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胖子带我去仙界 009 要问我的装逼路?
作者:王老夏的小说      更新:2016-12-24
    四人相互对望,开始的时候还显得有些不适应,时不时的瞥了瞥罗三,但均被罗三以牙还牙的瞪了回去,才识趣的回过头,纵然对罗三再多的不愤,也只能作罢。

    大致上,罗三是明白了点事情的起因。

    一切皆是因为三天前的那场冲突。加百一族在离开后,迅速对杜家进行了疯狂的报复,整整三天,杜家在各地连续关闭亏损店铺多达十家,而将杜家招牌换成加百一族的店铺,竟然有三十一家!可想而之,这是何等的耻辱。

    四个人义愤填膺,你一言我一语,仿佛就要杜凌云活吃了一样。

    说是在讨论对策,实际上是在说怎么报复加百一族。

    一个说用火烧,一个说侵猪笼!

    一个说用皮鞭,一个说用绳捆。

    罗三笑了笑。

    就差一张床了。

    滴蜡,湿身,小皮鞭,捆绑都齐活。

    然而,他们说他们的,聊一些看起来很严重的事情,有什么生意被攻占,地皮被抢之类的。罗三听着连哈气,百无聊赖的看着那满是胡茬的男人吐沫星子乱飞,只见他一身腱子肉,动不动就喜欢说一些“砍死你他大爷”的话。

    这与黑涩会有啥区别?

    嗯,罗三细细端详。

    也许就是少了俩皮皮虾打篮球……

    终于,罗三猛地站起身。

    五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盯着罗三。

    我去!

    罗三顿时尴尬。

    “我腰疼,水喝多了肾不好。”罗三连忙道,顺便象征性的晃了晃腰。

    五人才恋恋不舍的从罗三身上离开,继续低着头嘀咕。

    “我看!老子带着砍刀全砍死算了。”

    “我的布哪里比他次?他凭啥价格比我低?”

    ……

    罗三在别人眼中看起来是吊儿郎当,拉着杜雪菲看看这里,看看那里,一会摆弄着稻穗,一会鼓捣着茶杯。

    五人正在讨论时,罗三端起一个花瓶细细端详,下面竟然落一个款。

    字是横七竖八,但看不懂就对了。

    看得懂还是宝贝?

    拿回去最少也值个八百十万吧。

    想到这里,罗三突然笑开了花,小声问道:“这是什么朝代的?”

    一道道凌厉的目光齐刷刷的扫来。

    杜雪菲小脸一红,“这是,这是我爹爹亲手做的。”

    我凑。罗三翻了个白眼。

    不由微微的移动着目光看着杜凌云,杜凌云也敏锐的看着他。

    “哈?”罗三额头上爬起三根黑线条:“是吗?是啊……哈哈。”

    “叔叔真棒!”罗三激灵的伸出双手为杜凌云点赞,露着一排晃眼的大白牙。

    良久……

    “阿勒?花瓶呢?”

    良久……

    “可真顽皮,哈哈。”

    良久……

    “哈……”

    良久……

    “我说他自己跑得,您信吗?”

    良久……

    “咳咳。”

    罗三咽了口吐沫,看着脚下碎成一片一片的花瓶,内心是崩溃的。

    如果放在地球!不点攒是要被拉黑的!

    有错吗?

    罗三自己清楚,他的苦衷别人是不了解的。

    “你……”杜凌云敲着脑壳,满脑子想着形容罗三的词汇,突然发现自己才疏学浅!

    “我看,不是您才疏学浅,是字已经难以形容他了。”一个老者捏着胡须道。

    “嗨。”胡茬男人叹息一声,就要起身:“大家长,今天看来着实不宜谈论此事。我就先告辞了。”

    杜凌云眉头拧的像麻花,按住了起身的胡茬男人,偏偏又被罗三搅合的头昏脑晕,看着罗三,缓缓道:“罗杰,你也要娶我家女儿,我膝下又无儿,有事情我还想你应该分担点。”

    罗三盯着房梁上的那只大壁虎,指着那老者问道:“诶,钟南山。”

    老者一回头,诧异的看着罗三。

    要知道这一直罗三都是在玩,竟然还会知道他的名字?怎可不诧异?

    “叫老夫如何?”钟南山鼻子一哼,头也不看的说道。

    “这是啥?”

    钟南山朝着罗三指着的一物一看,不由狂笑了几声:“这是壁虎!可懂?”

    杜雪菲受到罗三的指使,连在墙上用字写好,壁虎二字。

    “哦……那如果反着看呢,是什么?”

    “虎壁。(官方骂人话……二笔。)”

    “是,你确实够虎的,不用承认。”罗三俩手一滩,一副无公害。。

    把钟南山气的脸红一阵,脸白一阵,竟然一甩袖,蹭的一下站起来,指着罗三。“气煞我也!大家长,您这女婿也太懂守规矩了!告辞了。”

    “钟老,孩子而已,不用一般见识。”杜凌云连忙赔笑,转过身对着罗三,再次耐着性子的开口:“罗杰,你也听了半天,有什么想法吗?”

    “他?我看他根本不关心杜家。”胡茬男人一哼,大为不信。

    “我看,他压根一句也没听。”钟南山也附和道。

    “谁说我一句没听?”

    罗三得以不饶人,一翻身指着钟南山的鼻子问道。

    钟南山面容一窦,站起来勃然大怒,“好!你给我说说,你都听了什么!”

    杜凌云本想插话,却突然止住。

    罗三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你说,杜家的学堂学生纷纷退学?是吗?”

    “是!”

    “一个,退学换校,情有可原!可如果十个,百个,千个呢!此时你还在怪加百一族夺了你的生意,是不是太可笑了。你就没考虑过你自己的问题?教学的问题?三日必省吾身呐。”罗三捂着胸口痛惜道。

    “我?哼!老夫教学数十年,教学材料都是我一手准备!做这个我会有什么问题。”钟南山怒道。

    “为师者,必先正其身,方能教育人。”罗三一语道破,“你看中的是你的地位,你看中的手中的财物。你觉得你高高在上,不惜与别人交流,其实你依然在原地踏步!现在市井小二唱的什么?江边儿郎哼的什么调?你可知道?教学质量能否跟上,教学材料是否更新?这些你都考虑到了?所谓学无止尽,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虚心才能与时俱进。我虽为你小子,固然崇拜的你的学识,但我身上,却也有你没有的东西。”

    “黄口小儿。”胡茬男道,劝阻着钟南山坐下。

    “何物?”钟南山不服道。

    “脸。”

    “谬论!”钟南山嘴上说着,却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脸上却是一片绯红,心中渐渐是一片豁然。

    “走!钟兄!莫听着这小子白话。”胡茬男噌的一下站起来,拉着对面的钟南山就要走。

    “你是武钢,斗气应该在八品?实力不错,就是一个武夫,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而已。”罗三看着胡茬中年男子,开口道。

    “你说什么!”武钢一把抓住罗三的衣领,恨不得将他举过头顶。

    但在杜凌云的目光下,权衡之下始终没有那么做。

    “你没事吧。”杜雪菲连忙掺着罗三。

    罗三摆了摆手,整了整衣扣。

    “最大的问题就是你,你就等同于开黑涩会的。武行的根本意义,就是为杜家产业护航,为杜家培养斗气人才,成为杜家潜在力量的源泉,地位何等的重要?”

    “什么黑涩会,怎么!有异议?”

    “当然有。”罗三往杜凌云身边靠了靠,“所以说你头脑简单,不在家坐也就算了,一个人带着砍刀去单挑三千来号人,还特意跑到人家加百一族门口叫嚣,自己被别人打的鼻青脸肿不说,结果老巢都让人端了,还好意思回来……”

    “你!”武钢气的浑身发抖。

    吓得罗三连忙躲在杜凌云身后。

    杜雪菲往那一站,双手撑开护在杜凌云身前,娇声道:“武叔叔,你别生气了。”

    “罗杰,你的思维,我听不懂。”杜凌云陷入了沉思,而后突然起身,朝着里屋走去。

    “大哥……你要救我……”罗三看着杜凌云的背影喃喃道。

    “但我觉得你很有道理,我喜欢。与时俱进,这个词不错。意思就是需要前进是吗?”

    “你试试吧,从今天起,暂时四大产业交给罗杰打理,你们四个,也要虚心。”

    “大家长……”白衣男子连忙喊道。

    杜凌云也不理会,也不容反驳,转身走进了屋。

    罗三对着四人微笑,笑的让人心中发毛。

    “好!明天先从钟老那里开始整改!最后……”罗三将目光落在武钢身上:“最后就是你!武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