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妻之老公抗议无效 081 我是不是可以搬到主卧了?
作者:大雪人的小说      更新:2016-11-21
    “我这个人一向宽容,别人敬我一尺,我还他一丈,同样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总经理送了一个这么大的礼物给我,我当然要还礼了。”

    苏静楠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明媚,又拿出了一份文件。

    宋立峰心中一震,他现在最见不得的就是苏静楠这个动作,生怕她会再拿出些什么要命的东西来。

    营销部三个月来的产品推广情况,这些文件资料虽然不是公司的一级机密,但是整个公司,也就只有营销部经理张俊杰知道。

    况且,他曾经还再三叮嘱过,这些资料绝对不能让第三人知道。

    但就是他这么千叮咛,万嘱咐,最后还是让苏静楠得到了,可想而知,她的手段非同一般。

    恐怕她这回拿出的资料,也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宋立峰死死盯着苏静楠手里的文件,心中的不安越发的强烈。

    不对,或许这已经不是不安了,而是恐惧。

    对,就是恐惧。

    宋立峰咽了一口口水,这么恐惧的感觉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体会过了。

    苏静楠看着他青白的脸色,回以淡然的微笑,“想必大家都知道公司几个月前遭遇的重大危机。”

    “虽然现在危机已经过去了,但是,如果我们不反思造成危机的原因,我相信类似的危机今后还会继续发生的。”

    说着苏静楠将文件放到了投影仪下。那宽敞的屏幕,即便是最后一排的员工,也可以清楚的看到上面的字迹。

    “造成这次危机表面上的原因是,公司流动资金不足,客户流失,加上银行方面出了一些问题。”

    苏静楠轻柔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礼堂里越发的明显。

    “但是这好好的,为什么会出现流动资金不足呢?总经理,你是不是该给大家解释一下?”

    苏静楠向众人展示的文件不是别的,正是宋立峰手上项目的亏空。

    大家都不是傻子,文件上已经清清楚楚的说明,宋立峰主管的两个盈利非常好的项目,但是却在近两年内,亏空了将近一个亿。

    再联系造成这次公司危机的原因,傻子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宋立峰摆明了就是要掏空公司。

    感觉到众人质疑的目光,宋立峰噌得一下站了起来,“苏静楠,你不要在这里搬弄是非!”

    “公司的流动资金出现问题,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能解释什么?”

    “那这份文件你又怎么解释?”苏十八反问道。

    “哼!我承认,我负责的这两个项目确实亏损了。但是,那又能说明什么?”宋立峰气场十足,没有半分心虚。

    “商场上,本来就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谁也不能保证只赚不赔,就算是总裁,也做了不少亏损的项目。”

    “苏静楠,为了报复我,你就把造成公司危机的原因推到我的身上,但是你不觉得这太牵强了吗?”

    宋立峰高亢的声音满满的都是质问,一些员工们也被他说动了,开始怀疑起苏静楠的话。

    不过苏静楠早就想到了宋立峰的反应,只见她将文件翻到了下一页。

    “可是,如果这两个项目并不是亏损,而是一直在盈利呢?”

    她微微一笑,将搜集到的相关材料一一展示给大家。

    “公司之所以会出现流动资金不足,是因为绝大分布的资金都投入了你手中的那两个项目。”

    “但是奇怪的很,你手里的这两个项目分明一直盈利,可是每次你上交的营收报表中都是亏损。你难道还想说公司的这次危机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宋立峰绷着一张脸,“这两个项目确实是亏损的,总裁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弄出这些盈利的报表!你又怎么能证明你的这些文件是真的,而不是你伪造的?”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苏静楠眉眼微弯,来到宋立峰的面前,“这个是在已经被停职的财务部经理林织雪的电脑里找到的。”

    “林织雪是财务部的经理,如果她想在报表上做点手脚,那简直再简单不过了!你们两个人就是这样,一笔一笔的将公司的财产,变成你们两个人的财产!”

    苏静楠扬起头,迎上宋立峰的双眸,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明媚了,“总经理,我说的对吗?”

    宋立峰猛地抓住她的胳膊,“你这是在含血喷人!我没有转移公司里的资产!我手上这两个项目确确实实亏损了!”

    苏静楠皱着眉头挣扎着,“我只是告诉大家我查到的事实而已,至于你是不是侵占公款,那就要看警方怎么说了。”

    宋立峰这才发现,原来礼堂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位警察。

    “宋先生,你涉及经济犯罪,请跟我们回警局调查一下。”

    宋立峰被迫放开了苏静楠的胳膊,“苏静楠,算你狠!不过,你以为这样你就是赢家了吗?”

    他只留下这句话,就被警察带走了,全员大会这才继续进行下去。

    只是会场的气氛越发的凝重了,总经理利用职务之便,侵占公司财产。按照苏静楠的说法,数额巨大,如果罪名确定,那可是要坐牢的!

    别人的心情是怎么样的,苏静楠不关心,反正她的心情很不错。终于让宋立峰受到了惩罚,这是她今天最大的收获。

    其实有一点宋立峰说的没错,自从她发现宋立峰联合苏以情针对她的时候,她就对这些人起了防备之心。

    既然宋立峰逼着她立下销售额的军令状,想要以此针对她,将她赶出公司,那她就顺水推舟,应了下来。

    她故意装作忘记了这个军令状,好让宋立峰以此对付她,其实早在跟傅氏合作的时候,她就在设计图上做了准备。

    只要傅氏最后选择跟苏氏合作,那他们就必须用到苏氏研发的新材料,否则,装修的工作就无法完成。

    所以新材料的销售她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这件事情里,她忽视了一个最最重要的地方,那就是她没有想到宋立峰会在军令状上跟她玩数字陷阱。

    更没有想到宋立峰私下加大了新材料的生产,好在她给自己留了一手。

    秦氏和晏氏合作的工程出了问题的时候,秦佑恒向她寻求帮助,她没有拒绝,也没有立刻让秦佑恒去苏氏提货。最新最快更新

    不然如果让宋立峰一早发现新材料的销售,那他再生产更多的新材料,那今天恐怕离开公司的人就是她了。

    只是,事情真的有那么巧吗?

    就算是晏氏和秦氏合作的工程材料出了问题,但是凭借晏氏在业界的地位,人脉,才能,难道真的找不到替代材料?

    所以就只能向苏氏订购?

    那只妖孽那么厉害,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办不到的!

    晏氏工程如此浩大,作为公司总裁,他怎么可能连这种极可能出现的问题都没有考虑到?

    如果他这么无能,也绝对不会将晏氏壮大到滨海市第一企业的规模。

    苏静楠的脑子里忽然闪出晏涵逸微笑着的影像,还有那近似蛊惑般温柔的声音。

    我们是夫妻,是家人,是彼此的亲人,所以,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不要一个人强撑着,可以依靠我。

    终于熬到全员大会结束,苏静楠立刻冲出了小礼堂,搭上了出租车,去了晏氏。

    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她却觉得车速还不够快,她想快点见到晏涵逸,最好马上就见到他。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迫切的想要见到一个人。

    “小姑娘,你这是要去见你男朋友吧?”司机大叔笑呵呵的问道。

    “男朋友?”苏静楠诧异的反问。

    “对啊!看你双眼亮晶晶的,笑的这么甜蜜,这么幸福,又这么迫不及待,不是见男朋友是见谁?像你这种恋爱中的小姑娘,我见的多了。”

    司机师傅一边加快了速度,一边跟苏静楠闲谈着。

    苏静楠的大脑飞快的旋转着,迅速回想这几个月,她跟晏涵逸生活的点点滴滴。

    几乎每天早上一起吃早餐,一起出门,他会把她送到距离公司不远的街口。然后晚上一起吃晚餐。

    他不擅长厨艺,但是他会将所有的食材收拾出来,而她只负责下锅就好。

    晚饭后,他继续工作,而她就在一边画设计图,或者是看书。但是只要一抬头,一定可以看到他。

    虽然都是一些平常琐碎的事情,可是,她却记得如此清晰,又如此的真实。

    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侵占了她的生活。

    “小姑娘,到了到了,快去找你男朋友吧!”

    苏静楠下车时,露出了一个调皮的笑容,“师傅,这次你可说错了,我可不是来找男朋友的,而是来找我老公的!”

    司机师傅一愣,而苏静楠已经走远了。

    苏静楠刚进大厅,就看到晏涵逸被一群人簇拥着,走出了电梯。

    黑色的西装,笔挺的身材,举手投足都散发着慑人的气场,好似中世纪的贵族,温和,谦逊,但是骨子里透着不可撼动的强势。

    剑眉下一双深邃的眸子,幽深而神秘,好似夜空中那颗璀璨的明星,只要一出现,便会吸引无数人的眼光。

    高挺的鼻子,微薄的菱唇,近乎完美的组合在一起,温和如清晨的微光,但是浑身却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只要他出现,周围的一切便会黯淡无光。

    他就像是一个发光体,不要说女人了,即便是男人,都不得不惊叹。

    上天真的是太偏爱他了,一副近乎妖孽般的样貌与庞大的财富集于一身,简直就是人生赢家的代表。

    大厅里的异性,在看到晏涵逸那一刻,整个人就已经呆住了,双眼就像是长在他的身上一样。

    这个世上就是有那么一些人,他们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让别人迷恋上他。

    晏涵逸已经习惯了众人用如此惊艳的眼神看着他,只要他走出他们的视线,他们便会恢复正常的工作状态。

    苏静楠站在大厅的角落,静静的看着晏涵逸,不禁有些疑惑,这么优秀的男人,竟然是她的老公,她甚至有些怀疑,这究竟是不是真的?

    晏涵逸一眼就看到了呆呆站在角落里的苏静楠,刚向着她的方向迈出了一步,就被身后的唐钰出声制止了。

    “总裁,跟周总约定的时间马上就到了,再不出发就迟到了。”

    晏涵逸朝着苏静楠温和一笑,然后走出了大厅。

    “天啊!刚刚总裁对我笑了!总裁竟然对我笑了!你们看到了没有?看到了没有?”

    “什么对你笑啊,总裁那是对我笑!对我笑!”

    “总裁简直是太帅了,你们发现了没有,刚刚总裁的目光,简直温柔的可以溺死人!”

    ……

    听着周围的谈论,苏静楠匆忙的离开了大厅。脸颊热的有些烫人,不用照镜子,她都知道此时此刻,她的脸一定红的可以跟红灯媲美。

    她清楚的感觉到,刚刚晏涵逸的微笑是给她的。

    明明他什么都没有做,明明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微笑,可是她却有一种在大庭广众之下偷情的感觉。

    脸上就像是被火烧了似的,热的受不了。

    只能说,这男人实在是太妖孽了,她的道行太浅,根本没有办法承受他有意的引诱。

    苏静楠刚走出晏氏,就被晏涵逸拉上了车。

    “是不是想我了?所以特意赶过来看我?”

    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家媳妇儿会亲自到公司里来找他,晏涵逸高兴的跟那什么似的。

    脸上的温度好不容易褪下去,晏涵逸的一句话,让苏静楠的小脸又红了起来,心中也愈发的紧张。

    “我……我才没有想你,我就是……就是过来请你吃饭!”

    晏涵逸尽力控制嘴角的笑容,故作疑惑,“可是,早上出门的时候,你不是说中午跟公司吃,让我不要去接你吃饭了吗?”

    苏静楠一愣,貌似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因为晚上是年会,下午她要去选礼服,所以就不想再费劲出去吃午饭。

    “看样子你是太想我了,想到连早上说过的话都忘了。”看着她愣神的可爱模样,晏涵逸愈发的想逗逗她。

    “其实你不用这么害羞,我是你老公,作为妻子,想念自己的老公,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楠楠不用这么不好意思的。”

    “而且,车里就我们两个人,楠楠不用害羞的。你这么想我,还亲自到公司来找我,我就奖励楠楠一个香吻吧。”

    说着晏涵逸便吻了过来。

    就在他吻上她的双唇那一刻,苏静楠突然伸出手来,挡住了他的嘴。猫眼儿闪着怒火,“女人都是善变的,难道你不知道啊?”

    “我早上说午饭不跟你一起吃,但是我现在又改变主意了,不行吗?”

    糟糕!踩到这只猫儿的尾巴了,猫儿炸毛了。晏涵逸立刻点头,“行,当然行!我们家媳妇儿最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苏静楠皱着眉头,怎么感觉自己是被当成小孩子来哄了。

    她很是严肃的看向晏涵逸,“我再说一次,我不是因为想你才过来找你的。”

    晏涵逸不再逗她,“那你到公司找我是因为什么?”

    苏静楠扬起绯红的小脸,“我赢了宋立峰,为了感谢你的帮忙,所以请你吃饭!”

    晏涵逸停下车子,“既然要感谢我,那就奖励我一个吻吧。”

    说完他突然吻上了她的双唇,撬开贝齿,长驱直入,感受着她的香甜。

    刚刚在晏氏大厅见到她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做。

    天知道,她那害羞的眼神,绯红的脸颊,对于男人来说是一种多么大的诱惑。

    感受着她那柔软的双唇,纠缠着她的香舌,不放过任何一寸领地,细细品尝着。

    苏静楠只觉得脑子晕乎乎的,晏涵逸太过强势,她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只觉得身上越来越热,浑身上下没有半分力气。

    “啊……”忽然感觉唇上一痛,苏静楠睁开了双眼,看着双眸已经开始冒火的男人,本能的感觉到了一种危险。

    看着她如猫儿般明亮的眸子,忽然警惕起来,晏涵逸温柔一笑,“现在才知道怕,是不是太晚了一些?”

    那低沉的声音,微微有些黯哑,却是充满了磁性,异样的性感,苏静楠忽然感觉像是触电了一般,本就绯红的脸颊,多了一份羞涩。

    “你又搞突然袭击?”

    虽然害羞的不得了,但她还是努力迎上他那深邃的眸子,强撑着气场,质问了一句。

    只是她原本轻柔的嗓音,因为方才的激情,变得娇媚起来,原本的质问,现在听起来,更像是娇嗔。

    连苏静楠都被自己的声音惊到了,开口的一瞬间,便愣住了。

    本来就不满足的晏涵逸,现在是越发的难受。那深邃的眸子好似关着一头凶猛的野兽,恨不得将眼前的人儿吃干抹净。

    “你这是在引诱我吗?”晏涵逸将人揽入怀里。

    “我没有!”这么亲密的距离,苏静楠甚至能感觉的到她耳边那炙热的呼吸,她挣扎着想要推开他。

    “不要动!一会儿就好。否则小心我把你就地正法!”

    苏静楠这次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敢动了。生怕这只妖孽化为禽兽。

    闻着她淡淡的幽香,感受着她的呼吸和心跳,在苏静楠看不到的地方,晏涵逸露出了幸福的笑容,真想时间就停在这一秒。

    平静过后,晏涵逸将她脸颊的碎发别到耳后,“你来公司看我,我很高兴。”

    午后的阳光撒在他英俊的侧脸上,刚毅的轮廓变得柔软起来,长长的睫毛根根分明,一时间竟然让苏静楠看呆了去。

    那温柔的声音让她忍不住想要靠近。他的身上有她向往的温暖,有她想要追寻的温情。

    苏静楠有些心酸,只是这样,他就很高兴了。

    原来,他要得居然这么少,而她却一直都没有发现。

    “晏涵逸,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不知道两个人的生活应该怎么过,如果有些本应该是我做的,但是我却没有做的事情,你要提醒我。”

    晏涵逸宠溺的笑了笑,握住她白皙的手,“你不需要自责,我也一直都是一个人,同样从来都没有两个人一起生活过。”

    “不过不要紧,我们可以慢慢摸索,慢慢寻找适合我们的相处方式。我们是一家人,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总有一天,我们都会学会怎么过两个人的生活。”

    苏静楠甜甜的笑了笑,“好。”

    她没有再探求晏涵逸选择跟她隐婚的原因,也不再关心他们之间这场闪婚会持续多久。这些隐藏在他们二人间不确定的因素被苏静楠刻意遗忘了。

    现在她只知道,晏涵逸一次又一次帮助她克服难关。

    连她自己都不在意的意外车祸,他却放在心上,仔细调查取证。

    将来的事情谁说的准呢?

    至少现在,晏涵逸陪在她的身边,她不再是一个人。

    “那我今天晚上是不是可以办到主卧了?”

    晏涵逸开始为自己争取福利,有媳妇儿不能抱,他应该是史上最憋屈的老公了。

    苏静楠眯着眼睛,轻笑着,“不行!”

    “为什么?”预料中的答案,但是晏涵逸还是不死心的追问了一句。

    “因为我们是亲人,又不是爱人。”苏静楠很是理智的回答道。

    晏涵逸只感觉从云端上啪的一下摔倒了万丈深渊。

    亲人?爱人?他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完成这个过渡啊,顿时感觉前途一片渺茫。他还要继续过着苦行僧的悲催日子。

    *

    苏以情和宋雅丹没有等到苏静楠被赶出公司的消息,反而等到了宋立峰利用职务之便,侵占公司财产,并且已经被带回警局的消息。

    两人匆忙赶到了警局。

    “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真的把公司的钱放到自己才口袋里了?”宋雅丹很是焦急。

    “没有!没有!没有!”宋立峰同样十分的暴躁。

    “公司的钱,就是你和以情的钱,我怎么可能会这么做?”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他竟然会弄到这个地步。

    这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那警方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把你关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宋雅丹算是相信了宋立峰的话。

    “都是苏静楠那贱丫头惹出来的事情!是她诬陷我的!她在报复我,报复我总想把她赶出公司!”

    提到苏静楠,宋立峰就是一肚子的火,恨不得直接将她剁了。

    “你们可千万要小心她,现在我不在公司,那公司里就没有人压得住苏静楠了,总裁又一直向着她,说不定什么时候整个公司都是她的了。”

    宋立峰的话让母女两人心中一震,她们弄出这么多的事情,不就是为了那到公司的继承权吗!

    她们是绝对不会让公司落到苏静楠的手里的!

    “舅舅放心,只要你没有做这事,我和妈妈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出来的。”

    苏以情轻声安慰着,不管怎么样,舅舅是她对付苏静楠的工作,绝对不能丢。

    “以情说得对,大哥你放心,你绝对不会有事的。”宋雅丹也平静了下来。

    “我刚刚问过警察,这件事情很多证据都指向财务部的经理林织雪。只是因为你跟她有些暧昧关系,再加上你手里的项目有些非正常状态,所以警方才把你请了过来。”

    “放心,我已经请了最好的律师,只要警方找不到确切的证据,你马上就可以出来了。”

    宋雅丹做事情还是十分稳妥的,她的话让宋立峰急躁的心情平静了下来。

    “舅舅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让苏静楠在你不在公司的时候,钻空子的,总经理的位置只能是你的!”

    想到苏静楠,苏以情的心里就越发的不爽,“苏静楠就交给我处理,舅舅就等着听我的好消息吧。”

    *

    滨海市五星级酒店——豪都三层,被苏氏建材包了起来,如此大手笔的年会,这在苏氏建材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在这一晚,不论是你是公司高层,还是只是一个小职员,男士都是西装革履,女士也都是礼服加身。

    悠扬的音乐,香醇的红酒,娇艳的鲜花,粉饰了一个奢华的年会。

    苏静楠选了黑色单肩小礼服,乌黑的长发如海藻般披在身后。

    她站在角落里,单手握着高脚杯,轻轻晃动,那如猫儿般慵懒的眸子凝视着暗红的液体,高贵而性感。

    她那傲人的身材,圆润的双肩,性感的锁骨,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即便是站在不起眼的角落,也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苏以情看到苏静楠就满眼冒火,为了今天的年会,她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开始准备礼服和首饰了。

    本想着在年会上大放异彩,成为年会上最受瞩目的人。

    没有想到,还是输给了苏静楠!

    不就是长了一张能勾人的脸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会证明给你看,就算你长得漂亮又怎么样?到头来还是人生的输家!

    “静楠姐姐,你简直美呆了!我到处找你,你怎么一个人呆在这里?”

    秦思羽一身米白色的公主裙,妥妥的小美女一枚。

    苏静楠走到她面前,帮她正了正头上的钻石皇冠,“你知道的,我不喜欢热闹。交了新朋友,难道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苏静楠将视线移到站在秦思羽身边的男人身上,她有意侧了侧身子,护着秦思羽,防着对方。

    “苏经理,我们见过的,我叫何彦哲,是思羽今天的舞伴。”

    何彦哲诧异苏静楠的举动,不够也没有动气,他只是没有想到,苏静楠竟然还如此护着这个小辣椒。

    苏静楠可没就这么相信他的话,而是看向秦思羽,等待着她的回答。

    何彦哲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难道他长得像人贩子吗?竟然这么不被信任?

    “静楠姐姐,他说的没错,他今天是我的男伴。你不用担心,我的跆拳道也不是白练的,没人能伤的了我的。”

    秦思羽举举起胳膊,让她的话更加有说服力。

    “不是只有打架才能伤人。”苏静楠感叹一声,而后凝视着何彦哲,“你确定不会伤害思羽?”

    “当然不会。”何彦哲不躲不闪,态度很是坚定。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秦思羽有些疑惑。

    她一句都没听懂,不过就是一场年会,怎么就扯出来伤害不伤害的问题了。

    看来思羽对这个何彦哲根本没有其他意思,那她暂时可以放心了。

    何彦哲是何氏地产的总裁,是个危险的人物。思羽太过单纯,如果要跟这样的人在一起,那一定会被吃的死死的。

    “哪里有什么哑谜?你去跟他们跳舞吧,不用呆在这里陪我。”苏静楠轻轻一笑,笑容中充满了暖意。

    秦家兄妹和她们苏家姐妹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苏以情喜欢粘着秦佑恒,而秦思羽则喜欢粘着她。

    秦思羽在他们当中年纪最小,可是,每次苏以情欺负她的事情,秦思羽都会像是一个小大人一样,站在她的身前,保护她。

    就是这么温情,让她每次在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给了她继续生活的温暖和力量。

    所以,不管她和秦佑恒的关系如何,都不会影响她和秦思羽的之间的姐妹感情。

    “舞有什么好跳的,还是跟静楠姐姐聊天比较有意思。而且,我们都很久没有见面了,你在苏氏工作的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你?”

    秦思羽把何彦哲放到了一边,开始跟苏静楠闲聊起来。

    “你觉得我就那么容易被欺负?”苏静楠无声的笑了笑。

    “而且,工作就是工作,每个公司多有既定的规章制度,不是谁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秦思羽瞥了瞥嘴,“我相信你的能力,可是我不相信苏以情的人品!那个女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一想到这样的女人将会成为我的嫂子,我就感觉人生无望了!”秦思羽皱着小脸。

    “以前我还想着将那个女人赶出秦家,可是现在看来,已经不可能了。”

    秦思羽苦哈哈的看着苏静楠,“求安慰。”

    说曹操,曹操到。

    “姐姐怎么和思羽躲在这里聊天,不去跳舞呢?”苏以情挽着秦佑恒走了过来。

    两人同样都是黑色小礼服,但是苏静楠的硬生生的压过了苏以情。

    即便她浑身上下,没有半个首饰,也比苏以情的珠光宝气更加耀眼夺目,连秦佑恒一时间竟然也看呆了去。

    他们青梅竹马,他知道她很美,但是却从来没有像现在体会的如此强烈。精心装扮过的她,竟会耀眼到如此程度!

    即便她什么也不做,也是这整个宴会上的焦点。

    “静楠姐姐想我了,想跟我在这里聊天,你管的着吗?”

    秦思羽条件反射的站在苏静楠面前,展开了防御模式。

    “哦,真的是这样吗?我看是姐姐今晚单身一人,没有男伴吧?”苏以情轻蔑一笑。

    “女人还是不要那么强势的好,不然可是不会有男人喜欢的哦。”

    “苏小姐还是不要乱攀亲戚的好,我们之间没有没有半点关系!像苏小姐这样的妹妹我可要不起!”

    苏静楠轻摇酒杯,抿了一口红酒,根本就没有把苏以情放在眼里。

    “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成为静楠姐姐的妹妹的。静楠姐姐是我的姐姐,她只有我这么一个妹妹,苏小姐如果想要认姐姐,还是去别的地方吧。”

    说着秦思羽一把揽住了苏静楠的胳膊,扬起下巴,挑衅的看着苏以情。

    “你……”苏以情被她一句话话,气得直冒火。

    转而向身边的人求助,“佑恒……”

    秦佑恒单手扶了扶镜框,这才将自己的思绪苏静楠的惊艳中拉了回来,“思羽年纪小,喜欢开玩笑,你不要太认真。”

    本以为秦佑恒会跟以前一样维护她,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苏以情很是诧异,有些难以接受。

    反倒是秦思羽,一脸的惊喜,猛地投向秦佑恒的怀抱,“我就知道哥哥最疼我!谁也不能取代我的地位的!”

    “啊——”苏以情一声惊呼,秦佑恒下意识的伸出手来,稳住了她要倒下的身体。

    “有没有那么娇贵啊,你是瓷做的吗,碰都碰不得?”秦思羽脸色很是难看,对苏以情更是半点情面都不留。

    重新站稳的苏以情,对着秦思羽回以颜色,“你还真说对了,我现在当真就是瓷器,碰不得。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伤害到你的小侄子。”

    苏静楠一听,立刻上前拉住秦思羽,生怕她一个冲动会吃亏。

    “既然苏小姐怀孕了,我们还是离她远一点比较好,否则万一发生什么事情,那可就说不清楚了。”

    秦思羽咬着嘴唇,“哥,我真的怀疑你的眼睛是不是不仅仅是近视,还有其他的毛病!”

    不然怎么会看上苏以情这种虚伪做作的女人!

    后面这句话秦思羽没有说出来,但是这边这些都是聪明人,即便是她不说,他们也明白她的意思。

    “静楠,我马上就要结婚了,可是你还是单身一人,你要抓紧啊!”苏以情再次将目标对上苏静楠。

    “抓紧时间找个男朋友,这样参加宴会也不至于形单影只,连一个像样的男伴都找不到!”

    “马上就是假面舞会了,这可是苏氏历年来的习俗,你连男伴都没有,这也太可怜了!”

    “你眼光也不要太高了,这个世上,像佑恒这么优秀又专一的男人,本来就少见,如果你赌气,非要找一个在佑恒之上的男人,那恐怕你要单身一辈子了。”

    苏以情句句充满嘲讽,几乎整个身子都贴在秦佑恒的胳膊上,炫耀着她的胜利。

    “静楠姐姐不仅长得漂亮,而且才华横溢,有资本挑选。婚姻可是一辈子的事情,当然要慎重选择。”

    这话的前半句是说给苏以情听得,后半句是送给秦佑恒的。

    只是出了苏以情脸色有些难看之外,秦佑恒得脸色却是淡淡的,好像没有听懂一般。

    苏以情才不会就这么放过苏静楠,“你年纪也不小了,如果再这么挑下去,可就真的被剩下了。”

    “说好听的是眼光高,说难听的就是没人看得上。你也不想成为大龄剩女吧?”

    苏以情高傲一笑,“我们会在情人节那天举办婚礼,到时候你给我们做伴娘吧!”

    “佑恒的朋友也都很优秀,说不定哪个伴郎就看上你了呢?这样你也就告别单身生涯了。”

    秦思羽一听,噌得一下就火了,“什么叫哪个伴郎看上静楠姐姐?”

    “你觉得静楠姐姐长得这么漂亮会缺男朋友吗?不就是结个婚吗?你有什么可得意的!”

    苏以情这人还真的是坏到家了,从静楠姐姐的手里抢走了哥哥不说,竟然还想让静楠姐姐做他们的伴娘?

    这不是硬生生的往人家心上捅刀子吗?

    哥哥怎么会看上这种恶毒的女人。

    看着秦思羽快要被气疯的模样,苏静楠心里暖暖的,本来没想着浪费心思跟苏以情纠缠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可是现在,就算是为了让秦思羽安心,她也不能这么沉默了。

    “苏小姐可能是误会了,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没有男伴?”

    苏静楠缓步轻移,轻柔的声音微微扬起,加上脸上那淡然的笑容,高贵优雅。

    两者一对比,谁高谁低,立见分晓。

    苏以情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假面舞会马上就开始了,这样的谎言可是很容易就被拆穿的。”

    在一边听了许久的宋雅丹也开了口,“没有男伴不要紧,但是如果撒谎欺骗众人,那可就是人品问题了。”

    苏静楠依旧是淡然的笑容,“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题外话------

    稍后会出公告,发布奖励哦!

    希望妹纸们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