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顶级宠婚 第53章五谷丰登
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      更新:2016-08-23
    夏渺渺上洗手间的时候,没忍住好奇心,摘下来看了看头上的发卡,米粒大小的装饰,没看出什么花型,更看不出什么新意,但重在觉得圆润舒服,粉色的小米粒团在一起,热闹闹、五谷丰登一般。

    夏渺渺嘴角带笑的别回去,对着镜子边整理头发边嘀咕着:“这年头谁还带发卡,俗不可耐……”可安安就是有眼光把俗的东西选的恰到好处,宾果。

    其实昨天何安还给了她一个发圈,跟她现在用的七色花装饰不一样,是一只小猫头,猫头大小不过半指,五官俱全,烟色的眼球在眼眶里滴溜溜的转着,十分灵动,连三根胡须也透着股精明,仿佛散发着咪咪懒懒的傲娇气。

    夏渺渺洗把脸。

    不是东西如何,她感动的是何安的心意,让她觉得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也时刻在想着她,甚至愿意为了这些小东西去费心,这比东西本身更另她心暖。

    夏渺渺愉悦的对着镜子拍拍脸,哼着不成名的曲调出去了。

    她走后,沈雪才从里面出来,矜贵的挑了个夏渺渺刚才没用的水池,嘀咕了一声:“晦气。”

    ……

    “不行啦,今晚绝对不行……”

    “……”

    “……快走吧,很晚了,我要回去的……”

    “……”

    “好了,好了,下次啦,下次一定……”那个……说不出口,总之:“最爱你了,走啦……”

    “……”

    夏渺渺都快被他气笑了:“你就这样站着,难道我就不会走吗!”这人真有意思,有他这样冷着脸拖宿舍关门时间的吗,以为宿舍关门了她就一定跟他——

    夏渺渺脸颊微红,毅然转身,口气坚定:“我走了!你自己站着吧。”她发现何安提这种事很矜持、含蓄,但凡拒绝他狠了,他也没什么后续猥琐的建议跟上。

    感觉到他在她转弯后,何安慢悠悠的跟上,夏渺渺忍不住翻个白眼,贼心不死。

    ……

    “渺渺,你想什么呢?笔记拿错了。”张新巧敲敲她的桌子:“一天都魂不守舍的,有人偷你钱了。”

    “谁敢!”夏渺渺随即蔫下来,换了笔记给她,如果跟何安提那件事是不是不太好,毕竟她们还没结婚,他的东西不是她的。

    可,何安的自行车放着挺浪费的,每天除了晚上接她的那段路他从来不骑,大不了她走路了,反正这两天被何安闹的一直是走回来,本来也不远。

    给夏宇买辆新的?夏渺渺瞬间瘫在桌子上,钱呀,钱呀——她的钱呀——

    何安从她座位旁边路过,见她有气无力的样子,顿时冷着脸站定。

    夏渺渺被他看的发冷,不得不打起精神坐正:“没事……暑困而已。”

    王峰龙从后面一把搂住何安的脖子:“兄弟,晚上我们去撸串,去不去!”

    “……”

    “就这么决定了,七点,小龙虾。”说完不忘低头对夏渺渺耍贱:“弟妹放心,绝对不影响接你回家。”

    夏渺渺机械的点着头。

    那个,拜托,别看了很瘆人的。

    你忘了你昨晚的样子。

    人格分裂。

    “夏渺!有人找!”

    夏渺渺一跃而起:“来了。”

    王峰龙看眼门口:“俞文博?国际金融的另类才子。不对呀,他经常来找弟妹,你就这么看着!”

    何安顿时看向王峰龙,不然呢!她能把他们之间的纠葛说十条街,他难道要像她形容的泼妇一样无理取闹!

    王峰龙渐渐松开揽着何安的手:“我,我找钱钧还有事,先去看看。”

    ……

    下午放学后,夏渺渺快速从座位上跑过去截住收拾东西的何安:“那个——”夏渺渺有些不好开口:“呵呵。”

    但夏渺渺习惯性的抠已经深入骨髓,明知道一些事要求过分,就是忍不住开张贱口。这种行为偏偏有个要不得的毛病,对越亲近的人越肆无忌惮,其实从这点来看,跟她这种人好,没啥好处。

    何安看着她,严肃的面容一如既往:俞文博找你做什么?说他哥哥和那女人鸡毛蒜皮的小事还是又推荐了什么站着就能捡钱的工作?真是辛苦他了,要不要摆一桌感谢他用心良苦?

    “那个——”夏渺渺挠挠头,越加不好意思:“安安呀——”

    何安恨铁不成钢的瞪她一眼,所有的机灵劲都用在晚上拒绝他了!

    何安拿出车钥匙:“不用还,家里还有两辆,记得看红绿灯,快去快回。”

    夏渺渺激动的想跳起来,若不是班级里都看着,她能兴奋的扑过去:“谢谢你何安,谢谢!你太好了!你就是我的太阳、月亮、星星,代表我弟弟我妹妹我全家感谢你!晚上请你吃饭!”

    “省了,不吃白米饭加白糖。”

    “加鸡蛋!肯定加鸡蛋!”若是她自己吃,白糖她也舍不得加,挺多拌点酱油。

    那点出息:“赶紧去吧,肯德基的工我帮你上。”

    啊!何安你太好了!为今天说你人格分裂我愿意自裁!

    “赶紧走!”夏渺渺如果不是打算骑到三中,他不姓何。

    夏渺渺走了两步,快速回头:“如果你要不愿意去肯德基上工……也可以不……”

    何安冷着脸:“没什么不愿意的。”

    何安!我爱你!

    “弟妹干嘛去?风风火火的!你还去不去撸串——喂,别走呀——”

    何安刚走出几步,见最前排有一位女同学看看夏渺渺跑远的方向,然后转过头站在那里,对着他笑。

    何安冷着脸,从她身边走过去,没撇她第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