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超级保镖 第68章一物降一物
作者:夜听风的小说      更新:2016-09-03
    “玩笑都开不起,你是男人吗?”赵成风翻了个白眼,飘然离去。

    陈刚气得脸都白了,“王八蛋,老子一定要亲手弄死你!妈的!”陈刚愤愤骂了一句,钻进门卫室了。

    “美女警官,你我何时才能再见面啊,哎!”悠悠叹息一声,赵成风踏上了回家的路。

    ……

    清池区虽然破旧,但人气很旺,尤其每到下班的时候,人满为患。毕竟,不是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都有能力在繁华社区买房,甚至很多清池区的人,都是外来人。

    等赵成风回到鸿福旅社的时候,正是人满为患的时候,陈淑贤总是忙里忙外为客人们登记,再不然就是洗床单拖地,最闲的事情便是做晚饭了。

    不过,今天是个例外,陈淑贤什么都没有做,坐在旅社门口,紧张兮兮的看着旁边的一行人,进进出出的忙活着。

    “你们来干什么?”赵成风看到这伙人,眉头当即沉了下来。

    “大哥,你可算回来啦,咱们兄弟等你好久了。”为首那人屁颠儿屁颠儿跑了过来,冲赵成风讨好笑道。

    赵成风盯着后者,冷冷道:“我问你,你来干什么?难道昨天的打还没挨够吗?”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在钱柜酒吧捣乱的几个混混,为首的叫王彪。

    “咱们兄弟闲着没事干,就过来帮嫂子做点粗活了。”王彪被赵成风盯得不自在,一五一十道:“这些活儿哪能嫂子亲自去做啊,这不降低了大哥您的身份吗?”

    “唰!”

    陈淑贤一听“嫂子”两字,白皙脸蛋浮现一抹酡红之色,白里透红,更增添了几分诱惑之美。

    赵成风刚想说“谁他妈愿意做你大哥”来着,不过一看陈淑贤那羞涩的脸蛋儿,心里忽然发现王彪这家伙还挺有眼力劲儿嘛。

    没错,只要是漂亮女人,统统都是风哥的。

    “还算你会做人。”赵成风微微颔首,又问道:“杨伟不会再来找麻烦了吧?”

    “大哥,你放心,杨伟那孙子绝对不敢再来了,我用人头担保。”王彪一听这话,就知道赵成风愿意收自己这个小弟了。

    王彪是个有志向的混混,整天泡在酒吧一条街,收几个保护费能有什么出头之日啊?这年头混社会的,至少得搞个公司做做样子,走得都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路子,那种打打杀杀早就不新鲜了。

    所以,王彪昨晚回去一琢磨,赵成风既然如此厉害,干嘛不主动投靠呢?靠上了这颗大树,以后谁还敢招惹自己?

    “嗯,这事儿办得不错。”赵成风负手而立,尽情享受着恭维,指着旅社道:“锅都洗了哇,碗都洗了哇,脏衣服一抹多你都洗了哇?”

    “洗了洗了,洗得白白净净的。”王彪点头哈腰道。

    赵成风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行,你们回去吧,以后有什么事情来找我就是了。”

    “得嘞。”闻言,王彪喜上眉梢,忙活这么久,装够了孙子,等得不就是赵成风这句话吗?

    赵成风也有着他自己的打算,他的实力确实强大,别说一个王彪,就算千百个王彪加起来都不是对手。

    可常言道:“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再厉害也没有分身之术啊。陈淑贤跟贝贝真要有个什么麻烦,恰逢自己又没在身边,王彪也就派上大用场了。

    “六子,你先别着急走啊,来,给姑奶奶捏捏脚。”这时候,里屋传出贝贝的声音来,“哎哟喂,今天上了一节体育课,我这脚都站疼了……”

    赵成风疑惑的望向陈淑贤,陈淑贤也是无奈摇头,道:“你还是自己进去看吧。”

    赵成风狐疑的走了进去,推开门一看,顿时惊呆了。

    只看见贝贝老气横秋的斜躺在靠椅上,四仰八叉摆着“大”字,身边站了足足四个人,捏脚的捏脚,捶背的捶背,别提多爽了,整个就是一老佛爷的待遇啊。

    “我艹,比老子都会享受啊。”赵成风忍不住赞叹道。

    听到赵成风的声音,贝贝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欢呼道:“干爹,你回来啦,我想死你了,你要不要也来试一试啊。”

    “我只对美女有兴趣,你还是继续吧。”赵成风直摇头,心说贝贝这妮子可真会折腾,居然把小混混当太监似的养了起来,以供自己支配。

    不得不说,这妮子很会享受,也懂得利用人。不愧是九千岁最小的女儿啊,把九千岁的优良基因全都继承去了。

    “干爹,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怎么能花天酒地呢?家里有现成的,干嘛外面去找啊,一点都不节约。”贝贝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训斥道。

    赵成风抹了一把冷汗,心说我找你大爷啊,钱包都被你榨干了,谁乐意伺候他啊。

    “算了,我也懒得说你了,反正跪键盘的时候,别让我帮忙就好。”贝贝说了两句,重新躺了下去,“在这件事情上,我跟妈妈是统一战线的。”

    赵成风翻了个白眼,心说你管好自个儿就行了。

    “六子,你倒是用点力啊,没吃饭吗?”贝贝板着脸训道:“还有你,小毛,叫你揉太阳穴,不是搓脑袋瓜子,姑奶奶那是脑袋,不是拔萝卜,你轻一点行不行?”

    赵成风汗颜。

    “哎,你们这些奴才啊,一点都不让我省心,不懂事啊……”贝贝还在叹息着。

    “贝贝,赶紧起来做作业,信不信妈妈不要你了?”这时候,陈淑贤冲了进来,忍无可忍道。

    贝贝吓了一跳,一个骨碌从椅子上爬了起来,“妈妈,我错了,我这就去做作业。”

    “哼!”陈淑贤狠狠瞪了贝贝一眼。

    一旁的赵成风笑了起来,心说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贝贝这小丫头再能折腾,却不敢惹怒陈淑贤,往往陈淑贤一瞪眼,贝贝立马就老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