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顶级宠婚 第43章抽死你算了
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      更新:2016-08-23
    “快跑!”夏渺渺拉着妹妹不忘提醒楼下傻住的夏宇。

    夏宇拔腿就奔:“快跑!”

    何安没动,接过领班退回来的钱,不急不慢的跟出去。

    夏渺渺拉着夏小鱼一路跑,直接跑出去两条街,才腿软的把夏小鱼放开,坐在马路牙子上喘气!

    夏小鱼直接瘫在姐姐身边,突然放声大哭,积压的恐怖和无措让她几乎崩溃!

    夏渺渺的腿不停的颤抖,明明已经出来了反而抖的更加不受控制:“你还有脸哭!你不是很能耐!有本事把夏宇赶了出来!那你哭什么!闭嘴!”夏渺渺心烦,缓缓因为小鱼而紧绷到现在的情绪!烦躁的向砍人!

    夏渺渺像找了彻夜未归的孩子,既心疼又想抽死她让她长记性:“看你穿的像什么样子!”夏渺渺骂着,突然想到什么,立即紧张的蹲下身满脸担心的看着小鱼:“他们是不是对你……”

    夏小鱼拼命摇头,没有,她没有。

    夏渺渺顿时放了心,只剩火气上涌:“没有你哭个屁!你现在不是该很得意!你多行!那种地方都敢去!全家都快放不下你了!就指着你过好日子!”夏渺渺像无头苍蝇一样暴躁的找着趁手的工具:“哭!哭!做了还有脸哭!”

    突然一根柳藤伸到她面前。

    夏渺渺二话不说拿起来就往夏小鱼身上抽:“白养你了是不是!好吃好喝的供着你就是让你不懂事的!卖酒很有脸嘛!你哥找你,你都不出来!想赚钱想疯了是吧!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卖了!你打算卖个钱!你能卖几块!跟我说说,陪一次酒给了你多少!说出来让我羡慕羡慕!”

    夏小鱼疼的往边上缩,哭的十分狼狈:“别打了,别打了,我再也不敢了,姐,不敢了——”

    “你有什么不敢的!你多行呀!人长的漂亮又聪明!是不是觉得全世界都是傻子都改供着你!”夏渺渺边打边骂!恨不得抽死她!

    夏宇站的远远的,沉默低沉的当什么都没看见。

    何安站在夏宇身边,神色淡淡,也没有劝架的意思。

    “姐……姐……”夏小鱼边哭边躲,又害怕又羞愧,藤条抽在身上其实比刚才的恐惧要安心的多:“姐……”

    夏渺渺不舍得往疼的地方抽,因为这样反而更生气:“你个蠢驴!你是不是盐吃多了成了白痴!那种地方是你这种人能去的吗!我打死你算了免得被你气死!”

    “啊!姐——”夏小鱼被打的恢复了些精神,人也安定不少,小邪火也敢发了,狼狈的缩卷着双腿,抱着自己委屈的喊道:“我愿意吗!还不是你!你说了给我和哥换辆自行车,可自行车呢!天天让我们骑那辆破车去学校,你知道别人怎么看我们!我们——”

    夏渺渺一藤条抽过去!“你还有理了!我骑了三年,我说什么了!你自己好高骛远,心态不正,这点委屈受不得那点受不得,结果呢!结果你就找了这么受得的了生计!这会你就不怕别人怎么看你了!怎么不让你们全校的同学都来看看!看看你现在多有脸!”

    夏小鱼被说的哭的更猛:“我……我……”

    我你个头!“自行车是你自己看不上吧,别人哪来那么多闲淡时间观察你骑的什么!你当自己是谁!天仙!?所有人都看着你,盯这你的车子!等着嘲讽你!你哪来那样的自信!就算真是那样又如何,你在乎,说明你境界低,你在意,证明你胸无大志!你一天不做别的就盯着别人有没有笑话你,说明你小肚鸡肠,价值观不成熟左右摇摆心思浮躁!自己那点小心思暴露无疑是不是还当自己掩藏的很好!以后自己没本事没自信就别怨天怨地找理由!怎么没见夏宇跟我抱怨!”抽死你。

    夏小鱼疼的难受,也不是非要怎么样,就是想发泄自己积压了多年的痛苦和无能为力,她们三人明明不比别人差,享受的为什么就比别人差:“为什么只有咱们家这么倒霉,我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像别人一样……”为什么姐姐那么努力还是不能随便买喜欢的东西,为什么哥哥学习好,那个考试都不及格的女生还有脸在背后说她哥是非——

    不打死你不知道姓什么:“你想跟谁一样!我把你扔到福利院了吗!我让你上不起学了吗!我让你跟很多人一起抢饭吃了吗?把你投胎到山沟里让你挑水喂猪没见过大卡车了吗?我少了你生活费还是少给你买了书,让你想跟她们一样,她们是不是也要哭着喊着问为什么不是你!

    你多会作,谁有你倒霉,谁有你可怜,谁有你被各种苦难压着,你简直就是历经磨难等着成仙的神人,都敢名牌高中上着不爽辍学去卖包子。不对,你多有志气呀,你想去卖酒!长的这么漂亮,身材也不差,又年轻,客人一定很多吧,多接待几个,说不定还有老男人愿意养着你!”气死她了!

    “姐……姐……”

    “别叫我——”看到你上火!“我真不知道你成天都是这样想你自己的!你今天竟然能平安出来,你是不是也要骂骂老天不开眼!”

    “姐……我没有,我不敢了,姐——”

    “滚!”夏渺渺毫不怜香惜玉的一脚踢过去!

    夏小鱼不管不顾扑过去抱住夏渺渺,哭像动容;“姐,我错了,我不敢了,我改,姐,我就是害怕,我好害怕——”

    夏渺渺任她抱着,眼角多了抹泪花:“放开!”

    夏小鱼死死的抱着不放,声音哽咽:“姐,我再也不乱来了……我以后听话……我知道我不好,你别不管我,我……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夏小鱼越哭越伤心:“那,那天我听到哥和你打电话了,我就想……就想也许我可以自己赚钱不让你那么辛苦,我没想到会这样的……”

    夏渺渺脸色一暗,硬着心肠把她推开,严肃的看着她:“你知道你自己错在哪了吗?”

    “我……”夏小鱼有些害怕这样的姐姐,哭的眼角通红,娇弱可人,但看姐姐严肃的样子,努力的搜刮着肠子道:“我,我不该不听哥的话……”

    夏渺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我……我不该自作主张,因该跟你,跟你商量……”

    “……”夏渺渺就这么盯着她,突然觉得何安这招看着你不说话的毛病,学着很有感觉。

    夏小鱼心思发颤:“我……我不该自以为是想着自己能赚到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