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胖子带我去仙界 013 来一沓小学生课文上
作者:王老夏的小说      更新:2016-12-28
    ,更新快,,免费读!

    远处,一片尘土云飞扬,两个彪头大汉咧着大白牙,手里挥着小皮鞭在马屁股上尽情的抽打。

    罗三看的眼皮直蹦,一首地球的歌曲环绕在罗三耳边,竟然忍不住随口唱了出来。

    “跑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我愿与你一起共奔那天堂。”

    “一马平川的胸膛任你去流荡。”

    “你的骏马和大地一样宽广。”

    ……

    所有人齐刷刷的看着罗三,吕不韦颤抖着看了看罗三,双手不自觉的悄悄放在后面,堵在了屁股上。

    不过说实话,唱的不错哦。

    马车颠颠簸簸,伴随着哎呦喂的声音起伏,多亏里面屯放了点稻草,也算是让钟南山好受一点。

    睁开眼睛,已经是天旋地转。

    两个彪头大汉回过身谄媚的看着钟南山,微微的诡笑着。

    钟南山的第一反应就是……

    我要吐!

    马匹嘶吼,一路飞到学堂府下。

    一条红色地毯直通府内,一个巨大的红条上字写的苍劲有力,然而并不知道是什么字。

    “那个应该是吕不韦,吕大学士。”彪汉点头道,“我上次见过他,他可不是一般人啊。哎,兄弟,你要委屈了。”

    罗三不知道这俩人在嘀咕什么,但对于破坏他计划的人,罗三的心情还是有些不爽的。于是也没出什么好气:“两位壮士,钟管事呢?”

    “吕大学士,您老可好啊。”拿皮鞭的小胖子腰一拱,“您不记得我了?我就是那头毛驴的主人啊。”

    罗三皱了皱眉,面子大丢,不满的看了夺他风头的吕不韦一眼。

    吕不韦卧槽一声,看着面前的小胖子,脑海中泛起一段不为人知的喝醉往事。

    在那个漆黑的夜里,一头孤独小驴在圈里嗷嗷的嚎叫着,她的声音那么甜美,那么细嫩……尤其是吕不韦看见大肥臀后……终于,吕不韦还是没忍住越过了这条杠。

    小胖子拿着皮鞭在后面一通乱追,万幸的是吕不韦躲在草丛中躲过了一劫。

    从那天起,母驴为何频频半夜嚎叫,数百只母狗为何不敢出现?老尼姑院的墙头草到底是何人踩踏,九旬老太太为何惨死街头?这一切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到的沦陷?是性的爆发还是饥渴的无奈?所以,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了那个深夜被人驱赶的神秘人!

    吕不韦想说。

    这特么和我有个毛关系!

    但黑锅是背定了。

    “那个,谁,小吕啊。”吕不韦阴沉着脸,对着小童说道:“把他们带到后院给点赏钱。快去吧。”

    “大哥,你忘了我?我是驴主人啊!你拍的那头的驴的主人啊!”

    拿鞭子的小胖子觉得很生气,这是翻天不认人的节奏。

    “你,赶紧住嘴,你别给我说话。”吕不韦一拍大腿,跑上前对着小胖子的嘴一巴掌扇了下去。

    罗三一时没反应过来,看着吕不韦这么惊慌失措,突然想到一头驴的故事,惊骇的看着吕不韦,艰难的将那口涂抹咽了下去。

    暗暗的翘起大拇哥,在心里佩服不已。

    要说这哥们真牛,就这勇气,在地球上能直播当网红,黄金大盟主最少都有几万个。

    目送着拿皮鞭的小胖子跟着小吕朝着后院走,罗三跟着唔唔声来到了马车后边。

    “我认得他,知道他是你们的总管事,今天早晨碰见他的时候,他可准备跳河了。”剩下的大汉解释道,似乎怕比人误会,又继续道:“我们怕他再想不开跳下去,就把捆起来了。”

    马车上躺着一个老头,浑身上下被绳子里里外外的捆成了一长条,看起来跟个毛毛虫似的。

    尤其是嘴里塞着一只已经变黑的袜子,那种味道就像酸爽的初恋一样。

    罗三忍住没笑出声,回过身先看了看已经准备好露着大白牙的蓝胖子,对着钟南山咳嗽一声:“老爷子,你这坐马车的方式也太独特了。快给他松开,别再做傻事可。”

    上来三个人,急急忙忙的给钟南山松开了。

    钟南山拿掉那臭袜子,手指往嘴里扣到嗓子眼,一肚子苦水全部吐了出来。

    再一抬脸,白嫩的脸上都已经是一片蜡黄色。

    “是啊,钟老,好端端的寻什么短见。”吕不韦附和道。

    “鬼才想跳河!”

    钟南山恼羞成怒,吹胡子瞪眼,抓着袜子砸到吕不韦身上。这一路委屈别提了,本身一大把年纪受到这番羞辱,也算是没啥脸面了。

    “蓝胖子。”罗三喊道。

    蓝胖子一听招呼,赶紧端着茶杯碗筷一路小跑到钟南山跟前。

    望着托盘里一杯清澈的参茶,和一款黑色的糕点和罗三诚挚的面孔亲自递上,钟南山心中一暖,没想到还有人惦记着,于是打算站起身子活动活动身子。

    面前竟然是一排排的师生在等候,当然,第一眼就是醒目的红布条。

    上面的字连他也看不懂。

    “你们……真是我的亲人,看到我被人掳走,还这么关心我。”

    钟南山喃喃道,激动的手都在颤抖,用高傲的目光看着罗三,似乎在说:看,这就是我在学生中的威望!

    一杯参茶咽了进去,拿到那块黑色的糕点时迟疑了一下,但耐不住饥肠辘辘,肚子早就饿得顶不住了,抓起来就狼吞虎咽一番。

    罗三看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事情虽然有点小波折,但第一关,总算是完成了。

    钟南山站起来,已是心满意足的走在红毯上,而且罗三竟然还跟在他的身后。

    没办法,谁让这里是我的主场。钟南山闲庭信步,当走到红条下时,本能的站了一站,看看写的什么字是一个资深大家该有的风度。

    “嗯……不错,不错。这个是……”钟南山也看不懂,但他不能说:“这个字是……嗯,不错啊,写的不错。”

    钟南山打算糊弄过去,隐隐约约觉得可也看懂,就再多逗留一会,再一揉揉眼睛,那字好像发生了变化……钟南山深吸一口气,表情凝固了,气的手都颤抖了。

    “恭贺钟南山管事首次……迟到。”

    钟南山的额头上多了三条大大的黑线。

    “这是罗大人的想法。”吕不韦没听清,只听个恭贺,还以为钟南山非常喜欢。

    罗三连忙摆手:“不不不,还是吕大人亲自撰搞和持笔的。吕大人居首功。”

    “诶,不对,没有罗大人,我是想不起来这个点子的。”

    “没有吕大人叫这么多人出来,这个东西也不能施展的。”

    “罗大人功大。”

    “还是吕大人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