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胖子带我去仙界 025 是走是留
作者:王老夏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你都已经准备走了,又为何要留下?”

    杜雪菲突然开口,面不改色的脸上,能够从眼神中感受到一股落寞。

    罗三一怔,点了点头。

    这间屋子是他返回地球的必经之路,尤其是那张桌子。

    想到这里,罗三不由的朝着桌子又看了一眼。

    桌子上原本的梳子早已不见。

    而此时已经跑到了杜雪菲的手中。

    杜雪菲拿起梳子,捧在手心,却不去看罗三,独自一人坐到铜镜前。

    “昔日,哥哥将它送我。每日都会为我梳理。今日你便要走,可否再为我重新打扮?”

    罗三没有一点考虑,鬼使神差的走到杜雪菲跟前,拿起块梳子。

    似乎有那么一股不属于他记忆,妄图冲进他的意识。

    让罗三痛的急忙按住太阳穴。

    眼前竟然是他坐在杜雪菲的身边,雪菲很美,她穿着一身红砂,盖着盖头的景象。而屋外却是一声声叫骂,烽火连天,箭如雨下,瞬间将这间屋子淹没。

    那是一幅画面,对他来讲就像是一场梦。梦中刻骨铭心,梦醒只有!片刻的回忆。

    “哥哥是怎么了?”

    杜雪菲轻笑道,将扎起来的头披散下来。仿佛那一瞬间,又一次回到了那个从前。

    罗三愣了愣,伸手放进了杜雪菲的梢。

    前世的记忆吗?

    罗三嘴角微微扬起。

    管他呢?

    反应也不重要了。

    “哥哥是不是觉得我忽然变了个人?”

    罗三正在梳着,杜雪菲突然问道。

    罗三迟疑了一下,只能点点头。

    杜雪菲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又是一笑。

    “哥哥这次回来早已大变模样。”杜雪菲黯然:“虽然我一直装作以前的样子,却不能让哥哥改变分毫。我应该变得成熟,因为杜家不能没有我。而哥哥不一样,哥哥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我知道,哥哥有要去的地方,那个地方远比这里好。而杜家,却不是哥哥的长待之所。”

    罗三的身体突然僵硬。

    蜡黄色的烛台照应着铜镜,倒影着两个身影。

    这个场景让他认为,他绝对经历过。

    这个语气让他认为,他绝对听到过。

    “我觉得,你现在的才是装的。”

    罗三脱口而出。

    说完之后,连他自己都不信。

    抚摸着杜雪菲的头,拿起梳子一梳到底。

    罗三仿佛看见了自己在孤儿院时见到的场景。

    一个阿姨会拿着梳子,为就要结婚远去的孩子最后一次梳头。

    那时的罗三还小,就这样趴在凳子上,咿呀学语。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齐眉。”

    “三梳雪纷飞,四梳地久天长。”

    杜雪菲的身子突然抽搐起来,泪水哗啦啦直下。

    这是……

    许久没有听过的歌谣。

    那简单的话语,就是最真诚的爱意。

    杜雪菲再也忍耐不住,身子倒在罗三的怀中。

    罗三深吸一口气,恨不得在自己脸上猛扇一下。

    自问自己到底在逃避什么!

    罗三的脑海中是一幕幕

    轻轻的将杜雪菲抱在床边。

    罗三在此时下了个决定,他不能再跑了。

    去他的白大纯!

    罗三暗暗说道,自己的女人在这里,他怎么可以独自离去?

    四目对望。

    杜雪菲看的有几分羞涩,脸红的像一个苹果。

    她拉了拉被褥的边缘,慢慢遮住脸,只露着不敢直视的眼睛。

    “还说我变了?”

    罗三坏笑道,这与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如出一辙。

    “你知道女人什么时候最诱人?”

    杜雪菲听了后脸更红,嗔怒的说道“哥哥,你怎么这么变态!”但还是露着一副我期待答案的模样。“是脱了衣服吧……”

    杜雪菲整个脸都藏在被子里。

    “错,是欲抱琵琶半遮面。”

    “为什么?”杜雪菲被吊起了兴趣。

    罗三想了想收集上了几个g的种子,都是清一色的剧情,不由不忿的说道“都是女人,就那点构造,谁还没见过咋滴。”

    “哥哥,你!”杜雪菲勃然大怒,这是公然出柜!

    啵——

    杜雪菲还生气的怒指着罗三,却被突如其来的重量压倒在床上。

    杜雪菲整个都傻了,一个灵活的舌头疯狂的挑逗着她的嘴唇,纵然她在如何守护,那舌头也现可弱点,突破了障碍。

    两舌的缠绵,带来触电一样的感觉。

    杜雪菲浑身没劲,倒不如说是更加享受。

    一只滚烫得大手一路上游,眼看就要摸到关键位置时,杜雪菲在想。她是不是应该稍微反抗一下?于是伸出手轻微的阻拦了一下。

    罗三满脑子蹦出一个念头!

    这么特跟爱情电影不一样!

    说好的配合呢?

    二人动作一停,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要不继续?”罗三试探问道。

    “嗯……”杜雪菲轻轻嗯了声,缓慢的把手放了下来。

    罗三大喜,出一阵狂笑,压根没注意身后噼里啪啦的声音。

    “我去你奶奶个嘴,连老子闺女你也敢碰!”一只大手抓着罗三的脑袋往后一掀,任由其自由落地后,悠闲地又到罗三身边。

    “你还有什么遗言吗?”杜凌云捏动着嘎吱作响的手指。

    “误会!绝对误会!”罗三一本正经的解释道“方才我看到小姐昏迷,才不得已而人工呼吸之。你说,就这高尚品格,舍我其谁?”

    “高尚品格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