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妻之老公抗议无效 088 我晏涵逸的女人还看不上苏氏!
作者:大雪人的小说      更新:2016-11-26
    苏静楠看着那长长的钢筋向着她的方向砸了过来,她心里明白,她必须离开,而且是马上离开。

    但是,此时此刻,她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双腿根本不受控制,就像是长在地上了似的。

    就在钢筋马上打到她头上的那一刻,傅云笙和苏万青同时扑了过来。傅云笙拉住了苏静楠的胳膊后退,而苏万青直接挡在她的面前。

    只听哐当一声,那长长的钢筋砸了下来,一群人,无一幸免,但是,苏万青却最是严重。

    即便是有其他人缓冲,即便他带了安全帽,那鲜红的血液还是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

    苏静楠已经被眼前的变故吓傻了,空洞的双眸没有焦距,呆呆的看着前方。

    “苏总?苏总?”傅云笙顾不得胳膊上的伤,直接按住他不停流血的伤口。

    苏静楠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护着自己的苏万青,看着顺着他脸颊滑下的鲜红的液体,她小心翼翼的护着他的头部。

    “爸,你不要担心,你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救护车马上就过来了,你坚持下去。”

    “咳咳!”鲜血从他的嘴角不断的流出,可是,他却嘴角噙着笑意,“你没事……就……好。”

    “我没事,你也会没事的,我们都会没事的。”

    苏静楠强撑着笑意,不知道是在安慰苏万青,还是在自我安慰。

    “不要怪……以……以情,不要怪她……”不等苏万青说完,嘴里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

    苏静楠吓得连忙用袖子抹去不断涌出的鲜血,“爸,你不要说话了,不要说了。我不会怪她的,以后都不会怪她的。”

    “你放心,以后我离她远远的,保证不会跟她起冲突,以前的事情我不会再追究。”

    苏万青虚弱的笑了笑,艰难的从怀里拿出一个吊坠,“这是……这是你……你妈妈的,她……”

    话还没有说完,苏万青的手就垂了下去。

    “爸——爸——”苏静楠握住那沾满了鲜血的吊坠,心中顿时充满了恐惧。

    “苏静楠,快把苏总抬到救护车上!”傅云笙沉声说道。

    即便发生意外,他依旧沉着镇定,冷静的指挥现场的救治工作,用最短的时间将所有受伤的人都送进了医院。

    苏静楠坐在急救室外,看着医生护士们进进出出,整个人陷入了恐惧之中,好似身处冰冷的潭水之中,冷的浑身发抖。

    她不敢想那个万一可能发生的事情,如果他真的救不会来,那她要怎么办?

    苏静楠就像是独自漂浮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苍茫的大海中,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一个,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淹死。

    终于,苏静楠在被恐惧淹没的那一刻,脑中闪过了晏涵逸的影响。她立刻拿出手机,只是颤抖的双手让手机的屏幕不受控制。

    几次之后,才准确的从联系人之中,找到了晏涵逸。

    而这个时候,晏涵逸已经下班了,并且在去苏氏的路上,今天是周五,是他们跟蓝雨潼约定吃饭的日子。

    正在开车的晏涵逸,看到了苏静楠的来电,很是高兴, “不要急,我马上就到你们公司了,你在……”

    “怎么办?晏涵逸,我该怎么办?我不要他死,不要他出事!我要怎么做?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

    听着她这般恐慌的声音,晏涵逸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楠楠,不要急,慢慢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有我。”

    晏涵逸的声音就像有魔力一般,苏静楠果然停了下来。

    “现在,你闭上眼睛,做个深呼吸。对,就是这样。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晏涵逸抑制着心中的恐慌,尽量安抚着她不安的情绪。

    “我在第一医院。”苏静楠刚说完,手机便自动关机了。

    “楠楠?楠楠?”晏涵逸猛得打了方向盘,掉头驶向第一医院。

    可是这个时间正好是晚高峰,路上全都是车,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加速。可是越是这个时候,他必须越要稳得住。

    因为在医院里,还有一个正处在恐慌中的女孩儿,等着他去守护。

    “唐钰,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查清楚今天下午楠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钰很是无奈的拿着手机,“晏总,你是不是忘记了,今天滨海开发案的首次宣讲会。”

    “你这个总裁不到场就算了,如果连我这个特助都不到场,对方会认为我们没有合作的诚意。”

    “这个案子如果我们还想拿下,那可是比登天还要困难!这次的案子竞争可不是一般的激烈,全国房地产排名前十的公司出动了一半!”

    此时此刻,晏涵逸的脑中全都是刚刚苏静楠那充满恐慌的声音。

    拥挤的道路已经够让他心烦,这个时候唐钰的话更是让他连心中安最后一点儿自制里都消失无踪了。

    “不要说一个合作案了,就算晏氏马上就要破产了,你也必须放下手上的事情,难道我表达的还不清楚吗?”

    听着晏涵逸这满是怒火的声音,唐钰知道真的出大事了,“五分钟给你消息。”

    苏万青出事了,傅云笙在第一时间通知了苏家人。宋雅丹,苏以情,连带着秦佑恒和秦思羽,一起赶到了医院。

    “医生,我是苏万青的妻子,我老公现在怎么样了?”宋雅丹几乎是一路小跑过来。

    “我爸爸一定没事,对不对?”

    苏以情更是一脸的恐慌,双手紧紧的抓住医生的胳膊,好似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你们先不要激动,病人还在急救中的。”说完医生再次走进了手术室里。

    恐慌的气氛弥漫在众人的心间,万一苏万青出了什么事情,谁也不敢想这样的结果。

    苏以情完全不敢想,如果爸爸就这么离开她们,那她们母女要怎么办?

    “苏静楠——都怪你,如果今天不是你让爸爸去验收什么工程,爸爸根本就不会出现意外!”

    苏以情看到坐在椅子上的苏静楠,猛地冲了上去,将心中的不安,恐惧,悲伤,全部发泄到了她的身上。

    “爸爸现在受伤了,你开心了?高兴了?痛快了?为什么躺在里面的人不是你?为什么不是你?”

    苏以情尖锐的怒吼带着刺耳的破音,她双手狠狠的抓住苏静楠的衣领,恨不得杀了她。

    很显然,苏以情已经被突然来的变故,彻底击垮,濒临崩溃。

    “以情,你冷静一些,伯父正在里面抢救!”秦佑恒连忙追上去,安抚她。

    只是苏以情就像是一个疯子一般挣扎着,加上她现在是孕妇,秦佑恒有所顾忌,一时间,竟然控制不住她。

    “杀人凶手,苏静楠,如果我爸爸出了什么事情,你就是杀人凶手!”

    “行了,伯父还在里面抢救呢,你在这里闹什么闹!”秦思羽看不过,连忙小跑着过来,挡在了苏静楠的身前。

    “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呢,你不要把责任都推到静楠姐姐的身上,你没有就看到静楠姐姐也很伤心吗?”

    “我只知道,如果不是她拉着我爸爸去工地,我爸爸现在就不会躺在急救室里!”苏以情将矛头对准了秦思羽,对着她同样大喊起来。

    “或者说,这一切都是你故意的,都是你安排好的,爸爸要将公司给我做嫁妆,你不甘心,所以就制造了一场这样的意外。”

    苏以情越说越觉得自己说得非常有道理,仿佛发现了事情真相一般,“你想要霸占公司,将公司据为己有,是不是?”

    “一定是这样,你进公司工作,就是为了拿到公司的继承权,是不是?”

    “所以你千方百计的设计我舅舅,将他赶下了总经理的位置。你担心一旦我跟佑恒结婚,公司就会是我的嫁妆,那你想继承公司,就再也不可能了!”

    “所以,你就狠心的设计爸爸,只要爸爸一出事,总经理暂空,而你手中拥有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只要稍微运作,轻而易举的便会成为公司的总裁!”

    苏以情就像是疯子一样,扑向苏静楠,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她的深身上,“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怎么能这么对爸爸?”

    “难道在你的心里,一点儿都不念及爸爸这么多年对你的好吗?”

    秦思羽身材娇小,就算是她挡苏静楠的面前,也无法抵挡一个已经发狂的女人!“苏以情,你不要在这里发疯,静楠姐姐才不是这样的人。”

    但是,苏以情就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打不到苏静楠,就狠狠的瞪着她,“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不会让你的诡计得逞的!”

    悲伤之中是宋雅丹也走了过来,只见她什么话也没有说,只听啪的一声,直接给了苏静楠一巴掌。

    “这巴掌我是替老苏打的,自从你到我们苏家,他是那么护着你,照顾着你,从小到大,只要以情有的,不论是什么,你爸爸都会给你准备一份!”

    “如今这样,你就是这么报达他的养育之恩的吗?就为了公司?为了财产,这么设计他,我当真为他不值!”

    秦思羽听不下去了,看着苏静楠红肿的脸蛋,更是自责不已。

    “伯母,我们现在根本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不要听了苏以情的话,就这么武断好不好?”

    宋雅丹现在已经失去了理智,根本没有心思顾忌那么多。此时此刻,她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只见她狠狠的瞪着秦思羽,“这是我们的家事,你不要插嘴!”

    “苏静楠,你给我听好了,只要有我在的一天,我就不会让老苏辛辛苦苦打下江山落入你这只白眼狼的手中!”

    不论是苏以情的发疯似的谩骂,还是宋雅丹的毫无证据的指控,甚至是宋雅丹激动之余的那一巴掌,苏静楠都没有任何的反抗。

    她就像是一个木偶一样,静静的坐在那里,双眸紧紧等着急救室上那鲜红的灯光,一眨也不眨,仿佛跟这些人分处两个不同的空间一般。

    她这幅摸样,触怒了苏以情,“你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了?你以为你装傻就能蒙混过关?我告诉你,没那么容易!这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

    “行了,这里是医院,你还想闹到什么时候?这件事情警方会调查清楚的。”

    秦佑恒已经忍无可忍,直接将她推到墙壁上,用自己的身体跟墙壁,困住了疯子似的苏以情。

    可是即便是这样,苏以情的嘴还没有闲着,看向苏静楠的眼神里,闪着分愤恨的光芒。

    “我是绝地不会让你得逞的!绝对不会让爸爸的公司落到你的这个忘恩负义,阴险恶毒的人的手里的!”

    “苏家那点资产,我们家楠楠还看不上,也就只有你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人,才把那点东西当宝贝一样护着。”

    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晏涵逸用了最快的时间赶了过来,苏以情那尖锐的怒吼声,他问都不用问,就知道苏静楠在那里。

    晏涵逸?怎么会是晏涵逸?

    晏氏的总裁怎么会跟苏静楠的关系这么好?

    而且,他居亲密的叫她楠楠?这么亲密的称呼,已经不是一般的普通朋友可以形容的了。

    这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晏涵逸这个天之骄子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原本苏静楠被这些人挡着,晏涵逸虽然可以确定她早就在这里,却没有看到她现在的真实情况。

    可是,当众人看向他的时候,透过缝隙,他看到了那几乎浑身是血的人儿,英俊的脸庞忽然吓得煞白。

    原本他是大步向着这个方向走过来,在看到苏静楠的那一刻,立刻不顾形象的跑到了她的身前,将她抱在怀里。

    “楠楠,我来了,不要害怕,有我在。”

    感觉到熟悉的温柔,苏静楠那僵硬的身体,终于渐渐缓和过来。不再是将自己紧紧地包裹在坚硬的铠甲里。

    晏涵逸直接将她拦腰抱了起来,“留了这么多血,我带你看医生。”

    可是,苏静楠却是死命的抓住他的衣袖,就是不松手。她意思很明白,她不要看医生。

    “我知道你担心苏总,但是,你受伤了,你现在必须看医生,你需要做全身检查!”

    晏涵逸看着她满是恐惧的眼神,心疼的要命,更是不忍心违背她的想法,但是不行,他必须要把她的身体健康放到第一位。

    不顾苏静楠的抗拒,他依然没有将她放下的打算,抱着她去找医生。

    可是,他刚走没有几步,一个女人猛的冲了过来,挡在晏涵逸面前。

    “你要干什么,你马上把人给我放下。”蓝雨潼接到傅云笙的电话,还以为这是他使得阴谋诡计,想要骗她出来见面。

    可是,当她拨了苏静楠的手机,总是被提示关机的时候,她意识傅云笙并没有跟她开玩笑。

    她用了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医院来,谁知道,她刚过来就看到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不顾苏静楠的意愿,就想抱着人离开。

    这哪行,那可是她姐妹,蓝雨潼怎么可能让人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欺负苏静楠。

    “楠楠受伤了,但是我不知道她伤在哪里,她现在必须看医生,不然不等急救室有消息,她就要被送进去了。”

    凭借晏涵逸的聪明,一眼就判断出来拦着她的女人就是他家媳妇儿的学姐。

    蓝雨潼也不笨,看这人这么着急的模样,这男人跟苏静楠的关系她也猜到了几分。

    她走上前去,看着苏静楠身上的血迹,然后迎上她的双眼,“你要去看医生吗?”

    苏静楠摇了摇头。

    蓝雨潼的脸色凝重的几分,“放下她吧,静楠身上的这些血应该不是她的,不过她胳膊上的这道口子,确实需要处理一下才行。”

    晏涵逸并没有立刻照她的话去做,他还是不放心。苏静楠身上这么多的血迹,实在是吓坏了他。

    看着脸色苍白的苏静楠,晏涵逸紧紧的皱着眉头,“我认为还是做一个全身检查比较好,万一有内伤呢?”

    “如果你现在违背她的意愿,那就不是内伤的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蓝雨潼毫不畏惧的迎上了晏涵逸那威慑力十足的视线,语气异常的坚定,就算是站在她面前的是滨海市最不能惹的晏氏总裁。

    一男一女,就这么站在走廊的中央对峙起来。

    而被晏涵逸抱在怀里的苏静楠仍旧没有开口劝解。

    场面瞬间变得诡异起来。

    这个时候,傅云笙走了过来,看到蓝雨潼这般坚持的模样,不禁对晏涵逸说道,“如果你是为了苏静楠好,最好现在听她的,雨潼大学修过心理学。”

    晏涵逸一震,这才意识到事情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可是他也没有将苏静楠放下,而是直接将做到休息区的椅子上,将苏静楠抱在怀里。

    “你们两个不用太担心,事故发生的时候,我和苏总跟她站在的最近。我们一人护了她一下,她应该胳膊被刮到了,并没有伤到其他的地方。”

    看着蓝雨潼皱着眉头,满是忧虑的模样,傅云笙有些懊悔,如果当时他的反应再快一些就好了,那苏静楠就不会受伤了。

    蓝雨潼一听,这才给了傅云笙一个正眼,心中充满了感激,“多谢。”

    办法真挚的眼神,让傅云笙心中一动,这是他们重逢以来,他第一次看到蓝雨潼摘下面具,毫不掩饰的神情。

    傅云笙回以微笑,“她是你的朋友,又是我的合作对象,我当然不会看着她在我眼前出事。”

    晏涵逸小心翼翼的抱着怀中的人儿,紧紧的盯着护士帮着她清理伤口,弄得护士顿时感觉压力山大。

    清理伤口很简单,无非就是消毒上药,缠绷带。

    可是,晏涵逸的气场太过强大,他的目光更是强悍骇人,从来都没有见过大风大浪的小护士,哪里经得起这般的威亚。

    “东西放下,你去照顾其他病人吧,我会一些简单的伤口处理。”

    蓝雨潼很是善解人意,并没有为难小护士,也没有让晏涵逸收敛他那过于强大的气场。

    此时此刻的晏涵逸,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苏静楠的身上,他根本无法估计其他人的感受。

    “静楠,我可是已经很久都没有做过这事情了,如果弄疼你了,你可要告诉我。”

    蓝雨潼微微一笑,但是她那轻松的一句话,并没有换来苏静楠的回应。

    她还是望着急救室上那刺眼的红灯,仿佛除此之外,任何事情都不重要。

    蓝雨潼也没有在意,只见她一边消毒,一边说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跟我说说当时得到情况。”

    “傅云笙一个大男人,粗心的很,一定会遗漏很多细节。你跟我们详细说说,我们也好帮忙调查一下事故的原因。”

    苏静楠就像是没有听到蓝雨潼的话一样,一声不吭。

    可是蓝雨潼没有放弃,“既然你不想说,没关系,反正姐姐我也不是侦探,就算真的让我调查,可能也查不出来什么。”

    “这种高难度的事情,就交给你家男朋友的傅总操心吧。”

    “不过你说你今年的运气怎么这么差,上次是车祸,这次验收个工程,都能够让你撞上意外。”

    “等你伤好了,我们去寺庙求个签,转转运。省的三天两头就出意外。”

    蓝雨潼很快将她的伤口处理好了,只是从头到尾,苏静楠对她的话,还是没有半分回应。

    虽然她依旧面带微笑,看上去一片轻松,但是心中却是越发的着急。

    “雨潼姐,你给静楠姐姐脸上也涂点消肿的药,刚刚伯母打了她一巴掌,都是我不好,没有拦住伯母。”

    秦思羽畏惧晏涵逸那强大的气场,不敢靠的太近,只能贴着蓝雨潼。

    蓝雨潼这才注意到苏静楠那红肿的脸上有几根手指印,刚刚她还以为这是擦伤。

    “苏夫人,谁给你的权利在公众场合打人?你该不是欺负静楠没有家人,受了委屈也没有人帮她出头,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吧?”

    蓝雨潼可从来都不是什么软柿子,更不像她的外表那样优雅娴静,给苏静楠的脸上过药之后,她立刻对付起宋雅丹来。

    “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为了得到公司,设计我爸爸!今天如果不是她拉着爸爸去验收工程,爸爸根本就不会遭遇这件事情。”

    苏以情挣脱了秦佑恒的手,走到了宋雅丹的身边,帮着她对付蓝雨潼。

    “这所有的一切分明就是苏静楠设计好的!这种用心险恶,忘恩负义的人,难道不该打吗?”

    “我告诉你,打她还是轻的!如果我爸爸真得出了什么事情,我就……”苏以情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啪得一声,她的脸上立刻多了一个巴掌印。

    “我告诉你,不管苏总的事情是有人故意设计,还是意外事件,都跟静楠没有任何关系,你听清楚了没有?”

    蓝雨潼面露寒光,浑身透着浓浓的杀气,本应是柔和的女声,此时却充满了危险。

    苏以情不是不想还手,而是已经被眼前的变故惊呆了,只见她一手扶着被打的脸,震惊的看着蓝雨潼,“你竟然敢打我?”

    “你应该庆幸,你是苏总的亲生女儿,否则,单凭你刚刚你对静楠的污蔑,一个耳光还是轻的!”

    蓝雨潼将苏以情的话还给了她。

    “秦佑恒,你就任由别人这么欺负你的未婚妻吗?”

    宋雅丹也被蓝雨潼的气场吓到了,她不敢直接跟蓝雨潼对上,只能求助秦佑恒。只是这求助的口吻并更像是指责。

    秦佑恒看着蓝雨潼,镜片后的双眸透着浓浓的警告,“伯父还在抢救,我们在这里闹起来,谁都不好看,相信你比我懂这个道理。”

    不过她蓝雨潼可不是被吓大的人,她嘲讽一笑,“闹?秦总确定是我在闹,而不是你那个极品未婚妻,和奇葩的岳母再闹?”

    秦佑恒皱着眉头,确实如此,从一开始就是宋雅丹和苏以情不依不饶,但是,不管怎么样,苏以情现在都是他的未婚妻,他不能让人在他的面前欺负她。

    “她们只是突然知道伯父发生意外,情绪有些激动。毕竟苏总她们最亲近的人。”

    蓝雨潼没有再说话,而是深深的看着他,一时间,场面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我真为静楠不值,她为什么会认定你这种虚伪的男人!幸好你们的婚礼没有进行到最后。否则,那才是她最大的不幸。”

    蓝雨潼有着一双几乎可以看透人心的双眼,在她的注视下,秦佑恒很是狼狈。而她的这番评价,更是戳中了隐藏在秦佑恒心底的弱点。

    这个时候,急救室的灯灭了,原本安安静静坐在休息椅上的苏静楠,猛地脱离晏涵逸的怀抱,冲到了门口,拦下了医生。

    “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但是,苏醒过来的几率不大。”长时间的抢救让医生很是疲惫。

    还没有来得及品尝喜悦的众人,只感觉晴空霹雳。

    “医生,你的意思是我爸爸会成为植物人?”苏以情紧张的抓住医生的胳膊,根本不敢想相信这个事实。

    “不会的,不会的,老苏不会成为植物人的!他不会扔下我们母女不管的。”宋雅丹更是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这位家属,病人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而且又是伤在头部,能活下来已经是奇迹了。”

    医生叹了一口气,挣脱她们的束缚,直接离开了。

    “都是你!都怪你!你还我爸爸!”

    苏以情就跟疯子一样对着苏静楠张牙舞爪。好在秦佑恒反应快,立刻将她拦了下来。

    可是他只有一双手,拦得住发疯的苏以情,却拦不住崩溃的宋雅丹。

    “现在你高兴了是不是?你满意了是不是?老苏现在已经变成了植物人,在公司你就可以一家独大,你就可以掌控公司了,是不是?”

    就算是这么疯狂的宋雅丹,还是没有办法接近苏静楠,因为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苏静楠的身前,将她牢牢的保护起来,阻挡来自外界的所有伤害。

    “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我一定会替老苏守着他的公司!他这么多年打拼的事业,绝对能落在你这种狼心狗肺的人手里!”

    “如果不想死,就给我滚远点!”

    晏涵逸一直憋着的怒火,这一刻,终于爆发了。

    明明他的声音并不是十分洪亮,更加没有彻底崩溃了的宋雅丹的声音来的大,但是,语中那浓烈的杀气,强大的气场,骇人的气势,让这对母女顿时安静了下来。

    一直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的苏静楠,却仅仅的抓住他的两根手指,仿佛濒临死亡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她看着晏涵逸被宋雅丹划破的手背,三道血痕尤为的明显,特别是在他略白的皮肤上,更是刺眼。

    “苏总的事情跟我无关,如果你们想知道这件事情是意外还是人为,那就去问警,任何没有证据的指控,都可以称做诽谤。”

    可能是长时间没有说话,她原本柔和的嗓音有些沙哑,但是却异常的平静,没有心虚,没有慌乱。

    “我绝对不相信这是一场意外,是我亲眼看到你让我爸爸去验收工程的!”苏以情双眼猩红,恨不得杀了苏静楠。

    “如果你想证明这件事情跟你无关,那你现在就把公司的股份交出来,然后给我滚出公司!以后苏氏建材的事情,根本没有半分关系。”

    苏静楠迎上她充满恨意的眼光,耳边响起苏万青出事时说的话,“不要怪……以……以情,不要怪她……”

    “怎么?心虚了,是不是?舍不得了,是不是?”苏静楠的沉默让苏以情找到了发挥的由头。

    “刚刚装的人模狗样的,还说爸爸出事跟你无关,就算你骗得了所有人,都骗不了我!你就是为了霸占公司,设计了我爸爸!”

    苏静楠紧紧的握着苏万青交给她的吊坠,而后十分平静的看着苏以情,“好,我答应你。”

    “你说什么?”

    苏静楠答应的这么爽快,到是让苏以情震惊的无法接受,她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刚刚是不是她幻听了?

    “公司的股份我会全部转让给你,明天我会去公司收拾好我的个人用品,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苏氏建材的职员。”

    苏静楠很是爽快,那平静的口吻没有一丝颤抖,甚至没有半分不舍。仿佛她让出来的不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只是一件衣服那么简单。

    这回不仅是苏以情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苏静楠的大手笔震住了。

    秦思羽瞪了苏以情一眼,就知道欺负人!

    “静楠姐姐,你疯了吗?股份是伯父亲自送给你的,那是他补偿你的,你为什么要让出来?”

    “还有,你为公司做了那么多的贡献,设计部更是你一手创建的,现在最艰难时候过去了,所有的一切都上了轨道,你凭什么要离开?”

    “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你凭借自己的才能得到的,没有任何人有权利让你放弃!我相信,伯父的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用付出这么多来证明你的清白!”

    秦思羽已经快急哭了,她毕竟年纪还小,还是在读大学生,平日里有人秦佑恒这个大哥保护,没有见过什么风浪,一时间有些承受不住。

    “认真追究起来,这件事情也并不是跟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在最危险的时候,苏总护了我,否则,他即便会受伤,也不会伤的这么重。”

    苏静楠牵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既然你们这么想要这些东西,索性就全部给你,就当我报达苏总救我的恩情。”

    “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会耍什么手段,泄露公司机密什么的。我可以保证,以后任何关于苏氏建材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插手!”

    “同样的,今天既然你们这么防备我,以后不论发生任何事情,你们也不要再来找我。”

    苏静楠将视线转移到了苏以情的身上,“尤其是你。只要你以后不再惹到我的身上,之前所有的一切,我们一笔勾销!这是我答应苏总的。”

    苏以情安静了,宋雅丹也消停了。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她们也不能再迁怒苏静楠什么,毕竟人家将手里的一切全都交了出来。

    解决了她们,苏静楠转头看向晏涵逸,“谢谢你能过来陪我。你会怪我吗?”

    即便苏静楠没有具体说怪她什么,但是聪明如晏涵逸,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事情。

    他将苏静楠拥入怀里,妖孽的一张脸,勾起温和的笑意,“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剩下的事情?苏静楠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什么事情是她能做的吗?

    晏涵逸轻轻抚着她的长发,温柔的目光安抚着她情绪,“我已经通知了律师,他会立刻准备好股份转入协议,带到医院来。”

    “既然她们那么想要,那就索性趁热打铁,把所有的事情一次性解决了。这点东西,我晏涵逸的女人还看不上!”

    晏涵逸的女人?

    大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究竟是晏涵逸口误,还是这一切都是他们在做梦,并不是真的。

    晏家最受宠爱,最被看重的老幺——晏涵逸!

    晏氏集团的总裁,晏涵逸!

    滨海市的黄金单身汉,晏涵逸!

    他竟然有了女朋友,而这个女朋友还不是豪门千金,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草根?

    众人只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

    否则,这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怎么就发生了呢?

    刚刚得到苏氏建材的苏以情,心中稍微有了些安慰,这一刻,再次被嫉妒的火焰湮灭。

    怪不得她说她不会跟秦佑恒发生任何事情,让自己放心,原来,她的男朋友竟然是那个晏涵逸!

    那个她自己即便抬头仰望,也看不到任何影像的晏涵逸。

    这个时候,不在发疯的苏以情脑子终于清醒了,想起刚刚发生的所有的一切,这才意识到,晏涵逸跟苏静楠的关系不仅仅是认识这么简单。

    他们有着更亲密的关系。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能嫁给秦佑恒,成为秦夫人,是她在苏静楠那里得到的最大的胜利。

    可是现在,就是十个秦佑恒也抵不上一个晏涵逸!她就像是一只跳梁小丑一样,自鸣得意。

    别人心里想些什么,根本不在晏涵逸的考虑之中,他的眼里心里,都只有苏静楠一个人。安抚她的情绪,是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苏总的病你也不用担心,我联系了国际上最著名脑科一声贝尔,相信有他在,苏总的病情并不是没有转机。”

    苏静楠终于露出了笑容,眼中噙着泪水,只见她双唇动了动,还没有发出声音,便晕了过去。

    场面再一次慌乱起来。

    蓝雨潼紧紧的皱着眉头,看着晏涵逸将人抱到了病房。

    “苏静楠有问题?”视线始终没有离开她的傅云笙,走了过来。

    “不仅仅是有问题,而且问题很严重。”

    ------题外话------

    求帮助,颈椎疼,肿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