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顶级宠婚 第95章不相信
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      更新:2016-08-23
    “她真赔你啦!”夏渺渺吃饭的空档惊讶的拿过何安递上来的黄色毛球发圈:“但为什么是黄色的?提前恭祝我明天考试考黄?”

    何安闻言,张张嘴,竟无话可说。

    夏渺渺笑着塞进包里:“逗你玩的,她们两个昨天搬走了,真不知道折腾什么,距离放假还有这么两天,搬来搬去的也不嫌烦。对了,明天好好考,不管会不会都写上,有没有把握都要填,满满当当的,何况总有懵对的时候,你说是不是?”

    “……”

    “跟你说话呢,听到没有,是不是。”

    “是,你考完就回去?”何安矜贵的擦擦嘴,不吃了。

    “恩。”夏渺渺依旧拨着盘子,外面硕大的太阳丝毫不能影响她的食欲:“最后一场考完四点半,正好能赶上最后一班长途,大概晚上九点到家。”

    “是不是太晚了。”

    “夏宇去车站接我。”

    “什么时候返校?”

    “开学的时候呀?”不开学来做什么?

    ……

    “何先生,三方会议还有十分钟开始。”施秘书恭敬的递上这次三方合作的报告:“黄总已经在里面等您了。”

    何木安接过来,站起身:“走吧。”何木安冷漠的表情没有一丝松动,削峰似剑的眉宇带着天然的冷情,笔挺的西装随着他走动,仿佛也变得肃穆三分。

    身边的众人立即合上电脑带好笔记,准备进场。

    “何先生这边请。”

    何木安在一众人的拥簇下,向会议室走去。

    这次三方会谈的地点在南非的莱索托,策划者是黄故里,但黄故里本身代表的一方筹码太轻,依仗自己元老的身份请动了放假修养的何先生坐镇。

    何木安在三方的角逐中并不发言,他的存在,不过是表明黄故里方的意见就是整个禾木集团的意见。

    何木安做事向来谨慎,就算只是参与也不会看轻每次的谈判,手机早已经关机,神色严肃的听着耳边不同语种的争论,十分钟后,不急不躁的翻看着手里的资料。

    他不认同利益最大化的合作,也不觉得必要的时候出让利益是谈判桌上的失败,尤其跨区域的合作,想要长久稳固,利益一定要双方化,否则对方点头了,他也不会投资。

    显然跟了他这么多年的黄故里准备的六种方案中,有一种深的他意,但黄故里不死心,现在正带着他的团队,拿第四种方案跟对放对碰。

    这也不是不行,何木安放下文件,沉静的听着三方的争论,快速衡量各自的底牌,和今天谈判结束时黄故里方可能拿到的筹码……

    ……

    大雨哗哗的下着,噼里啪啦的打在陈旧的窗户上,雷光电雨、大风压阵,让炎热的暑气瞬间退散。

    夏渺渺手里捏着摘了一半的豆角,不顾磅礴的大雨打开厨房吱吱呀呀的窗户,风雨瞬间挤入幽暗的小厨房,一阵清爽,夏渺渺眯着眼深吸一口气,痴心的贪图着那一份凉:“过瘾!”

    俞文博看了她一眼,提醒:“别感冒了。”雨渍他一会儿会清扫干净。

    “不开窗户才要中暑。”夏渺渺坐回自家狭窄厨房的小板凳上,继续摘豆角:“还闹着呢?你哥也是,张口就再要十万,你未来嫂子是银子做的?十万什么女的娶不到,非要她家的,你家有十万吗?”

    俞文博靠在做饭的台面上,帮着夏渺渺剥蒜不说话。

    “忘了,你爸回来了。我就说怎么你哥怎么往回跑了,原来是想着你爸带回来的那点卖命钱,上次找工作把家里掏了底朝天还不罢休,又来惦记你爸拿回来的这点积蓄,他也不想想你爸多大岁数了,还能干几年,明年能不能平安回来,他就没想过,矿上危险让你爸别去了,或者给年纪大的爷爷奶奶换个好的生活状态?”

    俞文博心虚的看眼夏渺渺。

    夏渺渺看着他那样子就来气:“真是欠了你大哥的!”夏渺渺把摘好的豆角扔到篮筐里,恨不得把俞家老大当豆角剁了。

    俞文博转身把蒜放在蒜罐里:“我哥说,如果给十万聘礼,女方就出钱给买套房子。”

    “买房子?”夏渺渺嗤之以鼻:“你信!再说,买了算谁的!你哥的还是她的?到时候跟你老俞家有什么关系,是你能住还是你爸妈能住?你们考虑过没有,我可不相信那女的那么好心,接你们一大家去住。”

    俞文博拿起捣蒜棒放点盐;“那能怎么办,现在让大哥结婚才是家里的大事,我能说什么。”

    夏渺渺闻言,忍不住站起来握着豆角戳他脑袋:“你怎么就不能说话了,你也是俞家的一份子,每个月也是自己养自己,吃他一分钱了吗?你跟他是平等的,他要十万,你也要十万!”

    俞文博好脾气的不敢躲:“怎可能!我爸妈哪来那么多钱,再说他是我哥,我爸妈一直觉得我哥争气,想把他留在家里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我反对,他们到时候只会更难做。”

    愚昧!现在死要面子的时候吗,这是你退一步就会海阔天空的事情?“现在是你哥和你未过门的嫂子合起伙来不让你们活!

    你想想,你未来嫂子是独生女,家里买房差你哥这十万!叔叔没回来的时候他们是不是已经抛弃你家跟你哥谈婚论嫁了,人家根本没有把你家当回事,现在怎么突然又找上门了,还不是听说叔叔回来了,带了钱,觉得有便宜可占,过来搜刮一笔。

    你那样看我干什么?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