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神降临英雄联盟 第25章 老子李耳
作者:会写字的蜗牛的小说      更新:2016-09-15
    莫尘神色有些怪异地注视着月玲珑,心中莫名升起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如果说以前他还只是猜测,月玲珑与以后的阴阳家有关联,现在却是已经能够肯定,她必然与阴阳家有关系,甚至还有可能是阴阳家的创始人!

    莫尘打量着月玲珑的紫发,心中陡然升起几分好奇,月玲珑与后世的少司命又是什么关系?

    紫色的头发,在这个世界可是只有月玲珑姐妹如此。他曾经听月琉璃说过,当年她们姐妹因为误入上古遗迹,获得巫道传承,才会变成这般模样。

    只是不知,她们谁是少司命的先祖?

    “万叶飞花流,这个名字倒是不错。”月玲珑收起玉手,虽然心中有些好奇莫尘的惊讶,但是以她的性格,却不会特意追问。她双眸闪过一道亮光,平静地说道。

    “这一式武功,有术法之诡异,武学之精妙。玲珑的天资,真是让人惊叹。”莫尘望向消散于无形的绿叶,脸上表情平静下来,感慨地说道。

    自己是因为有主神的威能,才能在短时间内将武学融会贯通,但是月玲珑却是全凭自己的能力。这其中的差距,实在太过明显。

    “若非莫兄的《长生诀》,玲珑如何能领悟阴阳五行更深一层的奥妙。”月玲珑轻抿茶水,开口道。

    自从那一日观摩过长生诀之后,她对于阴阳五行的理解,有了全新的领悟。经过多日的揣摩,才有了今日的万叶飞花流。

    莫尘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长生诀如果是那么好领悟,在黄易世界也不会没几个人练成,月玲珑不过观摩一番,就能够领悟其中的玄奥,这种天资只能用妖孽来形容。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因为她自身的上古巫道,与长生诀中的某些理念相合,所以才会如此轻松的领悟长生诀的奥妙。

    他现在倒是越发期待,月玲珑以后会创造出什么样的招式。阴阳家有以五行划分五部,想来应当还会有其他五行招式。

    与此同时,楚国郢都王宫。

    楚康王坐在上位,面容上阴晴不定,凝视虚空的双眸之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

    这大半年的时间,楚国可谓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造纸术、印刷术、琉璃、甚至关乎国之大事的制盐锻铁等等让人惊叹的技术,从那对让他深恶痛绝的巫女姐妹手中出现。

    因为这些技术,月玲珑的威望越发的强大,甚至有些时候,比他这个楚王更加有用。其财力,更是可怕的让楚王心寒,短短半年的时间,神庙之盈利已经不可计数。

    他从来没有想到,当年自己以为是一句戏言的神人天降,竟然成了真实。那天郢都天变,他也是亲眼所见。那种让天地为之色变的力量,让他实在是寝食难安。

    虽然莫尘之后极少出现,但是以楚王的力量,还是轻易地寻到了他的下落,之后楚王数次亲自拜访,全被月琉璃挡了下来,让他心头对月玲珑姐妹更加痛恨。

    至于对莫尘,他连一丝埋怨的念头都不敢升起。在他想来,定是那对可恶的巫女姐妹捣乱,才让天神不知道自己的诚意。

    “卿对神人传授长生之道,有什么看法。”楚康王神色变幻,吐了口气收回心神,抬首望向大殿之中的楚狂歌,脸上带着几分迟疑地说道。

    这世间,但凡帝王将相,又有几人不渴望长生于世,他自是也不例外。

    “神鬼莫测,臣不敢说。”楚狂歌脸上罕见的露出一抹苦笑,对着楚康王摇了摇头,无奈说道。

    若是一般人,他定会毫不犹豫地道一声荒谬。但是那人,他不敢说,也说不清。能让天地为之变色的存在,又有什么是不可能?

    这半年多来,自楚国流传出去的各种精妙之物,不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般人能够制造。世上没有谁会是傻子,一件两件或许是机缘巧合,但是源源不绝的各种精妙之物,就是傻子也能看出其中的不对。

    若非天神传授,以月玲珑姐妹的能力,绝对不可能造出如此多的精妙之物。

    “是啊,神鬼莫测。”楚康王眺望大殿之外,双目失神地说道。

    对于神鬼而言,长生似乎也并非难以想象之事。楚康王心中一动,眼中多了几分坚定与火热。

    这一次天神传道,自己定要亲自前往。不,这样还不够,自己要让天神看到自己的诚意,看到自己对天神的一片虔诚,这一次定然不能让那对巫女姐妹专美于前。

    “来人,传令下去。神人慈悲,怜悯世人疾苦,愿在我大楚之地传授世人长生之道。此乃我大楚之幸事,寡人愿以微薄之力,为前来听道的之人筹备膳食。”楚王双眸神芒闪烁,对着下方的宦官吩咐道。

    这次神使传道,所来之人大多是贵族,这些人绝对不会去吃大楚准备的粗糙饭食。而那些能够前来的普通国人,想来也不会有多少。

    楚康王心中想着,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笑容。他相信,神使定会看到自己的虔诚。

    时间如同流水,几个月的时间缓缓而去,转眼六月已经到来。

    随着时间到达六月,紫霄山下越发的热闹。早在数个月前,小说家将消息放出去,就陆续有人赶到这里,到了现在已经在山脚下形成了一处数万人的巨大城镇。

    虽然其中各种建筑显得有些杂乱,但是其热闹程度,却不下于任何一个中原大城市。甚至比楚国郢都,都还要热闹几分。

    六月中旬的一个清晨,在城镇中的一处酒舍之中。

    “哎,这眼看着就要下旬了,可是神使还没有丝毫影子,当初也不知是神使忘记说明,还是那些说书人忘记说是几号。”一位身穿华服的老人抱怨道。

    在老人不远处,一位身穿麻衣的青年人面容平淡地说道:“这位老先生此言差矣,神使既然没有说具体时日,定然是有所考虑,想来这也是一道考验。若是连这点耐心都没有,又如何能够修仙练道。”

    老人闻言,面容一顿,露出几分恍然之色,笑道:“这个小兄弟所言极是,老朽差点误了仙缘,还请受我一拜。”

    年轻人见老人真的拜了下来,顿时从地上跳了起来,闪到一旁道:“老先生言重了,在下楚国苦县李耳,当不得老先生如此大礼。”

    李耳躬身,脸上露出一抹苦笑。眼前之人衣着华丽,谈吐之间自有一股威势,想来当是贵族出身。他不过一介平民,如何当得起贵族的大礼。

    “老朽鲁国叔梁纥,若非小兄弟提醒,老朽都已经准备收拾东西离开了。”叔梁纥请李耳到自己矮案旁坐下,一脸感慨地说道。

    他今年已经六十有七,这次不顾家人反对,前来寻求仙缘,心中本就没底。现在已经在此苦等两个月之久,心中更是越发的没了信心,再加上小妾去年为自己生了一个儿子。他老来得子,离家数月,心中甚为想念。

    两人渐渐聊了起来,随着话题的延伸,叔梁纥对于李耳越发的欣赏。此人虽然年纪不大,且出身平民,但是其所学却非常浩瀚,而且性格温和沉稳,言语中透着一股虚心好学的态度。

    “小兄弟所学甚为杂乱,但是却有着自己的一番见解,真是相当了不得。小兄弟若是不嫌弃,将来可去我家中做客,为我孩儿孔丘启蒙。我家中,有藏书千卷,小兄弟到时可以随意阅读。”叔梁纥一脸欣赏地望着李耳,邀请道。

    李耳闻言,双目一亮,心中有些意动。在这个时代,藏书大多都是被贵族收藏,普通平民极少能够见到那些书籍。千卷书籍,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小儿孔丘,字仲尼。去年方才。”叔梁纥见李耳意动,开口道。

    就在他说话的功夫,一身仿若来自天外的声响陡然响起,将他的话语打断。

    那声音之浩瀚,方圆数十里都能听到:“一个时辰后到紫霄宫者,为有缘之人,得授长生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