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超级保镖 第220章陷害
作者:夜听风的小说      更新:2016-09-03
    “讨厌姐夫,姐夫就先走了哦?”赵成风顺势说道,巴不得早点回家睡大觉呢。

    “别啊,姐夫,人家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嘛。”何咏菲哪会让赵成风离开,红着脸低声道:“不过,姐夫,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说人家胸小啊,人家也很自卑嘛。”

    赵成风翻了个白眼,道:“咋的,长得小还不准人说啊?”

    “哎呀,姐夫,你……”何咏菲臊了个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羞臊的同时,又非常无奈。

    身材是天生的,自己也没办法啊。总不能学国外那些女人去做隆胸手术吧。

    “哈哈,赶紧吃饭吧,吃完继续逛了,逛了咱们就回家了,我好不容易放个假,还得陪你来受罪,哎,我这命苦的。”赵成风也很头疼。

    何咏菲脸色这才好看一些,埋头吃着披萨,喝着饮料,吃完饭俩人又休息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这才继续逛街。

    “姐夫,上午咱们才逛了一层楼,下午咱们可得加油啊,必须要逛两层楼才算完成任务,不然就太失败了。”何咏菲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说道。

    赵成风原本看着何咏菲吃冰淇淋的样子有点动心,不过,一听何咏菲的话,整个人差点没倒抽过去,上午逛一层楼整个人都感觉快要死了一样,下午逛两层楼岂不是要人命?

    女人,可真是一个奇怪的生物啊。她们可以干点家务活就含累,逛街的时候却各个化身为女超人、女金刚,哪怕上百公里路都不在话下;她们可以因为头发掉了,可以因为蹭破点儿皮儿而伤心落泪,甚至是痛呼不已,可她们每一个月都大出血一次,却依然坚强的活在世界上。

    反正赵成风是彻底服了。

    “哎呀,姐夫,你不要这个样子嘛,稍微开心一点嘛。”何咏菲笑着说道,一边说一边舔着冰淇淋,赵成风心想,这灵动的小舌头缠上那个东东,猛地一吸,应该会非常舒服的吧。

    “站住!”

    就在这时候,几名警员走了过来,拦住了赵成风、何咏菲二人。

    “警官,干嘛啊?”何咏菲不明所以,难道逛个街还犯法了不成?

    赵成风却是注意到了这几名警察,从出了餐厅就一直跟着自己俩人,走了没几步便直接围了上来,显然不同寻常啊。

    在商场保安很多,可警察还真是少见啊。不用说,肯定是来找麻烦的,不过赵成风真的很好奇,警局还有谁敢找风哥的麻烦?

    “干嘛?哼。”为首的警官冷哼道:“我怀疑你们俩是贩毒分子,要检查你们的包裹。”话音刚落,警官便直接抢夺了何咏菲的包裹,仔细检查起来。

    何咏菲闻言大吃一惊,“警察同志,你可不能随便乱说话啊。我们什么时候贩毒了?”

    在手提包里翻了一阵,警官终于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白色如面粉一样的小包。

    “你们看,这就是证据了。”警察冷笑道:“现在,你还想抵赖吗?”

    “我,我没有,这,这肯定是误会。”何咏菲完全惊呆了,自己的手提包里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

    不要说何咏菲不会去做,也不敢去贩卖毒品啊,要是家里老爷子知道了,还不得把自己皮给扒下来?

    “人赃并获,你们俩还想抵赖不成?”警察面色一沉,“给我带走。”

    何咏菲可不怕这些小警察,当时就要反抗。却被赵成风一把给摁了下来,“进了局子再慢慢讲嘛,着什么急啊。”

    “就是,你们可以为自己辩驳的嘛。”为首的警官略有深意的扫了一眼赵成风,心说,算你小子上道,你小子今天要是胆敢反抗的话,不用说,收拾你没商量,就算打死也是活该,谁让老子手上有证据呢。

    赵成风笑了笑,全然没把此事放在心上,去警局有什么可担心的?赵成风现在想得是,究竟是哪个不开眼的白痴,居然想这么搞自己?这不是找死吗?

    “你们,你们这是在冤枉好人,我要告你们。”何咏菲可不答应了。

    “是不是冤枉好人,你们说了不算,还得看证据。”警察大手一挥,“全都给我带走,快点儿!”

    赵成风此时道了一句,“这手铐戴上容易,取下来可就有点困难咯。”

    “是吗?或许一辈子都取不下来呢?”为首警官哼着鼻子道:“带走,磨磨蹭蹭干什么?等酒还是等菜呢?”

    赵成风、何咏菲最终还是被带走了,不过让赵成风意外的是,并非北海市市公安局,而是一个派出所,相当于分局。

    到了派出所,那边交接了一下,赵成风便直接被带进了审讯室,审讯室烟压压的,只有一张桌子,几张椅子,除此之外便只剩下一个大功率的灯泡了。

    赵成风一点也不担心,大大咧咧坐了过去,等了没几分钟,两名男子走了进来,赵成风扫了一眼警衔,应该是派出所所长无疑了。

    马平江从龙腾大酒店出来,便抓紧行动,把人给带了回来,没办法,谁让王红开得加码不错呢,足足一百万啊。自己十年的工资也就这么多了,马平江实在没办法拒绝。

    “叫什么名字?”马平江燃起了一根烟,猛吸了一口,声音猛得提高了八度不止,冷声呵斥道:“胆子不小啊,居然敢贩毒了。”

    赵成风笑眯眯的看着马平江,淡淡道:“脱了裤子放屁的事情就不要做了,浪费彼此的时间,咱们还是直奔主题吧,把那个女孩儿放了,你们要对付的人是我。放了那个女孩儿,随便你们怎么着都行。”

    马平江微微一愣,心说这小子倒是个明白人,知道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啊。不过,马平江还是板着脸道:“那个女孩儿早就调查清楚了,人家是清白的,是你胁迫人家贩卖毒品,此事与那个女孩子无关,人已经被放走了。现在,你可以安心交代你的问题了。”

    “我?我有什么问题?”赵成风一听,心里放心了不少,毕竟何咏菲是个女孩子,在警察局里要发生一点什么事情,那再容易不过了。

    如果何咏菲出了事情,估计整个北海市都得变天,少不了省上都有人跟着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