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顶级宠婚 第87章都是单膝跪地的
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      更新:2016-08-23
    “女神?我的女神呢?我的女神怎么不见了,还我女神——”钱钧大喊大叫,在街上卖疯。

    朱子玉忧伤的看看天。

    王峰龙觉得宿舍的脸都被猪队友丢尽了:“你给我安静点!那个,时候不早了,我们先走了,一会沈同学出来跟沈同学说一声,我们就不续摊了,谢谢她的款待,再见。”

    “慢点,你自己行吗?”

    “习惯了。”

    夏渺渺看向何安:“你不走?”

    何安拉住渺渺,转头看向孔彤,:“我们也先走了。”

    “好呀,拜拜。”

    “你干什么,都是没走呢?”

    “你还拽。”着什么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多难看,她以后还要不要做人了。

    何安停下来,认真的看着她。

    夏渺渺见状赶紧道:“走啦,走啦。”拉拉扯扯的更难看。

    “玩的愉快呀。”

    “明早星期六,不用回来了。”

    “宝贝,记得措施!”

    “闭嘴!”

    ……

    王念思脸色僵硬的带着沈雪出来,出来后发现没有看到想见的人,瞬间着急道:“人呢?”

    我们不是人:“他们先走了。”钱钧和王峰龙可以回宿舍,渺渺、何安才一男一女不会让你给开房,剩下她们不对吗?你觉得还需要什么人?

    孔彤彤讽刺的看着王念思两人,对王念思今晚的举动异常反感。

    沈雪脸色早已苍白一片,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王念思脸色也有些难看,难道她们今晚的所作所为就像跳梁小丑一样什么用处也没有!

    孔彤彤三人谁也不说话,说好了给她们定了房间,可不是她们主动要求的,是沈雪非缠着她们让她们出来,其实她们本意是不来的,也不屑于沾别人那点便宜,但事已至此,你脸再白,今天答应的事,她们也不会买账。

    沈雪勉强打起精神,开口:“我们也走吧,天色很晚了。”

    张新巧心好:“你没事吧?脸色看起来很糟糕。”

    吃多了心疼呗。

    王念思想着事情,心不在焉的解释一句:“是有些身体有些不舒服,休息一会就好了。”

    孔彤彤不屑,刚才献殷勤的时候可不是这么不冷不热的。

    ……

    沈雪回到酒店的房间,瘫在沙发上,急的就哭了:“我该怎么办?一百多万,连公诉都有了,他根本就没有息事宁人的意思?我上哪里找一百多万。”

    王念思脸色比沈雪好不到哪里去,一顿饭下来,他看也没有看他一眼,虽然他对夏渺渺也不见得有笑脸,但那种不一样更让人心如刀绞的愤怒。

    “夏渺渺也不管用,就知道吃!整个过程不提不让赔的事!她怎么能那么不要脸的吃完,也不想想她的发圈值不值那些钱!”

    “现在抱怨她有什么用,她知道什么。”

    沈雪非常急:“一百多万!让我爷爷知道了,肯定打死我,不就是一个发圈,为什么要那么贵,呜呜……”

    王念思也不知道,身为一直被追捧的女孩子,在她的观念里还没有低个头解决不了的事情。

    “念思,念思,你说我怎么办?”为今之计,沈雪能抓住的唯一浮木只有王念思。

    王念思慢慢的冷静下来,脸色变的自然:“赔。”

    沈雪急了:“那可是一百多万,我哪来那么多钱,他是不是有病!为什么要在一个白色发圈里装野生的烟珍珠,烟珍珠装在里面有什么用,难道谁还会扒开看看不成!我怎么就这么倒霉,有那么做事的人吗……”

    “别说了。”这正是王念思的痛点,根本看不见的内在,镶嵌的竟然是一颗野生烟珍珠,那一盒出生高贵的粉色珍珠也不过是被拿来当陪衬。

    珍贵的不是那些东西的价值,而是那些东西彰显出的意味:“抱怨有什么用。”而这些东西居然都被一个不懂珍惜的夏渺渺随意的放在桌子上,成天不做保养的随便往她蓬松、难看的头发上戴,睡觉的时候甚至会忘了摘下来,毫不在意会不会磨损、擦伤。

    王念思想到这些手指忍不住掐进肉里,小小年纪的她,阅历毕竟有限,有些情绪想掩盖都掩盖不住,脸上满满的心疼。

    “我上哪里赔他那么多钱,思思,思思,你帮帮我吧,你帮帮我——”

    “好。”

    沈雪惊讶的看向她。

    王念思神色如常,面色温和递过纸巾,帮她擦擦眼泪:“别哭了,我们都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相信何安也不是有意刁难你,我明天找他谈谈,看看他愿不愿意就此揭过此事。”

    “真的——”沈雪泪眼蒙蒙的看着她。

    “恩。”

    “太好了,他一定会给你面子的,谢谢你念思,谢谢你!”

    ……

    “别闹,还没洗好。”再次住进城堡一样的酒店,夏渺渺还是很兴奋,兴奋的忘了身边的人早已不是初来时矜持高贵的样子,而是流氓一枚:“何安!”夏渺渺欲推开何安趴在她肩上的脑袋:“你很重的。”

    “我帮你洗。”何安的手穿过她的胳膊来到前面,便能掌控。

    “你最好现在给我滚出去!”

    夏渺渺出来时,没来得及擦干头发,便被他压到了偌大的床上,几番折腾之后,夏渺渺裹着被子只想睡觉。

    朦朦胧胧间,觉得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覆在手腕上,夏渺渺模糊的眯着眼看了看,笑了,见何安半躺在她身边,把手臂放在胸口上,严肃的冷着张谁都欠他钱的脸为她系一条手链。

    夏渺渺见状,慵懒的把脑袋从白条格的棉被里探出来:“你就这样给我戴呀?”

    何安看看她,不然呢?继续扣纽带。

    夏渺渺把手腕一翻,压住纽扣的位置,坐起来,用棉被包裹好自己,撒娇的伸开手臂,傲娇的看着他:“人家学长都是单膝跪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