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妻之老公抗议无效 082 前来救场的晏男神
作者:大雪人的小说      更新:2016-11-21
    看着苏静楠离开的背影,苏以情狠狠咬着嘴唇,一直闻到了嘴里的血腥味。最新最快更新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好骄傲的!

    连你最在意的秦佑恒,都将要成为我的老公,你还有什么资本骄傲?

    宋雅丹握上了苏以情的手,轻声安慰着,“假面舞会马上就开始了,我们就睁大眼睛,仔细看看苏静楠究竟能不能弄出一个男伴来!”

    苏以情心中的不平这才平息下来。

    “放心,我早就调查清楚了,她是一个人过来的,谁也没有看到她身边有男人。”

    “刚刚她说的大话,这里的人可都听到了,我倒要看看,一会儿她找不到男伴要怎么办。”

    宋雅丹信心满满,这次她一定要给苏静楠一个教训,竟然敢陷害她大哥,这件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秦思羽的眉头就快皱到一起去了,这母女俩就是见不得静楠姐姐好。万一静楠姐姐真的没有男伴,那要怎么办?

    “你不用担心,既然苏静楠说了这话,她就应该有办法应付这件事情,你这个姐姐可不是一般人能算计的了的。”

    何彦哲感觉她眉间的褶皱很是碍眼,不禁开口安慰道。

    “你怎么这么肯定静楠姐姐会没事?”秦思羽瞥了他一眼,仍旧不放心。

    忽然,她灵动的双眸转了一圈,闪过一丝狡黠,“我有办法了。”

    秦思羽拉着何彦哲的手,走进了人群中,寻找起苏静楠来。

    感觉到她柔软的小手,何彦哲的心不禁软了起来,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异常的温柔,“你要去哪里?”

    “找静楠姐姐。刚刚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帮她。”

    秦思羽看着众人已经纷纷戴上了面具,不禁有些着急,根本没有察觉到何彦哲的异样。

    “什么办法?你又不能给她变出一个男伴来。”

    何彦哲有些好奇她口中所说的方法。

    “我不是魔术师,当然不会大变活人!但是,不是还有你吗?”

    秦思羽扬起下巴,看着何彦哲这张英俊的脸庞。

    “皮相不错,虽然跟静楠姐姐比还差了一些,但是现在是特殊情况,也就算你勉强过关吧。”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做苏静楠的男伴?”

    何彦哲诧异的表情有些扭曲,竟然让他做别人的替补、备胎?

    “对啊!怎么,你还不愿意?”秦思羽狠狠瞪着他,圆溜溜的双眼里充满了威胁。

    她压根就不知道何彦哲心中的真实想法,“如果我是男的,你以为这么好的事情能轮到你吗?”

    何彦哲就算是心里再有气,此时此刻也发不出来了。这人压根就不知道他因为什么而生气。

    有一句话特别能形容何彦哲此时此刻的状态,他就像一个鼓鼓的气球,被一个尖细的针扎破,再多的气都没有了。

    “放心,我这人最讲义气,绝对不会让你白白帮忙的,事成之后,另有重谢!”

    秦思羽豪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人是兄弟呢。

    何彦哲抬头看着天花板,一脸的无奈,他能不能说,他一点儿都不想要重谢。

    “女士们,先生们,假面舞会——正式开始!跟往年一样,我们的舞王和舞后可有一份神秘大奖。”

    大家早就已经戴好了面具,涌入了大厅中央,伴随着悠扬的音乐,跳了起来。

    “去年的奖品是带薪的欧洲七日游。”

    “前年是每人五万的奖金。”

    “不知道今年的奖品是什么?总之绝对不会差了。”

    ……

    众人一个个的开始为了神秘大奖而努力起来。

    这些大奖对苏静楠来说,不是没有吸引力,实在是她不符合参与假面舞会的条件,因为,她确实是一个人来的。

    方才她之所以在宋雅丹母女面前那么硬气,那是她认为,只要带上面具,绝对不会有人能够认出她来。

    到时候她再找个机会溜之大吉,谁又能说什么。

    为了全面的伪装自己,她甚至连礼服,鞋子,还有发型,都换过了一次,她就不相信,苏以情和宋雅丹还能够在这么多人之中认出她来。

    可是,她刚走出人群,就被拦住了。

    秦佑恒?他怎么在这里?他不是应该陪在苏以情身边吗?苏静楠皱着眉头,没有开口。

    他应该认不出她来吧?应该只是一个巧合,苏静楠抱着侥幸的心里。

    可是,谁知道她刚想绕过他,秦佑恒就像是知道她的路线一般,再次挡住了她的去路。

    “静楠,我想跟你谈谈。”秦佑恒一眼就认出了带着孔雀面具的她。

    这让苏静楠很是诧异,“你怎么知道是我?”

    两人走到一个不被注意的角落,秦佑恒耸了耸肩膀,“我也不知道,感觉吧。感觉这个人应该是你。”

    明明看不到她的脸,明明她身上的礼服,发型,甚至鞋子,都跟刚刚见面的时候不一样。

    可是,他还是感觉这个人就是她,并且毫不迟疑,异常坚定。

    这种没有任何依据的认定,连他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说有些无理取闹。

    “感觉?”苏静楠轻柔的声音微微扬起,有些疑惑,但是却没有深究。

    毕竟刚刚秦佑恒连声都没有出,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可能这就是他们相处了十几年积累的默契。

    “你的婚礼我会参加,但是伴娘的事情就算了。”苏静楠率先开了口。

    她很平静,眼前这个人只是一个陪她走过青葱岁月的朋友,除此之外,什么感觉也没有。

    秦佑恒一愣,而后才想起来刚刚苏以情说的话,一时间竟然有些尴尬,“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你曾经问过我,如果当年跟我同生共死的女孩儿是你,而不是以情……”

    “你就当做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这些话吧。”秦佑恒还没有说完,便被苏静楠打断了。

    “既然你已经认定了苏以情,就不要再想其他的可能。”

    面具下的苏静楠,微微一笑,却不再是之前的不甘心,反而是释然后的轻松。

    “你用了十五年的时间守护她,不论是非对错,都坚定的站在她的身边,现在再追究那些陈年往事,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不是吗?”

    “而且,你们不久就要结婚,会组建一个家庭,这不是你一直以来最期望的吗?”

    秦佑恒用力的握着拳头,努力克制阵痛的心,“我只想知道,那天你跟我说的话,是真是假?”

    “你多年来的愿望就要实现了,美好的结局就在眼前,触使达成这个结局的原因还重要吗?你这只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苏静楠轻柔的声音,在这悠扬的音乐里,显得越发的缥缈空灵,那淡淡的疑问更像是对过去的惋惜。

    秦佑恒双手握住她的肩膀,迫使苏静楠跟他对视,眼神异样的坚定,“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

    “如果连原因都是错误的,即便是再美好的结局,也不是我想要的。”近似低吼的声音让苏静楠很是诧异。

    她挣扎着,试图脱离他的掌控,可是无论她用多大的力气,仍旧没有挣脱他。苏静楠瞪着他,叹了一口气。

    “不要为难自己了,其实不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百分之十百的相信。”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的性子我十分了解。对你而言,越是严重的事情,你就越是多疑,除非亲眼看到结果,否则,不论谁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

    “既然你对当年的事情如此耿耿于怀,那就自己查吧!相信依你的能力,查清楚这件事情,只是早晚而已。”

    秦佑恒双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她说的没错,不管她回答是还是不是,他都不会百分之百的相信。

    可是,他的预感越来越强。如果一直以来,他都认错了人,那他要怎么办?

    “现在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苏静楠可没有时间安慰他突然泛起的忧伤,她现在的危机可还没有解除呢!

    “不好意思,刚刚我太激动了。”秦佑恒终于放手了。

    “我先走了,再见。”

    苏静楠还没走到门口,就被赶过来的苏以情叫住了。

    “怎么,你的男伴还没有到场吗?这舞会可都快结束了。还是说,你跟本就没有男伴?”

    苏以情的声音原本就比一般女孩儿尖细,她这一嗓子,连音乐都成了背景。

    苏静楠在心里把秦佑恒问候了一百遍,如果不是被他拉着在这里浪费了时间,她早就离开这个该死的年会了。

    “静楠,没有男伴就没有男伴,没什么大不了的,公司里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单身,但是,你刚刚为什么逞强,非说你有男伴?”

    “就算是为了面子,你也不应该说谎,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你现在已经参加工作了,如果你把这样的习惯带到工作里,那会造成不良影响的。”

    宋雅丹端出了总裁夫人的架势,当着所有参与舞会的员工的面,教训起苏静楠来。

    “妈,既然静楠说了她有男伴,就一定是有的。”这个时候苏以情竟然一反常态的帮苏静楠说话。

    不过苏静楠知道,她可不会有这样的好心,估计这么多人里,她是最希望自己当众出丑的。

    果不其然,苏以情的声音再次响起,“可能是静楠和她的男伴都不会跳舞,所以干脆就躲了起来。毕竟,比起当众出丑,还是躲在一边不露面更好一些。”

    “不是吧,苏经理不会跳舞?”

    “这应该是最基本的社交形式,苏经理竟然都不会!看来,我们这位经理还有的学呢?”

    “所以说,有些人即便是再有能力,也无法掩盖出身的差距。”

    “就算是她在工作上非常出彩,如果在社交方面跟不上的话,依旧会被职场淘汰的。”

    ……

    大家立刻抓住苏静楠这个短板不放,你一言,我一语的评价起来。

    当然,说的最起劲的都是支持宋立峰的高层,同样都是部门经理,这些人就算是当众评价苏静楠,也不怕她过后报复。

    “你们这些女人,刚刚还是职场精英,最起码也是一个高级白领,但是现在看来,跟怨妇没什么两样!”

    秦思羽拉着何彦哲,踩着高跟鞋,几乎是小跑过来,人还没有到场,那娇俏的声音便先到了。

    一时间,也没有人敢再说苏静楠一句不好。

    “我知道,你们就是嫉妒静楠姐姐比你们长得漂亮,所以就联合起来欺负静楠姐姐,对不对?”

    秦思羽喘着粗气,继续教训这群女人,“难道你们老师没有教过你们,一个人美不美,看的不是外表,而是心灵吗?”

    这些职场白领们,一个个红着脸。

    在公司,都是她们教训手下员工,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被一个小姑娘教训了。

    “就你们这些落井下石的女人,就算长得再美,又有什么用?”秦思羽训起人来,简直毫不留情。

    “秦小姐,请你适可而止。今天是我们公司年会,这里并不是秦氏,也不是秦家,如果想教训人,麻烦回家教训去!”

    宋雅丹端着总裁夫人的架子,终于忍不住训斥了秦思羽。

    “我以为我们两家马上就是一家人了,我在这里跟在自己家应该没有什么区别,现在看来,这是我一厢情愿。”

    秦思羽水灵灵的双眸闪过一丝狡黠,“大哥,我觉得你们的婚事还是再慎重考虑一下比较好。人家人本就没有把我当成一家人!”

    “我不过就是说句话,她们都有意见。那等你们结了婚,我是不是连家都不能回了?是不是家里都是你夫人说的算?”

    苏以情脸色一僵,下意识的看向秦佑恒,看到他紧紧绷着的一张脸,被镜片掩盖的双眸闪着浓浓寒光。

    她的心灵咯噔一下,秦佑恒生气了。

    他一向宠这个妹妹,妈妈当众说了这话,肯定惹得他不高兴了。

    苏以情立刻满布微笑,“思羽这是误会了,妈妈并没有那个意思。”

    “只是今天是苏氏的年会,参加假面舞会的大多都是公司的员工,员工之间的私事最好让她们自己解决,我们作为局外人,参与其中不太合适。”

    秦思羽扬起小下巴,并不相信苏以情的解释。

    宋雅丹也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脸上重新挂上和蔼的微笑,“思羽不要不高兴,刚刚是伯母冲动了。”

    “在伯母眼里,你跟以情一样,都是我的女儿,你就把这里当成秦氏的年会,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思羽,别闹了,如果你真的喜欢玩,等秦氏的年会,哥哥也给你办个假面舞会来玩。”

    秦佑恒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虽然没有直接说婚事,但是他语中的不满,苏以情和宋雅丹都感受到了。

    苏家跟秦家联姻,那是苏家高攀了。

    秦佑恒年纪轻轻,掌控秦氏,人又谦逊有礼,英俊不凡,而且从来没有传出任何绯闻,可以说是所有女人理想中的老公。

    两家联姻,对苏氏建材的帮助也是巨大的,万一因为这件事情,而让这场婚礼产生变故,那可是得不偿失。

    母女两人将造成这件事情的原因全都推到了苏静楠的身上。

    “都是因为你,好好的气氛都被破坏了。你的男伴呢?刚刚你那么信心十足,该不会真的是骗我们的吧?”

    苏以情的脸色十分难看,刚才的温柔娴静已经消失无踪。

    “谁说静楠姐姐骗你了,她的男伴就在这里。”

    秦思羽一个着急,拉着何彦哲走出了人群,来到了苏静楠的跟前。

    “你可不要说这就是苏静楠的男伴,何总不是跟你一起入场的吗,应该是你的男伴才对!”

    苏以情截断了秦思羽下面要说的话,场面越发的紧张起来。

    秦思羽十分自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如果她现在改口,那岂不是间接证明了静楠姐姐没有男伴的事情?

    可是这么短的时间内,她到哪里找出一个男人来?

    “苏静楠,该不是真的没有男人喜欢你,今天真的是你一个人过来的吧?”苏以情的笑容越发的得意。

    她最大的乐趣就是看苏静楠当众出丑。

    一个女人,没有男人喜欢,那应该是最失败的吧?

    有了刚刚的教训,这次大家没有开口重伤苏静楠,但是那嘲讽的目光却是比言辞还要锋利。

    单单工作好,又能怎么样?没有男人喜欢,还不是一个失败者?

    苏静楠静静的站在大厅的中间,凝视着大厅的入口处,对周围的目光视而不见,就像是披了铠甲一般,刀枪不入。

    那只妖孽应该会过来救场吧?假面舞会而已,只要掩藏的好,应该不会被别人发现身份的。

    “苏静楠,作为女人,太强势了不好,以后学着温婉点,改掉争强好胜的坏毛病,可能会还会有男人喜欢你。”

    苏以情下巴扬得高高的,如同一只骄傲的大公鸡,得意的很,“不要把自己活成男人,最后连一个喜欢你的男人都没有,那你也太可悲了一些。”

    “我是不是来的有些迟?”

    苏以情刚说完,伴随着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一个身穿燕尾服的男人走进了会场。

    黑色的燕尾服,红色的狐狸面具,浑身散发着高贵而优雅的气质,即便是看不到他的样子,也分毫不影响他身上的光彩。

    晏涵逸所到之处,众人的视线一直在他的身上,下意识让出一条路来,一直来到苏静楠面前。

    就算苏静楠知道这面具下面的人是谁,可是这一刻,在璀璨的灯光下,迎上他的目光,感受着他的温柔。

    看着他一步一步像她走来,她的心跳忽然就乱了节奏,竟然有一种骑士降临的感觉。

    “对不起,我迟到了,我美丽的公主。”伴随这温柔的桑应,晏涵逸竟然单膝跪地,吻上了她的手背。

    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

    这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英国中世纪的骑士礼仪,如今竟然如此真实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一刻,众人仿佛觉得苏静楠真的是一位皇家公主,而这个高大笔挺的男人,真的就是守护着她的骑士。

    一个个女人不禁开始幻想,如果那个男人吻得是她们的手,而不是那个苏静楠,那该有多好!

    苏静楠也被晏涵逸这一举动惊呆了。

    他可是晏氏总裁,在这滨海市,可以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像他这种高高在上的男人,怎么会当众单膝跪地?

    难道他就不顾忌他的面子,尊严吗?

    看着苏静楠如同受了惊的猫儿,晏涵逸扬起了嘴角,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即便是带着面具,他还是可以看清楚她那因为震惊而扑闪扑闪的睫毛,那卷长的睫毛好似一根根羽毛,撩过他的心,让他心痒难耐。

    这个时候,平和的华尔滋舞曲忽然变成激昂的探戈。

    苏静楠立刻回过神来,晏涵逸也站了起来,拉着她的手腕,随着激越奔放的曲子,跳了起来。

    大厅中间,一黑一红两个身影,相互交错,一进一退,一时间,竟然让人移不开双眼。

    谁也没有想到,苏静楠竟然可以跳出如从华丽高雅的舞步,这般标准的探戈,就算自诩舞后的苏以情,都不及半分。

    伴随着明快的音乐,两人交叉、踢腿、跳跃、旋转,简直令人眼花缭乱。

    一股热烈而狂放的感情,弥漫在两人之间。

    就算是他们这些局外人,都闻到了那浓浓的荷尔蒙的味道。

    “原来我们家楠楠也是一个高手。”

    晏涵逸一个用力,将人拉入怀中,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有多高?比晏先生还高?”

    苏静楠忽然离开他的臂弯,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妩媚,即便是带着面具,也难掩那份媚惑。

    晏涵逸栖身而上,“我觉得比起晏先生,你最好叫我老公。”

    苏静楠忽然脸颊红了起来,“晏先生,这里是舞会,公众场合,麻烦注意你的行为举止。”

    “那你的意思,在家里,能就会叫我老公?”又是一个旋转,晏涵逸的双唇,擦过她的耳朵,温柔的声音夹带着点点笑意。

    “晏先生,闭上你的嘴,好好跳舞,不要分心。”苏静楠在她被害羞死之前,明智的转移了话题。

    “抗议!光跳舞多么无聊啊,聊聊天可以适当的增加感情。”晏涵逸已经笑出了声,他就喜欢看她害羞脸红的模样。

    “抗议无效!”苏静楠故意踩了他一脚,猫眼儿瞪得溜圆,哪里还有她平日里那淡然不惊的模样。

    晏涵逸当真十分听话,没有再逗她,只是认真的跳舞。

    最高兴的就是秦思羽了,只见她张着小嘴,呆呆的看着两人,“静楠姐姐也太厉害了吧!我都不知道她的探戈跳的这么好。”

    “明明我们是一起学的,怎么她跳得比老师还要好,我就只能凑合跳完一支曲子!”

    “你不知道的事情何止这一件?”何彦哲轻声笑着。

    秦思羽疑惑的看着他,不是很明白他的话。

    “这人可能真的是苏静楠的男朋友,亏你还为她着急上火,甚至让我假装是她的男伴。人家根本就不需要你帮忙!”

    何彦哲的眼中虽然也闪过一丝惊艳,但是他更好奇的是这个男人的身份。能拥有这样的气质,这样气度的男人,滨海市可没有多少。

    “苏静楠应该没有跟你说过她有男朋友的事情吧?你对她这么好,但是她却什么事情都瞒着你,你觉得她值得你这么对待吗?”

    秦思羽心里是有些女生的小别扭,但是,在何彦哲的面前,她还是很要志气的。

    只见她扬起小下巴,“我对静楠姐姐好,又不是想知道她所有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我也有很多事情,静楠姐姐都不知道。她也没有因为不知道我的这些事情就不认我这个妹妹了!”

    “我怎么觉得好像对静楠姐姐很有意见,故意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秦思羽的双眸忽然变得锐利起来,紧紧的盯着何彦哲,试图看透他心中真正的想法。

    这还是一只宠聪明的小辣椒,何彦哲笑了笑,“我只是用站在商人的角度,衡量了你个苏静楠来个人的智商。”

    “你还不能算是一个商人,而她却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一个成功的商人的必要条件,就是狡诈!”

    秦思羽被他的话带的有些晕,好在秦家的基因够强大,有一个秦佑恒这样的哥哥,她的脑子也差不到哪里去。

    “你的意思是说我笨吗?”

    秦思羽磨着洁白的小牙,如同一只被激怒的小兽,恨不得冲上来,狠狠咬上何彦哲一口,以笑她心头之恨。

    何彦哲没敢点头,但是他的目光已经说明了这一切。

    秦思羽没有再搭理他,而是走到了秦佑恒和苏以情这边,发泄心中的怒火。

    “怎么样,你现在应该相信静楠姐姐是有男伴的吧?不对,应该是男朋友。这下你没话说了吧!”

    苏以情盯着正在大厅里起舞的一男一女,掌心已经快被指甲戳破了,“带着面具,谁知道她从哪里找过来的帮手。花钱雇来充场面的也不一定!”

    秦思羽摇了摇头,“你的智商真是令人堪忧。”

    “麻烦你睁大双眼,仔细看看这男人身上的以燕尾服,阿玛尼的纯手工订制,你再看看他手腕上的表,世界限量的百达翡丽。”

    “别的不说,单就这男人身上的行头,加起来也超过百万。你觉得这样的人身价能低的了吗?”

    “你觉得这种人可能是花钱请来充场面的吗?”

    苏以情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正是因为知道不可能,所以她才生气。苏静楠究竟什么时候找到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她怎么不知道?

    “思羽啊,有些事情是不能光看表面的。这男人身上的行头确实价值不菲,但是你可能不知道,现在市面上很多东西都是可以租的。”

    宋雅丹走了过来,轻声辩解着,“你跟静楠关系这么好,你什么时候听说过她有男朋友了?这男人十有*是她请过来充场面的。”

    如果是苏以情,秦思羽还会跟她争辩几句,她们是平辈,就算是争论,也没有什么。

    但是宋雅丹开了口,她顾忌得就多了,总不能当真这么多人的面,跟长辈辩驳的脸红脖子粗。

    那样众人会质疑秦家的家教的。秦思羽不甘心的补上了一句,“不管怎么样,至少事实证明,静楠姐姐是有男伴的。”

    “而且这个男伴比这里所有的男人都优秀。”

    “比哥哥还优秀?”一直盯着大厅中央的秦佑恒突然开了口。苏静楠的探戈跳得很好,很标准。

    两人配合的异常的默契,默契的有些碍眼,不知不觉,他的心里竟然有一种将搂着她的细腰的男人扯下来,换上他自己。

    “佑恒,他哪里能跟你相比。你可是堂堂秦氏的总裁,是企业家,这滨海市里,有几个比你还优秀的男人呢?”

    苏以情靠了过来,语中充满了崇拜。秦佑恒越是优秀,就越是证明她比苏静楠厉害。

    至少在男人这方面,是她赢了。

    苏静楠就算是再厉害,也很难找到一个比秦佑恒还要优秀的男人。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比哥哥还优秀,但是我可以肯定,这个男人至少有两方面比哥哥强。”

    秦思羽思索之后,回答道。

    “哦?哪两个方面?”

    秦佑恒根本没在意苏以情的评价,相比之下,他对自家妹妹的话更感兴趣。

    被忽视的苏以情有些尴尬,“我也想知道佑恒究竟有什么地方比如这个男人。”

    秦思羽根本没有接苏以情的话,而是看向自家大哥,“第一,他的探戈跳的比你好,这个我说的没错吧?”

    秦佑恒点了点头,这个他承认。他的探戈确实跳得不错,但是自从接手公司之后,他所有的精力几乎都放在了公司上,根本就没有那个时间跳舞。

    就算是应酬,跳的最多的也是华尔滋,久而久之,对探戈自然就生疏了。

    秦思羽俏皮一笑,“第二就是,他的眼睛比你好。”

    “这个结论你是从哪得到的?”苏以情很是不解,跟秦思羽争辩起来。

    “佑恒是有些近视,但是,你怎么就知道那个男人比佑恒的视力好?也许他带了隐形眼镜呢?”

    秦思羽强惹着笑意,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很是惋惜的看着她,“智商不够,我也是醉了。”

    “苏小姐,你的小学生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我刚刚说的眼睛,不是视力。”

    “单就他选择静楠姐姐,就说明这人的眼睛比我大哥好的多,可以慧眼识珠。”

    苏以情算是明白了秦思羽的意思,表情一僵,她的意思是秦佑恒放弃了苏静楠,而选择了自己,所以秦佑恒的眼睛没有那个男人好!

    苏以情脸色惨白,秦思羽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她不如苏静楠,这跟当众打脸没有什么区别。

    偏偏秦佑恒没有反对秦思羽的话,这不是间接地认同了她不如苏静楠吗?

    在自家公司的年会上,她本应该是众星捧月,但是没有想到,却被如此评价。

    护犊子的宋雅丹压着怒火开了口,“思羽,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在我眼里,佑恒是最优秀的。”

    “我们家以情也不是谁都看得上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像以情这种上流社会的千金,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苏静楠这种普通人”

    “这不是眼睛的问题,而是身份的问题。什么样出身的人,就应该配什么样的人。”

    秦思羽还想再说什么,这个时候,音乐停了。

    众人仍旧沉醉在这场视觉盛宴中,隔了许久,大家才回过神来,大厅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这一刻,众人好似抛开了立场,只是单纯地为两人这一舞而鼓掌。

    苏静楠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收获这么热烈的掌声,原来,被认同的感觉是这么棒!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有这只妖孽。

    苏静楠开始有些钦佩他了,貌似真的什么事情都难不倒这个人。

    无论是黑入林织雪的电脑,拿到那些机密报表,还是今天的探戈。这人做起来都是游刃有余,仿佛谈笑间便可以解决所有的难题。

    “静楠姐姐,从实招来,这人是不是你男朋友?”

    秦思羽最先冲了过来,怎么看着怎么觉得两人之间奸情满满。

    一时间,苏静楠不知道怎么回答。如果是其他人问这个问题,她可以毫不犹豫的否决,毕竟她和晏涵逸的关系属于保密阶段。

    可是这个人是秦思羽,是她最疼的小妹妹,潜意识里,她不想欺骗她。

    感觉到苏静楠的为难,晏涵逸握住她的纤细的手指,代替她回答,“聪明。”

    “你太不够意思了,交了男朋友也不告诉我!怎么也得让我这个妹妹给你把把关啊。万一被人骗了怎么办?”

    秦思羽嘟着小嘴,虽然对苏静楠的隐瞒很是不满,但更多的则是担心,“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交往多久了?”

    苏静楠现在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她要怎么回答,难道说他们刚认识就领证了?

    她搅劲脑汁,硬着头皮说道,“网上认识的。”

    “哦,就是那个你一直说的梧桐是不是?”秦思羽恍然大悟,一脸的惊喜。

    “对对对,就是梧桐,就是梧桐。”

    苏静楠连忙点头承认,算是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搪塞的理由。

    一边的晏涵逸心里却是美滋滋的,难道说他家媳妇儿早就对他有意思了,只是他还不知道?

    “你们认识这么长时间,终于见面了。这缘分还真是神奇。”秦思羽算是放心了。

    “梧桐,既然你帮了静楠姐姐那么多次,想必你一定很喜欢她。就目前来说,作为男朋友,你合格了。”

    秦思羽将目标转到了晏涵逸的身上,“但是,如果你以后让静楠姐姐伤心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哦,你要怎么不放过我?”晏涵逸的心情很好,微微上扬的声音,夹着些许的笑意,好像是在逗小朋友。

    这是他家媳妇儿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终于摸到了她的交际圈,又是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这让他很高兴。

    进入她的交际圈,将她的朋友变成他们共同的朋友,这是让她爱上他的第二步。

    秦思羽挑衅的看着他,“我会把静楠姐姐带到一个你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

    晏涵逸笑的越发的温和,只是身上的气息却越发的危险,“放心,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他家媳妇儿的朋友对他来说可是潜在威胁啊,赶出把这小辣椒嫁出去,万一她真的把他媳妇儿拐走了,他要到哪里哭去。

    同样是商场中人,秦佑恒立刻察觉到了晏涵逸的改变,他立刻上前,将秦思羽拉到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晏涵逸那审视的目光。

    “既然你是静楠的朋友,不妨摘下面具,我们大家也好认识一下。我叫秦佑恒。”

    ------题外话------

    上架活动详情如下:

    粉丝值,前五位:

    1。云墨微凉

    2。水果店的瓶子酱

    3。tsj绡蹂

    4。朦宝丨萌宝

    5。红绿搭配

    抢楼情况:

    1、云墨微凉

    2、叶欢颜i

    3、岁月静好900406

    4、燕子67

    5、皓是珺子

    6、路漫漫6497

    7、秋叶飘零的日子

    8、九尾猫人

    9、white蛋蛋

    10、ycl999

    特殊楼层:

    18、朦宝丨萌宝

    28、银河qwe

    奖励已经全部发放,么么哒,感谢妹纸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