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妻之老公抗议无效 091 爱表现的晏男神
作者:大雪人的小说      更新:2016-11-30
    苏静楠点了点头,满怀期望的看着他,虽然她确实比一般的职场菜鸟要强一些,原本对未来也有一些职业规划。

    可是,那个时候,她的未来里有一个秦佑恒,她所有的规划都离开不他。但是现在不同了。

    少了一个秦佑恒,她的未来会有更多的可能性,只是现在可能性太多了,反而一时间,让她没有了主意。

    晏涵逸笑的很是温柔,“你单干吧。”

    苏静楠:呃……

    蓝雨潼震惊的看向他,然后又看了看一脸呆滞的苏静楠,最后看到傅云笙同样震惊的目光,这才确定不是自己幻听。

    蓝雨潼轻咳一声,“那个晏总,请教一下,你所谓的单干,是指让静楠自己成立公司吗?”

    “你是楠楠的朋友,对我不用那么客气,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好。”晏涵逸的温和笑真诚了几分。

    名字?蓝雨潼不禁一阵纠结,总感觉还是叫他晏总比较安全。都是晏总温和优雅,但是她怎么觉得在这层皮下,腹黑强势才是他的本性。

    晏涵逸当然知道她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因为不仅一个人这么想过,就连最初的唐钰,也是这么想的。

    “学姐没有理解错,我的意思确实是让楠楠自己创立工作室,她有才华,有能力,在业界也有了名气,自己做总比给别人做要来的开心。”

    学姐……

    苏静楠:……

    蓝雨潼:……

    傅云笙:……

    众人表示接受无能,你给人家做学长都绰绰有余,现在竟然在这里叫学姐!

    蓝雨潼的表情那何止一个扭曲啊,“那个晏涵逸,我觉得你可以称呼我名字,学姐这个称呼不太适合你的形象。”

    “我跟着楠楠称呼,你是楠楠的学姐,而我是楠楠的男朋友。”晏涵逸笑的更加灿烂了。

    他深邃的双眸闪过一丝精光,搞定女朋友的第一法则,先让她的朋友成为你的朋友。

    聪明的蓝雨潼顿时会意,原来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只感觉晏涵逸幼稚的可以。男朋友就男朋友呗,这里又没有人会跟你抢苏静楠!

    蓝雨潼笑容已经快僵硬了,“就算是你不叫我学姐,你依旧是静楠的男朋友,这个跟称呼什么没有关系。”

    苏静楠瞪了晏涵逸一眼,适可而止,不准欺负学姐!

    晏涵逸很是听话,不再跟蓝雨潼揪着称呼问题,而是牵起苏静楠的小手,“我觉得我的建议怎么样?”

    “有些大胆,但是,也很吸引人。”

    苏静楠的大脑已经在飞快的转动,思考着创业的可能性。不可否认,这个提议让她十分心动,甚至于热血澎湃。

    毕业之后,两个工作都以离开公司而告终。虽然她都是凭借一己之力,创立的设计部,可是,在公司的体质下,有太多的限制和束缚。

    她对未来迷茫也有着两段失败的工作经历的原因。

    但是如果是自己成立工作室,她是老大,她说的算!她可以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没有人管着,做起事情来也更加的方便。

    “能力,才华,名气,甚至于经验,你都不缺,但是,资金呢?”傅云笙冰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成立公司可是需要启动资金的,即便是成立工作室,但是这个资金,也不能少了。”

    晏涵逸瞟了傅云笙一眼,你是白痴吗?“你觉得有我在,楠楠会没钱用?”

    这*裸的鄙视的眼神,再次刷新了傅云笙对晏涵逸的看法,这哪里是商人口中盛传的英敏睿智的晏总,根本就是一个一心只为在女朋友面前表现的幼稚男人!

    “我只是觉得按照苏经理的性格,既然选择自立门户,就不会依靠别人的力量。”

    傅云笙耐着性子解释,恋爱中的男人是没有理智的,绝对不能惹到这头狮子。

    “你也说了,那是别人,但是我是楠楠的男朋友,怎么能算作别人?”

    晏涵逸很是得意,晋身为男朋友就是好!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底气。

    苏静楠看着一脸无奈的傅云笙,不禁开口说道,“资金其实不是问题,创建工作室的启动自己我还是有的。”

    “你什么时候晋升为小富婆的?我怎么不知道?”蓝雨潼诧异看着她。

    她们两个几乎无话不谈,她可能会有一些存款,但是距离成立公司还远着呢!现在她竟然说资金不是问题?

    “这个当然还要感谢我们伟大的晏总。之前秦氏和晏氏合作的设计稿不是我画的吗?”

    苏静楠笑着解释着,还真得感谢苏以情的冒用。

    “但是后来被苏以情拿去当她的作品了,秦佑恒为了保住合作项目,所以就直接买了下来。”

    “秦佑恒还真的护着那个苏家小姐!”蓝雨潼面露讽刺,对于秦佑恒那个男人,她是真的喜欢不起来。

    “那就这么定了,到时候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说。学姐支持你!”

    苏静楠为未来的努力目标就这么定了下来。

    *

    一连几天,傅氏集团和苏氏建材都是滨海市新闻的焦点。两大公司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街头巷尾,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傅氏集团工程意外事故,造成多人受伤,一时间,备受关注的项目立刻停止一切工作,不要说是赶工了,这下还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够完工呢。

    其实整体来说,这件事情对傅氏集团的影响并不是很大,但是对于苏氏建材来说,就是致命危机了。

    傅氏集团工程事故主要责任在建材问题上,但是建材的制造商却是苏氏。

    傅氏集团在处理这次危机的时候,又着重强调主要主要责任是因为工程队在进购建材的时候监督不力。

    傅氏的祸水东引,加上旗下的公关部门迅速反应,主动承认工作中的失误,并且公开道歉,同时去医院看望受伤民工,并给予丰厚的人补偿。

    傅氏集团这般快,狠,准的处理之下,很快得到了社会上的普遍谅解。

    这便让媒体谴责的焦点集中在了苏氏建材上,毕竟,建材不合格是诱发整件事情的根本原因。

    苏以情又是刚刚接管公司,面对这么大的危机,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一时间跟个无头苍蝇一样,嗡嗡的乱飞。

    加上苏万青的意外受伤,苏静楠的突然离去,让整个公司越发的动荡不安,不要说普通员工了,就算是公司里的中高层也无心工作,恐慌起来。

    一些心理承受力低的,甚至已经开始寻找下一个工作,随时准备辞职。

    苏以情整天烦躁不已,不是媒体采访,就是相关部门上门做产品质量抽查,再就是客户取消订单。

    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来,让她应接不暇。

    “总裁,不好了,赵经理说下一季度的建材不再我们公司进购了,说我们公司生产的建材质量不达标。”小秘书慌乱不已。

    “他可是跟我们签订了一年的合同,他说不在我们公司进购建材就不真的不进购了,难道他不怕毁约吗?”

    苏以情气得浑身颤抖,“你告诉他,不想继续履行合同,可以,让他准备违约金!”

    “我已经说过了,可是赵经理说,是因为我们的产品不合格,所以他才终止合约。”

    “这是因为我们的原因引起的,就算是我们起诉他,闹到法庭上,输得也是我们!”

    小秘书已经急的快哭了,赵经理可是我们公司最大的客户了。之前跟公司取消过一次合作,那是后来被苏静楠重新拉了回来。

    现在苏静楠离开公司了,已经没有第二个苏经理能够说服他留下来。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叫总经理过来。”苏以情抑制住那浓浓的怒火,声音里充满了疲惫。

    相比苏以情的慌乱,宋立峰到是好上很多,毕竟是在商场摸爬滚打了了这么多年的老人,不至于发生点事情就慌了手脚。

    “舅舅,你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刚刚秘书通知我,赵经理已经不再从我们这里走货了,如果再这样下去,那公司的流动资金一定会出现问题的。”

    在外人面前,苏以情是高高在上,说一不二的公司总裁,但是,在宋立峰面前,她就是一个刚刚毕业,对商场一窍不通的菜鸟。

    “放心,公司有我震着,不会出事的。”宋立峰轻声安慰着。

    “目前公司发生的这些事情,只是因为受到傅氏集团工程意外事故的影响,等到过一段时间,这件事情的过去了,公司的情况一定会慢慢好转的。”

    宋立峰看上去是信心十足,可是,苏以情却没有那么乐观。

    “这件事情已经发生大半个月了,可是公众的焦点还没有过去,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我怕公司支撑不下去。”

    宋立峰笑了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只是最近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所以媒体才一直揪着这家事情不上。”

    “只要出现其他新闻,大家的注意力马上就会转移,忘记这件事情的。”

    其他的新闻?

    苏以情暗自琢磨着,忽然眼睛一亮,“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说来听听?”虽然这么说,但是宋立峰心里却不以为意。

    在他心里,苏以情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现在这种局面,连他都只能稳住公司形势,如果要说解决,根本不可能。

    连他这种混迹商场的老人都没有一个妥善的办法,苏以情这个没有学习过任何相关的管理知识,又没有管理经验的人,怎么可能会解决公司的困境。

    苏以情只顾着兴奋了,根本没有注意到宋立峰眼里的轻视,“我们不能一直处于被动状态,坐在公司里等着大新闻发生,这样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

    “既然没有新闻,那我们就创造一个新闻!我们现在可是有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

    “你想做什么?”宋立峰皱着眉头,忽然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马上就是春节,春节结束就是我跟佑恒的婚礼了,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好好利用一下?”苏以情信心满满,仿佛胜券在握。

    宋立峰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这确实是个机会。可是你想过没有,距离你们的婚期还有奖金一个月呢?现在恐怕炒不起来。”

    “谁说的,我们可以放出话去,就说苏氏要和秦氏合并,你说,这是不是个大新闻?”

    苏以情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机智了,竟然能够想出这么好的办法!

    “合并?这个消息确实可以引起轰动,毕竟秦氏规模不小,关注的人也很多。”宋立峰算是认同了苏以情的方法。

    “可是,以后呢?你要怎么收场?你跟秦佑恒结婚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两家公司真的要合并吗?”

    苏以情完全没有听出他语中的试探,“这个我还没有决定呢,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目前的困境,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真没想到,管理一个公司这么累,等到我跟佑恒结婚以后,将公司交给佑恒d打理,也是不失一个好办法。”

    苏以情自顾自的说着,“这样我也轻松很多,一家人我也放心。”

    “你说的不错,我那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你刚刚的方法很好,那公司的危机就交给你了。”宋立峰满脸的笑意,只是那笑容有些僵硬。

    “就这么决定了,那就辛苦舅舅了。”苏以情穿上了大衣,挎着包包,离开了公司。

    本想着去医院看望苏万青,连带着告诉宋雅丹,她想的绝妙的方法,却在苏万青的病房里见到了苏静楠。

    “你来这里干什么?我爸爸已经被你害成这个模样,你还想做什么?”看到苏静楠,苏以情就没有好脸。

    “以情,静楠是请了医生过来给你爸爸治疗的。”宋雅丹担心两人发生冲突,立刻站了出来。

    这个时候,只要有人能够让苏万青清醒过来,不管这个人是谁,不论让她做任何事情,她都可以。

    苏以情却不以为意,“切!她能那么好心,给爸爸找医生?再说了,什么医生我们找不到啊,用她过来献殷勤?”

    “不要胡说八道!静楠请来的是国际著名的脑科医生——贝尔教授!”宋雅丹的口吻变得严厉起来。

    苏以情根本就没有听过这个人的名字,宋雅丹那教训的语气让她非常不喜欢,一开始的好心情全都消失了。

    “贝尔教授又怎么了?又不是只有她苏静楠一个人有钱,我现在是苏氏建材的总裁,爸爸想要什么医生我请不起?还用的着她?”

    苏以情扫了苏静楠一眼,语中满是轻蔑,“我看你是找不到工作了,想要借着给爸爸看病的机会,让妈妈答应你会到公司吧?”

    “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妈妈同意,我也不会同意!现在我才是公司的主人!”

    苏静楠终于将贝尔教授给出的检查报告看完了,这才抬眼看了看得意洋洋的苏以情。

    “你是不是把自己看的高了?你觉得就凭你,可能请来享誉国际的贝尔教授吗?要知道,就是全球富豪榜排名前十的家族邀请他,都不一定能够请到人!”

    苏静楠牵起嘴角,淡淡的笑容交杂了些许的嘲讽,慵懒的目光透着漫不经心。

    “你觉得单凭你一个小小的建材公司的总裁,有可能让贝尔教授亲自到医院给苏先生看病吗?”

    苏以情脸色一僵,这几天在公司里那巨大得压力,被苏静楠这么以嘲讽,心中的怒火噌的一下便燃烧了起来。

    “你以为你……”

    “以情,住口!”宋雅丹厉声打断了苏以情的话。

    “贝尔教授这几年一直专业植物人的治疗,而且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一般人连见他都困难,更不可能让他看病!”

    “就算是贝尔教授答应亲自诊治,但是,病人也不必须亲自到他的医院,像这种来到病人医院的事情,还是第一次!”

    “这次真的要好好感谢静楠,请来了贝尔教授,你爸爸就有百分之五十获救的可能!你刚刚的话,妈妈不想听到二次!”

    宋雅丹那是前所未有的严厉,连一边的苏静楠都被惊到了。

    在她的印象中,宋雅丹对这个女儿宝贝的不得了。就算是苏以情想要天生的星星,她也会帮办法弄到一块陨石!

    用这样严厉的口吻教训苏以情,而且还是在她的面前,这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妈?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整天在公司忙碌,处理公司大小事情,一下班我就过来看你和爸爸,你竟然这么对我?”

    苏以情甚至不敢相信,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人是从小大到,一直宠爱她到妈妈。

    宋雅丹也有些后悔,虽然她担心老公的病情,但是女儿也是她的心头肉,看到苏以情眼里的红血丝,她不禁心疼起来。

    “苏静楠,现在好了?你满意了?爸爸为了救你变成了植物人,妈妈现在也站在你那边。”

    苏以情双眸充血,狠狠的瞪着苏静楠,如果这个时候有一把刀,估计她都能够直接拿刀捅了苏静楠!

    “但是我告诉你,就算是你得到了妈妈的支持,我也不可能同意你重新回到公司上班的!你就不要白费心机了,我才是公司的继承人!”

    苏静楠很是无奈,难道她就长了一张抢别人财产的脸?

    “苏小姐,让我再重申一次,既然我主动离开了公司,就不会再回去,我这个人从来说话算话。”

    “即便我现在没有工作,我对你手里那个满目疮痍的公司也没有任何兴趣!所以,你没有必要担心,还是尽力可能的把精力放到解决公司目前的困境上吧。”

    苏静楠完全没有被因为她的解释而消火,相反,她心里的火,因为苏静楠看不上苏氏建材而愈发的旺盛了。

    “刚刚你也说了,苏先生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多多少少有我的关系,所以,今天就看在他的面子上,我帮公司最后一次。”

    说着,苏静楠将从傅云笙那里得到的调查文件,递给了苏以情。这份文件已经在她这里有一段时间了,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交给苏以情而已。

    苏以情飞快的浏览了一边文件,然后啪的一声合上了文件夹,一脸嘲讽的看着苏静楠,“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

    “竟然说你跟我爸爸的意外是我舅舅设计的,真是可笑!你还说你做的这所有的一切不是为了回到公司?”

    “挑拨我跟舅舅的关系,让我怀疑舅舅意图对公司不轨,然后将舅舅赶出公司!那你就有机会了,是不是?你这招用的也太不高明了吧?”

    “停——”苏静楠举起手来,做了一个暂定的动作。她实在是受不了这人的自以为是,自我幻想。

    “你这些东西你愿意相信你就相信,如果你觉得我是别有用心你就可以不相信。”

    “我把调查结果交给了你,怎么做就是你的事情,我不想干涉,也不会干涉。更懒得干涉。”

    “我得时间非常宝贵,我觉得我会浪费在你的身上吗?”苏静楠已经懒地思考这人的奇葩脑回路。

    就这样的智商,还想掌控公司,看样子苏氏建材不被她玩没了都没有天理!

    苏静楠转头看向宋雅丹,这个时候,她觉得宋雅丹比苏以情更有人情味,“苏夫人,贝尔博士会根据情况专门制定一套治疗方案。”

    “稍后会有医生跟你们具体联系,如果以后许先生的病情有出现任何问题,你也可以随时联系我。”

    苏静楠说完之后,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苏万青,一双猫眼儿却深沉无波,平静的如湖水一般,没有任何波动,没有半点波澜。

    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至于那只跟疯狗没有什么两样,见谁都咬的苏以情,她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把她当成了空气。

    这个从来都没有经历过挫折的苏家小公主,她还不知道社会的残酷,更不懂商场的利益法则。

    除非她自己受到来自现实的教训,否则,她永远都不知道她是有多么的天真!

    “怎么才出来?我看到苏以情进去了?怎么?被欺负了?”晏涵逸送走了贝尔博士,然后一直在电梯处等着。

    “你觉得这可能吗?”苏静楠扬起了小下巴,刚刚的淡然无波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瞬间变脸傲娇萌妹子。

    晏涵逸伸手摸了摸她的闹袋,深邃的目光越发的温柔,“那可不一定,宋雅丹还算是有些智商,但是那个苏以情可是连正常人的智商都没有。”

    “就算她没智商,但是我有啊!”

    静楠从他的大手下逃了出来,最近他似乎总摸她的头,这让她有一种被当成小朋友的错觉。

    “是吗?”晏涵逸眸中笑意渐深,越发的温柔,但是他眼中那些许的怀疑却足以让苏静楠炸毛。

    “以前我跟苏以情之间的那些争斗,不过都是小事,而且,我也不想看到爸爸左右为难,所以就让着她。”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谁也不需要顾忌,只要苏以情犯蠢,我不介意教训教训她!只要我不愿意,她能欺负到我?”

    苏静楠那明亮的双眸战意满满,很是不服气,这妖孽居然鄙视她的智商!

    不好,这只猫眼儿要炸毛了,晏涵逸立刻收口,不在逗她,“好好好,是你让着她,是你让着她!”

    “十个苏以情也抵不上你的脑袋!”

    苏静楠不再说话,只是仰着小下巴,没有再继续争论下去,算是被安抚了。

    “接下来你要做什么?我送你。”晏涵逸的目光越发的温柔,好险好险,还好猫儿没亮爪子。

    “不用了,唐钰不说你下午有会吗?你不用送我,我就随便逛逛,马上就要过年了。买点年货什么的。”

    这几天晏涵逸几乎都陪在她的身边,已经几天都没有回公司了,唐钰这几天是苦不堪言,他说不动晏涵逸回公司办公,就只能求到她这里。

    “那你结束之后通知我,我去接你。”晏涵逸想起下午的事情,不禁有些烦躁,这件事情必须尽快解决。

    ------题外话------

    妹纸们,抱歉了,今天木有写到一万!

    雪人要去搞定笔记本啦,明天恢复万更!

    么么哒!

    忽然注意到月票,花花,还有钻钻,动力满满,来个大么么(* ̄3)(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