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妻之老公抗议无效 婚礼上的变故
作者:大雪人的小说      更新:2016-09-03
    华夏,滨海市。

    盛夏悄然而过,初秋渐入,但是空气中的炎热却丝毫没有减少。

    豪都作为滨海市最顶级的酒店,今天更是格外的热闹。

    苏家千金和秦家少爷的婚宴便在今天。

    苏家算是滨海市最近几年里迅速崛起的家族,苏氏建材生意起家,秦氏以房地产为主,这些年来,两家人一直都是合作关系。

    说是合作,但其实秦家的根基比苏家深的多,如果秦家算是一流家族,苏家也只能算是二流了!

    苏家能够有今天这样的规模,从某种程度上,也多亏了秦家的提携。

    否则,一个没有背景,没有人脉的家族,怎么可能在豪门众多,公司林立的滨海市杀出重围,挤入上流社会!

    苏家千金和秦少早有婚约,今天之后,苏家和秦家就不仅仅是合作关系了!

    两家联姻,宾客云集。

    豪都三层,从十点开始,就已经被陆陆续续的宾客填满!

    滨海市有实力的企业几乎都有人过来,有意跟两家交好的家族也都派人到场,亲眼见证秦苏两家的婚礼!

    “静楠姐姐,你简直美呆了!我还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美的新娘!”秦思羽张着小嘴,惊叹不已!

    甚至脸颊有些发烫,不化妆的静楠姐姐就已经很吸引眼球了。

    今天这妆一化,感觉就像是从城堡里走出来的公主一样,就算她是女孩儿,都觉得心跳加速!

    “真的吗?”苏静楠眉间轻蹙,看着眼前的全身镜,总觉得身上的首饰太闪了!

    “你难道不觉得今天的妆画得太浓了吗?首饰有些多吗?你哥会不会不喜欢啊?”

    秦思羽笑着走到她的身边,亲切的挽起她的胳膊,“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哥绝对会被你惊艳到的!”

    “不仅是我哥,一会儿整个宴会厅里的人,都会被你震到!今天的你绝对会惊艳四座!你就不要担心了!”

    即便秦思羽这么说,苏静楠心里还是隐隐有些不安。

    女人的第六感虽然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但是,却准的出奇!

    “女士们,先生们,苏静楠女士和秦佑恒先生的新婚庆典正式开始!”

    伴随着悠扬的音乐,苏万青揽着苏静楠缓缓入场!

    会场里霎时响起了抽气声,惊叹声,即便是伴随着音乐,也没有办法掩盖!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个闪光体上!

    只见苏静楠一席抹胸鱼尾婚纱,勾勒出她那娇俏玲珑的身材。

    圆润的香肩,性感的锁骨,平添了一份妩媚。

    可是这般性感的身材,偏偏有着一张清纯的娃娃脸,加上那如黑曜石一般璀璨的猫眼儿,可真的是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

    性感与清纯的完美结合!

    而这个时候,在酒店的四楼,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手里晃着一杯红酒,在看到苏静楠的那一刻,他的眼神明显变得柔和!

    “九叔,我女神漂亮吧!可惜我认识她太晚了,不然,最后跟静楠在一起的一定是我!”

    看着眼前的场景,自己心爱的女孩儿结婚,新郎却不是他,这种感觉真特么太讨厌了!

    “如果不是她跟秦佑恒青梅竹马,我绝对不会输给他!”

    晏涵逸眼角轻扫正在发泄中的侄子一眼,微薄的菱唇勾出一抹浅笑,“就算没有姓秦的小子,你们也不会在一起。”

    晏少华浑身一颤,明明是淡笑着,明明是温和的口吻,可是为什么他却感觉到有一股杀气?

    看着已经放下酒杯,起身下楼的晏涵逸,晏少华立刻跟了上去!他这个九叔,实在是太高深莫测!

    虽然他也是高智商,但是,却跟九叔没得比!就是累死他,他也猜不到九叔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明明讨厌应酬,可是偏偏陪着他来了这秦苏两家的婚宴!弄得他以为今天太阳从西边升了起来!

    苏静楠秉住呼吸,看着前方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相爱六年,今天,他们终于要结婚了!

    此时此刻,她已经听不到音乐,看不到台下的宾客,她的眼里、心里,都只有等在她前方的男人——秦佑恒。

    她小心翼翼的走着,尽全力表现到最好。

    这是她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礼,她不想留下任何的遗憾!

    “新郎,你是否愿意娶新娘为妻,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苏静楠的心莫名紧了一下,霎时间,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她紧紧的盯着秦佑恒,静静地等着他说出那三个字。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音乐早就已经停止,宾客们更是秉着呼吸,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了秦佑恒的身上!

    主持人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婚礼上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灵机一动,扬起笑容,“看样子我们新郎太激动了,太紧张了!来,做个深呼吸,说出你心中想要说出的话!”

    “我……”秦佑恒扫了一眼台下,众多宾客之中,并没有他想见的那一个!

    苏静楠紧握着双拳,精致的指甲紧紧的扣入手心之中,可是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疼!

    只有这样,她才能让自己稳住心神,镇定下来!

    秦佑恒:“我愿……”

    “不要!秦佑恒——”

    就在新郎想要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一个急促惊恐的声音响起。

    在寂静的宴会厅里,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众人的视线立刻被冲进宴会场的女人吸引了!

    “这是谁啊?这节奏……是来抢婚的吗?”

    “她你都不知道?这位就是苏家货真价实的千金,苏家二小姐苏以情!不过她一直在国外留学,很少回国,你不熟悉也可以理解!”

    “我说,这苏家大小姐的婚宴,二小姐过来阻止,这回有好戏看了!”

    ……

    苏以情一身白色连衣裙,直接冲到了舞台下,双眸含着晶莹的泪水,面容憔悴,让人心中不禁泛丝丝怜惜!

    “秦佑恒,我回来了!你不要结婚,好不好?”说完,眼眶中的泪水终于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秦佑恒的眼睛更是像长到了她的身上一样,长眼睛的人都知道只是怎么一回事情了!

    原来,有情人是这两个人!

    苏静楠一身洁白的婚纱站在舞台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台下发生的这一切。

    这样的事情在她二十三岁的人生中,已经发生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不论她拥有什么,不论她前一刻有多么的幸福,只要苏以情一出现,那她就会立刻被打回原形!

    “以情!你胡说什么呢?今天是你姐姐跟佑恒的大喜日子,你不要过来搅局!快点回去!”

    苏万清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脸色铁青!

    今天过来的可是都是滨海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在婚礼上出什么岔子,那不管是苏家还是秦家,都丢死人了!

    “爸,你怎么能这么偏心?”苏以情咬着嘴唇,那模样,委屈的不得了!

    “伯父,你不要怪以情!我爱以情!我爱的人从来都是以情,从以前,到现在,从来都没有变过!”

    秦佑恒猛地跳下了舞台,急切的来到了苏以情的身边,将她牢牢地护在怀里!生怕她受到定点的指责!

    苏万清心里的怒火噌的一下窜了上来,低沉的声音压着怒火。

    “秦佑恒,既然你爱的人是以情,那你为什么之前不说?为什么一定要在跟静楠的婚礼上说?”

    秦佑恒扶了一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双唇微抿,一时间竟然想不出什么解释的话来!

    “还能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收养的这个女儿太贪心,只要是以情看上的,她就要抢过来!”

    一身贵妇装的宋雅丹走了过来,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被指责成这个模样,便立刻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苏静楠的身上!

    “她明知道以情喜欢佑恒,可是她偏偏从中作梗,从自己的妹妹手里抢人!后天的教育真的是改变不了本性!”

    “怪不得会被遗弃,像你这样心肠歹毒的人,对于再好也是枉然!以情被你逼到国外这么多年,你还想怎么样?”

    苏静楠紧紧的咬着嘴唇,仿佛置身于寒潭之中,浑身冷的发抖,即便是秋老虎的天气,也无法抵挡她心中的寒意!

    “苏伯母,你怎么能这么说?你怎么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这么污蔑静楠姐姐?”身为伴娘的秦思羽听不下去了,直接走上前来!

    “没错,刚开始我哥确实喜欢苏以情,但是那个时候你家宝贝女儿根本不喜欢我哥啊!你怎么能说是静楠姐姐从苏以情手里抢走了哥哥?”

    “就算静楠姐姐是领养的,不是你亲生的,那你也能这么偏向苏以情啊!而且,当初苏以情究竟为什么出国,他们不知道,我可是清楚的很!”

    “苏以情现在读的学校可是国际上排名前十的室内装修设计学校,当初如果不是静楠姐姐退出,就凭苏以情那脑子,她能上这么好的学校吗?”

    “静楠姐姐的退让你们不仅不心存感激,还利用这件事情重伤她!污蔑她!这就是苏家的修养?”

    秦思羽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瞪着站在眼前的这对母女,她还真的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大哥一定是脑子坏了,眼睛瞎了,竟然会喜欢上苏以情那个虚伪的女人!

    “秦思羽!你就是这么对长辈说话的吗?难道这就是秦家的教养?”宋雅丹的脸色很是难看!

    自从苏家跻身于上路社会,人前人后,谁见到她不喊她一声苏夫人!她已经多久没有被人在公众场合这么顶撞过了?

    而且顶撞她的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女孩儿!

    应该说是一点儿情面不留揭穿了她的谎言!这让她的面子往哪里搁!

    “思羽,你怎么能这么跟长辈说话?妈妈平日里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晏岚雅走了过来,她也没有想到今天这婚宴上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佑恒,今天的事情你要怎么处理?”

    慕岚雅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大儿子,既然事情是他惹出来的,就没有人会帮他收拾烂摊子!

    所有人的视线霎时聚集到了这位秦氏地产的总裁身上!除了晏涵逸。

    ------题外话------

    完结了将近一个月,终于挖坑了,妹纸们久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