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顶级宠婚 第46章一间
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      更新:2016-08-23
    何安看她一眼,伸出手揉揉她的头发,安抚着她的不安,然后拿出钱包付费。

    夏渺渺急忙握住他想递出的包,轻声软语的提醒:“安安……咱们去隔壁吧,隔壁有家便宜的……”这人就该住在跟自己身份匹配的地方,她去了那里还可以挑剔它的卫生不好,装修不好,种种不好,为什么要来这里,害的她都不觉得自己是上帝。

    好吧,她承认刚才被一个小孩子刺激到了,投胎还真是个技术活,她当时怎么就不再把眼睛睁大点挑个酷炫拽的家世。唉,主要是她见识有限,也不能怪出身:“好不好……”

    何安看了夏渺渺一眼,果断的转过头把卡递过去,去住钱钧嘴里的地方?除非他死!

    夏渺渺不满的瞪着何安,看也不看前台漂亮到过分的服务员,当然了扳过何安的脸,也不准何安看!没事放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这里做什么,醉翁之意不在酒!

    前台服务员在卡刷出的那一刻,身姿立即笔直、笑容越发恭敬、神色端庄高雅:“先生您好,很荣幸为您服务,请问您要一间房还是两间?”顶级总统套房自动生成机智,可以暗示很多问题。

    只是眼前的两个人太过年轻,身上的衣服也看不出牌子,她有些拿不定主意。

    “一间!”夏渺渺不等何安开口,赶紧伸出一个手指。两间她家何安就破产了,难道这个星期让他们两个一起吃馒头咸菜,居心叵测。

    何安神色异样的看着夏渺渺。

    夏渺渺耳根瞬间红了,她愿意吗!她还不是为了给他省点,便宜他了!夏渺渺想到这里,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手指掐在何安手臂上,用力拧了下去。

    她其实非常不自在,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否则不会从一进门开始就心里腹诽不休。

    何安颔首。

    前台礼貌的开口:“好的小姐,请稍等。”

    夏渺渺抓着何安的袖子,目光小范围的四下扫射,小家子气尽显无疑。

    不远的门外,走在前排的秘书疑惑的看向柳局长:“您在看什么?”

    五十多岁但精神烁烁的柳局收回视线:“认错人了。”

    一行人快步离开。

    “好了,两位请。”

    夏渺渺看着被还回的卡,心都在滴血,她的钱!她的钱!

    何安开的房间非常舒适,或者说在夏渺渺眼里这家酒店没有很次的房间。大气、宽阔、豪迈、竟然还有客厅,客厅里的沙发看起来能买下她家的破小区。

    “哇!高级酒店就是不一样,真漂亮。”

    “先生,您的房卡,我是总统套房的专用管家,有什么需要将随时为您服务。”

    夏渺渺正新奇的满屋子跑来跑去:“哇!安安,安安,你看这个吊灯,好——好——”不知怎么形容,水晶般波光晶莹,好美,好漂亮,好梦幻,手机!手机呢!拍下来,这辈子也值了。

    夏渺渺飞奔过来,从何安兜里掏走手机。

    何安闻言神色纹丝不动,任何人无法从他脸上看出他的异样:“知道了,你出去吧。”

    “是,先生。”

    夏渺渺兴奋的看来看去,她好喜欢这家酒店的风格摆设,无论是茶杯或者沙发,无论是头顶的灯还是地上软绵绵的地毯,都给她一种做梦般的感觉,尤其是小资的把冷气偷偷打开,觉得全世界的美丽、安逸都争先恐后的向她涌来。

    夏渺渺把自己扔在柔软的大床上,触手冰凉柔软的被子,让她忍不住闭上眼睛,舒服的蹭着。

    何安站在酒橱隔离出的门口,神色温柔的看着她。

    直到夏渺渺没出息的恩哼出声,没心没肺的邀请何安赶紧上来一块试试。

    何安转身去了客厅。

    夏渺渺浑然未觉,陶醉在资本主义奢华的**中不可自拔,软软的被子,已经付过钱的空调风吹在身上,床下是软乎乎的拖鞋,软乎乎的灰色地毯,一目望去还有写字台和卧室沙发,这样的浮华她要奋斗几辈子才能得来。

    夏渺渺翻个身,看着头顶不远处温和不失柔亮的灯光,夏渺渺忍不住拍拍自己的脸,呵呵的傻笑,今天的阴霾因为这一刻超规格的享受,抛之脑后。

    夏渺渺美了半天,突然想起还有一个人来。

    她立即从床上起来,鞋也不穿,跑在柔软的地毯上寂静无声,她趴在门口,见何安拿着一份报纸坐在客厅的沙发,大厅奢华、浮躁的优越感似乎一瞬间从他周围屏退,彰显出深沉的内敛与不可侵犯。

    夏渺渺呆呆的看了她家何安很久。

    何安似有所觉的看向她。

    夏渺渺觉得这一刻如果何安招招手,她就该走过去宽衣解带,谢主隆恩。

    夏渺渺立即摆脱脑海里诡异的想法,暗讽自己傻缺:“——几点了!”

    “不早了,洗洗睡吧。”

    夏渺渺顿时看向室内透明的浴室和洗漱间,再看看客厅和卧室之间隔着的镂空格子柜,让她洗洗睡吧,她明天还要不要见人了,最重要的是她脸皮有那么厚。

    夏渺渺顿时把酒店设计者的祖宗八代骂完了,没舍得骂提议者何安。

    何安久久没听到动静,回过头,见她正站在原地恶狠狠的盯着他,目光璀璨、宜娇宜嗔。

    何安下意识的收回要按服务器的手,主动走过去,温柔的拉着她进了浴室,按下一个按钮,本来透明如水的玻璃处缓缓升起一层屏障,与周围的装修如出一撤,图案奢华大气,布局唯美恢弘,隔绝出一方私人天地。

    夏渺渺被土包子的十分不爽!为了找回场子,故作平静的开口:“给我放洗澡水,放好了叫我。”说完潇洒的转身出去。

    何安站在浴室里,盯着浴缸,放洗澡水……他还没有给自己放过洗澡水……

    过了好一会。

    何安慢慢卷起衬衫的袖子、衣摆,弯下身给夏渺渺放水,不怎么习惯操作的他,弄了半身湿出来,但神态自若、依旧玉树临风:“好了,小心地面滑,给你加了香精。”

    香精?那种东西加不加怎么了?

    不知是不是没有在这种时间这种灯光下看过这样的何安,夏渺渺有点心跳加速,不等‘香精’两个字在脑海里转完,赶紧跑了进去关上门,把某只关在外面:“不准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