通无阻地开到美洲殖民地进行贸易。当时西班牙的美洲殖民地所需要的商品,西班牙自身只能供应5%~10%,其余都需要进口,因此此种变相的走私贸易一时极为盛行。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