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超级保镖 第42章教训叶竹青
作者:夜听风的小说      更新:2016-09-03
    “大家都配合点啊,把枪放下,然后你们就可以走了。”赵成风直接把叶竹青的手下给撵走了,花前月下这种事情,怎么能够让别人看见呢。

    叶竹青隐隐觉得不安,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任由赵成风指派。这个家伙强大无比,连续两次从自己枪下躲开,足见其实力强大。要报仇,只能寻找更加厉害的高手才行。

    “你到底想怎么样?”手下都撤了出去,房间只剩下叶竹青跟赵成风两人,气氛骤然压抑了不少。

    叶竹青很不舒服,甚至有些前所未有的恐惧,赵成风的手渐渐不老实起来,在她身上乱动。

    “我不想干什么啊,只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赵成风撩拨着卷曲红发,对着叶竹青耳朵吹气。

    叶竹青非常难受,可惜却动弹不得,一时间确实没明白“还治其人之身”是什么意思。

    “你刚刚不是想拿枪对付我吗,我现在就用同样的方法对付你,怎么样?”赵成风嘿嘿坏笑着,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赵成风从来都不是柳下惠,反而对女人,尤其是美女,基本上是来者不拒,过去多年征战沙场,对于**欢愉看得非常淡,办完事情之后,常常起床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

    而叶竹青这种货色,赵成风很感兴趣。

    “你,你无耻!”叶竹青感受到身体传来的异样感觉,娇躯瑟瑟发抖,心中恐惧无限放大。

    赵成风笑得更加开心了,“无耻就无耻吧,无耻总比保住自己性命要紧,你说对不对?”

    嘴上说着,赵成风手上动作却是越来越大,开始接触到皮肤了。

    “放开我,否则,我叶竹青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叶竹青歇斯底里咆哮道。

    可赵成风什么时候被吓倒过?全然没把叶竹青的怒吼放在心上,手上依然动作着,摸着完美而成熟的躯体,心中无限神往。

    “多么完美的女人呀,为什么要变成拉拉呢?看来你是对男人失望了呀,没事,今天之后,风哥让你重新爱上男人,哈哈。”说完,赵成风横抱着叶竹青进了一旁的小卧室。

    叶竹青被赵成风扔上了床,没有反抗,只是冷冷的盯着赵成风,“赵成风,你今天胆敢动我,我说过,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在威胁我?”赵成风不爽的挑了挑眉头。

    “你可以这样认为。”叶竹青冷冷道。

    “老子这辈子从来不怕任何人威胁,今天老子要定你了。”说完,赵成风猛地扑了过去。

    叶竹青依然没有动作,甚至没有反抗,任由衣物漫天飞舞,在成为女人的那一霎那,叶竹青的眼角落下两颗晶莹的泪珠。

    一个小时之后,赵成风懊恼的摸着脑袋,走出了包间,虽然刚刚“饱餐”了一顿,不过,赵成风的心情很不平静,因为事情办完之后,洁白的床单上,一朵嫣红绽放开来。

    “哎,风哥真不知道你是个处呀。抱歉抱歉了!”赵成风冲叶竹青道了一句,便急匆匆离开了包间。

    只是,叶竹青那双死寂的眼神,让赵成风很是内疚、自责。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大不了以后她杀风哥,风哥不反抗就是了。”赵成风这么想着,便下了楼。

    一楼大厅晚宴举行到现在,差不多也就结束了,毕竟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已经有不少商界老板准备离开了。

    “你死哪里去了?”赵成风刚刚下楼,夏冰冰冷着脸走了过来,低声道。

    赵成风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哈道:“哎,闲来没事,找了个好地方睡了一觉,如果我告诉你,有美女陪着,你会不会吃醋呢?”

    “切!”夏冰冰白了赵成风一样,嘴角勾起一抹讥诮,“就你这副德行,还能有人看上你?”

    “是,没人看得上我,可你现在不还是我的未婚妻吗?”赵成风也不争辩,反正说真话没人信。

    闻言,夏冰冰眉头一沉不说话了。

    “宴会完了吧,完了就走吧,我还得回家陪干女儿呢。”赵成风四处扫了一眼,刚刚跟叶竹青发生了一点事情,赵成风心情不怎么好,想要离开了。

    赵成风对男女之间的事情看的比较淡,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很少做这种事,即便如此也是“为国争光”,教训教训倭国娘们儿,驯服两匹大洋马,可在国内,叶竹青绝对算得上第一个。

    赵成风本不想伤害叶竹青,只不过叶竹青确实有些过分了,因为陈淑贤,一而再再而三的动用枪支,企图干掉自己,作为男人当然是要报复的。而男人要报复女人,最好的办法也就是在床的上面了。

    只是,千算万算,赵成风没有算到,拉拉叶竹青居然还是纯女一枚。

    “嗯,宴会基本已经结束了,走吧。”说着,夏冰冰迈着优雅而高冷的步伐,宽宽走出了腾龙大酒店。

    赵成风跟了上去,把夏冰冰送回单身公寓,这才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回清池区,一路上赵成风都在闷闷的抽着烟,心里还在为叶竹青的事情自责。

    忽然,出租车前一道强烈白光射了过来,赵成风隐隐看见,对面一辆拖挂车急速撞了过来。

    “我艹,这是什么情况?”赵成风绝非常人,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危险,当下也顾不得许多,一脚踹开车门,跳出了出租车。

    砰!

    没等赵成风回过神来,拖挂车已经撞上了出租车,出租车瞬间被碾成了钢铁饼子,火光四溅。

    “妈的,这是谋杀呀!”赵成风“呸”了一口,心里有些奇怪,到底是谁出手的?

    最有可能的就是叶竹青了,当然,李少柏也是有可能的,李少柏对自己的恨不比叶竹青少一丝一毫.

    “大爷的,老子的新衣服又报废了。”赵成风燃起一根烟,闷闷的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