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顶级宠婚 第94章如果有人喜欢何安
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      更新:2016-08-23
    “哥?”夏宇到了校门口有些惊讶的看着来人,他正在上晚自习,老师说有人找他,他才出来看看。

    何安冷淡的看了他一眼,比上次见单薄了一些,瘦高的个子,与俞文博类似的体型,又因为比俞文博白,显得更加瘦弱,难怪夏渺渺有点什么好东西都想给他留着:“你姐让给你送来。”何安把一箱苹果递上,还有平日她积攒的一些牛奶、面包。

    在此基础上渺渺还给了他十块钱,让他坐公车来回。

    夏宇文弱的白胳膊赶紧接过来,声音很低:“谢谢哥,这么远让你跑一趟。”

    何安看眼他吃力的样子最终没说话。

    本身腼腆的夏宇除了一直说谢谢也不知道该跟陌生的哥说什么。

    然后,都不怎么应付人际关系的两个男人站了一会。

    完成任务的何安淡淡的开口:“先走了,有什么事给你姐打电话。”

    “知道了哥……”夏宇吃力的抱着东西,看着他哥走远,才转身回了学校,立即给他姐打电话抱怨:“姐,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给我送东西,我够吃,我——”

    “我忙着呢,没事的话,不跟你说了。”夏渺渺挂了电话:“一份薯条,一份鸡米花,先生还点什么吗——”

    何安坐在等候的车上,看着窗外飞驰的景色,神色淡淡。

    ……

    王念思的事还是有话题的,人漂亮,又发生了丢人的事,一般人抱着看别人倒霉的心态也会再三关注,更何况那个人还是平日高高在上的王美人,关注度更是跃上几个台阶。

    但很少人会联想到她是为了什么,虽然何安在场,可这两个人怎么也无法让人找到话题。

    加上何安一方也没有什么表示,更多的人更倾向于相信王念思是被草丛里突然冒出来的蛇吓的失态。

    朱子玉嗤之以鼻,心想:是蛇蝎心肠吧,那天她们在操场训练,王念思在何安身边待了很长时间,加上那天吃饭的时候王念思的表现,朱子玉可不认为她是被一条蛇吓到了。

    “好累呀……”夏渺渺打完工后拖着死狗一样的身体靠在柜门上,有气无力的胡乱脱着衣服,她今天上午跑了一上午的校内标语,下午又在体育部那边忙比赛,晚上又站到现在,觉得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夏渺渺靠着柜门,手帖在柜门上装死:“不想洗澡呀,哪位好心人士帮我洗洗……”

    孔彤彤吹着泡泡堂,不咸不淡的开口:“回来干什么,何安不是很乐意为你效劳。”

    沈雪看了夏渺渺一眼,低下头抠指甲。

    夏渺渺撇彤彤一眼,颓丧的打开柜门,拿了毛巾搭在肩膀上,又趴在柜门上睡觉,几时是个头呀。

    “赶紧的吧,要不然快熄灯了。”

    夏渺渺有气无力的道:“熄灯了还有眼……”她现在只想睡觉,躺着、装死,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朱子玉从床上探出头,酷似男生的发型,高挑的身材,古铜色的皮肤,穿着一件小背心却连可看的地方都没有,声音粗哑中带着性感:“渺渺!”

    “嗯?”夏渺渺勉强把脑袋移过去。

    孔彤彤咔嚓一声给她照张相,阴险的开口:“给何安发过去,让他看看她老婆平时在宿舍什么得性。”

    “别作死。”其实并不怎么在意,有什么样子不能见人的,又不是没看过。

    “——发送成功——”

    “彤彤,别闹!跟你说个事。”

    “说,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夏渺渺把里面的衣服抽出来,呼——凉快多了。

    “如果有人喜欢何安怎么办?”朱子玉说着,看眼坐在座位上,给腿上药的王念思,想不出这样的美人放着学校大好青年不追,对何安放什么电!

    夏渺渺闻言,脸依旧贴在冰凉的柜门上,神色都没有变,嬉皮笑脸的开口:“谁这么有眼光呀,跟我说说,还跟我一个品味,嘿嘿。”

    “你正经点,又不是喝多了,我说如果——”

    “如果呀,眼光不错,就是人品差了点。”

    “你怎么知道人家人品差,说不定人家人品别你好一万倍。”

    “人品不差上赶着犯贱,明知道小安子有女朋友还去喜欢,不是神经病是什么!说她犯贱都是轻的,应该是天生贱人。”

    朱子玉张张嘴,无话可说,但夏渺渺,你至于张口就骂!

    夏渺渺挑衅的看着朱子玉,为什么不可以骂,她已经很客气了。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什么也不知道,就是觉得何安很懂事,某人‘摔死了’他也没去扶,应该嘉奖,大力表扬。

    孔彤彤附和点头:“贱无敌!连何安那样的也抢。”

    “你攻击错重点了吧!”

    王念思脸色难看,手里的药膏挤出了半管也没有发觉。

    夏渺渺已笑盈盈的看过去:“念思,药都出来了,想什么呢?赶紧抹,还好不是毒蛇,应该不是毒蛇吧?”

    沈雪赶紧开口:“当然不是,你——”想了想又闭嘴,低下头避开夏渺渺,为王念思处理伤口:“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走路小心点,摔的这么严重,还被网上那些喷子乱喷。”

    夏渺渺点头:“就是,谣言止于智者,不过是摔了一跤。”说着终于舍得从柜门上下来,端着盆往浴室走,路过王念思和沈雪时,还不忘赞叹:“念思皮肤真嫩——”探着头多看两眼后啧啧有声道:“摔的可不轻呀,都青紫成这样了,不止一跤吧,多抹点,年轻,几天就好了。”说完跟居委会大妈一样,踩着大拖鞋,拎着白手巾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朱子玉转身躺回床上,白瞎了担心她几天的心情。

    夏渺渺其实没有直接证据,但这种事要什么证据,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