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胖子带我去仙界 015 来一沓小学生课文下
作者:王老夏的小说      更新:2016-12-30
    比读书。

    我不行。

    但比头脑灵活度。

    嗯……恐怕也不行

    卧槽,跟一个90岁的老头比知识……

    那就是找死

    所以一切靠嘴巴。

    罗三愣了愣,现场一片寂静。

    左右望望,蓝胖子鬼知道跑哪去了。

    刚才突然张口实属突然,一时没想好说什么。

    只见院中一注水流流淌,不时涌出一些。

    水流淹没着旁边的青草。

    看到此处,罗三顿生一计。

    “你既然学的大学,对治理之道想必研究较深。”

    “自然,自然。”老倪头得意的朝前跨了一步。

    大学,一个神奇的学业,就像地球的广场舞,从今天起腰不疼腿不酸,连屁股都变得有力。

    罗三挑挑眉毛,想起广场里面的大妈,心中暗暗思忖,既然在地球混不出个样,如果要是把地球的东西拿到这里的话,岂不是自己比成神成仙还自在?

    罗三皱眉轻咳,佯装思考,心中一片喜人。

    还有风靡到外国的玄幻小说,我的天呐,天天遭到投诉的广场舞大妈,五毛钱的辣条,可都是好东西。

    从此再没有最炫名明珠风,在没有唐家小三爷,在没有压压惊的五毛钱卫龙龙。而这些,如果来到这里,上面的名字要全部写上……罗三!

    一个旷世奇人,集才华和帅气于一生的修真界首富,难道就这样诞生了?

    罗三越想越激动,对未来泛起了美好的憧憬。

    双眼迷离的看着远处,一个璀璨的罗三正在升起。

    “罗大人。”吕不韦轻声呼喊道,站在罗三跟前,那一股迷离的眼睛瞅着吕不韦,深邃而不可见底。

    说实话,这一刻,吕不韦竟然有一丝丝的心动。

    要不,做个大小姐丈夫的小二也并非不好……

    但很快,吕不韦狠狠的掐了大腿一下。低声喃喃道:我是男人。才断了念头。

    “您……看,老倪头都等很久了。“

    吕不韦恭敬地说道。

    罗三擦了擦自己满嘴的哈喇子,眼神恢复正常。

    看着扶腰只喊疼的老倪头,说道:“老倪头!“

    “诶!“老倪头有气无力道。

    “大学!“

    “我在!“老倪头腰杆倍直。

    “好了,罗大人到底行不行啊!“人群里一个师者不满道。

    罗三翻了翻白眼。

    “我刚才说道治理之道,请问在历史中可有什么建树?“

    老倪头脸上一喜,伸手指向天空。

    “仙,你知道仙是什么吗?“

    罗三哪里知道?为了不丢人,只能点头

    “仙人的治理之道,就是用大学之道。“

    老倪头道:“在洪武世界(修真界)凡人的最高领导者就是仙人。洪武世界被分成六大板块,又是由六大中门直属掌控。”

    “正如岩溪郡,在我们头顶,便是六大宗门之一,岩溪宗!一个宗门,分别掌属四个郡,一个郡分别掌四个县,以此类推下去。”

    “而大学之道,已被三大宗门所运用。”

    罗三听后了然。

    等于说这里不象地球一样有朝代啊,政党啊,民主啊这类的管理机构,而是直接归修仙者管理。

    怪不得这老倪头这么得意,连仙人的管理方式,都用的是大学之道,也不可谓影响不深。

    “好,那我问你,如果天灾洪水将至,每三年来犯一次,你该如何解决?”

    罗三问道,这也是在那条庭院的小水流中得到的启发。

    老倪头一捏胡须,眼中冒出精光。

    “国治而后天下,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未治者,否矣。”

    “所以,意念端正,以光明正大之心,疏通百姓迁移。以人为本,建立千里堤坝,必能永绝后患。”

    众人一听,皆都点头称是。

    就连钟南山也是极为认同。

    “且不说难度如何,那如果,洪水仍然无法阻止呢?”罗三追问道。

    老倪头脸色一滞。

    其实这么问也不为过,天灾不可测。但以大学之道中讲,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过国治,只为一层,后续内容并未写啊!

    “那便在修身固本,百姓迁移。再铸堤坝!”老倪头道。

    “一个堤坝被洪水攻破,三年中会变成一处深湖,如果再被攻破,洪水将会变成一片汪洋。而人族之地,又在何地?”

    罗三一把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洪水来自天灾,永无止境。

    而陆地实来自地面,有尺有里。

    永无止境的修堤坝,到最后绝对会被一片汪洋占据。

    老倪头显得有些慌乱,他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本书。

    却无法找到应对之策。

    一个师者看不下去,站了出来,怒指着罗三:“这根本不可能发生,别以为你是杜家女婿便可以这般羞辱我们,找我们的茬。”

    罗三一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说你们读死书,还不听?”

    师者们正要发话,钟南山突然一拦,看着罗三微微带着笑容,其实拳头紧握。“不知你有何高见?”

    “高见谈不上。”罗三装着沉稳道:“想要杜绝这种事情,只需开凿河道直通大海,将洪水分引,多则10年,必定有效。”

    说着罗三跳到了庭院中,来到那注小小的水流前。

    抓起一把泥土,堵在水流之中。

    “看,这就是堤坝。”

    水流受到了阻碍,在水槽里积蓄的越来越多,直到最后全部都漫过泥巴。

    这是,罗三拿起树枝在原先的水流之内,挖出一条很浅的沟,一直挖到池中。

    再一看水流的水面高低减少了三分之一那么多。

    “这样,即便是在加大水流,洪水也会出现。”罗三道。

    一众师者看到后眼睛微微眯起,怒斥着这是谬论!

    罗三走回长廊,撇了撇嘴。“一群只会纸上谈兵的家伙,不是死书是什么?”

    钟南山没有说话。

    眼见为实,就是最好的证明。

    “纸上谈兵……”钟南山喃喃道。

    罗三一耸肩膀,将手上的泥巴洗掉,说道:“这样吧,你再带一个刚入学的学徒来。”

    师者们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乱动。最终,还是有一个不服气,果然带了一个蓬头之子。

    看起来也就七八岁。

    “今天刚来的,什么都不会。”师者心虚道,实际上已经来七八天了,大学之道也在初步传授。

    罗三不管这个。

    “好,我们分别教这孩子一个时辰,看谁印象最深。”

    一听到这里,师者脸上露出了得意笑容,这可是他们的长项,这个赌约绝对是稳赢。

    一个时辰后。

    师者带着孩童来到了长廊,面容严峻,显然是效果不理想。

    “背诵吧。”钟南山拿着长卷的书页,认真看着。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嗯………在止……止于……”

    孩童磕磕巴巴。

    “止于至善。”钟南山提醒道。

    “是,是止于至善,知止……嗯……那啥啥啥……”

    “而后能静。”钟南山叹息道,将手中的书换给了旁边的师者,看着罗三,此刻的内心竟然有了一丝的激动。

    “跟我来。”罗三走进了学堂。

    一个时辰后。

    二人带着满堆的笑容出现在众人眼前。

    钟南山沉默不多言。

    “日照香炉生紫烟”

    “李白来到烤鸭店”

    “口水流到三千尺”

    “一摸兜里没有钱”

    孩童出口念道。

    众人惊的合不住嘴。

    啥诗?

    不知道!

    该谴责?

    不知道!

    那咋办?

    挺押韵。

    罗三打了响指,给了个坚定的眼神,再来一首。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

    罗三成名曲,被孩童摇头晃脑咿咿呀呀的读了出来,别一番风趣。

    一个师者站了出来。

    “这到底是什么?”

    罗三笑了笑,“创造力!一个活跃的创造力!”

    钟南山浑身一颤,看着罗三久久没有说话。

    创造力!

    难道这么多年真的是死书?

    钟南山握紧的拳头慢慢松开,转过身,叹息一声。

    “杜家的人,都不简单。”

    说完,自顾自的背着手走了。

    留下一众人空着俩手站着不是,坐着也不是。

    但唯有罗三哈哈大笑,放肆的笑出声。

    从早上开始盘算,到现在为止,已经彻底将学堂的路打开。

    虽然钟南山嘴上不说,行动已经很明显了。

    让人信服,别人才会听你的。

    说实话,连罗三都觉得庆幸。

    首先,那两个大汉不再计划内,但也算是帮了他一把。

    千万别小看今晨的那一幕。

    如果没有直观的印象,罗三不会成功的。

    先用强势的态度,去直冲钟南山的视线,惹怒的充满敌意,恨不得所有事情都与罗三对着干,但其实往往这时候就已经被牵着鼻子走了。

    正是因为愤怒,才可以会将理智搞乱而不清晰,让他误以为所有人都畏惧罗三后,让他觉得罗三夺了他的位置后,再以一种不可轻视的姿态出现,让他折服,才是最成功的。

    罗三匆匆回到杜府。

    蓝胖子竟然还睡觉。

    罗三那个气啊!

    二话不说,上去就一脚飞踢,让蓝胖子呈三百六十度旋转三圈自由落体。

    而杜雪菲,一头扎在罗三的胸口,让他喘不过来起来。

    蓝胖子带着惺忪眼睛傻愣愣的看了看左右,除了俩人在相拥以外,再无旁人。于是吊着死鱼眼细细观看。

    “我会回来的。”罗三信誓旦旦的保证。

    杜雪菲轻咬着嘴唇难舍难分,在目送下,罗三与蓝胖子乘坐着抽屉,返回地球!

    此时,地球的正中午,天气还算晴朗。

    罗三没想别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楼下书店。

    书店里灯光昏暗。

    但罗三全然不在乎,他必须将大气发挥的淋漓尽致。

    “老板!给我来一沓小学生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