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超级保镖 第53章给白狐疗伤
作者:夜听风的小说      更新:2016-09-03
    赵成风完全被贝贝玩坏了,接下来的话根本不敢听了,灰溜溜的上了楼,钻进自己的房间,目前只希望陈淑贤相信自己的人品了。

    回到房间之后,赵成风依旧盘坐在床上,运行一个周天之后,这才洗漱。今天得知破天消息之后,赵成风不得不更加勤奋的修炼,因为要为上官嫣儿报仇!

    “也不知道破天这一次回国内,到底是为了什么?”赵成风心里这么想着,盘算着是不是找几个兄弟回来帮忙。

    如果没有贝贝母女俩,赵成风一个人足以,哪怕是面对强大的破天组织,打不过亦能保证全身而退。可一旦身边有了负累,情况就大大不妙了。

    “咚咚……咚咚咚……”这时候,赵成风的门响了起来,赵成风感受到后者气息,便知道来人是谁了。

    “来了就进来吧,屋里也没有外人。”话刚刚说完,门便被推开了,烟影一闪而过。

    赵成风看着身材曼妙、婀娜多姿的白狐,问道:“想清楚了?”

    “嗯。”白狐点了点头,眼中燃起了丝丝希望,“我愿意治疗伤势,不过,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赵成风腰板一正,“风哥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赵成风!”

    “那为什么你会这么厉害?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厉害身手,你难道是那个世界的人?”白狐追问道。

    赵成风微微摇头,“有些事情,我不能说的太明白,你只需要告诉我治还是不治便可,当然,决定权在你。”

    “也不是我威胁你,我虽然厉害,可分身乏术,又并非贝贝专职保镖,所以没办法百分之百保证贝贝的安全。”

    果然,白狐听到这话之后,神色有一些犹豫。治吧,白狐怕赵成风心怀不轨,心术不正;不治吧,一个月自己归西之后,贝贝的安全谁来保证?

    “我治!”沉思了足足三分钟,白狐咬牙答应了。

    赵成风指了指面前的椅子,道:“你先坐下,我给你把个脉再说吧,看看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了。”

    白狐照做。

    近距离打量了一下白狐,赵成风不由暗道可惜,如此漂亮,身材又近乎完美到极致的女人,为什么要去做冷面杀手呢?

    最重要的是,这个漂亮的女杀手,现在伤得非常重,用病入膏肓来形容,也毫不为过。三分钟之后,赵成风抽回了手。

    “情况不容乐观,全身经脉十之七八受损,有近三分之一的经脉直接被震断,打伤你的人是个厉害高手。”赵成风沉声道:“当然,你也很厉害,居然还能撑这么久。”

    听到赵成风这么讲,白狐心里稍安,至少能说明赵成风手底下是有点能耐的。

    “你这病我能治,只不过有点麻烦。”赵成风耐心道:“因为经脉受损,极难恢复,所以我打算采用针灸主治,沐浴辅助,双管齐下,危险也就降低了,效果却大大增加了。你意下如何?”

    白狐面无表情道:“你说怎么治就怎么治吧,只希望不要耽搁太久时间就好。”

    赵成风摇头道:“这不现实。经脉受损恢复起来跟骨头康复一个道理,根本没有速效的法子,除非有灵丹妙药。”

    “那需要多长时间。”白狐秀眉微蹙。

    “少则十天,多则一个月。”赵成风说道。

    “好,那我治。”白狐有点意外,本以为需要几个月呢,哪知道最慢一个月就能搞定了,心里有些欣喜。

    “好,那今晚先给你开个方子,明天你自己找药店,用水煎熬,等水凉了之后,每天坚持泡上两个小时以上。”赵成风认真道:“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每一次泡澡的时候,身上不要留下任何衣物,这样吸收的阻碍会减小不少。”

    听明白赵成风的意思,白狐脸蛋微红,不过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今天晚上就先给你针灸一次吧,这样也能缓和你的疼痛,防止病情恶化。”赵成风想了想又道。

    对此,白狐也没有拒绝,很干脆的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一副“随便你怎么干”的样子。

    赵成风顿感头疼,“那个,你能不能把衣服脱了,你这是皮衣,我不好施针,而且就算能施针,万一扎错了穴位怎么办?”

    “还要脱衣服?”白狐眉头一拧,再也没有先前那份淡定了。

    “当然要脱衣服了。”赵成风一本正经道:“你看现在的医院,谁针灸不脱衣服呀?”

    “好,不过,除了治病之外,你的眼睛不许乱看,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白狐略微挣扎一番,瞬间便有了决定。

    赵成风不屑的撇撇嘴,心说,不看白不看,傻子才不看呢,再说了,施针不看,怎么针灸啊?

    老子不仅要看,还要光明正大的看,你能把老子怎么滴?

    “嘶啦”一声响起,白狐主动解开了烟色皮衣,露出白皙果背,只不过,在白狐的正面,居然有一层软甲护着,想要看到里面的风景,无异于登天之难。

    赵成风顿时傻眼了,妈的,就说白狐这娘们儿怎么如此痛快的脱掉衣服了呢?原来人家里面还有保护层呀。

    该死的,风哥占点便宜容易吗?一点面子也不给,就更别提什么福利了。

    “还不施针,还没看够吗?”白狐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显然不怎么高兴了。

    赵成风不爽的撇撇嘴,没好气道:“根本就没有看见,哪里来的看够?”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赵成风手上动作一点不慢,“嗖嗖嗖”连续扎了好几根银针出去。

    十分钟不到,白狐的后背上已经扎满了银针,而白狐的皮肤开始冒起了汗水。

    “接下来你可以闭目调息,运行小周天,不过过程可能会比较痛苦,扛过去就好了。”赵成风提醒道:“这一次会比较痛苦,下一次肯定就轻松多了。”

    白狐微微颔首,开始呼吸吐纳,能够很清晰的看见,白狐身体微微颤抖,想必是疼的吧,不过白狐愣是没有吱一声。

    赵成风暗自点了点头,着实有些佩服白狐,心说道:“如此疼痛居然能够缄默不言,实乃女中豪杰呀。哎,只不过,连疼都不知道喊的女人,以后在床上会不会也是个闷葫芦呢?那多没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