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妻之老公抗议无效 090 幕后黑手现行
作者:大雪人的小说      更新:2016-11-30
    “你的伤怎么样了?”秦佑恒的眼中写满了担心。

    “没什么大事,我这就是小伤,应该是所有人当中伤的最轻的那一个。”

    苏静楠对自己的伤到不是十分在意,“既然你已经决定跟苏以情结婚了,她那么想要将公司握在手里,以后就麻烦你多费心了。”

    思前想后,苏静楠还是叮嘱了一下。

    虽然她看不上苏以情,但是,毕竟苏万青救了她,单凭这一点,这种小事,张张嘴的事情,她还是可以做的。

    “这个应该不用我操心,”秦佑恒到没有一口应下来

    苏静楠细眉微扬,她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事情?正常情况下,秦佑恒不是应该连想都不会想,直接答应下来吗?

    感受到她疑惑的目光,秦佑恒也觉得自己刚刚的态度有些问题,便补充道,“如果她向我求助,帮帮忙而已,也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前提是苏以情要主动提出,让你参与苏氏建材的内部管理工作,是吗?

    苏静楠叹了一口气,商人什么的,实在是太讨厌了,脑子里弯弯道道就是多。

    苏以情那种已经将公司看得比她的命还重要的人,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让秦佑恒插进去一脚?

    最关键的是,她心心念念的公司好不容易弄到了手,她刚尝到权利和财富的滋味,怎么舍得让别人参与。

    按照她对苏以情的了解,除非公司明天就要破产了,否则,她是不会让任何公司以外的人插手公司的运作的。

    况且,公司里还有一个宋立峰,他现在可是公司的总经理,只要有他在,就算在管理方面,苏以情只是一个草包,公司在短时间里也不会出事。

    苏静楠很是怀疑,秦佑恒会不会就是看透了这一点,所以才换了一种说法,回答了她的问题。

    可是,他不是一向非常喜欢苏以情的吗?不仅如此,还时时刻刻拿她当女神供着,怎么在面对她的事情的时候,竟然会是这个态度?

    苏静楠表示,她的大脑回路已经不够用了,完全不知道这两个人在玩什么。

    看着她闪烁不定的双眸,秦佑恒就知道她现在指不定在想些什么呢?

    为了缓解尴尬,他立刻转移了话题,“晏总真的是你的男朋友?”这才是他一大早赶到医院的主要目的。

    天知道,他昨天晚上几乎彻夜未眠,脑子就像是在放电影一样,全都是晏涵逸及时出现,维护苏静楠的画面。

    对于晏涵逸的霸道宣言,苏静楠非但没有反驳,而且还十分乖巧的任由他处理所有的事情。

    他实在是不敢相信,苏静楠竟然会这么快成为别人的女朋友。他们青梅竹马,他从来都没有见到她跟哪个异性走的进,甚至连异性的朋友都很少。

    可以手,他是她的初恋,虽然他们没有修成正果,但是他以为,至少她在短时间内不会跟哪个男人在一起。

    这突然冒出来一个男朋友,而且还是一个不论是能力,样貌,财富,地位都远远高于他的男人,实在是让他不敢相信。

    虽然苏静楠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件事情,不过她还是非常真诚的点了点头。“关于这件事情,昨天你应该就已经知道了。”

    反正晏涵逸说过,只要他们两个已婚的消息瞒住了,其他的都无所谓。

    秦佑恒心中一沉,“苏氏年会的假面舞会上所谓你的男伴,也是他?”

    “没错。”苏静楠越发的疑惑,这人这么关心晏涵逸做什么?

    苏静楠哪里知道,秦佑恒这哪里是关心晏涵逸啊,他关心的分明是就是她!

    “不耽误你看病人了,我先走了。如果苏总的病情有什么反复,随时通知我。”苏静楠刚想回病房,秦佑恒便再次跟了上来。

    “静楠,听我一句劝,他不适合你。”

    苏静楠很是疑惑,“为什么?你是从哪里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他你比大了是十五岁。”

    秦佑恒紧紧皱着眉头,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让苏静楠诧异的笑了笑。

    “这都什么时代了?两个人在不在一起,跟年龄有关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古板了?”

    苏静楠那双无辜的猫眼儿闪着疑惑,“你不也是还没有跟苏以情领证,就让她怀孕了吗?”

    “从你的行为来看,你不应该是思想这么老旧的人才对?”

    被苏静楠当面提到这个问题,秦佑恒脸色一僵,也不知道是因为新宿还是因为尴尬,心里不禁开始烦躁起来。

    “就算你不在意年龄的问题,你们之间还是不合适。”

    苏静楠迎上他戴着眼镜的双眸,“比如呢?”

    “比如他的家世,他的出身,单单就是这两条,都不是那么好过。”

    “晏家可不是一般的家庭,在这滨海市,如果晏家说第二,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家族敢说第一!”

    苏静楠点了点头,表示非常认同他的意见,晏家的地位,就是叫出一个混迹上流社会的人,都会知道,但是,这跟晏涵逸是她男朋友有什么关系?

    “所以呢?”

    秦佑恒叹了口气,“虽然说现在讲究人人平等,但是,上流社会仍旧是讲究门当户对的。”

    “如果你看上的是一个二流家族的人,凭借你的能力和才华,得到对方家族的认可,跟他结婚,那还是有可能的。”

    “但是,如果这个人是晏涵逸,那你们之间基本上不会有任何结果。”

    “晏涵逸确实才华出众,能力非凡,应该说他还没有遇到他解决不了的难题,可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让他让步的,就是他的母亲,他非常孝顺。”

    “晏涵逸的母亲被晏家人称为太后娘娘,在晏家,只要是她不同意的事情,没有一件是可以成功的。”

    “现在,你还觉得晏涵逸适合你吗?你还觉得你们之间会有结果吗?”

    秦佑恒的眼中闪着浓浓的隐忧。

    原来,这只妖孽的背后还有这么一大家子。貌似跟他扯上关系,今后的生活会非常的麻烦。

    怎么办,忽然觉得跟晏涵逸领证领的太随便了,怎么她有一种被晏涵逸算计了的感觉?

    单单晏涵逸这只妖孽就已经很那对付了,晏家的太后娘娘,这只妖孽的母亲,恐怕已经成精了,不是她这种天真善良,毫无攻击力的女孩儿能够对付的了的。

    苏静楠深思的模样,在秦佑恒看来,是他刚刚说的话起了作用。

    “你一向聪明,看什么事情都比寻常人看得明白,这次的事情太草率了,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定下男朋友呢?”

    “不过好在你们还只是男女朋友,并没有进一步,长痛不如短痛,这个时候断了这份感情,总比你对他的感情深到谈婚论嫁的时候再断,要容易的多。”

    苏静楠嘴角一抽,如果她现在告诉他,她跟晏涵逸已经是合法夫妻了,不知道秦佑恒会是什么表情。

    忽然,他心底冒出了一个诡异的想法,“该不是你除了知道晏涵逸姓晏,是晏氏集团的总裁之外,对他的事情一无所知吧?”

    苏静楠睁着那如猫儿一般天真纯洁的眸子,很是无辜的看着他,如果这个时候她说是,估计秦佑恒会直接气得跳脚。

    但是,现在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她不想她和晏涵逸的关系再闹出什么风波来,她只能尽力安秦佑恒。

    “其实,事情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现在我们也就只是男女朋而已。”

    “谁说每一对男女朋友都能手牵着手,走进结婚的殿堂?你想想我们两个,婚礼已经进行到了一办,都发生了变故,中途结婚了婚礼。”

    “所以这根本不是一件严重的事情,不到最后,谁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我跟晏涵逸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你还是抓紧时间准备你的婚礼吧,眼看就要到了,苏总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操心的事情多着呢。”

    苏静楠说的很是委婉,翻译过来就是:不要干涉我的事情,你管好你自己就不错了!

    两人之间的婚礼,是秦佑恒心中最不愿意拿出来的事情,也是他最愧对苏静楠的对方。

    之前他体会的还不是那么深刻,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筹备和苏以情的婚礼,他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想起跟苏静楠的婚礼,每次心里都会有些遗憾的感觉。

    秦佑恒终于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苏静楠直接回到了病房,不过,他的话还是提醒了她很多东西。

    比如,关于晏涵逸,貌似她真的只知道他是晏氏集团的总裁,是晏家的老幺,除此之外,她对他,一无所知。

    不知道他都有那么朋友,不知道他擅长什么,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这样的感觉让苏静楠下意识感觉非常糟糕。即便他们现在已经是法律上的夫妻了,但是,貌似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好。

    晏涵逸来到病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苏静楠眉头紧缩,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模样。蓝雨潼的提醒瞬间涌上了心头。

    晏涵逸立刻走了过来,“想什么呢?这么出神,连我们进来的都不知道。”

    苏静楠微微一笑,“当然在想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他要针对的人究竟是我,还是苏万青?”

    “他们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设计这样的意外。要知道,这么远的高空,谁也不能保证所有的事情都会按照计划那样,不偏离半分!”

    晏涵逸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傅云笙和唐钰都在调查这件事情,按照这两人的能力,相信不用不了多长时间,马上就会有结果的。”

    “如果你当真觉得闲着没事,也可以想想你得罪了谁,然后将名单告诉她们,也许可以加速他们查到事情的结果。”

    苏静楠看着茶几上的那些文件,显然是已经被拿走了一些,然后又送过来一批。

    “其实我的伤一点儿事都没有,你不用整天呆在医院里陪我的,年底公司的事情一定很多,你还是回公司比较方便。”

    晏涵逸摇了摇头,“在这里也一样,不过就是让秘书跑跑腿儿,他们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这样对身体不好。”

    敢情你这是还是为这些秘书们的身体健康考虑!苏静楠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就是不知道往返于医院和公司的那些秘书,如果听到这话,会不会哭死。

    “其实我这点伤根本没有必要住院,你太紧张了。”

    苏静楠叹了一口气,总觉得晏涵逸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她已经病入膏肓了一样。虽然他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他眼中的担心她还是能感觉到的。

    晏涵逸温柔一笑,但是他的态度依旧非常坚定,“还是小心一点儿的好,左右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等到医生确定真的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再出院也放心。”

    唐钰走进病房,刚好听到了晏涵逸这句话,只见他整张脸瞬间扭曲了。什么叫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现在可是年底啊,公司所有人都忙的团团转,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身为总裁,竟然说没有什么事!

    真该让那几个分担总裁工作的,忙的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的员工听听这话,估计他们会立刻气得吐血三升。

    苏静楠看着表情丰富的唐钰,柔声问道,“这么早过来,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是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原来那批有问题的钢筋,正式傅氏集团从苏氏建材进购的。”

    “这次恐怕不仅仅是傅氏集团不好过,恐怕苏氏建材也危险了。”唐钰将刚刚到手的文件递给了晏涵逸。

    可是晏涵逸连看都没有看,直接拿给了对这件事情非常感兴趣的苏静楠,看的唐钰是眼角直抽。

    我说晏总啊,你好赖也是一家公司的大总裁,咱能有点格调行不行?要不要这么殷勤啊!

    苏小姐不过就是向着文件瞟了一眼,连口都没有张呢,你就立刻把文件递过去了,这是不是也太心急了?

    再说,就算你体贴女朋友,照顾女朋友的想法,那也没也有必要体贴到将文件翻到正页,再递给她啊!

    你可是人人敬畏的晏氏总裁的!咱能不能有点总裁的做派?

    当然,这话唐钰是不敢当着晏涵逸的面说出来的,就算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只能在心里胡乱想想,发泄一下心中的闷气罢了。

    “这不应该啊,苏氏虽然发展不是十分迅速,规模扩张的也不是很快,但是公司本身还是非常有实力的。”

    “至少从苏氏建材成立到现在这十多年中,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建材质量不过的事情!”

    苏静楠看着文件上的调查结果,怎么也想不通,用苏氏生产的建材,伤了苏氏的总裁,这件事情怎么听上去那么的滑稽?

    “但是,事实确实如此。”唐钰沉声说道。

    晏涵逸接过苏静楠手里的文件夹,飞快得扫了一眼,而后便扔到了茶几上。

    “苏氏虽然只是一个小公司,但是,只要有利益纷争,这种事情也不是不会发生。”

    “你没有进公司之前,苏万青和宋立峰两个人,不早就已经斗得跟乌鸡眼一样了吗?”

    “两方相争,一时间忽略了产品质量的问题,这也是经常会发生的事情。”

    “这件事情就交给唐钰调查,你现在还是病人,需要多休息。”晏涵逸那温柔的双眸透着关心。

    苏静楠有些脸红,如果病房里就他们两个人也就算了,可是还有一个她不是很熟的唐钰在场,脸皮一向很薄的苏静楠又害羞其了起来。

    “我没事,而且我什么也没有做,现在已经是在休息了。”

    一边的唐钰已经彻底无语了,他看着苏静楠胳膊上的绑着的纱布,她现在确实是病人。

    可是,不过就是划了一道口子,浅到连缝针都不用,晏总你至于这么心疼吗?

    不过就是一个口子就让晏涵逸这么在意,如果她真的是得了什么严重的病,还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晏涵逸看着仍旧胡思乱想的唐钰,“你专门过来一趟,应该不是只为了告诉我们这点消息吧?”

    我靠,我这费心费力的调差,一出来结果就立刻汇报,你居然还不满意?唐钰只能哀叹自己交友不慎,给人做牛做马不说,还时不时被拉出来威胁一番。

    不过唐钰还是十分尽责的继续汇报,“傅氏集团那边,傅云笙彻底撂挑子不干了。”

    “这个项目一直由项目经理傅云弦负责,心在出了事情,理应由他来处理。但是,偏偏这个傅云弦没什么本事,出了什么这么大的事情,根本压不住。”

    “现在几乎滨海市所有人都知道傅氏集团的项目出了意外,伤了人,而且住了。而导致意外的原因是苏氏建材的钢筋不合格。”

    “反正现在两家公司一团乱,再加上警方的介入,向要深入调查很困难。”说完,唐钰咕咚咕咚,一整杯的水被他喝了见了底。

    晏涵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原本你专门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我们,你无能,查不出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

    唐钰表示他收到了一万点得的伤害,他虽然有这个意思,但是,被晏涵逸这么直白的说了出来,仍旧感觉脸面无光,再说,他这么做是为了谁啊!

    唐钰表示,宝宝心里委屈,但是宝宝不说。

    “不用顾忌太多,继续查,不管最后查到谁的身上,你只要找到幕后黑手就行。”

    正在唐钰心中纠结不已的时候,晏涵逸开了口。他们共事这么多年,唐钰以后多少能力晏涵逸心里还是非常清楚的。

    就算是媒体和警方都掺和了进来,这也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困扰,充其量就是调查的过程麻烦了一些。

    唐钰看了苏静楠一眼,看样子苏小姐在总裁心里的地位真的是无人可以撼动。唐钰的脸上又恢复了他那标示性的嬉笑。

    既然人家当事人都无所谓,那他就更无所谓了,只怕是这滨海市要热闹起来了,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不要惩罚我就好了。”

    晏涵逸瞪了他一眼,“还不快去!难道你想留下来吃午饭?”

    得,他就是一个劳碌命。唐钰认命的走出了病房。

    “这件事情会让你很难做?”苏静楠皱着眉头。

    她不是笨蛋,唐钰的意思这么明显,就算是笨蛋也能感觉到这件事情不一般。

    “没什么难做的,任何试图伤害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不管对方是谁!”晏涵逸回以微笑,温和的声音却霸气尽显。

    苏静楠心中一震,没有想到对这件事,他竟然比她还要执着。

    她不是圣母,既然这件事情让她受了伤,更有可能是冲着她过来的,她当然会查清楚。

    不管怎么说,有一个敌人一直藏在暗中,伺机而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跳出来咬她一口,这种感觉可是非常的不好!

    越早将这个人揪出来,她也越安心。

    本来她是计划着明天出院之后,她亲自调查,左右她现在不用上班,时间充裕的很。

    可是,她没有想到,晏涵逸竟然对这件事情也抱着这么大的决心,一查到底的态度也这么坚决!

    感觉到她那双猫眼儿中的震惊,晏涵逸靠近了她几分,毫不吝啬的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楠楠是不是很感动?”

    “如果楠楠真的这么感动,我不介意楠楠以身相许。”

    晏涵逸凑近她的耳边,一个温柔的轻吻落在她那小巧可爱的耳垂儿上,让她不禁浑身一颤,小脸绯红。

    “晏涵逸——”苏静楠转过头来,刚想找他算账,可就是那么巧,她的双唇撞到了晏涵逸的菱唇之上。

    对于这般天赐的良机,晏涵逸怎么可能把握不住。

    感受到苏静楠那软软的双唇的那一刻,晏涵逸直接拥住她的腰身,加深了这个吻。

    长蛇灵活的勾着她的香舌,追逐缠绵起来,那香甜的味道,柔软的娇躯,对于晏涵逸来说就是巨大的诱惑。

    病房里的温度瞬间升了起来。

    蓝雨潼和傅云笙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激情无限的场景。

    “静楠的胆子见长啊?”蓝雨潼轻声呢喃,看样子自己是白担心了,她心里坚强的很,并没有自己想得那么脆弱。

    回想起四年前,自己刚毕业那会儿,在毕业典礼上被甩了,而且还是在她将对方发生关系的第二天,这样的打击让她彻底崩溃了。

    抑郁症,强迫症,加上自杀。

    如果那个时候正好慕禹舒留学归来,及时救了自杀的自己,之后又带着她到国外治疗,估计她早就已经投胎转世了。

    现在想想,静楠还真的是比她坚强。

    病房里的连个人明显的不宜打扰,蓝雨潼和傅云笙索性直接在走廊的休息区坐了下来。

    傅云笙:“看来苏静楠不应该会出现心理问题。”

    蓝雨潼没有出声,不想跟他有任何言语上的交流。

    傅云笙也不在意,“大学你只是选修了心理学方面的课程,但是为什么你会对心理疾病这么敏感?”

    昨天回去之后,他特意调查了两人分手之后的事情,昨天她的那句“久病成医”让他非常的在意。

    可是,竟然有一年的时间,她的经历是空白的。

    也就是毕业后的第一年,她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查不到半分踪迹。这让他更加怀疑他之前的猜测。

    傅云笙凝视着她,试图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些蛛丝马迹,以便正是他心中的猜想。

    但是,他失败了。

    蓝雨潼只是静静的看着楼下公园里散步的病人,对他的话半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连情绪都没有任何的波动。

    就像是傅云笙不是在跟她说话一般。

    可是,蓝雨潼越是这样,就越让傅云笙起疑。

    她的本性就不是那么高深莫测的人,即便过了四年,就算是改变,而不会将一个人的性子变得如此彻底。

    虽然她看上去温柔娴静,但是他清楚的很,那不过她在陌生人面前的外衣,在熟人面前,她从不掩饰她那跳脱的性格。

    可是,这样一个人面对的疑问,竟然可以做到如此滴水不漏,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傅云笙眸间越发的阴沉,只见他紧紧的握着拳头,“难道说,你曾经也……”

    “傅总,这不是该操心的事。如果这么闲,那就赶快将事情给我查清楚!”蓝雨潼转过头来,很是严肃。

    “这次意外的幕后推手究竟是谁?不要以为静楠背后没有势力,没有靠山,你就肆意推脱,敷衍了事。”

    蓝雨潼忽然严肃起来,浑身散发着冷艳的气息,“我警告你,如果你不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这件事情——不算完!”

    蓝雨潼也不管他心在究竟是个什么想法,说完之后,直接走进了病房,如果不是苏静楠在傅氏的地盘出事,她一分钟都不想见到傅云笙!

    同样不想跟他有任何的瓜葛!

    看着她负气转身的背影,傅云笙竟然笑了起来,忽然有些不想将调查结果告诉里面的那两个人了。

    如果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多跟她相处一段时间?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而已,病房里可是还有一头狮子呢,那可是一直不能招惹的猛兽。

    跟这种人玩心眼,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况且,他还是苏静楠的男朋友,如果得罪了他,估计以后他想见雨潼一面都困难。

    “学姐,你怎么来的这么早?”刚刚经历了一一番热吻,苏静楠的小脸还有几分绯红没有退去。

    “我早就过来了,不过刚刚看到你们在忙,所以就在外面等了一会儿。”

    蓝雨潼眸中含笑,“没有想到,你跟晏总之前的感情这么好!”

    苏静楠嘴角一抽,刚刚在忙……那就是说,他们什么都看到了!瞬间,她的脸色又红了几分。

    苏静楠狠狠的瞪了一眼吃饱喝足,悠然自得的某只妖孽,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搞什么突然袭击,她又怎么会被学姐取笑?

    只是,苏静楠俺所谓的责怪的眼神,在晏涵逸看来,那就是*裸的撒娇啊!

    双眸含水,明亮诱人,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场,他恨不得将人拉入怀里,再吻上一次。

    不过,猫儿眼炸毛了,他可不能视而不见,不然可能以后连这蚊子肉般大小的福利也没有了。

    晏涵逸亲自给她倒了一杯水,“学姐不用羡慕我和楠楠,感情的事情,急不来。”

    蓝雨潼脸上的笑容一僵,诧异的看着晏涵逸:羡慕?羡慕你妹啊!鬼才羡慕!而且,她什么时候着急找男人了?这人该不是眼睛有问题吧?

    蓝雨潼吃瘪了。

    苏静楠笑了。

    妖孽就是妖孽,连嘴皮子都比一般人好。

    傅云笙见到这场景,立刻转移话题,“晏总,这次的事情跟宋立峰有关。”

    “是不是傅氏集团订购的那批建材,是宋立峰动的手脚?”苏静楠也不在嬉笑,瞬间严肃起来。

    傅云笙心中一震,苏静楠够聪明的,这可是他一夜没睡,才查到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宋立峰作为公司的总经理,很多部门经理都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这其中就有负责生产的部门。”

    “他跟苏万青斗得那么厉害,原本两人实力均衡,但是,我的加入,设计部的建立,打破了这种平衡,威胁到了他的地位,人在面对失败的时候,总会疯狂一下。”

    苏静楠淡然一笑,“应该在公司的全员大会,他的计划落空,他被警方带走的时候,他就计划了这一切。”

    “利用跟傅氏的合作,对提供给傅氏的建材做手脚,然后在验收当天,制造意外事故,他清楚的很,验收当日,我一定会到场。”

    “就算我命大,躲过一劫,傅氏集团的工程也出了问题,而且这意外事故还是因为苏氏的建材质量发生的,傅总你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合作项目是我签的,这批新材料又是我主张研发生产的,到时候,他会把所有的问题都推到我的身上。”

    “就算是我为公司做了再多的贡献,为公司创造了再多的利润,也抵不过这一次的过失!”

    苏静楠的笑容中充满了嘲讽的味道,“而我的过失就代表着总裁的识人不清。最后,宋立峰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最大的赢家!”

    精彩,漂亮。

    逻辑清晰,条理分明。

    傅云笙这震惊的看着苏静楠,她真的是刚刚进入职场吗?为什么做么复杂的问题她一眼看透了。

    难道说,现在的职场新人都这么的剽悍了吗?看事情竟然如此的透彻。

    “苏经理还真的让人钦佩!你的分析跟我调查的结果相差无几。”这句称赞是傅云笙发自真心的。

    “我们家楠楠当然聪明。”晏涵逸很是骄傲。

    众人不禁嘴角一抽,人家夸的是苏静楠,并不是你晏涵逸,你自豪个毛线啊!

    苏静楠却苦笑一声,“我不过就是事后诸葛亮而已,如果我真的有那么聪明,也不会等事情已经发生了,才相通这一切。”

    “静楠,不要自责。这件事情根本不是你的错,苏万青会有这样的结果,也不是因为你。”蓝雨潼走到她的身边。

    “这是命!你不要忘记了,如果不是苏万青拉你入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根本就找不上你。”

    “就凭你的才华,要进什么公司进不去?既然是他把你拉入他跟宋立峰的斗争中,保护你就是他的责任。”

    蓝雨潼用力的握着她的手,尽力开导她。

    说白了,她还是担心苏静楠会因为这件事情,出什么心理问题。

    苏静楠嫣然一笑,“放心放心,我只是有些难过而已,自责什么的还谈不上。”

    “再说了,苏氏建材已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会尽全力治好他,但是其他的事情,我无能为力。”

    “我只是觉得,就这么输给宋立峰,心里有些不爽而已。失败的滋味还真是不怎么好。”

    蓝雨潼这下彻底放心了。

    “一开始你跟宋立峰的较量,就不是基于基于平等的地位,有这样的结果,你也不算失败。”晏涵逸轻声安慰着。

    “而且,宋立峰搞出这么一招,如果处理不好,苏氏建材岌岌可危,说不定什么时候直接破产。毕竟建材的质量问题可是关乎一家公司的诚信。”

    “这件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几乎整个滨海市都知道了。作为一个建材公司,一旦产品质量出了问题,还有那个公司敢跟苏氏合作?”

    “原本苏氏建材就存在盈利模式单一的致命问题,虽然你建立了设计部,并且设计部已经初具规模,可是偏偏这些没长眼睛的人,把你赶出了公司。”

    “如果有你在,在这种情况下,签订几个大单子,还不至于让公司的流动资金出问题,给苏氏换来喘息的时间。”

    “现在,宋立峰就等死吧!这个危局可不好破!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法,他也不能算赢。”

    苏静楠心里舒服多了,她扬起小脸,微微一笑,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一双猫眼儿重新绽放着明亮的光芒。

    原来绕了这么一大圈,他这是在开解苏静楠呢!腹黑的晏总竟然也会安慰人,傅云笙和蓝雨潼算是见识到了。

    “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将证据交给警方?还是……”蓝雨潼轻声问道,宋立峰这么算计静楠,绝对不能让他好过!

    傅云笙下意识的看向晏涵逸,虽然这件事情跟他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谁让晏涵逸气场这么大,总是让人在不经意间畏惧他的想法。

    而晏涵逸却看着苏静楠,态度明显的很,一切都听她的,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傅云笙叹了一口气,原本那冷漠的表情不禁一僵,第一次听说,晏氏总裁有妻奴的特质。

    三人看向苏静楠,她才是这件事情的受害者,这里只有她有权做决定。

    “不要交给警方了,直接给宋雅丹和苏以情,就算是我看在苏万青的面子上,帮她们最后一次。”

    “就苏以情那性格,你觉得她会相信吗?”蓝雨潼皱着眉头,总觉得这样太便宜宋立峰了。

    苏静楠耸了耸肩膀,对这对到是无所谓,“告不告诉她是我的事情,信不信就是她的事情了。”

    “我也只能做到这里,苏氏最后的命运,在她的手里,而不是在我的手里。”

    既然苏静楠已经决定了,蓝雨潼也就没有再继续盯着这件事情,“那你呢?接下来你要怎么办?”

    苏静楠皱着眉头,现在她是闲人一个,接下来要如何,她还真的没有考虑过。她下意识的看向晏涵逸。

    收到求助目光的晏涵逸笑的越发的温柔了,主动开口,“要不要听听我的建议?”

    ------题外话------

    抱歉抱歉,没有买到合适的笔记本,更新晚了,

    明天回复十点,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