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神降临英雄联盟 第46章 交易,诸子百家圣人
作者:会写字的蜗牛的小说      更新:2016-09-24
    (感谢:天地£五行的1000起点币打赏,冥筱帝的200起点币打赏。明天爆发四更,求支持。)

    面对八人的袭击,阿青面容平静。她手持竹竿,刹那间动了起来,整个人轻轻转身宛若一团流光,又好似随意舞动。

    竹竿后发先至,不差分毫的点在八人的手腕上。

    只听一声声金铁交击的声响,八人手中的利剑同时掉落在地。

    他们一脸茫然,呆滞地望向自己空空如也的右手,眼中尽是不敢置信之色。那一剑之快,他们完全没有摸到一点痕迹,就感觉手上一麻,已经握不住利剑。

    越王勾践一身便装,坐于范蠡身旁,怔怔地望着寂静无声的演武场,打量着手持竹竿的阿青,脸上带着难以遮掩的惊骇与欣喜。

    他之前还在疑惑,范蠡让一个女人,与自己手下最后的剑客比试,是何用意。直到他手下的八名顶尖好手,在阿青手中连一招都没有走过,就被她轻易的击落了手中的利剑,勾践才明白过来。

    阿青,剑道通神!

    这般恐怖的剑术,他想都不敢想象。

    “好,好,好!”勾践良久才回过神来,望着俏丽的阿青,忍不住站起身来高声喝好。

    有此神剑相助,自己攻破吴国的计划,当更有把握!勾践想到当年在吴国受到的侮辱,眼中寒芒闪烁,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阴沉万分。

    范蠡松了口气,惊喜地望着阿青。他之前已经尽量把阿青的实力想的很高,但是到现在却发现,自己还是太过小看阿青。这般神鬼莫测的剑术,当真是天下大可去了。

    同时,他心中又不免有些惋惜,这等天纵英才以往却不为人所知,也不知乡野之间又有多少大才之人沉沦。

    范蠡心中想着,给了阿青一个温和的笑容,示意她尽管放心,此事没有问题。随后他才开口道:“汝等先行下去。”

    待众人离去,勾践一脸急切,迫不及待地问道:“不知此女何人,可愿为我越国效力。”

    自从见识了阿青的剑法,他就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范蠡一脸智珠在握的笑容,将自己与阿青相识的经过,以及阿青只所以愿意前来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哈哈,若是此女愿意为我越国效力,寡人愿给他大夫之位。”勾践闻言,没有丝毫犹豫地大笑道。

    一个挂名的大夫,换来一位剑道通天的剑客,在他看来简直太过便宜。若非阿青实力太强,他甚至想过纳阿青为妃。

    三天后,幽谷之中。

    溪水潺潺,莫尘端坐青石之上,一如既往的用那根没有鱼钩的竹竿钓着鱼儿。

    他的修为已经抵达四阶金丹巅峰,在这个世界已经再无寸进的可能。钓鱼对他而言,与其说是乐趣,倒不如说是一个磨练,对自己心境的磨练。

    阿青一袭淡紫长裙,清秀的俏脸略施粉黛,看起来更显娇艳如花。她站在莫尘身旁,脸上比以往多了几分自信,期待地问道:“范蠡先生说,只要莫大哥愿意出山,可以在越国为莫大哥谋取官职。”

    阿青说着,好像是怕莫尘不信,赶忙说道:“范蠡先生可是越国的大官。”

    莫尘听着阿青的话语,对她的一片真情颇为感动,同时也是好笑。以自己的身份能力,何须为他越国效力。

    他摇了摇头,伸出一只修长白皙的右手,隔着虚空对下方的小溪按去。一道白芒从他手上闪过,方圆数丈的溪水上瞬间结了一层淡淡地薄冰。

    在夕阳之下,薄冰闪烁着璀璨的光芒,让人眼花缭乱。

    阿青原本看到莫尘摇头,心中有些着急,随后看到他的举动,还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当溪水上凝结一层冰霜时,阿青顿时目瞪口呆,一副傻兮兮的样子。

    凝水为冰?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世间之繁华荣辱,就如这霜寒,终究不过是过眼云烟。”莫尘伸手指向下方冒着寒气的寒冰,淡淡地说道。

    “莫大哥,这,这真的是冰。”阿青直到现在才回过神来,她呆呆地望向寒冰,结巴地说道。

    莫尘挥手一道劲气,散去了小溪上的薄冰,平淡地说道:“修行练气之道,自有其奥妙,当你修为高深时,自会明白其中的真意。时间已经晚了,你该走了。”

    他刚刚使用的法门,就是月玲珑根据上古巫道法门与武技结合,自创的白露欺霜。以他现在的实力,全力发动之下,可将方圆数十里里之地,瞬间化作皑皑雪原。

    阿青怔怔地望着莫尘,总感觉他虽然在自己身前,但是却好像海市蜃楼般可望而不可即。她从来不知道,莫尘还有这这种神异的能力,让心中莫名升起几分自卑。

    阿青低垂着小脑袋,沮丧地转身离去。

    范蠡远远地立在幽谷外,看到阿青一脸沮丧地出了幽谷,心中蓦然一紧,难道除了变故?

    他心中想着,脸上带着几分不解地迎上前问道:“如何?”

    阿青满脸沮丧,无力道:“莫大哥不愿意。”

    她并没有将自己今天看到的景象说出去,她虽然天真但却不傻。莫尘那种能够凝水为冰的能力,显然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

    范蠡心头猛的一惊,难道自己猜错了,此人真的是一位高洁隐士。他看到阿青的神态,心中念头急转,想着补救的办法。既然无法以官位来笼络阿青,那么不妨以财物。

    范蠡想着,一脸敬佩地开口道:“此人端是名士风范,让人佩服。不过他一人生活于幽谷,终究不是个事情。人生在世,谁又能离开衣食住行。他现在身强体壮还没有什么,但是当他年老体衰,又当如何?”

    阿青深以为然地点头,小手紧抓着自己的衣角,俏脸微红地说道:“我可以照顾他一辈子。”

    “他若是不愿娶你,你难道还能照顾他一辈子。就算你愿意,你可曾想过自己母亲?”范蠡眼中闪烁着异色,叹息道。

    阿青面容一怔,若是他真的不愿,自己真的能够陪他一辈子,就算自己愿意,母亲又怎么可能同意?她一时间陷入了茫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

    范蠡话音一转,继续说道:“你倒不如多积蓄一些银钱,不仅能够改善自己的生活,让你母亲过上好日子。将来就算你不舍他,也可为他留下一笔钱财,让他衣食无忧。”

    阿青茫然的点头,久久没有说话。她虽然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但是却又感觉范蠡说的非常有道理。

    自从那天的谈话之中,阿青就应下了范蠡的差事,教导越国剑客剑术。

    她的剑术浑然天成,剑随意动,气随心生,完全是以自然为师领悟出来的法门,故而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教授他人,只能与他们对战,让他们自己揣摩。

    一个月后,阿青的母亲也被接到了越国国都。她虽然并不想让女儿卷入这些纷争,但是阿青性子执拗,她寻思良久也只能叹了口气。

    三个月后,范蠡收阿青为义女,教其兵法谋略。阿青无愧这个时代的主角,一个月的时间习得文字,半年的时间就已经让范蠡教无可教。

    时光悠悠,一晃两年。

    自从越国剑客学习了阿青的剑术,越国兵锋为之大胜,将吴国的军队打得节节败退。不过两年的时间,吴国国都以南的土地全部丢失。

    时至六月,越国的军队比之历史记载的快了一年时间,就已经要攻打到吴国都城。

    吴国都城姑苏,王宫。

    王宫之中一片萧条,为数不多的宫女行走间小心翼翼,好似生怕惊动了什么似得。

    此时,主殿之中,吴王夫差却在会见一位神秘的客人。

    吴王夫差跪坐在大殿主位,看起来面容苍老,双眸也早已经没有当年的不可一世。

    在他下方,跪坐着一位身穿白袍的中男人。那人看起来非常普通,若是在人群之中,很难引人注意。

    “不知大王考虑的如何。”中年人丝毫没有因为坐在面前的是吴王,而生出什么异色。他面容平静,淡淡地说道。

    夫差面容变幻,最终叹了口气,沉着脸道:“天问剑可以给你们,但是援军何时能够抵达!”

    天问剑虽然是道祖所赠,珍贵无比。但若是连吴国的祖宗基业都没有了,自己要它又有何用?

    “只要大王愿意将天问剑交出,半个月后,道家老子、儒家孔子、墨家墨子、公输家族公输班都会亲自赶来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