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顶级宠婚 第69章风格
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      更新:2016-08-23
    虽然所有人都在抱怨,但也知道何家当家做主的人回来了,还玩个屁!

    “老何!你是不是早想弄死我的‘皇上’!”

    “我自己的不也飞在上面!”你就那头溥仪在世的‘皇上’我家‘小花’都不想跟它玩。

    十六只雄鹰,最后被召回十四只,弯勾有力的爪子,落在一排钢管上,尖尖的嘴上都是血迹,凶猛的目光如野兽般雄视周围,强劲有力的爪子上未落的兔皮碎肉,让它们看上去威武又狰狞!

    这种女性完全无法欣赏的美,让男人的热血,不管年龄多大,对力量、博弈的痴迷都不曾改变!

    何老爷子确定损失不大后,松口气,中气十足的开始秋后算账了:“他怎么回来了?!警卫干什么吃的!不知道早点说话!眼瞎吗!还有还有!开什么预警系统不知道老子在这里!几头鹰而已,还能是哪跑来的猛禽!大惊小怪!胆小怕事!没见过世面——”

    在场老一辈宗主大能都不说话,任何灭表演,没能力找孙子叫器,还不能过过干瘾!谁让何家的情况也确实特殊,但能养出何木安这样的孙子,谁又敢说没有三分羡慕和认同。

    何大总管听的烦了,很‘实在’的提醒老爷子,既然您骂的这样激情:“您要不要去跟先生打声招呼……”好好跟先生谈谈尊老爱幼的问题。

    何灭的老脸有片刻空置,咳咳:“我没空,小宝贝还没有运动开,正闹脾气呢,我们一会要换个地方继续玩,你回头再让他过来道歉。”他傻了才去看孙子脸色。

    “是,老爷子。”

    当年,他和木老爷子都觉得自家儿子、女儿不争气,他们一辈子奋斗的这点东西如果落在儿子、女儿手里,不被人算计死才怪!

    好不容易有了孙子后,就想着对孙子严厉些,不能再像对儿女一样放纵,将来让孙子跳过儿子辈直接接班,所以对第三代难免下手狠。

    觉得玄烨那样的蛮子三岁都能登基,凌晨三四点起床读书、练功、不也没长残长低营养不良,反而十几岁斗鳌拜平三番,没道理他们的孙子不行。

    所以就照着培养了,逼的特别狠,不听话了就打,学不会了,一天不给饭吃都是小问题,禁止他见他那对不靠谱的父母,如果表现不好还不给他母亲吃饭,关在玻璃房里让他看着!

    渐渐的他跟父母的关系也就疏远了,他女儿也很少再宝贝长宝贝短的溺爱孩子,可能是怕他们总用她对付儿子,谁知道呢!

    后来吧,也就真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孙子越养越恐怖,渐渐的真有种顾命大臣养成了帝王,他们集体被清理的感觉。

    何灭现在看到孙子就心里犯嘀咕,一股股森森的冷意往自己身上吹,所以除了做寿和必要的家宴不得不看见孙子外,他和亲家老木都希望这位长成的孙子能离他多远就离他多少,最好王不见王,免得有进贡朝拜之感。

    这样的结果,难免让四位老人家心里不是滋味,毕竟是亲孙子亲外孙,还是唯一想捧在心口的小人模样,可想想他那对一无所成的父母,不得不硬起心肠。

    如今回顾过去,虽然难免心疼,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难道让他们两老不死的临死时看着何、木两家的败落。

    现在他们两位老人家能如此安逸,能享受享受退休的时光,在同一辈中说话掷地有声,还不是孙子脱离掌控抛下他们钟爱的何家木家,建造了属于他的帝国。

    有得就有失,不能强求,孙子不会撒娇不能承欢膝下,也没什么不好。反正有不争气的儿女,成天爸爸妈妈的讨好他们,也就弥补孙子的不足了。

    “老何,你别以为这件事过去了。”我的勤天——

    “知道,知道,保证赔你只满意的。”

    六爷突然抛下几个老友,把老何拉到一边,小声道:“那个,不赔也行,你透露一下木安上次劳师动众从那地方带走的女孩是谁?真的谈恋爱了?有女朋友了?”他要不要先巴结一二。

    我怎么知道!咳咳!不能这样说,显得他很没格调,在孙子那没地位:“这个,你也知道啦,谁没有年轻过,只要他不带回来,不作数的,就是小孩子玩玩——”他怀疑孙子结婚时,会不会邀请他。

    “也是。”何木安才多大,又是如今的成就,女人怎么也得过尽千帆,不想玩了再说,就算成家了,还要看木安愿意付出多少:“有消息跟我说。”

    “没问题。”他们二人什么关系,铁中铁的哥们,不是兄弟胜似兄弟,就是他不受孙子敬重这件事,他和老木没敢跟任何人说,亲妈都不能说。

    ……

    地上车库打开,灯光亮起,各类型的自行车一字排开,型号、款式应有尽有,堪比小型自行车展览。

    何木安一目扫过去,看着不动。

    何总管有些不解:“先生,先前那辆不喜欢了?二号车库还有款‘野蛮行径’您要不要看看,老米,是不是在二号仓库。”

    米老头是负责霞光山庄一切车辆维护和安排的大管家,基本在外院活动:“是的。”

    何木安依旧没动,夏渺渺这两天回去的路上不爱说话,站了几个小时再走回去不是逞强是什么!

    何木安的手放在一辆重力自行车上。

    米老头立即开口:“先生,这款自行车去年已经下线,现在是绝版。”彰显的是男人的狂傲和灭世天下的大气,十分厚重,堪比小型重力摩托,是世界上唯一一款摒弃了自行车的轻便,走霸道风格的一款车型。

    何木安把手拿开,冷然的目光转了一圈,最终随手推了一辆f1,他对车没有他爸那么痴迷,只是这辆自行车看起来外观正常,线条美观,容易引人眼球。

    米老头再次笑眯眯的开口:“f1号称世界最轻,质量卓越,它的生厂商是专门为赛车出产硬件的厂商,这辆车无论是造型还是材质都没得说,基本能跟一辆电车或者不彪悍的私家车对撞!且不会变形。”

    何木安看了一下大体轮廓:“就它了,简单维护一下,明天带走。”

    “是,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