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超级保镖 第239章意外来客
作者:夜听风的小说      更新:2016-09-03
    唐进海很生气,不过听了赵成风的话,还是冷静了不少。大家都是明白人,太清楚谁输输赢的后果了。

    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比武,而是牵涉到在接下来五年之后的政治。军人都不希望牵涉到政治,因为政治杀人于无形。

    “那你过来任职教官吧,我的要求也不高,前三之列必定要有东南省军区的一席之地。”唐老爷子吸完最后一口烟,直视着赵成风。

    赵成风当即表态,道:“没问题,这一点我可以做到。同时,也谢谢老爷子体谅。”

    “行了,你走吧。”唐老爷子又燃起了一根烟,慢悠悠的吸着,锁着眉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赵成风也不多呆,跟唐进海这个级别的人物打交道,还是小心为妙,眼前的赵成风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不想招惹过多的大势力。如果有可能,给上官嫣儿报仇之后,赵成风甚至想退伍回家,安安心心做个都市小白领,好像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跟爷爷谈完了?”到了军区门口,唐薇已经把车开了出来,上车便问了一句。

    赵成风兴致不是特别高,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爷爷跟你说了什么,方便告诉我吗?”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唐薇也不例外,而且,总觉得这件事情跟自己有关,忍不住便问了一句。

    赵成风道:“有什么不方便的,你想知道我告诉你不就行了吗?”

    唐薇闻言一喜,竖起了耳朵去听。

    “其实老爷子主要就是关心咱们俩的未来,说他年纪越来越大,想早一点见到下一辈儿的人,可以先不用结婚,但可以先生孩子,你看咱们什么时候抽个空,把事情给办了,也省得……”赵成风信口胡诌,说得跟真的一样。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唐薇柳眉一竖,没好气道。

    赵成风却是一本正经道:“你看看你,我跟你说的都是真的,你怎么就不相信呢?要不然这样,你回头去问问,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

    “我……”唐薇很没底气,因为爷爷是能够干出这种事情来的,之前为什么催促跟龙长江结婚,倒不是攀附权贵,因为龙家也并不一定就比唐家强大多少,关键是爷爷想见下一辈儿的人了。

    赵成风看了看唐薇的表情,心中暗乐,这妮子不一直都挺精明吗,怎么还上当了?当下便道:“薇薇,那个你看什么时候咱们把事情给办了,爷爷说了,婚礼不婚礼的无所谓,关键是重孙子……”说着,赵成风的眼珠子在唐薇玲珑身段上一阵乱瞄。

    “流氓。”唐薇低声骂了一句,驾车快速离开了。

    赵成风哈哈笑着。

    唐薇把赵成风放在市区,让其自己打车离开,局里还有不少事情等着自己去处理。此时公司都下班了,赵成风自然也就懒得去公司了,干脆回家得了。

    如今的清池区再没了以往那么热闹了,居民都拿到了丰厚的拆迁资金,很多人家已经搬出去了。

    对此,赵成风比较满意,虽然幕后推手并未绳之以法,但只要拆迁款真正流入居民腰包,这也是大好事一件。

    网络上总有人说靠上拆迁的人好服气,动辄便是上百万的拆迁费,多么多么的富有。其实不然,上面发放巨款拆迁费其实是有考虑的。比方说,给一家四口农民一百万的拆迁费,看上去很多,实际上一点也不多。

    首先是没了住处,得重新买房子,或者建房子吧,小几十万没了;其次,土地没了,农民靠土地,没了土地又没有什么手艺,最后多数人会坐吃山空。如果家里俩都是儿子,那这一百万就更没什么盼头了,这年头结婚娶媳妇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所以,拆迁款看似很多,实际上一点也不多。

    赵成风走到洪福旅社门口,心里觉得奇怪,因为洪福旅社里有外人的声音。这一片都快拆迁了,旅社早就没客人了,这些人来干嘛?

    “贝贝。”赵成风喊了一声,这才抬脚迈入店门。

    听到赵成风的声音,贝贝便跑了出来,道:“干爹,你回来啦,今天下班怎么这么早呢?”

    “公司不忙,所以就不加班了呗。”赵成风扫了一眼屋里,道:“家里来客人了啊?”

    贝贝直点头,道:“对啊,妈妈的爸爸妈妈过来了,这会儿正在唠嗑呢。”

    说话的时候,陈淑贤也走了出来,“成风回来啦。”

    “对啊,听说你爸妈过来了,这是怎么回事?”赵成风有点不解,陈淑贤不是没有爹娘吗?怎么忽然冒出个爹妈了?这太不科学了。

    陈淑贤小声道:“我一会儿再跟你解释,你先跟我来,见过我父母再说吧。”说到这儿的时候,陈淑贤的脸蛋儿上抹过一丝红晕。

    “好。”赵成风面色不变,心里却打起了小算盘。

    陈淑贤当年为了逃婚,所以才跑到了北海市,在清池区给洪福旅社的老太太养老送终,老太太便将遗产全部留给了陈淑贤。可没想到,陈淑贤的父母居然找上门来了。谁能保证不是为了天价拆迁款?

    “爸妈,我跟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成风,帮了我不少忙。”陈淑贤领着赵成风走进了客厅,微笑道。

    赵成风笑着打了个招呼,“叔叔好,阿姨好。”

    沙发上一男一女均是农民打扮,显得很是朴素,手上长满了老茧,确确实实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无疑了。只不过,让赵成风意外的是,这俩人看自己的目光非常不善。

    中年妇女叫姚翠芬,瞥了一眼赵成风,这才道:“淑贤啊,人心险恶啊,你以后可得多一个心眼,别把外人往家里领,听明白了吗?”

    陈光福就是陈淑贤的父亲了,这时吸了一口烟,道:“是啊,女儿,这一点你还真的听你妈的话,你放心,爸妈是不会害你的。有些人看上去很热情,对人很好,指不定肚子藏了什么坏水儿呢,你可千万要小心啊。”

    “叔叔阿姨,你们是在说我吗?”赵成风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