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顶级宠婚 第44章解决
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      更新:2016-08-23
    夏渺渺摇摇头,认真的看着妹妹:“谁都有为自己努力的资格,你想靠自己赚钱给自己买喜欢的车没有错,你想不依靠我和你哥更没有错,但你不该想着不劳而获,不该以为有不付出同等的劳动力就能获得高额回报的好事。

    卖酒是什么行业?如果它来钱最快、最多、最便捷,为什么没有被趋之若鹜?如果你选择以为站着笑笑,陪人坐坐就能发财,你的想法未免太天真,我不觉得我的妹妹那么天真。

    那么,就剩最让我担心的,就是你的贪心!你的侥幸!你的不死后果!你最不该的,是你贪图了来钱太快太容易且必然结果是出卖自己的渠道!

    我们家又不是走投无路,又不是全躺在医院里等你马上筹到一笔钱救命,如果那样,我无话可说。

    可现在就为了一辆自行车,你首先想到的是好逸恶劳,你的脸面甚至你的身体、名誉就值一辆自行车!?未免也太廉价了吧。

    来钱的渠道有很多,你可以去大街上发发传单,可以去顶着太阳搬砖添瓦,你甚至可以在家里折礼品盒,可你呢——这是一个人的人品问题,不是职业高低,是你的操守,你的眼界,你的本质,你明白吗。”

    “姐……”夏小鱼被揭了心事,就像被剥了壳的蜗牛,无处躲藏。

    “最重要的是,你去了那里,却根本没有想过最后的后果,你要是一脸事故,高傲霸气的告诉我,你就喜欢在他们身下来钱的方式,你就是喜欢边放纵还能有好处,并且做好豁出一切的准备,拿算你有追求,我无知!我无话可说!我还能跟着你享福!

    可你看看你!你现在像心甘情愿的样子吗!你想过最坏的结果吗!你没有!你有为自己想过后路吗!

    选择哪个行业都不可耻,但人贵认清自己想要什么并为此打算付出多少努力,知道吗?”

    “姐姐——”夏小鱼扑倒姐姐怀里失声痛哭:“我再也不了,再也不敢了——姐——”

    夏渺渺心疼的拍拍的背,一直以来紧张的心稍稍缓和,听小鱼哭的伤心,自己何尝不害怕,但刚才就是忍不住想打她。

    卖不可耻!对她这种人来说,有时候生活的压力恨不得让她想点旁门左道,或者不问道德与否,只要能来钱、能成为人上,她们人可以不计任何代价。

    但夏小鱼如果为了一辆自行车就把自己卖了!夏渺渺会呕死!就像她妈的你可以按红绿灯过马路出了交通事故,你可以得到全额赔付,却她妈偏偏去闯红灯出了事,保险不赔不说,弄不好,反过来还得赔钱,还不如早死了算了。

    穷!就要会算最大价值!

    这是骨气!

    是节操!

    是任何时候不能丢掉的穷人风骨!

    那个:“你长的好,没什么行业你不能涉足,但你下次也调查调查这个行业,顶级的公关哪个不是名校毕业、情商超群,咱现在就是让自己再聪明点,以后再卖的时候也能——”

    “咳咳!姐,时候不早了……”夏宇不得不提醒,因为她姐跑题了,他的姐姐呀,有时候他都不知道怎么形容……

    “哦——”夏渺渺没什么自知之明,放松下来就容量利益至上的想问题:“是不早了。”上下大量眼妹妹身上的衣服,这样穿回去,还不把她爸妈急死:“以后不准随便在外逗留,更不能再去酒吧那条街,除了回家,哪里也不准去!”

    夏小鱼也没胆子再去,擦擦眼泪,使劲点头:“恩——”

    “放了学就跟着夏宇回家!”

    “恩——”抽抽涕涕的擦擦鼻涕。

    “好了别哭了,趁夜市还没有散,给你去买身衣服,穿成这样像什么样子。”

    何安走了过来。

    夏小鱼眼泪已经擦干,精神恢复不少,早就看到陌生人,现在也有了心情问:“姐,谁呀?”

    夏渺渺想起还没有介绍:“我男朋友,你们叫哥。”

    夏宇从来听话,只要不是叫姐夫,谁人不是哥:“哥。”

    夏小鱼状态不好,她今天狼狈的样子都丢到姐姐男朋友那了,不知道会不会因此影响姐姐的形象:“哥——”

    何安这次没有太不近人情,一块应了一声恩。

    夏渺渺拉着妹妹就走,她对这一块十分熟悉:“一会给你买件新的,回去洗洗睡一觉,什么都不要想,三中距离警局近,如果有事就报警,我估计他们也不至于为了你明目张胆的做什么。”

    夏小鱼恩着,一路上姐姐嘱咐什么都一直点头。

    夏宇突然问:“如果爸妈问起来——”

    “我来的时候给爸妈打过电话,说我工作完给你们带东西过来晚点回去,记住,回去后谁也不能说错!今天发生的事也不准和爸妈说知道吗!”

    “知道了。”

    然后又看向妹妹:“你也别胡思乱想,看着他们也是有原则的,不敢把事情闹的太大,你别不知好歹往前凑。”

    四人走过一条街,火锅、油炸、水煮等一系列的饭菜味和一个个小摊位聚集在一起的热闹扑面而来。

    何安停下脚步递上钱包,没了往里面走的意思。

    夏渺渺接过来,看了看何安,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小声的说了句:“回去还你——”手心捏了捏钱包,没有推辞。

    夏宇见状,决定不向他姐告他玩手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