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妻之老公抗议无效 087 搅在三个男人中间
作者:大雪人的小说      更新:2016-11-25
    “怎么今天都这么积极,时间到了还不下班?”

    慕禹舒一出声,店员们自动给他让出了一条路来,傅云笙也跟着走了过来,见到了那幅惊人的画。

    慕禹舒是这画廊的老板,经营了这么多年,他的鉴赏能力当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了的。

    这些店员可能看的都是热闹,但是他却只是一眼,便看出了这幅画的精髓——为了你,我可以舍弃全世界。

    “经理,这是白先生送给店长的新年礼物。店长好幸福啊!”一个店员嘴快的说道。

    慕禹舒将视线从画上移开,转移到了白子初和蓝雨潼身上,而后邪气一笑,“新年礼物,我以为是在告白呢?”

    这些店员可能没有慕禹舒那样的鉴赏力,但是,还是能看出一些含义的,最起码能够看出来里面浓郁的爱意。

    刚开始可能说顾忌蓝雨潼的情绪,她最不喜欢别人当众谈论她的事情。可是慕禹舒一开口,这些店员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经理,你可能不知道,白先生这就是在告白,而且单单我亲眼目睹的,也都不仅仅是一次了。”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我也看到过两次呢?白先生,你对我们店长可是真爱啊,竟然花了这么多的心思!”

    苏静楠也走了过来,大学期间,她一直在这里做兼职,跟这些员工们都熟得很,说起话来也越发的随性,“喂喂,你们的消息也太过时了吧?”

    “社会在发展,人类在进步,我们要学会与时俱进,时时刻刻掌握第一手消息!”

    “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口中的白先生,通过锲而不舍的努力,已经成功哦晋升为店长的男朋友了吗?”

    “哇!真的吗?店长,恭喜恭喜!”大家一个个震惊不已,纷纷道贺。

    “白先生,能追到我们店长,你实在是太强悍了!”

    “恭喜你得偿所愿,我们就不再这里耽误你们的时间了,相信白先生后面应该还准备了其他的节目。”

    白子初到没有扭扭捏捏,不好意思。只见他大大方方走到蓝雨潼身边,脸上依旧是那般阳光十足的笑容,在那笑容的背后,多了一种幸福的味道。

    “多谢大家的理解,改天我请大家吃饭。”

    说完,转头看向蓝雨潼,“我们去接毛毛回家,它现在应该已经没事了。”

    蓝雨潼这才从震惊之中拉回了思绪,“那这画……”

    “这个就交给我吧!原本我过来是为了感性你帮我出谋划策,既然你的晚饭已经有人包了,那就换个方式感谢你吧。”

    “说起来,毛毛也帮了我一个大忙,接毛毛最重要。”苏静楠很是贴心的帮着蓝雨潼解决了心事。

    说说毛毛,蓝雨潼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她连忙晚上白子初的胳膊,“按我们就先走了,画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谁知道,她这话刚说完,包还没拿起来,就被慕禹舒阻止了,“真的很不凑巧,傅总这次专门过来谈单子,对于店里的作品,我可能还没有店长熟悉。”

    看着白子初紧皱的眉头,慕禹舒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欠揍,“店长,今天你可能要加班了。”

    蓝雨潼到没有白子初那么失望,只见放下包包,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没关系,反正加班有加班费,单子成了还有提成,赚钱的生气,何乐而不为呢?”

    “白子初,毛毛就麻烦你了,静楠有家里的钥匙。”蓝雨潼瞄了苏静楠一眼。

    苏静楠立刻心领神会,猫眼儿闪过一丝戏谑:这件事情你讨不掉的,以后有的是机会审问你!

    “走吧,我们两个可是任务艰巨。”

    白子初虽然感觉有些遗憾,但是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只好拿着画,跟苏静楠一起走出了画廊。

    事情结束了,店员们一个个也都离开了,整个画廊就只剩下慕禹舒,傅云笙还有蓝雨潼。

    “上次去你家,没有看到毛毛,还以为你把他……没有想到,你还养着它。”

    傅云笙看向蓝雨潼,因为撞见白子初送画的事情,而产生的坏心情顿时一扫而空,不仅如此,他的心中竟然还升起些许的希望。

    毛毛他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当时寝室里是不允许养宠物的,为了养这个小家伙,他还专门在学校外面租了一套公寓。

    他没有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他那样伤害过她之后,她竟然还留着毛毛。

    蓝雨潼只是礼貌一笑,“这有什么想不到的,毛毛是我的宠物,我养着它不是很正常吗?”

    “你们认识很久了?”慕禹舒敏锐的察觉到这两人之间的非同寻常。

    “他是我的大学同学。”

    “她是我的初恋女友。”

    两人异口同声,但是说的内容却完全不同。慕禹舒原本只是随口一问,但是听到两人不同的解释,顿时严肃起来。

    感受到慕禹舒审视的目光,蓝雨潼皱着眉头,看向傅云笙,可是傅云笙却是半点心虚都没有,坦荡的很。

    当初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他精心设计的报复。他们之间应该是仇人。

    没有想到,四年之后,他居然会如此定义他们之间的过去。

    “雨潼?”慕禹舒严重充满了疑惑。

    他们一起共事四年多了,虽然平日里相处不多,但是不论遇到什么事情,两人之间都有着让人羡慕的默契。

    他们两个虽然不至于无话不谈,但是在他的印象里,蓝雨潼的感情应该是空白一片。

    四年之中,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她有一个前男友,更没有见到她交了什么男朋友。

    可是,他不过就是出差几天,回来之后,她不但有了男朋友,现在还有了一个初恋男友!

    “那个经理,傅总开玩笑呢,初恋这么美好的字眼,用在我跟傅总的身上,只能侮辱了这两字。”

    蓝雨潼笑的很是优雅,谈及过去,没有痛苦,没有悲伤,亦没有留恋。就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那傅总口中的合作,是跟雨潼有关了?”

    慕禹舒很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两者之间的关系,眼神忽然变的锐利起来。

    傅云笙毫不后退,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势, “如果我说是,那慕经理会如何?”

    “那这次的合作就算了,我们画廊可离不开雨潼这个店长,依照我对她的了解,如果你跟画廊达成合作,估计我的办公桌上,明天就回多了一封辞职信。”

    慕禹舒瞬间恢复了漫不经心的模样,即便是傅云笙,一时间也弄不清楚他心里真正的的想法。

    “看来雨潼在经理心中的地位还真的是非同一般,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为了员工而放弃生意的事情。”

    面对傅云笙的试探,慕禹舒也没有可以回避,“凡事都有第一次,傅总是不知道雨潼对画廊的重要性。”

    “画廊能存在,能经营的这么好,就是因为雨潼在,如果她辞职了,我到哪里去找一个这么能干的店长。即便是我三五个月都不来店里,画廊也不会出半点乱子。”

    傅云笙难得露出一抹笑容,“慕经理这老板做的可真是舒心。”

    “难道你就不担心雨潼在财务上做手脚?就不担心哪天回来,你的画廊已经变了主人?”

    慕禹舒耸了耸肩膀,一副无所谓的神情,“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而且,雨潼如果真的想要这间画廊,没有必要那么发麻,直接跟我说一声就好。终究不过就是一件画廊而已,不算什么。”

    这两人迎面而立,都是人中龙凤,一个冷若冰山,一个慵懒散漫,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一时间是火花四射。

    办公室里的气氛忽然变得诡异起来。

    两个英俊的男人,却为了同一个女人对峙起来。明明是过来商谈合作,可是现在却弄的跟仇人见面一样。

    而两人争吵的核心,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根本没有争吵焦点的自觉,“既然不谈合作了,那我就先下班了,你们两个继续。”

    蓝雨潼说完,也没有等慕禹舒同意,直接走出了办公室。

    慕禹舒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半点怪她的意思都没有。

    而傅云笙见到这样的情况,原本冷漠的神色越发的骇人了,“经理是喜欢雨潼吗?”

    “傅总这是从哪里得出的结论?”慕禹舒撑了个拦腰,而后迎上他那阴冷的双眸。

    “喜欢太肤浅,还不足以形容我们之间的感情。”慕禹舒站了起来,“如果我知道,那就是当年个罪魁祸首,我一定不会让你踏进画廊半步。”

    傅云笙紧紧的皱着眉头,“你是雨潼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

    “这个傅总无需关心,只要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雨潼的身边就好。她现在的生活很好,很平静。我不希望这样的生活因为你的出现而被扰乱。”

    “你不会知道,你当年给她带来的伤害有多大,更不会知道她是如何挣扎才从泥潭中走了出来。”

    “我不管你是公司总裁,还是普通人,我都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傅总,请吧。”慕禹舒下了逐客令。

    傅云笙深深得看了他一眼,没样子,他遗落了太多太多的信息,雨潼身边的人,他要好好查查才行!

    回去的路上,傅云笙原本鲜有情绪波动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幽深的双眸背后,藏着无尽的痛苦。

    想到之前蓝雨潼对他们两个人过去的评价,心中的痛楚又重了几分。不过他却大笑起来。

    很好,还能感觉到疼,这证明他还活着,不是行尸走肉,更不是一具只会呼吸的尸体。

    当年为了报仇,他特意调查了蓝雨潼的报考的学校,为了接近她,他连甚至报了跟她相同的专业。

    大学生,最是天真的时代,也是爱情滋生的时代。

    他们成为男女朋友,几乎是水到渠成。

    他用了四年的时间爱她,宠她,竭尽全力的对她好,让她成为全校女生羡慕的对象,而他们也被同学们称为金童玉女。

    一切都跟他计划中的一样,蓝雨潼很爱他,非常爱他,对他们的未来也充满了美好的憧憬。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毕业典礼那一天。他用了四年做铺垫,真正实施起来,非常成功。

    当着全校毕业生的面,当着众多社会名人的面,用最极端的方式跟她分手。效果跟他预期之中的一样好。

    她有多么的爱他,就被伤的多么深。

    他终于是报仇成功了,可是,他算好了所有的一切,唯独漏算了人心。

    感情从来都不是可以控制的,人心更是复杂难测。

    四年的时间,足够他爱上她。

    精心设计的复仇,给他带来的只是片刻的兴奋,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空虚,浓烈的恐慌。

    等到他重新回到公寓,那里早已经空无一人,不仅如此,所有属于她的东西,全都消失不见了。

    而他曾经送给她所有的东西,全部被留了下来,除了毛毛,无一例外。

    公寓里依然干净整洁,但是却冷的让人窒息,没有半分生气。

    她就这么从他的身边消失了,悄无声息的走出了他的人生。

    从那以后,他开始失眠,开始思念。

    从那以后,他喜欢上了酒精,爱上了雪茄。

    也是从那以后,他开始寻找她的踪迹。

    午夜梦回,他总是控制不住的自嘲,他费尽心思的报仇,到头来,不过伤人伤己。

    他已经没有办法确定,他的报复是不是真的成功了。

    如果真的成功了,那为什么这些年来,他的心痛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

    蓝雨潼到家的时候,苏静楠还没有离开,本来白子初也想一起等着的,可是忽然被家里的电话叫了回去。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以为还要好一阵子呢?”

    苏静楠一边个毛毛加狗粮,一边笑着问到。

    “姐姐我能力非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难得住我的?”一句话,蓝雨潼便暴露了本性。

    “不要说这些废话了,有没有吃的,我快饿死了。”

    有些人,自恋起来非常惹人厌恶,但是有些人,却有一种独特的幽默感,总是让人忍不住亲近,讨厌不起来。

    而蓝雨潼就属于后者,虽然她经常将自己夸得天上人间,绝无仅有,但是也就只有在她熟悉的人面前,才会这么毫不顾忌得暴露本性。

    “我这么了解你,不过就是两个男人而已,应付他们,你绝对不在话下!所以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去洗手。”

    苏静楠转身去了厨房,立刻收拾起来,“当然,吃饭的同时,你是不是应该坦白从宽啊?”

    “我有什么好坦白的?你真的是太贤惠了,将来谁要是娶了你,一定会幸福死的!”蓝雨潼飞快的扫荡每一道菜。

    苏静楠可就没有她那么着急了,“你跟傅云笙是怎么回事?还有,经理怎么也会掺和进来了?”

    “我跟经理什么事情都没有,充其量就是他比较照顾我。至于傅云笙,那就更加什么事情都没有了,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蓝雨潼停了一下,又继续向排骨进攻。

    “那就是以前有什么了?”苏静楠猛地身体前倾,一双猫眼儿越发的灵动,闪着睿智的光芒。

    “就算是有什么,那也是曾经。人都要往前看的,不是吗?”蓝雨潼眨了眨眼睛,继续跟美食奋斗。

    苏静楠没有再揪着傅云笙的事情不放,“那你跟白子初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看的出来,你应该不喜欢他吧?”

    “可是他好像对你真的很上心,我担心……”

    苏静楠皱着眉头,感情的问题她最不会处理,现在蓝雨潼搅在三个男人之间,她除了担心,其他什么事情都不能做。

    蓝雨潼放下了筷子, “放心吧,我有分寸的。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不喜欢白子初,但是,我也不讨厌他。”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得一见钟情,还都是慢慢相处,慢慢磨合,逐渐发现对方身上的闪过点,这才渐渐开始喜欢上对方的吗?”

    蓝雨潼看向挂在客厅墙壁上的油画,那是白子初特地为她而画。

    他看到了她心底的阴冷和悲伤,而他愿意成为那轮火红的太阳,带给她温暖,送给了她阳光。

    不为别的,单单就为了他这份心意,她也愿意试试!没有试过,谁又能知道,结果是什么?

    “看样子我刚刚说错了,你对那个白子初,也并不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苏静楠突然笑了起来。

    “看来学姐的感情问题我不用操心了。其实,只要你高兴,不论你最后选择谁,我都支持你。”

    蓝雨潼的双眸,湿润的猝不及防,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人这么关心她了。

    “我说你最近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感性神经这么发达?感性的我都快不认识你了。我看你才是真正的有情况。”

    “什么时候把人带过来给我看看,姐阅人无数,你又没有谈过恋爱,千万不要被别人骗!要知道,这年头,感情骗子可是多的是。”

    蓝雨潼眸中闪过一丝幽光,不过转瞬即逝,快到连苏静楠都没有注意到。

    “他最近有些忙,我回去问问他,然后再定时间?”

    蓝雨潼噌的一下窜到了苏静楠的身边,“看样子情况有变啊,这次你怎么没有立刻反驳那个人不是你的男朋友?”

    苏静楠一愣,连她自己都有些诧异,这可不像她的作风。

    “那个,我这不是想让你给我把把关,如果你觉得他没有问题,那我就考虑让他做男朋友。”

    苏静楠那双灵动的猫儿眼,东看看,西瞧瞧,心虚的很,就是不敢同蓝雨潼对视。

    “哦?真的是这样吗?难道不是你早就在心里认定他是你的能朋友了吗?”蓝雨潼双眸满是戏谑。

    “那个,你先休息吧,毛毛接回来了,画也给你挂上了,晚餐也给你做了,我先走了,回头见。”

    苏静楠可是一秒都不敢多留,学姐那双眼睛可是厉的很,如果再呆下去,可能连她自己都还没有感觉到的事情,都会被学姐看出来。

    *

    晏涵逸回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如果在平常,这是时候苏静楠早就已经睡了,会在客厅里留为晏涵逸留上一盏灯。

    不过今天晚上,晏涵逸却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到已经睡着了的她。

    晏涵逸不禁心暖一笑,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是越来越亲近了,他在他家媳妇儿心里应该已经有些地位了吧?

    “旺旺!旺旺!”毛球迈着它四条短腿,噌的一下跑到了沙发边上,不停的蹭着苏静楠的小腿,一副求抚摸,求拥抱的模样。

    苏静楠迷迷糊糊中,还以为是在之前跟蓝雨潼一起合租的房子里,胡乱伸手,安抚性的摸了摸毛球,“毛毛,再让我睡一会儿,你去找学姐。”

    没有想到,他今天竟然还能看到他家媳妇儿这么贪睡的一面,不禁笑的越发的温柔了。

    也不知道这小不点儿是因为被主人认错了而不甘心,还是因为没有叫醒主人而不不高,这小家伙锲而不舍的蹭着苏静楠的小腿。

    毛球抬起两条小腿,想要跳到沙发上去,奈何它刚出生没有多久,个子太小,四肢也没有足够的力量,怎么也上不了沙发。

    “旺旺!旺旺!”

    看着毛球这副模样,晏涵逸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这小不点儿应该叫二货吧,不应该叫毛球吧?

    晏涵逸担心苏静楠被吵醒,只能上前将毛球抱了起来,“警告你,不要再叫了,否则明天不给饭吃!”

    “旺!旺!”毛球挣扎着,试图脱离晏涵逸的控制。

    “我疯了吗?竟然跟一只宠物说话!”

    晏涵逸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是以前,他是绝对不会做这种蠢事的,他家媳妇儿给他的影响还真的不浅?

    晏涵逸一个锋利的眼神瞪向毛球,可能是动物预支危险的本能,它立刻停止了吼叫,可怜兮兮的呜呜几声,任由晏涵逸将塞到它的豪宅里。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小家伙一边走着,还一边恋恋不舍的看着躺在沙发上的苏静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晏涵逸是什么狠心的人,要拆散核对宠物和主人。

    本来沙发就睡的不是很舒服,加上毛球叫了几声,终究,苏静楠还是醒了。她瞄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时钟,“今天怎么这么晚?最近工作很忙?”

    “你怎么知道我以前回来的很早?之前你也没有等我,我加班回来的时候,你都已经睡着了。”

    晏涵逸挑了挑俊眉,看着头发有些凌乱,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的苏静楠,就像一只困得不行,但是又强撑着不让自己睡着的猫儿,可爱极了。

    这样的她,让他忍不住想逗逗。

    果然,苏静楠有些心虚,之前他是不是加班,加班到几点,貌似她真的不是十分关心。

    感受着他眼中的戏谑,苏静楠强撑着气势,“我才不关心你加班到几点呢,你是大总裁,是大人物,主管整个公司所有人的命运。”

    “站在金字塔的顶端,加班时间长一些,很正常。”苏静楠站了起来,撑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我就是公司小职员,小螺丝钉一枚,充其量只能算是在金字塔的中下部,干嘛要关心你这种级别的人,加班加多久!”

    晏涵逸看着她仰着的小下巴,桀骜不驯的眼神,整个就是一只处在进攻状态的猫儿,他敢肯定,只要他再逗她几句,她绝对会立刻炸毛。

    大晚上的,如果这么活跃,估计今天晚上他会失眠,最近年底,公司一大推的事情等着他处理呢,到时候受这么的还是他自己。

    看着晏涵逸沉默了很久的,苏静楠忽然想到她今天晚上得主要目的,立刻转变态度,“你饿了没有,要不要吃点夜宵?”

    只见她大大的眼睛充满了谄媚的笑容,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不已,“不然我给你下碗面?”

    晏涵逸的脸上噙着温和的笑意,“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苏静楠心里咯噔一下,这只妖孽也太敏锐了吧,这都可以感觉得到!殊不知,就她这番神情,看不出其中不寻常的人,那就是笨蛋了。

    “那个,我就看你工作这么辛苦,所以想奖励你一下,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看你才是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

    “奖励?”晏涵逸温润的声音微微扬起,那充满磁性的声音性感十足,听得苏静楠都不禁心中一颤。

    看着他一步一步,向着自己走来,英俊的脸上笑意不减,苏静楠越发的心虚起来。

    “媳妇儿是不是太苛刻了?你家老公工作这么辛苦,你就奖励我一碗面?这是不是也太节约了一些?”

    终于,苏静楠承受不了这只妖孽堪比高压线强度的目光,只好乖乖承认,“其实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晏涵逸拉着她,一起坐到了沙发上,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喜悦,他家媳妇儿越来越在意他的想法了,这是一个好现象。

    “什么事情这么重要,竟然让你放弃了美容觉,等我等到现在。难道明天不能说?”

    苏静楠一怔,对啊,她可以明天早上吃饭的时候跟他说啊。

    为什么傻乎乎的放弃软软的大床,坐在客厅里,等他等到现在?

    苏静楠表情一僵,恨不得掐自己一下,最近她这是怎么了,智商好像离家出走了一样,这么简单的事情,她怎么就没有想到。

    难道真的让学姐说中了,恋爱的女人都是傻子,她是真的爱上这只妖孽了?

    这个念头冒了出来,让苏静楠震惊不已。

    “究竟要跟我商量什么事情?表情竟然这么凝重?”晏涵逸下意识的伸出手来,抚平她紧皱的眉间。

    “你刚刚不是说过了吗,我是属于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那类人,所以,没有什么问题是我解决不了的。”

    “不要皱眉,遇到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我保证,一定会帮你做好。”

    他温柔的声音好似一滴一滴的甘露,滴在她的心底,触动她从未有人到达过的心灵深处。

    有人依靠的感觉,原来是这样踏实,苏静楠不禁露出一抹明媚的笑容。

    “其实没什么大事,就是我有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姐妹,知道了年会上假面舞会的事情,所以,对你有些好奇。”

    “那就周五约个时间,将她来家里做客?”

    晏涵逸瞬间会意,最近实在是太顺利,看样子,他离进入她的朋友圈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搞定她家媳妇儿之前,先搞定她的那些朋友们,这叫侧面进攻。

    “来家里?”苏静楠蓦地瞪大了双眼,下意识的喊了出来。

    她就是想着三个人一起吃个饭,如果真得把学姐叫来家里,那他们同居的事情岂不是就曝光了?

    一想到蓝雨潼那双几乎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睛,苏静楠连忙摆手。

    “那个不用不用,不用这么麻烦。我们就在外面吃个饭就好了。周五晚上,具体时间地点你决定好了,通知我就好。”

    “就这么决定了,我要去睡了,实在是太困了,明天还要上班呢!”苏静楠故意打了几个哈欠,然后飞快的窜进了房间里。

    看着紧闭着的房门,晏涵逸无奈的笑了笑,要不要反应这么大?说好的奖励呢?说好的面条呢?

    太没诚意了。

    *

    苏氏建材短短几个月,公司的整个风向都变了。

    宋立峰虽然已经回到了公司,但是,他却不再是总经理,而是负责总务处。

    之前支持宋立峰的一些中高层,更是夹着尾巴做人,低调的不能再低调,现在没有人护着他们了,万一惹到了谁,被开除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总经理空缺,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总裁亲力亲为,因此,苏静楠的日子过的非常舒心。

    除了一些见风使舵的员工,是不是过来拍拍她的马屁,跟她套套近乎她,其他一切都非常好。

    “傅氏那边传来消息,今天一期项目的验收,傅总会亲自到工地去,我们这边如果只有经理一个人去,是不是显得有些轻视傅氏?”

    牡丹说出了她心中的忧虑,傅氏集团在滨海市有着特殊的地位,这又是他们设计部接的第一个案子,业界里多少人盯着这个项目呢。

    万一到最后,因为态度的问题让傅氏不满,传出一些对公司不好的言论,那他们之前的辛苦,可就都白费了。

    “傅云笙要亲自去啊,没事,既然傅总都亲自去了,那我们的总裁也过去走一圈吧。”

    苏静楠直接去了总裁办公室。

    验收是她今天最重要的工作,结束之后,刚好来得及去餐厅,不知道学姐看到那只妖孽会是什么表情。

    苏静楠进来的时候,刚好苏以情和秦佑恒也在。

    “爸爸,这是伯母拟定的婚宴当天宴请宾客的名单,你看看是不是还有什么遗落?”

    苏以情脸上的笑容,在看到苏静楠那一刻,消失了。

    不过苏静楠看都懒得看她一眼,而是直接说明来意,“总裁,傅氏集团的工程验收,可能你有必要亲自到场。”

    被忽视的苏以情顿时不满了,还没等苏万青开口,便直接教训起来,“苏静楠,你就这点能力吗?”

    “连验收工程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这样的小事也要爸亲自出马?公司要你这样的部门经理有什么用?吃白饭吗?”

    苏静楠扫了她一眼,说实话,她实在不想跟这种没脑子的人争论。

    “傅云笙是不是也会到场?”这个时候,秦佑恒开了口。

    苏静楠点了点头, “没错,刚刚傅氏集团传来消息,傅云笙会亲自参与验收。”

    “那我确实有必要亲自到场,”苏万青站了起来,“宾客名单的事情你跟你妈妈商议决定就好了,该请什么人,她很清楚。”

    苏万青只留下这么一句话,便跟苏静楠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苏以情狠狠地瞪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心中充满了怒火。

    又是苏静楠!怎么又是她?每次只要她一出现,爸爸的目光就看不到自己了。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赶走她,否则,自己在爸爸的心里可能一点儿地位都没有了。

    因为苏万青也要去现场,索性苏静楠直接坐上了他的车,没有另外打车。

    “以情的婚礼安排在年后的情人节,你不要听她的,如果你工作很忙,就不要去了。”苏万青沉声说道。

    那个时候春节假期刚刚结束,应该说是公司一年之中最闲的时候,怎么可能会忙?他应该是怕她触景伤情吧?

    面对苏万青的好意,苏静楠只是淡然一笑,“以情再三邀请,就算是工作再忙,我也得参加她的婚礼。”

    “不然她会觉得我是心虚,心里有鬼,所以才不敢到场。就她那个性子,以后还不知道会给我招来什么事情呢?”

    “为了一劳永逸,我还是到场比较好。”苏静楠毫不掩饰自己对苏以情的不满。

    以前她在乎苏万青对她的看法,对她的态度,所以即便她再讨厌苏以情,她也不会表现出来。

    毕竟苏以情是他的亲生女儿,而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养女。但是现在,她跟苏家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

    所谓的养育之恩,也在苏万青让她去陪魏明江,以保全苏氏建材的那一刻,还清了。

    现在的苏万青,对她而言,不过只是她的上司,再亲密一点儿,就是一个认识很多年的熟人。

    因为不在乎他对她的看法,所以也没有必要委屈自己,隐藏她的真实情绪。

    苏万青精明的很,苏静楠的态度这么明显,他当然感觉得到,原本想要解释些什么,可是,双唇颤动了很久,最终,除了重重的一声叹息之外,说不出一个字来。

    双方时间的把握都刚刚好,苏静楠和苏万青刚到,傅云笙也带着他的验收队伍到了现场。

    傅氏集团这次的项目巨大,而这次验收的只是一栋精装楼盘,是为了吸引消费者购买,让消费者亲自体验的用的。

    所以,旁边还有很多楼盘正在施工之中,等这些全部封顶结束,如果这次的验收没有任何问题,其他楼栋也会开始动工。

    苏静楠对自己的设计很有信心,在装修的过程中,她时不时的过来抽查,不论是用料还是装修质量上,她都非常放心,绝对不会出现意外。

    今天过来不过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而现实情况跟她预计的差不多,即便是傅云笙那么挑剔的眼光,也只是找到一些不能再细微的问题。

    当然,在这么浩大的工程之中,这些细微的问题完全不是问题。

    “看来我这次的选择没错,苏氏果然实力雄厚,苏经理也十分的优秀,没有让我失望。”傅云笙主动伸出手,毫不吝啬对苏静楠的称赞。

    苏万青握了上去,面带笑容,标示着验收工程的圆满结束,“哪里哪里,希望接下来的工程,依然这么顺利。”

    苏静楠就静静的站在苏万青的身后,充当背景板,两家公司的最高领导人对话,不是她能插嘴的。

    “小心!”

    不知道谁喊了这么一句,之间一根粗壮的钢筋,正从旁边封顶的罗盘坠落,它的正下方就是验收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