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顶级宠婚 第126章粘稠的气氛(3)
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      更新:2016-08-23
    这里的每颗大树,直径足有一米了吧,一米呀?他们别墅区唯一一棵直径一米的被圈起来当吉祥物一样供着呢吸引住户,但这里,一路上随处可见。

    这,似乎脱离了别墅区的范畴吧?

    李兴华也看着窗外,很快他发现车辆在爬山,一圈一圈的超宽环形公路,树木成林,遮天蔽日,对面一辆车都没有,可很快有了陆续的关卡,但在何安出示了一张卡后,依次打开,就像侵入了什么秘密基地。

    何安的这个行为,又在这个季节依然茂盛如夏遮天蔽日的路上,突然就显得异常诡异。

    ——滴!准许通过!——

    我靠!什么地方!

    如果走在前面熟悉何安的几位男生,对越走越不对劲的环境弄的有些不自在,后面车上的几位女生则更加紧张:“飞飞,这里是哪里,怎么越走越阴森。”

    两旁高大的叫不出名字的树木,根本看不到太阳的上方,但现在是上午十点半,又在人类开发了一切能开发的资源后,曲市还有这样的地方!不会是什么深山老林!

    盘旋的环山公路一直向上,不正常的树木,偶然跳出来的动物,除了他们这两辆出租车,再没有别的车辆,却有一道道打开的屏障,让车上的女生紧紧的靠在一起,抵挡心里莫名的恐惧。

    “飞飞,飞飞……”

    她们也忘了从什么时候起健谈的司机不再说话,只是跟随着前面的车辆,车辆的电台再没有变过频道,老牌说书匠的声音在车厢中碰撞,勉强给了几位女生勇气,如果现在是晚上,估计她们能吓的弃车而逃。

    即便是现在,李飞飞的室友也心里发毛,忍不住压低声音道:“飞飞,你确定前面坐的是你的男朋友。”

    “是,是吧。”她也心里发毛,这条路好阴森。

    “他们不会是想……”

    “不会,不会。”李飞飞比所有人都紧张:“别乱说,兴华没那个胆子,我,我给他打个电话……”说完赶紧拿出手机。

    不等李飞飞拨通,司机冷静的声音突然在车厢内响起:“你们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李飞飞的手机险些没有掉在地上:“师傅,你吓死人了。”

    司机没有接这个话题,带着三分敬畏六分崇拜,无限敬仰的开口:“这里是霞光山庄。”他们现任公司老板的老板的老板,曲市一半以上的经济渠道握在这里的主人手上,另一半是人家不想握了。

    “从刚的大弯道上来,就进入了整座霞光山的领地,自然不会在有别的车辆过来,因为这是私人住地,整座山,从底到顶都属于一个人,隶属于一个帝国集团,这里从来不对外开放,我也是第一次能深入开这么久。”司机的语气掩不住自豪。

    “你说什么!私人领地?!这么这么——”几位小姑娘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一路见到的,只觉得怎么可能!

    “听过何木家族吗?”还是太年轻:“禾木集团总该知道。”

    提起禾木,不关注商业财经的几位女生也多了几分敬畏,不禁点点头。

    “其实从刚才上来的那条路开始,都已经进入何木产业,只是经过大弯道才到了设关卡的私人禁地,一般来说外来车辆无法进来。”想不到这辈子他有有机会开进禾木集团的首领驻地,不亚于开入金三角大毒枭的私人别墅,接近了海上大盗的私人游艇。

    几位女生沉默了,禾木集团,那是神话般被各大领域供奉在神坛上的人,甚至不准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李飞飞和他的姐妹们有些傻眼:“大叔,你骗人的吧——”

    司机师傅从车镜里看她们一眼,没有说话。

    几位女生更加紧张,据说禾木的创始人——

    传闻说了什么不重要,只要知道关于他的都是传奇,她们只需要在报纸上看看,在每次表演的空隙间听人也不多懂的吹一下的人物,想不到竟然——

    王峰龙、钱钧、李兴华越走越心惊,十分钟后,三个人与司机一样,大气不喘,安安静静的坐着。

    如果刚才出现的只是拦路障碍,现在出现的就是保全措施,道路两旁不断旋转的摄像头,从地上冒出来的又在何安把新卡放在车窗上后,渐渐下落的炮口,王峰龙想抱着头尖叫。

    李兴华喘不过起来。

    钱钧神色越来越不对。

    越来越严密的防守,让三个人越发肃静。

    车子又开了五分钟后,终于出现了活人,但他们的出现不是为了拯救他们而是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每个人都是重型盔甲,肃穆盎然,一动不动的站在路旁,十米一个,绵延不绝,无形中让所有人静声,问也不不敢再问何安,他们到了什么地方。

    开车的司机也变的越发沉默,本密集的树木慢慢减少,景色越来越开阔,可即便如此,郁郁葱葱的森林大道,像行驶在幽灵之路,一道道关卡,让周围的景色越发肃穆,坐在旁边的客人,给了他无形的压力,这种压力随着车内越来越诡异的气氛,越来越沉重。

    直到一座高耸的石门矗立在前方,两座三十米高的雄狮跃然而出,凶神恶煞的蹲在大门两侧,傲然俯视整座山脚,这种气氛越来越重,没有任何消散的迹象,现在更是凝结成粥,粘稠的让人挣脱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