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妻之老公抗议无效 093 一怒冲冠为红颜
作者:大雪人的小说      更新:2016-12-06
    他不是说今天下午要开会吗?不是说有很多工作需要做吗?这就是他所说的工作?

    网页上的照片拍的十分清楚,俊男美女总是会引起众人的关注。再加上,晏涵逸本身的身份,那吸引力更不用说了,这新闻上传还没有多久,下面全都是评论。

    “原来晏涵逸早就有女朋友了,这保密工作也做的太好了吧?我一直以为他不喜欢女人!”

    “周家的小姐长得也不错,他们两个坐在一起还真的是养眼!这个时候曝出来,估计两人好事将近。”

    “这两人可是年纪都不小了,也许是先上车,后买票呢!”

    “唉,又一个单身贵族消失了!”

    ……

    苏静楠飞快浏览着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留言,最后直接将电脑扔到了一边,钻进了厨房里。

    每当需要平静的时候,她都会到厨房里做各种美食。这个过程会抚平她心中的焦躁和慌乱。

    这种事情她从来都没有遇到过,没有经验,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她跟晏涵逸之间,基本上都是他主动,而她一直处于被动的位置。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苏静楠麻利的处理鱼鳞,然后切成一片一片,晚上准备吃水煮鱼,切菜一向是最可以平复她的情绪的,今天,她还选择了最为复杂的水煮鱼。

    但是,为什么她的鱼都快处理好了,心中的烦躁却丝毫未减。

    仔细想想,不过就是一顿饭而已,应该不代表什么吧?朋友之间也可以没事相约吃个饭。

    总不能说,只要一在一起吃饭的,那就是情侣吧?

    是不是自己太小题大做了?

    可是,他脸上的笑容是骗不了人的。

    虽然晏涵逸总是习惯性的挂着温和的微笑,可是,那种温和却透着疏离,更加的公式化。

    而面对这个周瑞汐,他的微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他当时真的很高兴,想必这顿午餐也十分的愉快。

    不然,哪里会有最后的拥吻呢?

    想起两人拥吻的画面,苏静楠忽然没有了做饭的性质,看着案板上被处理了一半的鱼,心中泛起浓浓的无力感。

    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苏静楠不禁自嘲一笑,这么多愁善感,伤春悲秋,还真不是她的个性。

    男朋友什么的真是麻烦,如果她现在跟晏涵逸还是之前的协议关系,邻居关系,就算是看到他跟别人开房的新闻,她可能都不会有半分波澜。

    *

    晏氏集团。

    “晏总,你不过是出去了一趟,怎么就惹了这么大的事情?”

    唐钰一看到网上消息,立刻放下手中的所有的工作,来到了晏涵逸的办公室。

    “怎么了?”晏涵逸头都没有抬。

    他对这些娱乐八卦性质的新闻没有任何兴趣,即便是要看,他看的最多的也是国际新闻,财政新闻。

    唐钰诧异的看着他,“不要告诉我,你一点儿都不知道!”

    “现在网上都已经传开了!说你跟神秘女友共进午餐,而且还激情拥吻。甚至还有人说你们好事将近。”

    唐钰直接将pad递到了晏涵逸的面前,“话说,你该不会真的看上这个周瑞汐,想要脚

    ”去查,照片是谁拍的,新闻是谁写的,究竟是谁指使他们做的!给我一点不漏的全部查清楚!“

    晏涵逸低沉的声音少了往日的温和,唐钰知道,他动怒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生气。

    ”我已经让人去做了,只是,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制止这样的消息继续传播,万一让苏小姐看到了……“

    想起苏静楠那张淡然的脸庞,唐钰不禁为晏涵逸的未来担心,平日里越是对什么都不在意的人,生起气来就越是难搞定。

    ”传播的事情我会处理,你现在要做的是,给快讯新闻送律师函。发布这些未经证实的新闻,已经对我的名誉造成了侵害,他们要负责。“

    晏涵逸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浏览了整个新闻,还有热门评论,紧接着直接打开了电脑,修长的十指,在键盘上飞舞着。

    唐钰拿起被遗忘的pad,刚想再看一边新闻,好起草律师函,可是谁知道,网页打不开了。

    刚开始他还以为是公司的网络问题,可是,连续刷新了五次之后,还是什么都看不到,唐钰不禁嘴角一抽。

    ”晏总,你究竟干了些什么啊?“

    晏涵逸合上了笔记本,”这些不符合事实的报道,留着做什么。“

    唐钰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他这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只能无奈的将反驳的话咽了下去。

    ”这就是你说的解决新闻传播的方法?直接黑了快讯新闻的网站?“唐钰已经快抓狂了。

    ”这个方法最简单,迅速,快捷。“晏涵逸站了起来,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做的有什么不对。

    ”可是,你可以选择黑了这则新闻啊,为什么把人家整个网站都黑了?快讯可是国内最大的新闻网站!“

    唐钰实在是有些接受不了晏涵逸的大手笔,这么一黑,快讯还不知道会损失多少钱。

    ”这是他们找事的代价!不给这些人一点血的教训,他们怎么能意识到他们做错了?“

    晏涵逸再次恢复了温和的笑容,只是这笑容却让唐钰浑身发寒,他知道,快讯倒霉了!

    不过,晏总啊,就算是你对他们下狠手,他们也不会想到是因为报道了关于你i的一条新闻,才导致网站被黑的啊!

    什么教训不教训,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报复。

    快讯这次真的惨了。

    ”你要去哪里?公司这还一大堆的事情没有处理好呢?“唐钰跟着已经穿上大衣的晏涵逸,疑惑的问道。

    ”剩下的你处理,媳妇儿可比公司重要多了。“晏涵逸没有理会唐钰那张苦瓜脸,直接早退。

    唐钰只能悲催的叹了一口气,有媳妇儿了不起啊,将来我也会有的!整天在他这样的单身狗面前秀恩爱,这样真的好吗?

    *

    晏涵逸一路飞车,不禁祈祷,希望他家媳妇儿没有上网,没有看到那条新闻。但是他心里清楚地很,这个几率几乎为零。

    苏静楠虽然不至于痴迷网络,但是还是经常浏览网页的,毕竟是做设计的,把握流行时尚还是非常重要的。

    从公司到家里,他用了不到十分钟,直接将时间缩短了一大半。

    走进客厅,没有闻到饭菜的香味,晏涵逸心中那渺茫的希望彻底破灭,平常这个时候,他家媳妇儿应该在厨房忙碌才对。

    ”楠楠?“晏涵逸将鞋子大衣放到一边,去厨房找人。

    忽然发现客厅那米白色的瓷砖上,圆圆的一滴血迹,没隔多远,又是一滴,一直蔓延到厨房。

    晏涵逸忽的紧张起来,直接冲向了厨房,”楠楠?楠楠?“

    只见案板旁边放着一团团染着鲜红的血液的废纸,本应该白嫩嫩的鱼肉也染上了红色,案板下的瓷砖上的血迹更是密集。

    而苏静楠正一手拿着拖把,处理地面上的血迹,而她另一只手,正随意的握着一圈圈抽纸,应该是用来止血的。

    只是,貌似这样的止血方法不太管用,不然案板旁边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染着血迹的废纸了。

    ”跟我过来。“

    晏涵逸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拖把,扔到了一边,然后牵着她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来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按住了,老老实实坐在这里。“

    晏涵逸绷着一张脸,英俊的脸上充满了寒气,半点没有新闻照片上的温暖。

    苏静楠原本烦躁的心,越发的烦躁了。

    他就那么不想见到她?一张臭脸,就像是谁欠他钱似的!

    晏涵逸找到了医药箱,翻出来止血药和纱布,拿着棉签小心翼翼的帮她处理伤口。

    伤口在食指指腹上,切得很深,就像要把整个手指头切掉一样。晏涵逸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

    他那深邃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那受伤的手指,化不开的是浓浓的心疼,还有深深的自责。

    怪不得留了那么多的血,怪不得直接用纸巾按住也无法止血。

    苏静楠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任由晏涵逸帮她处理伤口,他的动作很轻,除了消毒的时候有些疼之外,其他时候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只是,他至于摆着一张臭脸给她看吗?做错事情的又不是她!苏静楠的心里愈发的郁闷。

    ”怎么会受伤?“处理好伤口之后,晏涵逸这才倒出时间询问整件事情。

    ”切鱼的时候不小心。“苏静楠看了看包扎好的手指,处理的很漂亮,只是有些行动不便。

    ”为什么会不小心?“晏涵逸可不会让这个问题就这么轻飘飘的过去了。

    苏静楠一怔,迎上他那深邃的眸子,幽深不见底,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不小心就是不小心,谁都有出错的时候。“

    晏涵逸的脸上已经半点笑意都没有了,并且越发的严肃起来,”受了伤之后为什么不立刻处理伤口?“

    一想到她不顾受伤的手指,一手拿着个拖把,处理地上的血迹,晏涵逸连肺都觉得疼,怎么会有这么不在意自己的人?

    ”谁说我没有处理?“苏静楠皱着眉头,一双猫儿眼拖着疑惑。

    ”哦,你的处理就是拿几张破纸按住?“晏涵逸顿时觉得脑门疼,难道他真的是年纪大了,跟她有代沟?

    苏静楠有些心虚,她确实没有好好处理伤口,应该说,她连受伤都没有及时发现。

    还是准备放弃做水煮鱼,回房间休息的时候,看到案板上的血迹,这才察觉到自己受伤了。

    这也是她第一次被别人的事情影响到忘记了外界的疼。

    ”楠楠,说实话,是不是因为新闻的事情,所以你才心不在焉,才会受伤?“

    晏涵逸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张英俊的脸庞越发的严肃了,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气势。

    即便一向淡然的苏静楠,也被震到了。

    她这才意识到,原来他们相处这么长时间,他从来没有真正跟她生气过,他一直都在迁就她吧?

    或者说,在他的眼里,她就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女孩儿,他包容着她所有的一切。

    苏静楠仰起头,凝视着他英俊的脸庞,她确实没有他那么成熟,很多时候甚至甚至固执的有些可笑,但是,她也有她的坚持。

    ”晏总回来这么早,是想解释一下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吗?那个刚刚回国的周家小姐,是你喜欢的人吗?“

    轻柔的声音透着一股强势,精致的娃娃脸上少了平日了的淡然,多了一抹倔强的固执。

    ”她不是我喜欢的人,我跟周瑞汐只是朋友,我们的关系就如同你跟秦佑恒一样,只是两家关系很好,从小到大玩在一起而已。“

    晏涵逸回答的很是认真,没有半点隐瞒的意思。

    ”那就我就是猜对了,你真的是喜欢她。我也喜欢秦佑恒喜欢了很多很多年。“苏静楠无辜的猫儿眼,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晏涵逸觉得自己举了一个失败的例子,听到自己媳妇儿当着他的面说喜欢其他男人,晏涵逸这心里更是恼火。

    ”我没有喜欢周瑞汐,你也不能喜欢秦佑恒!今天的新闻就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在搅事!“

    晏涵逸皱着眉头,对报道这件事情的记者连带着快讯越发的不满。

    苏静楠撇了撇嘴,到是没有怀疑他的话,”管的还真宽。你不是说你下午又会要开吗?还是说你的会是开在西餐厅的餐桌上?“

    ”会议结束还要附送亲吻一枚?“

    晏涵逸叹了一口气,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遍,”我下午确实是有会要开,地点是客户订的,就在餐厅的楼上。“

    ”会议持续的时间太长了,所以结束之后我们就就近吃了个饭。“

    ”至于亲吻绝对没有!只是周瑞汐脚下滑了一下,差点摔倒,然后我扶了她一下。“

    他一边解释,一边紧张的看着苏静楠,生怕她不相信他的说辞。只要让他查到在背后搞鬼之人,他让这些人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苏静楠点了点头,脸上重新绽放着淡然的微笑,”原来晏氏集团这次要合作的是周氏,而周氏那边的负责人就是你这个青梅竹马。“

    ”看样子,这种新闻今后还会生很多次,我要早点习惯。“

    晏涵逸敏锐的察觉到了情绪的变化,心中的紧张也褪去了,”所以说,你的手确实是因为看到了这则新闻,所以才失手伤了自己。“

    苏静楠眸光微颤,心虚的站了起来,”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一个花边新闻而已,我才不在乎呢!“

    晏涵逸拉住了她的手腕,阻止了她的回房的步伐,”看到我跟别人的绯闻,你吃醋了,是不是?“

    吃醋?苏静楠皱了皱眉头,想起晏涵逸回来之前,她在厨房里的心慌意乱,连一向平复心情的方法都失效了。

    ”可能是吧。“

    晏涵逸不禁激动起来,他家媳妇儿现在已经知道吃醋了,这可是一大进步!这说明他在她心里的地位更高了。

    ”但是我觉得这种感觉非常讨厌,所以,你说我是不是应该重新考虑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苏静楠挣开他的手掌,站在他的对面,淡然的笑容中透着认真。

    晏涵逸心中咯噔一下,刚刚升起来的喜悦之情,顿时消失殆尽,不禁慌了起来,”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

    苏静楠深深的看着他,她没有想到晏涵逸竟然会反应这么大,其实她的意思是,要不要他们两个也放出一个消息出去,坐实他们男女朋友的关系。

    没想到晏涵逸竟然以为她是要结束两人的恋爱关系,而且还这么严肃的保证。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美妙的误会。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既然已经觉得跟他在一起,就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后退!不过很显然,晏涵逸对她的了解,还不是很深。

    苏静楠这般沉默,让晏涵逸越发的不安,面对上亿的案子,他可以沉着冷静,轻松应对,但是这一刻,他却心慌了。

    ”这可是你说的,晏总可要说到做到哦!“

    苏静楠扬起小下巴,明媚的笑容很是动人,露出了洁白的小虎牙,更是可爱极了。

    晏涵逸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这件事情总算是过去了。这要苏静楠没有误会,那其他所有的事情,都好办。

    苏静楠扬了扬她受伤的小爪子,”我饿了,我们吃什么?拜你所赐,水煮鱼泡汤了。“

    晏涵逸看着再次渗出的血迹,脸色沉了下来,严肃的说道,”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体!“

    ”就像今天的事情,刚看到新闻的时候,你心里一定会非常不舒服。“

    ”你可以第一时间向我求证,也可以直接到公司找我发泄一顿,但是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自己受伤!我会心疼的,知道吗?“

    猝不及防的甜言蜜语,让苏静楠红了脸,”今天这只是意外,你放心,这么蠢得事情绝对不会有第二次。“

    晏涵逸这边是风平浪静了,但是,这件事情的影响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

    秦家。

    ”看样子我猜得没错,晏涵逸跟苏静楠就是玩玩而已,他堂堂晏氏的总裁,怎么可能看上苏静楠?要出身没有出身,要背景没有背景!“

    苏以情一边写着婚宴的请柬,一边幸灾乐祸的说道。

    秦思羽皱着眉头,”也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也不一定呢?“

    ”晏涵逸是什么人?以前他的身上可是从来都不会有这种花边新闻的,现在被曝出来,肯定是确有其事。“

    苏以情拿出了一张空白的请柬,写上了苏静楠的名字,嘴角的笑容越发的得意。

    ”在这滨海市里,除非有谁脑子进水了,不然哪个敢触晏涵逸的眉头?如果不是事实如此,哪个敢发这样的新闻?“

    苏以情转头看向核对名单的秦佑恒,”你觉得呢?这件事是真是假?“

    ”周瑞汐是周家的大小姐,她跟晏涵逸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加上两个人都是滨海市的豪门贵族,如果说这两个人在一起,那很正常。“

    秦佑恒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站在理性的角度上分析着。

    ”周氏装修设计公司跟晏氏集团一向合作密切,如果他们两个真的在一起,也算是拉进两家公司的距离,今后合作上可以更加密切。“

    ”所以,不论是从私人情感考虑,还是从家族利益考量,这则新闻报道的内容十有八九是真的。“

    秦佑恒眸间闪过一丝忧心的目光:苏静楠,现在你是不看清了你们两人之间的距离?

    ”苏静楠这下被晏涵逸甩了,看她在我的面前还怎么得意?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她出现在我们的婚礼上了。“

    一想到苏静楠形单影只的看着她和秦佑恒走进幸福的礼堂,苏以情的心里就异常的兴奋。

    秦思羽瞥了她一眼,”我相信静楠姐姐的眼光,她选择的男人绝对不会这么渣!就算是晏涵逸真的是个渣男,我也相信静楠姐姐一定会遇到属于她的幸福!“

    苏以情耸了耸肩膀,没有再继续跟她这争论这件事情,苏氏建材现属于非常时期,之前错误的方法已经让公司陷入了危局,她唯一翻身的机会就是这次婚礼。

    只要她跟秦佑恒的婚礼能够顺利举行,有了秦氏的帮忙,客户对苏氏就会重拾信心,公司就一定可以支撑下去。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跟秦家任何一个人闹矛盾,尤其是这个一向不喜欢她的秦思羽。

    不过她现在还真的想看看苏静楠,看看她被抛弃的模样,没有了工作,现在连男人也没有了,看她以后要怎么办?

    *

    唐钰的速度非常快,只是一个晚上,就把整件事情调查的清清楚楚。晏涵逸一进公司,就看到了调查结果。

    ”那个晏总,这个还要起诉快讯新闻吗?“

    唐钰有些犹豫,大水冲了龙王庙,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竟然是我母亲?我防备这个,防备那个,怎么也没有想到幕后之人竟然是我的家人!“晏涵逸啪的一下,将文件扔到了办公桌上。

    ”可能你家太后娘娘太想抱孙子了,太想让你结婚了。“唐钰不禁猜测道。

    ”这件事情只能你自己处理了,如果你搞不定太后娘娘,就算搞定了苏静楠,你们之间还是不能在一起。“

    晏涵逸寒着一张脸,好似暴风雨前的宁静,沉声命令,”不要起诉了,我之前设计的病毒植入快讯新闻网络终端。“

    唐钰嘴角一抽,出手这么狠?还不如起诉呢?起诉最多赔礼道歉,外加赔偿一些钱。

    可是这病毒一植入,快讯新闻可瘫了,除非他们可以找到网络高手,否则,他们就等着玩完吧。

    只要用户一打开快讯新闻的网页,电脑就死机,时间长了,就算是再有实力的网站,也会退出网络新闻的舞台。

    这次晏总是算是迁怒了,不能把自己的老娘怎么样,也就只能朝着快讯新闻下黑手了。

    年前的最后一天工作日,晏涵逸来公司没有五分钟,就离开了。这一次,唐钰连问都没有敢问他的去向。

    总裁现在是满心的怒火,谁惹到,谁倒霉。

    他本想回家找母亲问个清楚,却没有想到周瑞汐也在家里。

    ”你今天不是上班吗?怎么这个时间回来?“木可怡有些惊讶。

    晏涵逸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了一眼正在插花的周瑞汐,他轻轻一笑,”我是急着想听听母亲的解释。“

    ”解释什么?“木可怡有些疑惑。

    ”昨天快讯新闻发布了一条我和周小姐的新闻,言辞暧昧,暗示性极强,但是却没有半事实依据。您该不会不知道吧?“

    晏涵逸开门见山,说的十分直白,温和的声音很是严肃。

    木可怡笑的十分和蔼,”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见外,瑞汐可是跟你一起长大的,叫什么周小姐。“

    ”是啊涵逸,你也太客气了吧!外面那些人想怎么说,那是他们的事情,我们可不能因为外人而疏远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周瑞汐的笑容满布柔情,目光中充满了爱意,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她对晏涵逸究竟是什么想法。

    晏涵逸俊眉微挑,温和的笑容透着嘲讽,”我可不记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充其量就是小时候见过几次罢了,又何来疏远之说?“

    ”而且,你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我很在意。“

    晏涵逸说的毫不留情,那样温和的笑容下,却是那般的冷血无情。这样强烈的反差让周瑞汐非常尴尬。

    ”晏涵逸!你怎么能这么对瑞汐说话?我承认,昨天的新闻是我让人拍的,也是我让人发的!我就想让你们在一起。“

    木可怡也严肃了起来,直接承认了她做的事情。

    晏涵逸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不喜欢她,并且,我已经告诉您了,我有喜欢的人了,为什么您还要这么做?”

    “因为你喜欢的人我不喜欢!我就喜欢瑞汐做我儿媳妇!”木可怡强势起来,晏家的太后娘娘可不是白叫的。

    晏涵逸皱了皱眉头,母亲是怎么知道楠楠的?再一联想秦佑恒,他便瞬间明了。应该是四姐说的。

    晏涵逸直接坐到了沙发上,皱着眉头,深思熟虑之后,笑着说道,“您喜欢周瑞汐做您的儿媳妇,只有一个方法。”

    “那就是您可以再生一个儿子,或者是领养一个儿子,不然这个愿望是没有办法达成的。”

    “晏——涵——逸!”木可怡狠狠的瞪着他,她都多大年纪了,还生一个儿子。

    “这是唯一的方法,”晏涵逸耸了耸肩膀,很是认真,一点儿也没有觉得他出的主意有什么不妥之处。

    “晏涵逸!你当真对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吗?”周瑞汐红了眼睛,轻柔的声中透着些许的颤音。

    “没有!”晏涵逸很是果断,没有半点的犹豫。

    “为什么,我究竟有哪里不好?”周瑞汐的眼泪顺着脸颊留了下来,梨花带雨,惹人怜惜。男人最没有办法抗拒的,就是这样的女人。

    “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读你上过的高中,考你读过的大学,学你选择的专业,我这么爱你,为什么你要这么狠心对我?”

    晏涵逸却十分的平静,她的眼泪对他而言,没有任何的作用。

    “如果每一个喜欢我的人,我都要喜欢她,那我们家现在已经装不下了,被这些喜欢我的女人塞满了。”

    他凝视着她泪水朦胧的双眼,用他那温和的声音,说着最无情的话。

    “你喜欢我,那是你的自由,而我不喜欢你,也是我的自由。我从来没有要求你为我做任何事情,那些是你自己的选择,跟我无关。”

    周瑞汐狠狠得咬着牙齿,双拳紧握,细长的指甲用力的戳着手心,以此来缓解被拒绝的痛苦。

    她尽力压着心中的怒火,保持着得体的笑容,“你说你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是谁?能让我见见吗?我想知道,我究竟输在了哪里?”

    “你很好,非常好,相貌。学历,家世,样样优秀,只是,你不是我喜欢的。你没有输给任何人,只是感情不能强求。”

    晏涵逸的态度也平和了下来,没有之前那么尖锐。

    “她纵然没有你那样好的家世,不及你的高学历,但是,她是我喜欢的人。感情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谁书谁赢,只有谁更合适。”

    想起正在家里准备过年的苏静楠,晏涵逸的脸上不禁勾起一抹宠溺的淡笑。

    木可怡和周瑞汐都被他这个笑容惊呆了,没有想到,在他的脸上竟然可以看到那般温柔甜蜜的笑容。

    “不管怎么样,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你跟那个苏静楠在一起的!她配不上你!”木可怡寸步不退。

    “也可以,那您就不要指望抱孙子了,我认定了她!”晏涵逸微笑以对,可是却比木可怡更加强势。

    “有一点,我必须提醒您,我不希望昨天的事情再次发生。您这样做会给我带来极大的困扰。”

    在苏静楠的问题上,即便是应对白珍妮,他的母亲,晏涵逸也不会退让

    木可怡决定的事情,同样不会改变,“只要你坚持跟苏静楠在一起,那昨天的事情以后会经常发生。”

    “如果你们之间感情真的很坚固的话,根本不会被这样的新闻所影响。”

    晏涵逸无所谓的笑了笑,深双眸微眯,慵懒中透着高贵,“看来,滨海市的传媒界需要清洗一番了。”

    “什么意思?”木可怡很是疑惑。

    晏涵逸的笑容依旧温和,“可能您还不知道,快讯新闻网站已经瘫痪了,用户无法打开网页,浏览新闻。”

    木可怡沉默了,她没有想到,儿子竟然会做到这一步!

    “怎么会这样?快讯新闻可是网络新闻的巨头,在国内可是稳居榜首,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周瑞汐诧异的问道,她实在是不敢相信晏涵逸说的话,立刻拿出了手机,果然跟晏涵逸说的一样。

    晏涵逸站了起来,“这只能说明老天有眼,谁让快讯新闻报道了不符合事实真相的新闻,这就是老天给它的惩罚。”

    周瑞汐震惊的看着晏涵逸,这是他做的!原来他所说的清理竟然是这个意思?

    “为了苏静楠,你竟然能做到这一步?难道你就不怕媒体联合起来对付你吗?”木可怡非常震惊,这还是儿子第一次跟她对着干。

    晏涵逸很是认真的说道,“您要相信您儿子的能力,如果连几个媒体走收拾不了,那晏氏集团也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规模了。”

    木可怡一声叹息,“我不同意你跟苏静楠在一起,这就是我的态度,明天过年你也没有必要将人带回家,我不想见到她。”

    “您放心,就算是您不说,我也不会把她带回来的,但是我还是会回陪您过年的。”因为他家媳妇儿要去福利院。他的忧伤没人懂啊!

    “她对我们家没有任何兴趣,所以也请您不打扰她的生活。惹急了她要跟我分手的话,那我就要孤独终老了。”

    晏涵逸那温和的笑容中透着异样的威胁,气得木可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回了房间。

    周瑞汐刚想跟晏涵逸再沟通一番,可是晏涵逸却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直接将她忽视了。

    弄得周瑞汐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马上离开。

    *

    雨舒画廊。

    “你们家那位还真厉害,不到一天的功夫,就把网上的新闻清理的干干净净,真男人!”蓝雨潼一脸的钦佩。

    苏静楠停下了画笔,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不指责他脚踏两只船啊?”

    蓝雨潼拍了拍她的肩膀,“如果你见到那天在医院,他是多么紧张你的场景,你就不会问这个问题了。”

    “姐姐我看人还是有几分眼力的。晏涵逸那样身份的人,你不过就是晕倒了,医生都说没什么事情。”

    “可是他硬是一整晚都没有合眼,就坐在你的床边,一直盯着你,就像他一闭眼睛,你就会不见似的。”

    “可想而知,你在他心里占了多大的分量!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

    苏静楠不禁扬起了嘴角,小脸上绽放着甜蜜的笑容。晏涵逸都没有告诉她这些事情。

    “说真的,晏涵逸的手段还真的是高超,快讯新闻这次真的是惹到不该惹的人,活该它瘫痪。”

    蓝雨潼不禁再次感叹。

    “为了你,他直接搞垮了国内第一的新闻网站,采访一下,你现在的心里是什么感受?”说着她随手拿起一支笔充当话筒,放在苏静楠的身前。

    “搞垮?你太夸张了吧?这怎么可能?”

    苏静楠给了她一个白眼,根本不相信。快讯新闻可是全国排名前五十的企业,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能搞垮的?

    “这不是我说的,而是媒体评论家说的,快讯新闻如果没有办法在三天之内回复网站的运作,那它的业界龙头地位将被取代。”

    蓝雨潼直接将评论页面拿到了她的面前。

    这下苏静楠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晏涵逸竟然做了这么多!案暗自解决了所有的问题,然而,他却没有告诉她。

    “这也算是一怒冲冠为红颜吧?你真的是太幸福了!”蓝雨潼羡慕之余,是欣慰,这个小学妹终于遇到了珍惜她的男人。

    “店长,有客人要买那幅木南!”

    蓝雨潼看了店员一眼,“你没告诉他那是非卖品?”

    “我已经说过了,但是这位客人态度非常坚决,手不论出多少钱,都要把它买下来!”

    蓝雨潼和苏静楠相视一眼,眸中同样闪着疑惑。

    木南是出自苏静楠之手,只是她随手画的,跟店里其他作品比,技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而这幅木南也只是作为装饰,排在咖啡吧台上,怎么会有人买这个?

    “走吧,一起看看去,究竟是哪个品味独特的人看上了你的作品。”蓝雨潼调侃着,眼中满是好奇。

    ------题外话------

    推荐《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月初姣姣

    临城最神秘低调燕公子,某军区最有名的军痞,顶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端着一副高冷禁欲的皮相,有着世家公子固有的倨傲冷漠,某人评价:“衣冠禽兽,人面兽心。”

    临城姜家二小姐,知名心理咨询师,生得端庄貌美,温柔贤惠,知书达理,有着大家小姐的傲慢矜持,某人评价:“心胸狭窄,表里不一!”

    “妈咪,爹地说你是轰炸机。”某宝捧着模型飞机。

    “为什么。”

    “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纪卿嘴角一抽,“那他就是流氓中的战斗机!无耻之极!”

    某宝抿嘴一乐,“妈咪的评价果然精辟!”

    燕殊无语望天,其实他挺正人君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