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后嫁到 第二百四十二章:恨他吧
作者:妖年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云澜心里一惊,面上却还是详装镇定,但是她那双微微颤抖的手还是出卖了她面上的平静。

    “你……”她直直的望着他,眉心微皱,清澈的眸子里溢满了心疼,还有……那一丝丝缓缓浮上来的恐惧,像一把利剑,将百里尘的心刺的鲜血直流,“好端端的。为何要说了对不起?”

    “本王……”他苍白干裂的唇轻轻动了动,似乎藏了千万句的话,不知道要怎么说出口。

    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他就这么不信了自己。

    “小东西。”看到她眸子里弥漫起来的一层薄雾。百里尘心里一抽,轻声唤着。

    “百里尘,你信我吗?”云澜冷声质问他,含泪的目光紧紧绞在他那张憔悴的俊脸上,过了良久,见他却还是这般的样子。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若是不信我,何必这般煞费苦心来纠缠与我?”

    说罢,便想拂袖而去。

    百里尘忙伸手攥住她的皓腕,将她纤细的身子紧紧的搂在怀中。

    “小东西。”他灼热湿润的气息喷在她的耳后,落在自己身上的几滴湿度,将她整个心都灼烧了起来,火燎火燎的疼。

    云澜轻轻一叹,小心的侧首,看着他落在自己肩上的黑发,与自己的头发相互缠绕着,“百里尘,我能帮你吗?”

    “就一会,一会儿便好。”将头深深的埋在他的秀发间,他的声音里充满了不舍。

    “百里尘。”云澜转过了身子。小手捧起他低垂着的俊脸,就如同以往他逼着自己与她对视一般,平日里那双充满邪魅的凤眸里。此刻弥漫着无数的不舍,无奈,挣扎,他就像是被困在监牢中的困兽,睁着一双猩红的眼睛,咬牙切齿。却是徒劳。

    “你到底怎么了?”为何,眸子里会有这般浓厚的绝望,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一滴滚烫的泪从百里尘的眸子里缓缓流下。他深深的望着他,下一秒,云澜还未反应过来。便撞进了一个似铁般的胸膛,他好像费劲了全身的力气在抱着她,想将她揉进了自己的血液中。

    “尘……”她颤声轻唤着,声音里满是……害怕。

    他不想让看看见自己的狼狈,他不想看到她那双清澈的眸子,他……怕自己没有勇气离开。将自己的下巴搁置在云澜的发顶上。沙哑着声音,似乎是在哀求,“小东西,忘了我好不好?”

    云澜目光一顿,声音带着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云澜。”百里尘深吸了一口气,当即将她从怀里推落在了地上,“你这个弃妇给本王滚出去,滚,本王不想在看到你!”

    云澜面色苍白,依旧维持着方才跌落在地上的那个姿势,“百里尘,你到底怎么了?”脚上一股痛意充斥着大脑。

    百里尘心里疼痛不已,小东西。对不起,对不起!无数次的道歉声在心里默念着。那双想要去将她搂进怀里的手死死的攥着,指节骨惨白。仿佛唯有这般样子,才能忍住心里的那股冲动。

    “呵呵……”他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蓦地睁开。绯红色的薄唇勾出一丝邪魅的弧度,一阵轻笑从喉间溢出来,隐隐带着几分的残忍的味道。

    狭长的凤眸如同往昔一般。流动着层层的波澜,居高临下直勾勾的望着她。

    “既然你不想走,那就让本王看看你在伺候本王的功力有多少?”那低沉黯哑的嗓音如同上千年的佳酿,让人沉迷,说着,已经慢慢的蹲下了身子,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勾画着云澜精致的五官。“何必这般看着本王,像你这般处心积虑想要攀登高枝的女人。本王见得多了。

    你不是就想要本王九王妃的位置,站起来伺候本王啊,前些个日子投怀送抱不是做的很好?”

    整个书房内静的可怕。空气亦是像凝固了一般,只听得“刺啦”一声,衣料破裂的声音。

    “哼,到底是个贴上门来的货色。”

    “百里尘,你!”云澜只觉得上身一凉,他这般的看着自己的目光像极了她是勾栏里的姑娘一般。

    百里尘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控制自己。他目光凉凉的望着她,“怎么,莫非你想要本王好好怜惜你一番。”

    “九王妃,难道不喜欢臣女这般吗?”云澜不顾了脚上传来的锥心痛意,如樱的红唇绽放出一丝如罂粟般危险的笑意,一双含着泪痕的眸子朝他邪魅的望了一眼。“不然,九王爷为何这般煞费苦心的羞辱了云澜呢?反正云澜早已经不是贞洁之身,陪了哪个男人不是?”

    看着百里尘宛如冰窖的眸子,一丝报复浮现在云澜的眼底,“九王爷,明日便要给太后封石,你莫要让臣女起不了身便好。”

    澜儿不要这样。为了他这般糟践自己不值得,云澜说的每一个都如同一把利剑深深的刺在他的心里。

    “你当真要这般作贱了自己?”他冷声问道,眸子里闪过一丝挣扎。

    云澜秀眉微挑,嘲笑的道,“我云澜在您九王爷百里尘眼里,不过就是一个挥之则来的人吗?难道九王爷对我的态度还不够满意吗?”

    说罢,她带着一丝媚笑,伸手抚上他的俊脸,一眉眼间,以往承载了他给她无尽的宠溺,世间感情当真是脆弱,一眨眼间便消失殆尽。

    百里尘狭长的凤眸里满是痛苦的光芒,他咬着唇定定的望着云澜,他一直相信,他的小东西,没有他陪在她的身边,也是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因为----

    她是云澜。

    “就凭你也配?”百里尘无情的将她的手给甩了下来,转过了身,留给她一个挺拔清冷的后背,“云澜,你将自己想的太高大了。”

    ----

    百里尘不知道自己是熬过这些时间的,待门被“吱呀”一声打开的时候,云澜那张决裂的小脸,深深的映在了他的心中。

    他恨不得现在立马追出去将她抱在怀里,但是……有些事注定不可能了。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