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胖子带我去仙界 026 为何把手伸进裤裆!
作者:王老夏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那请问你为什么把菲儿抱在床上?而不去喊家里的医官?”杜凌云平淡的问道,嘴角挂着一丝笑容。

    二话不说,一拳轰在地面,连同地板一同变成废墟。

    罗三面色大变!

    我的乖乖,这是要弄死我!

    “为了让她保持舒服的环境!我学过西医,中医,阿莫西林医,板蓝根,牛黄解毒片,老母鸡炖牛鞭……这是救命的根本方法啊!额,还有个肾宝片,都这么说的。”

    罗三干一拍大腿,匆忙解释。解释过后笑三声,目光游离。他还能说什么?这理由连他自己都不信,只想能混过去。

    杜凌云嘴角歪了歪,似笑非笑,似怒非怒。“你亲嘴也就算了,反正你们早晚要成亲。但你乱摸什么?名节对女子有多重要需要我重复吗?”

    罗三欲哭无泪的望着杜凌云。

    为啥做的事情全都被杜凌云老贼头看到了?

    话说,特么的蓝胖子去哪里了,一用到他就是跑得不见人影?

    远处一处小屋,蓝胖子突然起身打了个巨大的喷嚏,吊着眼睛环视一周,确认罗三没回来后一头栽倒。

    罗三是谁……

    一个普通人啊!

    怎么能逃脱得掉九品斗气杜凌云的手?

    望着巨大的手掌,单臂就将自己举在半空。

    罗三闭上眼睛。

    “卧槽,这么下去我要挂了。”

    罗三的心哇凉哇凉!

    “我都解释了,这是医学常识啊。挤压心脏可以有效让人恢复清醒。”

    杜凌云哼哼两声。

    “你是要想告诉我。”

    “你把手伸进自己裤裆也是一种拯救?”

    ……

    罗三愣了愣。

    他可以肯定的说,杜凌云绝对是在偷看,而且专挑那种裤子脱的时候出现。

    罗三点了点头。

    一副你懂得。

    其实他内心已然崩溃,只有一句话不断出现在心头。

    撸多了伤身。

    为啥不听妈妈的话?

    要不是看片子太多,觉得这时候应该出来透透风,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不要脸的变态事情?罗三自问在这方面神功了得,一般人比不了。

    望着俩泰迪造小狗都能起反应,列位,你敢自豪的说你可以?

    但被实打实让人看到却是一次。

    就这尴尬了。

    节操已然不在。

    跟随着蓝胖子这趟仙界之旅彻底踏上了无节操的不归路。

    罗三恨呐,可恨蓝胖子间接的夺走了他的节操。

    “不——”

    伴随着杀猪一般的巨嚎,罗三在杜凌云手上彻底变成了一个玩物。

    杜凌云更是孜孜不倦,一会儿捏捏罗三的脸蛋,一会儿朝着屁股猛踢几脚。

    最让罗三不能忍受的是,是谁特么给杜凌云说的打人要打全套!

    杜凌云猛地一捏。

    罗三眼睛瞪得溜圆,一股淡淡的忧伤从某个地方迅升高。

    蛋碎——

    人灭——

    罗三生无可恋。

    但在挨打的期间他想了想。

    才领略到,什么是自作孽不可活。

    “嗯,你说结束的时候要说什么?”

    杜凌云捏着罗三的鼻子想了一大会,俩手一摊平双手合十。

    “对,是打完收工。”

    “爹,你怎么下这么恨的手。”

    整个过程没插上一句话的杜雪菲再也忍无可忍,看着倒在地上胡乱蹬腿的罗三,满是心疼。

    罗三肿着俩大眼泡,枕在杜雪菲的大腿上。

    望着前往哭成泪人的杜雪菲,喃喃道:“以后……要找个好人。”

    “啊……我的心。”

    “快要停止呼吸。”

    “快,快人工呼吸我。”

    罗三气息渐渐弱了下去,颤抖的手啪的一下掉在地上。

    杜雪菲整个慌了,怒恨的看了眼杜凌云,满腔怒火。“我再也不相信你了。”抱着罗三哥哥的拼命摇动。

    杜凌云也邹着眉头,暗说这不应该啊。连忙走上前搭在罗三的脉搏上。

    杜雪菲弯下身子,秀随即打落下,撩动着罗三的脸颊。

    她缓缓将香吻凑上……

    “罗杰,在我面前也敢这样,没被打够吧?”

    杜凌云一脚踹得罗三几个连续翻身。

    罗三一脑袋撞到了门柱子上。

    “你到底做什么!”杜雪菲暴跳如雷,推了一把杜凌云。

    杜凌云闻所未闻,手指捏的嘎嘣直响。

    “别打,大哥。”

    ……

    “别打,我这就走!”

    ……

    “这只是个误会。”

    ……

    “我这么风度翩翩,怎么会这样子?”

    罗三撩起垂下来的刘海,打开门一溜烟的就跑了。

    杜雪菲都傻眼了。

    “他?他怎么了?”

    “哼,没怎么。我会伤害他吗?我可不想再看你又是自杀,又是寻死觅活的。”杜凌云没好气道。

    “爹。”杜雪菲脸蛋一红。

    “看你刚刚急成什么样?还敢跟爹动手了!”杜凌云得理不饶。

    杜雪菲一撅嘴。

    “明明是爹说要演一场戏,你也没说要打人。”

    “傻丫头,罗杰这小子……其实心根本不在这里。”

    “他给我一种感觉。就像把我们杜家当成他参与的一场游戏中的一部分一样。”杜凌云负手走到门口露露脸,吓得黑暗中的罗三连忙消失不见。“你不也想与他在一起吗?这一次,他应该会有所改变吧。”

    “那你为什么还打他!”杜雪菲怒道。

    “我?”杜凌云哑然。

    “我可不是在打他,我是在帮他。今后还是你们的时间长,爹爹才能陪你们几年啊。”

    杜雪菲微微一怔,怪异的看着杜凌云。

    “爹爹你……”

    “我老了,陪不了你们一辈子。”

    “只是今天晚上,他的日子不太好过。”

    ———

    蓝胖子被开门的动静吵醒。

    看了一眼罗三,若无其事的又倒头躺下。

    癔症了片刻。

    突然起身出一声猫的嘶叫。

    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拳击手套,笔直的砸向门口的黑影。

    “卧槽你大爷。”

    黑影一头扎进草丛中。

    蓝胖子不厚道的笑了笑,也是睡意全无,跑到灯下将油灯点燃。

    罗三满身伤的回到屋中,俩眼泡子肿的老高。

    但很奇怪,竟然一点也不痛。

    罗三还不相信,赶紧用手捏了捏,还是毫无感觉。

    而且总感觉使不完的劲,尤其是浑身都是一种刺痒的感觉。

    “难道是过敏了?”

    罗三喃喃自语。

    “不,你是被打没知觉了。”

    蓝胖子抚着下巴无比肯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