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超级保镖 第46章随便跳跳而已
作者:夜听风的小说      更新:2016-09-03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刚刚那一脚就是跆拳道学的吧。”赵成风很是不客气道:“花拳绣腿,难堪大用。”

    何咏菲听了有些不爽,不过,又没办法反驳,刚刚偷袭都没占到便宜,确实有点花架子的意思了。

    “想吃点什么?我带你去。”赵成风又问道,把车速提得很快,不管何咏菲饿不饿,反正赵成风是饿了。

    何咏菲微微摇头,“刚刚在飞机上吃了一些点心,我不饿。我想去北海市酒吧玩玩。”

    “酒吧?”赵成风一听头都大了,你不饿老子很饿的好不好?

    “对,酒吧。”何咏菲显得非常兴奋,“我都好久没去了,好怀念啊。”

    赵成风不以为然的摇摇头,把车开到酒吧一条街去了,随便找了一家叫做“东风破”的酒吧。

    正中午的时候,酒吧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黄毛小青年,以及打扮妖娆的女子勾肩搭背,配合着劲爆音乐或在舞池里狂欢,或在吧台上摇头晃脑。

    坦白说,赵成风不喜欢酒吧这样的地方,尽管酒吧是猎艳天堂,赵成风依然不喜欢。总感觉酒吧里弥漫着腐朽味道,一点正能量都没有。

    “一瓶白兰地,送一桶冰块过来。”与赵成风截然不同的是,一路上昏昏欲睡的何咏菲,一进酒吧就原地满血复活了,两个明亮的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东看看,西瞅瞅,兴趣相当浓厚。

    何咏菲也不跟赵成风磨叽,闷了一杯白兰地,把风衣外套往吧台上一扔,就冲进了舞池,跟随着音乐节奏摇摆起来。

    何咏菲属于那种骨头都能动的女孩子,一进舞池,整个人好像舞神附体一般,举手投足都恰到好处,吸引了不少目光。

    “没看出来,这妮子的舞跳得还真不错。”赵成风端着酒杯,轻轻抿了一口,回头望向了场中,眼中露出几分欣喜之色。

    何咏菲扭动着水蛇一般的腰肢,迅速摇动到舞池正中,一束束光芒打了下来,原本时尚而靓丽的何咏菲也就更加光彩照人了。

    “娘的,姐姐冷冰冰的,妹妹却热情似火,要是老子跟妹妹有一纸婚约,那该多好呀。”赵成风心里这么想着,心里有些期待了。

    玩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的样子,何咏菲有些扛不住了,便下来准备休息一会儿继续玩。何咏菲在京城管得太严了,很少有机会出去疯狂,今天感觉刚刚被放出来一样,自然不会错过疯狂的机会了。

    “没想到你的舞跳得这么好,学过的?”赵成风好奇问道。

    何咏菲摇摇头,喝了口酒道:“随便跳跳而已,跳舞这么简单用得着学吗?”

    “你这是炫耀啊。”赵成风摇头笑道。

    “不是炫耀,是我觉得真不难。”何咏菲却一本正经道:“酒吧跳舞,就是一种情感的宣泄而已,就跟人的七情六欲一样,高兴了就笑,难过了就哭。跳舞也是一个道理,心情好了,跳得自然也就好了。”

    赵成风很意外,没想到何咏菲居然说出这么大道理来。

    “美女,你好。”这时候,旁边走出一个小黄毛来,个头也就一米七出头的样子,比较瘦小,一身不伦不类的打扮,一看就知道是小混混了。

    很显然,何咏菲也看出对方身份来了,当下眉头一皱,不快道:“好不好的跟你没关系,不要打扰老娘喝酒。”

    “哟呵,脾气不小嘛。”小黄毛也不生气,反而笑道:“怎么样,过去跟我们老大喝一杯吧,咱们老大看上你了。”

    “滚!”

    毫无征兆,毫不意外,何咏菲如河东吼狮一般声音发出,就差没一拳头给小黄毛砸过去了,妈的,把自己当成酒吧里的浪荡女了吗?

    “臭表子,给脸不要脸,老子今天……”小黄毛也生气了。

    “啪!”

    没等小黄毛撂完狠话,何咏菲率先动了,一记大嘴巴甩了过去,紧跟着又是一脚踹了出去。小黄毛毫无防备,加上没什么功夫底子,竟然被何咏菲一脚踹出了一米多远,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你妈才是表子,你们全家都是表子。”何咏菲骂道,气冲冲的很不爽。

    “靠,你给老子等着!”小黄毛撂下一句狠话,转身叫人去了。

    赵成风一直没开口,抬头看了看酒吧二楼,上面的卡座里,至少有二三十人,一个个凶神恶煞,明显要比刚刚的小黄毛高出两个段数。赵成风不怕事,但也不想惹事儿。

    “走了,他们人多,不要招惹不必要的麻烦。”赵成风拉着何咏菲就要走。

    何咏菲一听这话,就有些看不起赵成风了,没好气道:“怕什么?来一个老娘打倒一个,你要是怕了,就先走吧。”

    “冲动是魔鬼。”赵成风耐着性子又提醒了一句。

    这一次可倒好,何咏菲索性不理赵成风了。

    赵成风也懒得说什么了,得,你乐意去闯就去吧,反正事情闹大了,有你表姐兜着,老子怕个鸟啊。

    “美女,下手挺狠的嘛,居然打伤了我兄弟。”等了不到两分钟,一行人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一名魁梧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叫王彪,是东风破酒吧罩场子的,手下有几十号人,整个酒吧一条街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

    “那是你的人欠管教。”何咏菲看也不看来者,心里一点也不害怕。

    “呵呵,打了我的人还敢这么嚣张,看来你是来砸场子的啊。”王彪阴恻恻笑道,婬邪目光贪婪的在何咏菲身上上下扫动着,一时间更加喜欢了。

    刚刚离得远了,只觉得漂亮,到了跟前一看,才知道不仅漂亮,更姓感,尤其是那两条雪白而圆润的长腿,无比诱人。

    “就这破酒吧,请老娘砸老娘都不稀罕。”何咏菲撇撇嘴,一脸不以为然。

    赵成风闻言心中一动,心说这个小姨子来头只怕不小啊,这口气比自己都大得多,不知道是京城哪一家的千金大小姐。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王彪眉头一拧,一招手,身后二十几人齐齐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