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妻之老公抗议无效 092 看苏以情花样作死
作者:大雪人的小说      更新:2016-11-30
    这是苏静楠和晏涵逸结婚后的第一个春节,也是苏静楠离开苏家之后,过的第一个春节,对她来说有着不同的意义。

    之前在苏家,除了苏万青会关心一下她要怎么过春节之外,其他人根本不关心她的感受,同样不在意她的意愿。

    这次不同了,她可以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烟花一定要有,装饰用的彩灯,小小的红蜡烛,窗花,糖果之类的小零食,最重要的是吃的。

    她的购物单长长的,但是这些东西先不着急,等到晏涵逸空闲下来,最好他们两个人一起买。

    今天她的主要任务是选礼物。

    晏涵逸的就不要说了,还有学姐的,秦思羽的,还有福利院的小朋友的,一个都不能落下。

    对于一个患有选择恐惧症的人来说,选礼物可是一个老大难。

    晏涵逸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送什么他才会喜欢,这才是难想的。

    看着商场里那琳琅满目的商品,苏静楠一时间有些迷茫。

    他喜欢什么,偏爱什么,她的大脑竟然一片空白。

    顿时,苏静楠的心里泛起浓浓的恐慌,她是晏涵逸的女朋友,他们一起生活了好几个月,但是,她竟然不知道他喜欢什么。

    这一刻,苏静楠忽然有些怀疑,他们真的是男女朋友吗?

    牵手,拥抱,接吻,他们都做过,甚至同住一个屋檐下。

    可是,她对他的了解真的不多。

    除了有他的私人手机号,知道他在晏氏工作之外,关于他的事情,她却是一无所知。

    脑中不禁响起那天秦佑恒在医院对她的劝告,他们真的不合适吗?当时她只是有些触动,并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这一刻,身处这繁华的商场,看着往来的情侣,苏静楠心中的不安和疑惑越发浓烈了。

    苏静楠立刻拿出了手机,也不管是什么时间,直接打给了晏涵逸,有一件事情,她必须立刻确定一下。

    我们的晏总正在会议室里,听着各个部门经理汇报工作。

    这是他的习惯,公司的日常工作他很少插手,只要各个部门的经理每个星期跟他汇报工作就可以。

    用唐钰的话来说,他就是一个甩手掌柜的,公司的事情几乎都是下面的人在做,他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听汇报,批文件,定计划,做指示。

    如果让商场中人知道他的工作状态,绝对会大跌眼镜。

    但是奇怪的是,晏氏这么多年,非但没有被他玩垮,而且还一年比一年强盛。

    企划部经理心中很是忐忑,这次的项目没有任何进展,按照总裁的脾气,被训一顿是逃不掉的。

    谁知道,他刚开了个头,会议室里就响起了手机的铃声。

    晏涵逸对公司里的员工非常严厉,在晏氏,纪律高于一切。

    会议期间,手机必须静音。

    即便是你再有才华,如果你不按照他的规矩来,晏氏也不会要这样的员工。

    所以,当众人听到手机响铃的时候,不禁心中一震,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手机,确定不是自己的手机在响,这才放心。

    其实,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用亲自查看手机,单凭耳朵也能找到手机大致的位置。但是,只能说晏涵逸在他的这群员工面前太有威严了。

    已经让他们形成了条件反射。

    当众人看到晏涵逸从怀里拿出手机的那一刻,不禁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他们就好。

    企划部经理已经准备继续汇报了,他知道,会议期间,晏涵逸是不会接听任何电话的。

    晏总对公司里的员工要求严格,对自己更是严格。虽然他的手机不会静音,但是,就算在这个时候有电话进来,他也会第一时间挂断,继续会议。

    当然,在会议期间电话进来,这么多年来也就只有三次而已。

    不仅是企划部经理认为晏涵逸会立刻挂断电话,会议室里的其他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正当企划部的经理要继续汇报工作进度的时候,晏涵逸立刻抬手阻止了他,而后在众人惊呆了的视线里接了电话。

    “晏涵逸,你知道我的最喜欢吃什么吗?”苏静楠开场就是一句,弄得晏涵逸有些晃神,不过也只是片刻的时间。

    “至今还没有发现你在饮食方面有什么特别需求,没有你不爱吃的,但是综合这段时间来看,你对海鲜比较偏爱,尤其是海蟹。”

    苏静楠脑中立刻回想起来,有一天晚餐,她一共做了十二只海蟹,她自己消灭了十一只,脸色不禁有些发红。

    “我最喜欢什么颜色?”

    “靠近蓝色系的你都会比较喜欢。”

    苏静楠不禁皱起眉头来,这只妖孽怎么会知道的?

    “那衣服呢?”

    “简洁舒适,大方得体的款式你比较喜欢,不过你没有固定喜欢的品牌,买衣服除了选择款式,然后就是看舒适度。”

    苏静楠已经不只是皱眉了,绝对不会有人会知道,此时此刻,她有多么的震惊,这些事情晏涵逸怎么都知道?

    也许是他蒙对的呢?

    苏静楠抱着侥幸心理,继续问道,“那珠宝呢?我最喜欢哪个牌子的?”

    “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突然问这些?”晏涵逸听出她语中的激动,不禁有些担心。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苏静楠倔强的毛病又犯了。

    现在看不到人,晏涵逸只能妥协,“你对任何珠宝都不敢兴趣,更不要说牌子了。”

    苏静楠这下彻底没话说了。不是侥幸,他知道,他全部都知道。

    知道她的喜好,她的习惯,甚至连她不喜欢珠宝,他都知道!

    可是,她却对他一无所知。

    心里忽然升起浓浓的落差,那淡淡的心酸是愧疚。

    原来,他们之间,只是她不了解他而已。

    手机里顿时沉默了,听着手机那边传来的喘息声,晏涵逸似乎感觉了苏静楠的情绪莫名的低落了。

    “现在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啊?”

    他的声音越发的温柔,温柔到可以抚平她焦躁不安的情绪。

    “为什么你知道我这么多的事情,我却一点儿都不了解你。”

    苏静楠的声音闷闷的,少儿了几分轻柔,多了一些抑郁,就像是一只失落的猫儿,静静的趴在墙角,看上起很是可怜。

    原来是因为这个,晏涵逸很是高兴,他们之间已经不仅仅是他在往前走,他家媳妇儿也开始迈步向前了。

    只要她迈出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就由他来完成。

    “楠楠,我们的时间还长着呢,你可以慢慢了解,慢慢发现,就当做是生活的一种乐趣。”

    “好吧。我不打扰你了,你继续工作。”苏静楠挂断了通话,晏涵逸的建议虽然不错,但是,关键是现在要怎么办?

    了解是可以以后慢慢了解,那新年礼物?总不能先欠着吧?

    会议室的人都惊呆了,总裁当场接电话也就算了,那温柔的语气究竟是怎么回事?

    简直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听得他们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眼前这个真的是那个笑里藏刀,威严强势的晏总吗?

    为毛线刚刚那温和的笑容里没有藏刀,有的只是无限宠溺?

    还有,刚刚那句楠楠究竟是什么鬼?晏总你不觉得你太肉麻了吗?

    一张英俊帅气的脸,再配上如此温柔的笑容,这里可是还有很多大龄未婚女青年啊,你还让不让这些人找男朋友了?

    如果以后她们遇到的每一个男人,都跟你比较的话,估计她们要单身一辈子了。

    ……

    众人的大脑迅速吹过了一阵猛烈的龙卷风,颠覆了晏涵逸之前在他们心里的形象。

    感觉到众人如此诧异的目光,晏涵逸这次意识到这是在会议室里,他竟然在开会的途中就接了电话!

    真是不可思议!他以后这种事情一辈子都不会发生。

    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他根本连想都没有想,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接起了电话,直接忘了他正在开会。

    晏涵逸不禁暗自叹息,他家媳妇儿对他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

    唐钰的心里却升起了一股忧虑,这两人这么高调,真的没问题吗?今天的事情万一被晏家的太后娘娘知道了,那这事情可就复杂了。

    晏涵逸直接无视众人那精彩纷呈的眼神,重新换上了往日里那招牌似的温和微笑,“继续汇报。”

    众人:“……”

    晏总,你是不是学过川剧啊?这表情堪比变脸谱,上一秒还是春日暖阳般的微笑,眨眼的功夫那温和的笑容就变成了笑里藏刀。

    *

    苏以情在医院里被宋雅丹教训了一顿之后,立刻跑到了秦家,去秦佑恒那里诉苦。

    晏岚雅虽然不是很喜欢她,但是,儿子喜欢,想要跟她结婚,甚至连婚期都订下了,她也不至于做恶婆婆,甩脸子给她看。

    只是,听着她滔滔不绝的说了十五分钟,发泄似的将今天在医院的事情说了一边,晏岚雅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因为她,爸爸才变成了植物人,她请医生过来不是应该的吗?可是她竟然在我面前炫耀,嘲笑我没能力,请不到好医生给爸爸看病。”

    “以情,是不是你想多了,静楠应该不是嘲笑你,她只是实话实说。”

    晏岚雅有些听不下去,不禁开口为苏静楠说话。

    “如果说是一般的医生,你应该是可以请到的,但是如果说是贝尔教授,不要说你了,就是佑恒也请不来啊。”

    苏以情本事过来寻找安慰的,可是,晏岚雅在这里,安慰什么的就不要在想。

    她一向护着苏静楠,自己这还没有说到最关键的部分呢,反应就这么大了,如果继续说下去,估计在医院发生的事情会重演。

    她想要的安慰得不到,反而会被再训斥一顿!

    “可是,连我们都请不到的贝尔教授,静楠是怎么把人请过来的?”晏岚雅疑惑的看着苏以情。

    “这么厉害的人物,苏静楠当然是请不到的,应该是她男朋友晏涵逸请来的。”说起男朋友,苏以情的口气就酸酸的。

    那么厉害的人物,怎么就看上了苏静楠?真的是让人无法现象。

    “晏涵逸?晏氏总裁?”晏岚雅激动的站了起来,直接来到苏以情的身边,“静楠的男朋友真的是晏涵逸?”

    苏以情诧异的看着她,“苏静楠是这么说的,晏涵逸也承认了。”

    “太好了,太好了,这真的是太好了,这下婶子可不用再着急了。”晏岚雅已经忘记形象这回事了,拿着电话就回到了房间。

    “伯母这是怎么了?”苏以情有些不解。

    秦佑恒眸光微闪,平静的脸上让人看不出喜怒,“晏涵逸是晏家人,排行老九,我妈全名晏岚雅,排行老四。”

    苏以情惊呆了,这关系是不是也太复杂了?像晏家那样的大家族,兄弟姐妹都是一起排名的,但是晏涵逸这辈分实在是大的有些过分了。

    “照你这么说,你晏涵逸岂不是你的……”

    “舅舅!”秦佑恒无比郁闷的吐出这两个字,每次想到这件事情,他都觉得十分不爽,但是不爽归不爽,出生这种东西,他也没有办法改变。

    是让晏涵逸的爸爸就是家里最小的,加上晏涵逸又他的老来子,年龄就更小。弄得他们年龄差的太不多,辈分却差了一大截。

    苏以情这次真的是被打击到了,“那我们结婚以后,岂不是要苏静楠舅妈?”

    原本她们是同辈,很多时候,苏以情还觉得她的十分比苏静楠高贵很多,可是转眼,她就低了人家一辈,这让她怎么能接受的了。

    “不要胡思乱想,他们两个才刚刚开始,还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

    “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情,不要太的担心了。”秦佑恒轻声安慰着。

    “你说的对!晏涵逸是什么人物,他可是晏氏集团的总裁,身价过亿,他怎么可能看得上苏静楠这种人?”

    苏以情心中的烦躁终于平复了下来,“两人的出身,家世,背景,学历,没有一样相配,而且年纪又差了那么多!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

    “也许晏涵逸只是玩玩而已,并没有把苏静楠当回事儿,只有她一个人傻乎乎的觉得他们可以走到最后。”

    想到苏静楠被人玩过抛弃的样子,想到她将要遭遇的悲惨结局,苏以情心里的郁结终于消散了。

    这才想到正事,“佑恒,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秦佑恒微微一笑,“想要我做什么?”

    苏以情立刻把她制造大新闻的计划说了出来,“你觉得我的这个计划怎么样?能不能缓解公目前的情况?”

    虽然她用了询问的语气,可是不论她兴奋的表情,还是自信的微笑,都表示了她对这个方法信心十足,认定这个方法一定可以解决苏氏所面临的困境。

    之所以询问秦佑恒,不过是想得到他的认同,他的肯定,还有他的赞美。

    “想法不错,至于效果怎么样,试试看就知道了。”秦佑恒面带笑意,一句不错,就让苏以情激动万分。

    “需要我做什么?”秦佑恒温柔的问道。

    苏以情坐到了他的身边,“只要媒体采访的时,你不否认就好。”

    “没问题。”他答应的十分爽快。

    苏以情奖励了他一个大大的香吻,“谢谢你。”

    “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帮忙。不要太劳累,不要忘记了,你现在是两个人。”秦佑恒摸上了她的小腹,那里正孕育着他的孩子。

    苏以情微微愣住,而后甜蜜的窝在了秦佑恒的怀抱里。

    秦佑恒却看向漆黑的夜空,心中无数次想起那个问题:当年同他一起历经生死的人,究竟是不是苏以情?

    不管有多难,他都一定要找到答案!

    *

    临近春节,只要是购物吃饭的地方,基本上都是人挤人。

    蓝雨潼,秦思羽和苏静楠三人也在这些人群之中。

    “咱们三个这么长时间没有聚了,一聚就选了一个这么火爆的地方,看这模式,等我们吃到饭,估计要排到两个小时之后!”

    秦思羽看着这长长的队伍,已经有了想死的冲动。

    蓝雨潼瞥了她一眼,“不知道是谁说要吃烤肉的,这地方这么受欢迎,怪得了谁?”

    “不然我们换一家?”苏静楠也被这长长的排队大军吓到了。

    “我随便,只要不让我等,马上就能吃到东西,安抚我已经造反的胃,吃什么都可以。”一向对食物挑剔的秦思羽第一次这么好说话。

    “说的轻松,现在这个时间段,正好是饭点,估计我们去哪里都要等,不然你先吃个巧克力垫垫?”

    说着蓝雨潼直接拿出了一块白巧克力,秦思羽正要塞进嘴里,被苏静楠截了下来。

    “不要吃这个了,我们对面楼上的西餐厅,那里应该没有这么多人。”

    蓝雨潼不禁嘴角一抽,“好妹妹,那里确实没有多少人,那可是静逸啊!这么贵的西餐厅,一般人谁消费的起?”

    “消费的起的人都忙着赚钱,通常情况下不会在工作日里,而且还是中午,到这里吃饭。人当然少。”饿极了的秦思羽补充道。

    “没关系,说好了,今天我请客。”

    苏静楠走到两人中间,挽起两人的胳膊,直接走向了那即便是秦家大小姐秦思羽都觉得贵的西餐厅。

    果不其然,跟刚刚的烤肉店比,这里的人就少多了。

    三人都饿极了,谁也没有客气,呼啦啦的点了一大堆。

    “听说苏氏建材要不行了,静楠姐姐,你可真的是有先见之明,提前离开了公司。”秦思羽丝毫不在意现在掌控苏氏的是她未来的大嫂。

    “这你就说错了,不是静楠有先见之明,如果静楠还在公司,苏氏建材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蓝雨潼机智的分析道。

    “你说的对,静楠姐姐这么厉害,苏氏建材那点危机,她要解决,根本不在话下。苏以情还真的自作自受。”秦思羽一脸崇拜的看向苏静楠。

    苏静楠只是淡然一笑,“苏以情只是太缺乏经验了,她以为闹出一个秦氏跟苏氏合并的消息,就可以转移公众的焦点,让大家迅速忘记苏氏建材的质量问题。”

    苏静楠慢条斯理的切着牛排,这般优雅,很是迷人。

    “这个想法本身确实不错,但是她却忽略了,她炒起来的这件新闻还是跟苏氏相关,只要大家关注苏氏,就一定会知道苏氏最近发生的大事——建材质量不合格。”

    “哦,我知道了!到头来,苏以情做到的都是无用功!”秦思羽恍然大悟。

    “她炒起来的新闻根本就没有从根本上转移众人的视线,不仅如此,反而是在众人已经快要忘记这件丑闻的时候,让苏氏再次进入了公众的视线!真是作死啊!”

    秦思羽摇了摇头,一脸的惋惜。

    苏静楠眉间微皱,秦佑恒在干什么?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为什么他还不出手帮忙?不对,应该说在苏以情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他就应该阻止。

    连她都能够看出来的漏洞,秦佑恒不可能看不到。苏静楠还没有想到原因,便被秦思羽打断了思绪。

    “我们不要说她了,你家男朋友呢?什么时候约出来见见,也让我们两个姐妹给你把把关啊!”

    秦思羽一边吃,一边问着,圆溜溜的眼睛闪着浓浓的兴趣。

    蓝雨潼笑着摇了摇头,“你自己还没有交男朋友呢,能把什么关?”

    “你就直接说想听他们的爱恋经过就可以了,你的那点小心思,都写在脸上了。”

    “嘿嘿!还是雨潼姐厉害,一语中的!”秦思羽没有否认,笑嘻嘻的点了点头。

    然后看向苏静楠,“快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又是怎么成为男女朋友的?”

    终于来了,她就知道,秦思羽是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八卦的机会的。苏静楠笑了笑。

    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如果我告诉你们,我们两个刚见面就领证了,估计你们两个会灭了我。

    为了保住小命,只能说点小谎了,“其实也没有什么,之前我不是一直在秦氏做设计吗,那个时候秦氏又在竞争晏氏集团的项目。”

    “偶然的机会在咖啡厅遇到的,有了短暂的交流,加上后来见了几次面,晏氏又用了我的设计,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几次相处下来,觉得彼此比较合适,然后就交往看看。”

    苏静楠尽可能一边说着,一边切着餐盘里的牛排,尽量保持自然的状态,最重要的是,避免跟蓝雨潼对视,否则,就她那双眼睛,很有可能戳破自己编的故事。

    “就这样啊?”秦思羽睁着圆溜溜的眼睛,诧异的看着苏静楠,一副没有被满足的模样。隐隐还有些失望。

    苏静楠耸了耸肩膀,“就是这样啊,简简单单,平平常常,普普通通,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不管怎么样,只要你觉得幸福就好。但是,你还是得找个机会把人约出来给我们看看,想要做你的男朋友,一定要过了我这一关才行!”

    秦思羽举起胳膊,亮了亮并不存在的肌肉,一副要打架的模样。

    蓝雨潼很是优雅的摇了摇手里的高脚杯,性感迷人,“亲爱的秦小姐,麻烦放下你的手好吗?”

    “你可是秦家小姐,豪门千金,淑女一些,怎么能用武力解决问题呢?”说着她抿了一口红酒。

    “那用什么解决问题?”秦思羽开始发挥她不耻下问的特质。

    蓝雨潼笑的越发的邪恶,“当然智商!”

    “如果他敢欺负静楠,我们就天天去各大社交网站发帖子,不干别的,专门给他征婚。让他天天去应付那些女人,什么都干不了!”

    秦思羽那圆溜溜的大眼睛也亮了起来,“你怎么知道过来应征的都是女的?我们可以在条件上备注:男女不限,想必到时候一定很热闹。”

    苏静楠:……男女不限!这也可以吗?幸好晏涵逸不在这里。

    秦思羽继续发挥她邪恶的气质,“光这样还不够,我们还可以曝光他私人手机号,家庭住址,平日里常去的各大娱乐休闲场所。”

    “到时候,估计他连门都出不了!”

    蓝雨潼对着她竖了一个大拇指,“还可以曝光他最爱的姿势,床上的战斗力,具体到一天晚上几次,一次多长时间!”

    “最好加上特殊喜好,不过,这个需要静楠提供最准确的信息!”

    瞬间两人同时看向苏静楠,眸中闪着暧昧的气息,看的苏静楠脸颊通红,“不要看我,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蓝雨潼猛地凑近她。

    “真的不知道,比珍珠还要真!”苏静楠很是肯定的回答道,“好了,你们不要闹了,快点吃东西。”

    “不然你叫他过来接你吧,雨潼姐姐在医院的时候已经见过他了,但是,我就看了一眼,连话都没有说呢。”

    秦思羽眼睛叽里咕噜的转着,一定要把心里的不平衡补回来。

    “行了,这个可真不行,他说他今天有好几个会要开,马上就要过年了,公司的事情很多,估计连午饭都是在公司食堂吃的。”苏静楠立刻打断了她的幻想。

    看到她这么认真的样子,秦思羽就知道这件事情没有指望了,只能继续跟美食作斗争。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我还以为我眼花了呢?”

    林柔湘踩着尖细的高跟鞋走了进来,米白色皮草下穿着黑色小洋装,时尚贵气,突出了她身材的所有优点。

    “现在证明你眼睛没有花,是不是可以麻烦你离开了呢?不要打扰我们用餐。”

    苏静楠并没有起身,仍旧坐在椅子上,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并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这个大学室友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管什么时候,都喜欢找她麻烦。在学校的时候是这样,进了社会还是这样。

    林柔湘扬了扬手臂,手腕上是一条足矣闪瞎人双眼的钻石手链,像苏静楠这种不喜欢珠宝的人都知道,这东西最起码也要一百万打底。

    不过可惜的是,她对珠宝不感兴趣。

    林柔湘原本是故意过来炫耀的,毕竟她现在身份不同了,她也可以穿世界名牌,戴名贵的珠宝。

    同样都是孤儿,甚至是在同一个孤儿院,苏静楠被苏家赶了出去,一无所有,但是她却可以过着上流社会的生活。

    可是,苏静楠明明看到了她的钻石手链,也看到她浑身上下的名牌,但是,她竟然没有半点羡慕,不要说开口问了,甚至连看一眼多觉得浪费时间。

    这让林柔湘很是不爽,心里准备了一肚子炫耀的话,可就是说不出口,苏静楠不问,她也开不了这个话题,只能憋着!

    “我们可是大学同学,还是同一个寝室的室友,你至于这么不想看到我吗?”林柔湘压下心中的不满,继续说道。

    “还是说,你怕看到我,会忍不住羡慕我的现在的生活,所以才故意让我离开?”

    苏静楠无的笑了笑,露出了她那可爱的小虎牙,“你觉得你有什么值得我羡慕吗?”

    “是你被包养的经历?”

    “还是说,你用你出卖身体的钱,换来的这一身名牌?”

    蓝雨潼和秦思羽相视一眼,真是找死,竟然敢惹到静楠头上,她在气死人不偿命这件事情上,绝对可以做到极致!

    过往那不干净的黑历史被当众揭穿,林柔湘立刻恼羞成怒,“苏静楠,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早就自由了。我身上这些都是我哥哥送给我的!”

    “哥哥?”苏静楠敏锐的抓住了这两个关键词。

    林柔湘心中的怒火瞬间消失了,甚至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没错,忘记告诉你了,我的家人已经找到我了,这位就是我的哥哥——宗衍一”

    家人?苏静楠的震惊的看着站在她身边的男人。

    一米八几的个字,标准的男模身材,桀骜不驯的眼神,很是锐利,仿佛翱翔在苍空的雄鹰。

    不可否认,这个人很帅,不是时下流行的花美男,而是那种阳刚的帅气!这个人很难看透。只是苏静楠对宗衍一的第一印象。

    “我有家了,我不再是孤儿了。难道这个还不足以让你羡慕吗?”林柔湘很是得意,总算是满足了她想要炫耀的心情。

    “以后像这种高档的场所,这种只有上流社会才能消费得起的地方,我可以自由出入,而你,就只能跟在秦家小姐的身后,混吃混喝。”

    只听啪的一声,秦思羽狠狠的拍了一声桌子,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林柔湘,不想死的就给我闭嘴,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再这里胡说八道!”

    “就这种地方,静楠姐姐闭着眼睛都能进来,不需要靠任何人!你说你找到家人就找到家人了?谁知道你身边这个,是不是你的新金主?”

    其实秦思羽的性子很好,从来都没有这么暴躁,她这一下子,连苏静楠和蓝雨潼都被震到了。

    林柔湘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你……”

    宗衍一及时拉住了她,“两位小姐好,我叫宗衍一,这位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还请你们不要误会。”

    言语得体,举止有礼,但是却不乏威慑,这个人,很危险。只是苏静楠和蓝雨潼最直接的体会。

    但是,就算是感觉到了危险,也不代表人家欺负上门了,她还不敢还嘴。苏静楠一手搭在秦思羽的肩膀上,安抚着她暴躁的情绪,让她重新坐下。

    苏静楠面带微笑,淡然优雅,双眸亦是平静无波,如湖水一般平静,“宗先生,我们一点儿的也不关心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但是,既然她是你带过来的,就麻烦把她给我看住了!不要像只疯狗一样到处咬人!”

    “苏静楠——”林柔湘再也忍不下去,低沉的怒吼着,狠狠的瞪着她。

    竟然敢骂她是狗?

    该死!真的该死!

    “我看你能笑到什么时候?没有了苏家,又被赶出了公司,我看你以后还怎么生活?我看你还怎么高傲的下去?”

    苏静楠?宗衍一眸光微闪,下意识的打量着她。

    “服务员,买单。”苏静楠招了招手,在林柔湘的注视下,很是潇洒的拿出了银行卡。

    “你请客?”林柔湘下意识的问了出来。

    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苏静楠已经没有了身份,地位,甚至是工作,她竟然还请人到滨海市最高档的西餐厅吃饭!

    这一顿可够普通人家半年的开销了。

    “恭喜你,你猜对了。”苏静楠回以淡然的微笑,很多时候,你的笑容就是最大的杀伤武器。

    林柔湘狠狠的磨着牙齿,刚刚她还说苏静楠跟秦思羽混吃混喝,靠着秦思羽来消费,甚至可能连生活都有问题,现在现实立刻狠狠的给了她一记耳光。

    苏静楠出手这么大方,怎么可能连生活都过不下去!

    “你们继续,我们就不奉陪了,还有,恭喜你找到家人。”苏静楠始终都保持着淡然优雅,反而林柔湘像是一只跳梁小丑一般。

    “她就是你说的那个,跟你在同一福利院,但是运气特别好,被豪门收养的女孩儿?”宗衍一很是绅士的为他拉开了椅子。

    “什么豪门啊,不过就是一个三流家族,现在看起来,还是我比较幸运,至少我找到家人。”林柔湘尽力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像失败者。

    宗衍一笑了笑,“我的妹妹当然是最幸运的。”

    *

    三人出了餐厅之后便散了,苏静楠,直接回到了家里。

    其实说不失落是假的,亲人一直是苏静楠的心病,她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她会被抛弃到福利院。

    这二十三年来,她无时无刻不期待,她的家人会在某一天出现,即便她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林柔湘的家人来找她了,她是不是意味着,她的家人也很有可能在将来的某一天,找到她。

    苏静楠摘下脖子上的吊坠,这是苏万青出事的时候交给她的,说是她妈妈的东西,既然林柔湘都能找到家人,她也可以!

    只是,究竟要冲哪里查起呢?

    苏静楠窝在沙发里,拿着电脑,试图用伟大网络,查找吊坠的相关信息。只是,她掌握的信息实在是太少,想要在网上找到答案,无疑是大海捞针。

    正当苏静楠想关掉电脑的时候,网页上突然跳出来一条娱乐新闻:晏氏总裁神秘女友献身。

    大大的标题看上去十分吸引人。苏静楠想都没有想,直接点了进去。

    新闻页面还真的是有图有真相,晏涵逸一身黑色西装,挺拔的身姿,英俊不凡,而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个满脸幸福笑容的女人。

    这样的图片还有很多,最亲密的一张,是两人在餐厅门口拥吻。

    苏静楠特意留意了一下时间,是今天下午一点。

    她顿时觉得心中一片冰冷,即便是窝在沙发里,室内也打开了空调,但还是无法温暖她冰冷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