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顶级宠婚 第27章盖浇饭
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      更新:2016-08-23
    上午一节大课下来,纵然是活力四射的娇花嫩草也有些蔫蔫的,如果不幸遇到无聊的课程,还能补个早觉,那时候整个班就像霜打的茄子下课铃都解救不了。

    今天就这样倒霉,下课后,门口同学喊话也显得有气无力:“夏渺!有人找。”

    “恩!”夏渺渺精神不错,想想一个多月后的高额奖学金怎么也有动力。她的看眼门口,顿时撇撇嘴,放下课本走出去,也变的蔫蔫的,是隔壁班的体委:“安排出来了?”看眼教室,她们体委不在:“我先帮忙拿着,多谢。”

    荀益耀瘦矮的个子,略长的头发修理的非常有个性,上衣上缀着一些亮片,看到夏渺渺有些小帅的脸上立即露出自命不凡的笑容,眯眯眼把写有项目种类,赛程时间在她面前晃晃:“专门挑他不在的时候给你送来,你怎么谢我。”

    夏渺渺嘴角扯了扯:“你可以等他在的时候再过来。”拜拜。

    荀益耀见状赶紧拉住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手几乎抓住她的手掌:“别呀,一点玩笑都开不起,给,给,拿着。”然后贼兮兮的问:“准备参加几个项目?听说今年的奖品特别丰富,不过时间上你可能来不及,想想挺可惜的。”

    夏渺渺挥开手,皮笑肉不笑的扫着他的德性,荀益耀给她一种古代少爷看到卖身葬父的女子,摇着折扇不想给钱却想霸占:“不劳你操心。”滚远点!

    “别!别!越来越不可爱了,我辛辛苦苦帮你送过来。”

    没人让你送过来。夏渺渺烦他,荀益耀这人自命风流不羁,如果文科系的男生都有些问题,那么荀益耀就是太自命不凡,以为自己是万花丛中风流绿,潇洒英俊万人迷,所有的女生都该围着他转,他稍微有点表示,女生就该沉醉的昏过去。

    但荀益耀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全系一半女生讨厌他好不好。

    可荀益耀也不是什么人都随便放电,只是对某些特定人群非常优越的勾搭。

    夏渺渺几乎可以想象荀益耀是怎么想她的,没权没势、穷酸样子,他荀益耀勾勾手,她夏渺渺见了他还不该扑上去膜拜。

    呵呵。

    夏渺渺不知道这种人哪来的自信,以为世界上男人都死光了,所有女生都只能选择他,殊不知如果世界上的男人都死光了,她们还可以选择百合或者牲口。

    荀益耀孔雀毛全开,言谈中尽情在夏渺渺面前炫耀他的尾巴:“听说你跟何安分手了?”

    “跟你无关。”夏渺渺懒得理他,自顾自往教室走。

    荀益耀急忙想追进去,但想到自己的身份追夏渺渺太掉价,又退回去,使出杀手锏:“喂,中午请你吃饭。”还不高兴的睡不着:“爆炒龙虾,怎么样!”

    虽然夏渺渺不是顶尖漂亮,但不说话的时候也很有味道,看着也心痒痒的。重要的是玩得起,她都跟何安分了,能是什么干净的货,有自己想睡她,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夏渺渺鄙视,男人千万种,这种最讨厌!还不如陶成风渣的纯粹!你请吃饭!你算老几!

    夏渺渺不客气的看向他,极具讽刺:“我对铅球扔不出三米的男生不感兴趣。”

    几位从洗手间回来的女生听见了,偷偷一笑,给班长竖个拇指。这位荀孔雀又到处犯骚了。

    荀益耀被提痛处弄个没脸,竟然敢说他!你算什么东西,肯跟你说话是看的起你!荀益耀恼羞成怒的想讽刺回去。

    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冷静的看着他。

    荀益耀一看是何安,二话没说,转身走了。

    夏渺渺礼貌的对何安一笑,很领情。

    她在说话的时候就不介意跟荀益耀这种人在门口吵闹,她们那个老旧小区,泼妇骂街的多了,要多难听就多难听。

    夏渺渺小时候没少因为漂亮妹妹参与其中,斗个小流氓什么的也不在话下,所以并不介意跟荀益耀在众人面前撕破脸,荀益耀如果敢口不择言,她就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是阴沟里翻船,小意思。

    不过……谢谢何安……

    多好的何安……

    夏渺渺笑完后,见他没什么反应,该上哪待着去就上哪待着去。

    一直看着他们的王峰龙扼腕,草!多好的机会!下一刻立即给何安找理由,人太多,他可能不好意思发挥。

    ……

    中午的第三食依旧堂人山人海,夏渺渺喘着气端着米饭挂着薄汗从人群中挤出来,又去免费汤水处弄了一大碗,先喝了一大口:“要命……”不是说现在的学生不吃食堂吗!有没有体验过生活。

    找个距离中央空调有些远,但唯几没被占领的角落坐下,心里纳闷张新巧和彤彤怎么突然要减肥。

    不经心的扫眼自己的身材,她是不是也该减减,既省钱又满足求职时看脸的世界。

    夏渺渺边胡思乱想边把汤汁拌在米饭里搅动后大口嚼着,然后郑重的摇摇头,还是不要了,万一胸围没长起来多郁闷。

    恩,好吃,今天免费汤不错,有料。夏渺渺刚伴着汤吃了几口米饭,突然觉得头上一阴,对面坐了人。

    夏渺渺抬起头,下一刻勺子里的汤险些戳进鼻子里,呛得她赶紧用手背擦擦。

    何安慢慢把一份盖着香喷喷肉沫的盖浇饭推到她面前,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小厨房那边人多,慢了点……”

    夏渺渺没注意何安的拘谨,顶着通红的鼻尖愣愣的看着他,已经完全不在状态,这样的何安,还给她买饭的何安……熟悉的何安……顿时又有些心疼,何安从来没低过头,突然在很多天后来这么一下,她……

    她以为……都快一个星期了,谁想到……

    “吃吧,凉了就不好了。”

    夏渺渺捏着勺子,眼泪突然顺着眼眶无声无息的流下,都说不上自己这是为什么。

    “怎么了?你……”何安有些慌。

    在她挂了电话了,在她衡量了何安的脾气后,在她已经做好没有了一个很喜欢很喜欢人时,何安明显低头的出现在她面前,这对别人也许没什么,但——

    夏渺渺就是想哭,以为失去的人再突然出现,心里的委屈已有决堤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