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胖子带我去仙界 011 等等,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作者:王老夏的小说      更新:2016-12-27
    钟南山微眯着眼睛,往前踏了一步,隐隐觉得脚下有些湿润。『 ┡Δ Ω 学迷ww w. .

    莫非还有人给自己洗脚不成?

    “大哥!有人要自杀!”

    钟南山刚想回头,一击闷棍糊在钟南山的后脑勺上。

    “想我守护岩溪河多少年没人在这里自杀!可不能让这个人毁了咱名声。”

    一个带着草帽斗笠的人思忖道,看着面前拿着木棍的人,说道:“兄弟,受累了,把他拉回岩溪郡去。”

    “可这一路遥三十里啊,万一醒了,还想不开怎么办?还再给一闷子吗?”拿木棒的人摇摇头,一副委屈。

    “那咱们就把捆起来,嘴也堵上。”斗笠男淌着水从船上拿下来一捆麻绳。

    所谓正宗的捆法,就是先固定了双腿和双脚。

    二人做了半天后,看着躺在水里都飘上来的钟南山,露着白皙的湿身皮肤,叹了一口气。

    “大哥,我有点冲动……”

    “是挺白嫩,肯定是个大户人家……要不?”

    “大哥,一不做二不休!”

    二人对望一眼,早晨的太阳都不敢轻易爬出来。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现在已是日上三竿,按地球的话来讲,最起码1o点来钟吧。

    罗三坐在凳子上,大腿往桌上一翘,拿着一本《论穿越者的基本修养》,若无其事的翻阅着。

    “那个……罗杰大人……”吕不韦是这里的总管事,等于仅次与钟南山的副院长。年纪轻轻,三十郎当岁,但谁让他是钟南山媳妇的弟弟呢?

    吕不韦擦着额头的汗珠,恭维道:“钟管事还未到……我已经派了两拨人寻找了。”

    罗三看了看身边的蓝胖子,竖起大拇指,在蓝胖子坚定的眼神下,将手中的书朝着桌子一砸!

    “太可恨了!太不拿我当回事!这钟南山就是倚老卖老!”罗三震怒道,眼神扫视着桌子上值钱的玩意,把一块玉拿在手中,又故作低声:“唉,但一想起,钟老也是年纪不小,经验丰富,就如这块玉般,谁能爱惜呢?”

    吕不韦一愣,笑容一僵。

    心中一痛,脚下一滑。

    那可是人家专门孝敬他的宝玉!

    “怎么了?”罗三惊讶道,顺手将宝玉放入了口袋,赶紧出来搀扶。

    完了!

    宝玉是要不回来了……

    吕不韦心中再无爱。

    “钟老肯定是有事情,平常他都是睡得比鸡晚,起的比鸡早。”吕不韦咬牙道。

    罗三点点头。

    “那块镯……”吕不韦也不傻……这被顺走的可与送走的不一样,再说罗三可是女婿,杜雪菲很可能是仙人!即便是杜雪菲只是加百利家族仙缘的附加项。

    但仙字,却在杜家的头上开了花。

    于是,吕不韦心想到还不如做个风水人情。

    “那块石镯,可是个宝贝。”吕不韦道:“无论是工匠,还是选址,都是上等的材料。你看它的纹路,绝对的大匠师啊……”说着,递上了一个小圆镜。

    罗三听着吕不韦的话从口袋里拿了出来,他不懂,但吕不韦越这么说,就越觉得值钱。

    “如果不嫌弃,还请笑纳。”吕不韦笑道。

    “诶。”罗三脸子拉的老长,蹭的一下站起身子。“吕兄,你我相识不过一会,怎可送这么大的礼物。”

    吕不韦撇了撇嘴:“我与罗杰大人相见恨晚,还指望您以后多多提携。”

    “唉,这实在不敢当!”罗三推脱道。

    “有何不敢?谁不知杜家小姐当仙人以后,再有十年!不,五年!整个杜家还不是您说了算。”吕不韦倒是什么都敢说!

    “吕兄!此话可不敢胡说!”罗三气愤道,一甩袖子转过身:“想不到你竟然这种人!要知道,我们可都是全靠大家长才有的今天。”

    吕不韦干笑着点头。

    “这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罗三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吕不韦狂汗,说实在的!如果不是罗三把那玉镯子放在了兜里不肯拿出来还给他!他还就真信了。

    眼下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哭着喊着,也要让罗三自己承认,是他自己收下了。

    “是是是……大人说的是。小的没见底,小的给您赔不是了。”吕不韦跪着身子,小腿迈着小碎步来到罗三跟前。

    一双手轻轻的按在罗三的俩腿上,轻轻的揉捏。

    再则这吕不韦娇生惯养,手也是比女人的手细嫩。

    白如葱。

    作为处男界的精英,罗三做过的最大按摩就是盲人大爷的大保健服务。

    被这双白皙的手一摸。

    罗三的心中是一万头大马奔腾。

    尤其是从大腿根开始的揉捏,带着一股瘙痒,度,力度恰到好处。

    大腿由不适的敏感,而变得舒适的柔软。

    一根擎天柱再也无法耐得住寂寞,开始微微的敲起。

    吕不韦脸皮跳动,他微微抬头看着看着罗三,罗三扛着头不肯多言,冲着蓝胖子努努嘴。

    “大……罗杰大人。”吕不韦将头宁向别处,咽了口吐沫。“这玉是我早就准备好孝敬您的,务必要接。你如果还不要我就把它扔了!”

    蓝胖子俩手抱着肩膀,知道该出场了,屁颠屁颠的走过来。

    “这位是……”吕不韦赶紧问道。

    “仙人是他舅。”罗三道。

    “啊!是您啊!您就是仙人的外甥?”吕不韦起身恭维道。

    “嗯,嗯,我说小罗子。”蓝胖子捏着声音道。

    “啊?”罗三指了指自己:“我?”

    “你就收下吧,浪费是可耻的。”蓝胖子教导道。

    “是,是。”吕不韦忙道,看着罗三的眼神,一想起可耻俩字,连忙否认:“不是不是。”

    “那好吧,既然你有这份心,我就依你了。”罗三百般不愿的答应道。

    吕不韦一阵狂汗,头一次送东西送到这种地步的。

    “你把玉给我,我也是给他吧,先说好不是我用,你直接给他吧。”

    “怎么都行…”

    吕不韦随口道,下意识的掏了掏兜。

    痴呆呆的看着罗三。

    大哥!

    那玉一直都在你手里……

    “唉,每个人都送礼,这个世界的风气也不过如此!”罗三感叹道,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掌。

    吕不韦欲哭无泪。

    “可怜我一生清廉,说不要就不要。这次算破戒了。”

    吕不韦吐血。

    摸了摸腰里的那块玉佩。

    求了半天……

    原先那块让你吃了。

    颤抖的递给了罗三。

    罗三一摸,递给了蓝胖子。

    蓝胖子把东西放进了口袋里,就是一片石沉大海的声音。

    吕不韦生无可恋的看着罗三,强挤着一丝笑容。

    “罗大人,您对自己的朋友真够意思。”吕不韦端了一杯茶水,递给罗三,凑到耳朵根:“那块玉比您的这块还值钱。”

    “什么!”罗三没有接水,一听这话赶紧掏掏兜,将那块玉镯拿了出来!

    只听叮咚一声碰撞。

    吕不韦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

    眼睁睁的看着一杯水就这么没了。

    水没了不可怕!可怕的是怎么没得。

    罗三摸着裤裆,隐隐觉得有点潮湿。

    “对不起,对不起。”吕不韦大慌,想找一块布却没找到,只能把外套一脱,趴着身子为罗三搽水。

    吕不韦爬着腰用衣服盖着罗三的俩腿。来回的疯狂搓弄。

    “钟大人回来了!钟大人回来了!”

    屋子的大门被一把强有力的推开。

    “钟大人……他”

    “我的眼睛有间歇性智力障碍,我没看见。”

    “我来是干嘛的?脑子也得了吗?”

    来者的小童浑身一抖,默默转身离去。

    “等等!不是你想的那样啊!”罗三无力的呐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