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妻之老公抗议无效 084 你对他,动心了
作者:大雪人的小说      更新:2016-11-23
    男伴?苏静楠有一种逃跑的冲动,不用猜,绝对是秦思羽那个小妮子说的!

    不管什么事情,只要被她知道,那全世界就都知道了。从小她就是一个小广播,长大了依旧如此,想要让她改变,恐怕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那个,这件事情有些复杂,说起来可能会很长很长,改天有时间我再慢慢跟你说。”

    苏静楠找不到好的借口搪塞,只好往后拖。

    “没关系,没关系,我最喜欢的就是听故事,而且,今天是休息日,我们俩都有的是时间,你慢慢说,我慢慢听,刚刚好。”

    蓝雨潼那一副我什么都不介意的模样,让苏静楠心塞。

    事实证明了,八卦可是不能乱来,选择对象一定要谨慎,例如她这个学姐,绝对是八卦中的高手。

    但凡有一点痕迹,她都可以抽丝剥茧,再隐秘的事情,都讨不过她的双眼。

    “那个……其实……就是……”苏静楠真的是为难了,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才好,总不能说,她现在已经是已婚妇女了!

    然后还是第一次跟人家见面就领证了。如果她这么说,估计学姐今天什么也不会做,绝对严刑逼供,不把这件事情弄清楚,绝对不算完。

    看着她皱着眉头,一脸纠结的模样,蓝雨潼就知道这不是一件小事。跟苏静楠相处这么长时间,她是什么样的性子,蓝雨潼非常了解。

    如果是很普通很寻常的事情,她一定会想都不想,直接脱口而出。

    同样,能让她这么再三思索,左右衡量的事情,就说明这件事情不简单,而且对她非常重要。

    原本蓝雨潼只是想逗逗她,就当是回报她刚刚八卦傅云笙和白子初的事情,没哟想到,竟然让她无意之间发现了一件大事。

    “你动心了,爱上他了?”蓝雨潼收起嬉笑的态度,认真起来。

    “怎么可能?我这可是刚失恋没有多久,刚刚被秦佑恒抛弃,怎么可能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爱上其他男人?”

    苏静楠白了她一眼,下意识的反驳。

    蓝雨潼依旧保持怀疑态度,“如果你没有动心,没有爱上他,在我跟你问起他的时候,为什么你会这么的犹豫?”

    “如果你对他真的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你会立刻否认,告诉我他不是你的男朋友,只是普通的男伴。”

    “可是你并没有这么做,相反,你好了非常长的时间去思考。思考你跟他真正的关系,或者说是思考应该怎么回答我,你们之间的关系。”

    蓝雨潼这番逻辑清晰,敏锐准确的判断,让苏静楠越发的头疼,学霸就是学霸,当初不过就是选修了一门行为心理学,现在就跟透视眼一样。

    “这次你的判断真的是失误了,你想想,我爱了秦佑恒这么多年,这期间不是没有优秀的男孩儿跟我告白,也不是没有人追求我,但是我从从来都没有答应过。”

    “这不就说明了我是一个非常专一,对待感情非常认真的人吗?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在短时间内重新投入另一份感情中?”

    “所以啊,你就不要瞎猜了,我刚刚那么犹豫,是因为我答应够他,我们的关系需要暂时保密。并不是因为我爱上了他。”

    苏静楠急近可能的为自己刚刚的行为辩解,“我只能说,他目前只能算是朋友。”

    “距离男女朋友,还远着呢!年会那天晚上,我就是让他过来救场而已。实在是宋雅丹和苏以情太咄咄逼人,我也是逼于无奈。”

    蓝雨潼静静的看着她,用专业的态度,审视她说的话,抓住了两个关键性的字眼, “目前?”

    苏静楠淡然一笑,“对,目前至少对于我来说,他应该只是朋友,至于以后……”苏静楠停了下来。

    “将来的事情,谁说的准呢?”

    蓝雨潼面带笑意,点了点头,算是有了初步的结论,“我懂了,应该是你口中那个所谓的朋友正在追求你,而你还没有同意。”

    这人的感觉还真的是敏锐!苏静楠诧异的看着她,她当真不会读心术吗?为什么每次关键的地方,她都可以猜的这么准。

    苏静楠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厉害!你不去做侦探,或者是神算子,真的是屈才了。”

    蓝雨潼扬起了下巴,一脸的得意,“现在知道曾经跟姐公事,是你多么大的荣幸了吧?像姐这样的人才,百年难得一遇。”

    见过自恋的,但是没见过这么自恋的。即便是跟她相处这么久的苏静楠,每次看到她的自恋,还是有些受不了。

    “好好好,能跟学姐这种百年难得一遇的人才共事过,是我的荣幸。人才,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去结账了?时间已经不早了。”

    蓝雨潼看了一眼已经排的长长的结账队伍,任命的推着购物车走了过去。

    “静楠,其实我一直认为,对于秦佑恒,你不是爱,只是一直相处时间久了,自然而然生出来的亲近感。”

    等待结账得漫长过程中,蓝雨潼再次打开了话匣子,“因为你习惯了有他的生活,并且觉得这种生活方式十分舒服,所以你才想要跟他一直这样生活下去。”

    “但是如果真的要定义你们之间,那也不是爱情。”

    苏静楠仔细核对购物车里的商品,并没有十分在意她的话,“怎么可能呢?难道我仅仅是因为不想改变生活方式,所以才想跟秦佑恒结婚?”

    “没错,就是这样。”蓝雨潼十分肯定的说道。

    “这可能跟你从小的经历有关,你不喜欢变动,讨厌改变,甚至是畏惧生活中有可能出现的波动。”

    “你从来没有接受任何追求者,不是因为这些男孩儿不不好,也不是因为他们不够优秀,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你不愿意跟一个陌生人交往,重新磨合。”

    “因为你担心新的生活会带来种种不确定改变。所以,在你已经习惯了秦佑恒的前提下,为了避免我刚刚提到的种种情况,你才会对他如此痴心绝对,死心塌地。”

    “虽然看上去结果一样,可是,这并不是爱情。”

    这些话蓝雨潼很早就想跟她说,只是担心伤了她,所以一直没有说出口。

    现在她跟秦佑恒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并且在她的身边出现了新的男人。作为朋友,她不想看到苏静楠因为秦佑恒而错过幸福。

    “不是爱情……”苏静楠重复了一下这四个字,随后陷入了沉思之中。

    虽然她很多时候都有些受不了蓝雨潼的自恋,但是对于她的能力,苏静楠从来没有质疑过。

    学姐刚刚的很多话都非常中肯,尤其是对她心里层次的分析,所以很多时候,她都感觉学姐比她更了解她自己。

    难道真的像学姐说的那样,她只是习惯了身边有一个秦佑恒,只是习惯了有他的生活,有他的工作,所以才想跟他在一起,甚至是结婚的吗?

    因为这样,所以就算当时在婚宴上,她再伤心,再难过,没有过多久,就可以用平和的心态面对生活。

    除了再见到秦佑恒的时候有些遗憾之外,再没有什么多余的情感波动。即便这种遗憾的感觉,也没有持续多久,便消散了。

    因为对秦佑恒没有爱情,所以她才会这么快的这场背叛中走出来吗?

    “也许,真的被你说中了。”

    苏静楠将已经结算好的东西装进了购物袋里,十分平静的接受了蓝雨潼的话。她没有感情经验,对于这一方面,学姐的看法一定比她的准确。

    “所以说,那个男伴对你来说,不仅仅是朋友吧?你动心了。”蓝雨潼十分汉子的一手拎着一个装的慢慢的购物袋。

    苏静楠的脑中顿时闪出晏涵逸那张妖孽十足的脸庞,真的只是朋友吗?应该不只是这样吧。

    “你连对方是谁,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我动心了?”苏静楠臂力有限,只拎了一个购物袋。

    两人在休息区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等着那两位搬运工男士,结完账,好过来做苦力。

    “很简单,你这段时间的改变已经说明了一切。”蓝雨潼撑了一个懒腰,揉了揉酸痛的手腕。

    看着苏静楠疑惑模样,轻声解释道,“就算你是因为习惯才想跟秦佑恒在一起,在经过了婚礼那么大的变故,你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正常。”

    “就算是习惯,对于你来说,这也是一种非常强烈的情感,不是谁都能够轻易代替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你的生活中出现连一个人,一个可以代替秦佑恒的人。这么说好像有些不合适。”

    “这个人的意义跟秦佑恒对你的意义是不同的,应该说,出现了一个你可以接受的男人。”

    “正是因为他的出现填补了秦佑恒离开造成的空缺,所以你没有消沉,反而更加积极的面对生活,面对工作。”

    苏静楠挑了挑眉头,貌似晏涵逸确实出现在她被抛弃不久后,如果单纯说时间,学姐确实没有说错。

    “为什么我不是将他当成了秦佑恒的替代品,而是对他动了心?按照你的判断,他跟秦佑恒的作用是一样的,都是陪着我一起生活而已。”

    蓝雨潼忽然坐到了她的身边,“很简单,难道你没有发现你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明媚?你以前的笑容淡得跟凉白开一样,但是最近却有了甜甜的味道。”

    苏静楠瞥了她一眼,“我怎么不知道这些变化?我看你真的是越说越玄乎,还甜甜的味道,你以为是喝糖水啊?”

    蓝雨潼看着她嘴硬的模样,继续说道, “不但如此,你对生活品质的追求也越来越高。”

    “以前你来看我是绝对不会买花的,充其量买点菜,做顿好吃的。”

    “可是今天,你明明知道我们要出门,你还是买了百合和满天星,走之前插到了花瓶里。”

    苏静楠皱着眉头,继续辩解,“我那是觉得你那窝儿死气沉沉得,想给你增添一点儿活力。”

    看着她嘴硬的模样,蓝雨潼笑着摇了摇头,“除了这些细枝末节的改变,你最大的变化在工作的冲劲上。”

    “你放弃油画,学习室内设计为了秦佑恒,那个时候你不仅仅只想生活中有他,还想更他一起工作,甚至是成为他事业上的得力助手。”

    “因为你对自己,对秦佑恒,对生活,没有足够的信心。你担心你跟秦佑恒之间的关系会因为外界因素改变,而你,最讨厌的就是改变。”

    “但是如果有了工作上的关系,如果你成为秦佑恒的左右手,那他就算是为了事业考虑,也不会轻易离开你,你们之间的关系也就多了一份保障。”

    蓝雨潼靠着椅子,转头看向苏静楠,“这也从侧面佐证了,你对秦佑恒的不是爱情。”

    “所以你不会在意秦佑恒究竟是以为什么而留在你的身边,你只要这个结果就好了。”

    “但是在你跟秦佑恒分道扬镳之后,你不但没有放弃室内设计的工作,而且进了苏氏建材,短短几个月之间,就创建了设计部,成为了设计部经理。”

    “虽然这其中跟你本身具有的能力和才华分不开,但是,在短时间内有这样的成绩,更加需要你的努力奋斗,辛勤的工作。”

    “可是我认识的苏静楠,可不是一个对工作有多大的野心的人,促使你有这样的转变,应该是那个出现在你生活中的男人吧?”

    蓝雨潼没有继续说下去,她给苏静楠留了足够多的时间思考,分析。

    “为什么这么说?”苏静楠不解的问道。

    “我现在可是孤家寡人一个,如果不努力工作我吃什么,穿什么,住在哪里?我努力工作是为了让我拥有更好的生活,为什么一定是因为他呢?”

    “你是一个喜欢随遇而安的人,而且适应性非常强,你不拜金,不奢侈,生活对于你而言,是要舒心,舒服就足够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出现在你身边的这个男人非常非常优秀,优秀到需要你仰望的地步,或许,即便是你仰望,也不一定能看清楚他的身影。”

    “我刚刚说过,在感情方面,你对自己其实并没有那么大的自信,因为你对他动心了,所以这种差距让你很不安。”

    “为了消除这种潜在的危机,所以你才会这么努力的工作,你想自己变得更加优秀,你想自己越来越好。”

    “好到足以站在那个男人的身边,好到足以跟他相配。好到你们不论是在地位还是能力上,都没有任何的差距。”

    “我说的对吗?”蓝雨潼给了她一个灿烂的微笑,就差开口求称赞了。

    苏静楠忽然靠着椅背,闭上了双眼,同样藏起了她对这这件事情所有的反应。

    “走吧,我们也好了。”这个时候,白子初同样一手拎了两个满满的大号购物袋走了过来。

    傅云笙只拎了一个购物袋,跟在白子初的身后。

    苏静楠这才睁开双眼,站了起来,“我觉得,我也应该去学学心理学,这真的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

    蓝雨潼笑了笑,“你说我是学霸,你又何尝不是学霸一枚呢?相信依你的聪明,不管学什么,都会速度飞快。”

    “你们在说什么?”白子初看着这两人,有些好奇。

    蓝雨潼和苏静楠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女孩儿间的话题,你不适合知道。既然过来了,就把这些东西都拿车上去,然后跟我们走。”蓝雨潼率先拎着满满的购物袋走向了停车场。

    白子初本想上前献献殷勤,发挥一下他身为男朋友的作用。

    可是他一手拎着两个重重的购物袋,根本倒不开手,真的是有心无,他只能朝着蓝雨潼尴尬的笑了笑。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两个购物袋算什么啊,我可不是静楠,拎得动的。”蓝雨潼很是善解人意。

    她刚说完,忽然觉得手上一轻,原来傅云笙走了过来,很是果断的将她手里的购物袋接了过来。

    白子初一看,不禁暗忖,这人还真的是阴险,怪不得他刚刚就买了那么一点儿东西,原来为的就是这个!

    阴险!太阴险了!

    “傅总是不是太吝啬了,好不容易献一次爱心,就买这点东西,也不拍丢了你傅氏集团的身份。”

    措施先机的白子初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发泄他心中的不满。

    “谁说我只买了这些东西?是我买的态度,超市经理说可以提供送货上门服务,一会儿他们打包好,直接告诉工作人员地址就好。”

    傅云笙瞄了愤愤不平的白子初一眼,眼中充满了不屑,他根本从来都没有将白子初放在眼里。

    根本不认为他的存在能够威胁到自己。

    “静楠,既然傅总想要做绅士,那我们就成全他,把你手里的购物袋也给他,有男人在,我们大可不必那么辛苦。”

    蓝雨潼直接量苏静楠手里的购物袋推进了傅云笙的怀里,然后牵着她的手,走向两人的车子。

    白子初和傅云笙,这一白一黑每人拎着四个满满当当的购物袋走向自己的车子。

    四人来到了郊区的一所儿童福利院——天使之家。这就是今天蓝雨潼和苏静楠今天的目的地。

    天使之家,滨海市历史最为悠久的一家儿童福利院,生活在这里的都是孤儿,蓝雨潼的妈妈和苏静楠都曾经是这里的一员。

    不过蓝雨潼的妈妈是在这里一直住到十八岁,因为成年,所以离开。而苏静楠则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苏家收养,所以离开了这里。

    当年她们两个在这里相遇,就注定了两人之间的缘分。

    “雨潼姐姐,静楠姐姐,你们终于来了!”

    “雨潼姐姐,我好想你啊。”

    “静楠姐姐,你看看我是不是长高了?我每天都特别听话,而且每一餐都吃好多呢!”

    ……

    他们刚到这里,一群孩子便围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小脸通红,高兴的不得了。

    “来来来,姐姐给大家买了礼物哦,我们进屋看礼物。”苏静楠一手牵着一个小朋友,将一群小家伙哄进了屋子,外面这么冷,再待下去,一定会感冒的。

    每年元旦,苏静楠和蓝雨潼都会到这里,跟这些可爱的小朋友们一起过节。平日里,她们也会在固定的时间里看他们。

    所以这里的小朋友都很喜欢她们。

    傅云笙靠着墙壁,看着被一群小孩子围在中间的蓝雨潼,他那张面瘫脸难得有了一丝笑容。

    从他们重逢到现在,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她的脸上看到些昔日的痕迹。

    上大学的时候,她很喜欢笑,每一次一笑都会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儿,那个时候同学便开玩笑,说她酒量应该很好。

    可是再次重逢的时候,虽然她也经常笑,可是笑的不走心,太公式化,他已经没有办法从她的笑容中看透她的想法。

    “静楠,你们每次的过来都买这么多东西!都快把这些孩子惯坏了。”徐姐是这个福利院的院长,也是一个温柔的中年女人。

    “不多不多,今天元旦,跨年,给这些小朋友们准备一份礼物也是应该的。”苏静楠笑着摆了摆手。

    “还不多呢,那可是一卡车啊,幸好我们这里有仓库,不然还不知道放哪里呢?”徐姐震惊的看着两人。

    “雨潼,静楠,不是我说你们,你们连个小女孩儿,赚了钱也要适当的给自己存上一些,不能总是这么大手大脚的。”

    虽然福利院有了这些东西,可以让小朋友过的更好,但是徐姐不得不为她们的生活考虑。生怕她们为了福利院,而生活艰辛。

    “什么?一卡车?”正发着礼物的蓝雨潼走了过来,一脸的惊叹。

    “可不是,刚刚门卫过来告诉我,我也吓了一跳。怎么,难道这些不是你们买的?”徐姐疑惑的问道。

    苏静楠看着仍处在震惊当众的蓝雨潼,“肯定是那位傅总的手笔,你去解决吧,不管怎么样,孩子们多一些东西还是好的。”

    蓝雨潼无奈的站了起来,“徐姐,这些东西不是我和静楠买的,是傅氏集团的总裁捐赠的。”

    “傅氏集团的总裁?”

    徐姐这会更疑惑了,她也没有收到最近集团捐赠的消息啊!

    蓝雨潼有些心虚,连忙解释,“他可能是想做些公益,搞点慈善,现在企业老总不都爱做这些嘛!”

    “这事你不用操心,我出去帮他们盯着就行。既然他想做慈善,我们也要给人家一个机会。”

    看着蓝雨潼逃跑似的背影,徐姐疑惑的看向苏静楠,“只是怎么回事?”

    “没事,没事!什么事情都没有,徐姐,这段时间福利院运行的还顺利吗?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苏静楠立刻转移话题,学姐和傅云笙的事情原本非常简单,他们俩个人一定可以解决。

    这个时候如果其他人再掺和进去,可就把这件事情搞复杂了。

    “福利院到没有什么困难,不过你这么一提,我到想起一件事情,最近有人过来找孩子,而且还是二十二年前丢失的。”徐姐脸上满是笑意。

    “二十二年前?”苏静楠也认真起来。

    “对,就是跟你被送来福利院的同一年,而且他们要找的也是女孩儿。我总感觉这些人是来找你的。”

    徐姐是真的为苏静楠开心,“如果你真的就是他们要找的孩子,那你就找到家人了!”

    “家人?也许吧。”苏静楠虽然很激动,但是却不敢期望太多。从小她就期望有一天,她的亲生父母能找到她。

    期望了二十多年,到头来,等到的只有失望。事实证明,不是所有的祈祷都有用,不是所有的期待都会成真。

    看到苏静楠不是很高兴,徐姐也差不多明白了她心中的考量。

    “我已经将那年到福利院的所有孩子的基本信息都给了他们,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结果的。”

    “我没事的,反正我已经等了这么多年,是不是真的能够见到亲生父母,看的是缘分。我们不要再说这件事情了,跟孩子们一起庆祝去!”

    苏静楠重新加入了分派礼物的大队伍中,虽然她嘴上说无所谓,可是心里终究还是起了波澜。

    会是她的家人来找她了吗?

    如果真的是他们,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并不是一个弃儿。

    这边,当蓝雨潼看到这卡车的规模,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刚刚徐姐的表情会那么的震惊。

    这并不是一般的运送货物的货车,而是那种类似长途运粮食,或者是运煤的大卡车。

    这么一卡车全都是儿童用品,吃的,穿的,学的,用的,一应俱全。突然被送来这么多的东西,事前没有任何的通知,谁看到都会觉得不可思议的。

    “你这是把超市搬空了吗?”蓝雨潼看着已经堆了小半个仓库的东西,不禁一声惊叹。

    傅云笙笑了笑, “没有搬空,这些都是超市的经理从他们的产品供应商那里直接拉过来的。”

    得了,看样子这些东西原本是要送到人家超市补货的,但是被他半路截了。这事情估计也就只有他这人才能做到。

    “虽然你热爱公益事业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是,麻烦以后请你在做这些事情的事情,事先跟对方沟通一下。”

    蓝雨潼收起一开始那震惊不已的神情,很是严肃。

    “这样对方才能及时做出相应的安排,不会像这样手忙脚乱。”

    傅云笙感觉有些无辜,“我以为你已经跟院长沟通好了,你不也是买了很多东西给里的小朋友吗?”

    “而且,我是跟着你过来的,所以这些东西以你的名义捐赠的。”

    蓝雨潼这下真的惊了,“你捐就捐,为什么要以我的名义捐赠?而且,你也没有权利以我的名义捐赠!”

    傅云笙这句话算是触及到了她的敏感神经,让她的情绪变得异常的激动。

    “你可能有一件事情没有搞清楚,我们只是曾经是男女朋友,但是现在,充其量我们只能算是同学。”

    “如果我以前没有表述清楚,那么现在我郑重其事申明,你是你,我是我,我不想跟你扯上任何关系。”

    “你做你的大总裁,我做我的小员工,我们最好就像从来都没有重逢过。也麻烦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你的出现,已经严重影响了我跟我男朋友的正常相处。我的生活很平淡,麻烦你不要再往里面添油加醋。”

    “或许那样的生活更加有滋有味,丰富多彩,但是却不是我想要的。所以,希望今天过后,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位置。”

    蓝雨潼非常认真的看着他,即便他的眼神再锋利,她也没有退怯躲闪半分。一直到把所有的话都说完。

    她仍旧倔强的跟他对视,可想而知,她的态度是多么的坚定。

    “你在说谎,你不喜欢白子初,他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傅云笙压抑着心中的痛楚,沉声说道。

    “说谎?”蓝雨潼声音轻扬,反问中透着一股嘲讽。

    “你凭什么说我说谎?还有,我为什么要对你说谎?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值得我费心思说谎吗?”

    蓝雨潼控制了心中汹涌的怒火,“你说的没错,白子初确实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那是大学时候的我。”

    她凝视着傅云笙的双眸,“人是会变的,口味会变,学识会变,需求会变,审美当然也会变。”

    “以前不喜欢,是因为我觉得白子初那样的人太过随性,只注重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缺少一些拼搏进取的精神,永远只活在当下,对未来没有规划。”

    “觉得这样的人太过飘忽不定,难以抓住,会让人缺少安全感。”

    “但是现在不同了,经过了很多事情之后,我觉得根据性格判断一个人,并没有那么准确。”

    “当时,我喜欢像你这样的类型,成熟稳重,有责任心,对未来有科学的规划。事实证明,我那个时候的看人的眼光有问题。”

    蓝雨潼抽离视线,看着远处洋溢着欢乐的笑容的孩子们,“现在我觉得白子初这种类型没有什么不好。”

    “追求自己想要的,及时行乐,活在当下。开朗乐观,明确自己想要的,为了一个目标不顾一切,奋不顾身。享受过程,不在意结果。这样没什么不好,不是吗?”

    蓝雨潼走到他跟前,“我只希望,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如果我的生活没有你,我会快乐很多。”

    蓝雨潼的话,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钢刀,狠狠的刺进他的胸膛,心中传来的阵阵绞痛,比离开她的每个夜晚,都要疼。

    而这些多有的加起来,都比不上她最后一句来的杀伤力大:如果我的生活没有你,我会快乐很多。

    他给她带来的只有痛苦,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这个认知几乎让他发疯,“当初是我年少轻狂,是我嫉恶如仇,是我不够成熟,才会用那么极端的方式伤害你。”

    “如果我早知道你对我那么重要,如果我早知道我已经非你不可,我绝对不会用那么的方式伤害你。”

    傅云笙那压抑的声音充满的悔恨,恨不得可以时光倒流。

    “毕业典礼之后,你就像空气一样,人间蒸发了,我找了你很久,去了我们曾经我们去过的所有的地方,但是却没有半点消息。”

    “我找你四年,终于再一次见到了你,现在你要我离开你的生活,抱歉,我做不到。”

    傅云笙那冰冷的眸子里,压抑着炙热的情感,用视线深深的锁住她, “我想我们重新在一起。”

    “你是在做梦吗?”蓝雨潼挑眉反问。

    “我告诉你,即便是在梦里,这样的事情也并会发生。在一个人身上跌倒一次,那是我识人不清,如果跌到第二次,那就是我智商有缺陷。”

    “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可能性,而且,我现在有男朋友,我们的感情很稳定。”

    “吃回头草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再见!”

    蓝雨潼白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只留傅云笙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她匆忙远离。

    *

    他们在福利院里待到很晚才离开,分礼物,做游戏,吃饭,放烟花,这个元旦过的十分充实。

    至少对苏静楠来说是这样的。

    而同时面对两个男人的蓝雨潼,心情究竟是怎样,她就不是很清楚了。

    等她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

    一打开门,就看到沙发上做了一个身影。因为只开了一盏小灯,视线并不是很清晰。除了人影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晏涵逸,怎么这么晚了你还不……”

    苏静楠本来想问他为什么还没有睡觉,可是当她打开客厅大灯的时候,这就话却卡在了嗓眼儿里,硬是说不出来。

    从门口到客厅,用红玫瑰花瓣扑出了一条一米宽的路,一直到餐厅。

    餐桌上两份牛排已经冷了,烛台上的蜡烛已经燃尽,只有花瓶中的玫瑰依然娇艳。

    客厅里竟然还有两棵假的热带树,上面挂满了彩灯,一闪一闪,好似夜空中的繁星。

    餐桌旁放着一个包裹的十分精致的礼盒,应该是他准备的新年礼物。

    这所有的一切,想必都出自晏涵逸之手,他想跟她一起庆祝元旦,所已精心布置了这所有的一切。

    可是她却一点都不知道,而且还会来的这么迟!

    “晏涵逸……”苏静楠很是愧疚,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敢看他那深邃的双眼。

    “我以为你会跟我一样,会想跟我一起跨年,一起度过我们婚后的第一个元旦。现在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晏涵逸站了起来,那温和的笑容却让苏静楠觉得冷意刺骨:他生气了,而且还是非常生气。

    “不是的,我这么晚回来是因为跟学姐去福利院了,因为每年的元旦我们都会一起去跟福利院的小朋友一起过,所已我就……”

    苏静楠一时间有些无措,甚至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解释。

    “在你心里,我占了多少分量?”晏涵逸凝视着她,温和的声音压抑着浓浓的怒火。

    “蓝雨潼比我重要,福利院的那些孩子比我重要,难道对你来说,我就真的这么可有可无吗?”

    “你有你的计划,有你的安排,没有问题。但是为什么你没有告诉我,没有邀请我跟你一起参与你的计划?”

    “是你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家人,还是说,你觉得我没有必要参与到你的生活里?”

    苏静楠一怔,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还真的是自作多情。”晏涵逸自嘲似的一笑,然后转身回房,将整个客厅留给了苏静楠。

    昏黄的灯光将她的身影拉得老长,看着他紧闭的房门,一时间竟然让她突然产生了一种恐慌。

    ------题外话------

    时间来不及了,没有捉虫子。

    虫子这个问题,可能以后会经常遇到,大家见谅,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