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我是马超 第2章 嫡庶非我愿
作者:真狼魂的小说      更新:2017-01-07
    出生第二天的清晨,饥肠辘辘的我睁开惺忪的睡眼,用力挥了挥拳头,大叫了一声。

    “我要吃奶!”

    虽然声音走调又变形,而且充满颤抖,但却极具爆发力。

    马腾和娘亲的惊愕之情证明了我这声大喊是如何震撼人心。

    “他……他刚刚说话了?”马腾一脸难以置信。

    娘亲摸了摸我的脑袋,一时难以回答。

    我酝酿了一下情绪,继续叫道:“我饿了!我要吃奶!”

    娘亲如梦初醒,急忙微微侧身,将我送到了补给之处。

    我毫不客气地将它含在嘴里,用尽吃奶的力气……吃起奶来。

    这乳汁温热滑腻,但是……我并不觉得有多么甘甜可口。

    “这孩子……刚生下就会说话了?”马腾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可惜他失败了。

    娘亲惊疑未定:“而且说了两句……”

    “生而能言,此乃圣人之兆啊!”马腾颤声说道,“我马家两世落魄,莫非要因此重兴?”

    我松开了嘴,舔了舔唇边溢出的乳白色液体,打着饱嗝说道:“娘,我吃饱了。”

    娘亲裹紧了衣衫,轻轻将我放下,无不欣喜地说道:“已经会喊娘了!”

    “我儿,叫一声爹试试?”老马凑了过来,一双大眼之中满是期待。

    我打了个哈欠,决定吓一吓这个无聊的父亲:“爹,马援是我的祖先吗?”

    马腾果然吓了一跳,却又连连点头:“是是是!”他转头对母亲叫道,“我儿聪敏远超常人,日后定然不同凡响!”

    我撇了撇嘴,只感到睡意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由于生而能言,我立刻被当做无价之宝供养了起来。

    不仅马腾不敢怠慢,连爷爷奶奶两位祖宗也时时来我房中嘘寒问暖。

    但是……老天爷没能让我高兴几天,我很快便不小心了解到一个事实。

    我……竟然是庶子!

    他娘的!庶子!

    这算什么事情?

    庶子!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是原配妻子、而是小老婆生的!

    这意味着什么?

    爹不疼娘不爱,一辈子还得受正房子女的气!

    我所知道的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袁绍袁术两兄弟。

    袁绍虽然是长子,但却是一名小妾生的,在地位上总低了嫡子袁术一头,虽然之后袁术牺牲得太早导致袁绍后期的成就远大于他,但袁绍终其一生,估计在心里都有一块阴影。

    那我呢?

    是不是也得这样?

    而且作为庶子,据说在老爹死掉后还不能继承家产和爵位!

    说起来,区区马腾,西凉穷县一个小吏,居然也娶得起小妾!

    我忽然猛地想起历史上马腾与韩遂闹翻了之后无处容身,只好携带妻儿去投奔曹操,他领走了马铁马休和马岱,却偏偏将长子马超留在西凉。我本以为是因为马超年长,所以留下来方便统领部下,不过现在看来,或许未必如此吧。

    马腾当时势力已远不如韩遂,自己也估计拼不过对方,对于他来说,可能曹操那里更为安全,于是带上两个亲爱的嫡子,扔下冷酷的长子远走高飞。之后曹操挥师西征,马超毫不犹豫地和韩遂握手言和共同起兵抗曹,想起绝情的老爹投靠的就是曹操,心中更是愤怒,而曹操却不管他们父子的仇怨,手起刀落将马腾父子全砍了,顺便让马超再背上一条“冷血不孝大逆不道”的罪名,从此为人所诟病。

    以上纯粹个人一时之推测。

    值得庆幸的是目前马腾正妻还不曾生育,而我娘亲已经生出一男一女:两年前大姐马雯出生,现在我又呱呱坠地,明显我娘亲比较争气嘛!

    所以作为现在马家下一代唯一的男子我应该还是比较受疼爱的,至少可以维持到下一个兄弟出生之前……

    这段时间并不太长。

    虽然我已经拥有成年人的精神,但可能是因为肉身年纪实在太过幼小,我一直处于时而迷糊时而清醒的状态,浑浑噩噩难以振作。

    这种令人极其难受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两岁。

    我终于可以在大部分时间保持绝对的清醒,这才感觉这个世界豁然开朗起来,总算是正式醒来了。

    可是我来不及高兴。

    老爹的正室终于怀上了。

    眼看着她的肚子一天天鼓胀起来,老爹每日也越发的忙碌,几乎不来我娘的院子了。

    我每餐每食都在这个狭小的四方院子内完成,不知道有多久没和老爹一起吃过饭了。

    大概有半年的时间了吧。

    我偶尔会狠狠的诅咒,诅咒老爹的正室忽然大出血救治无效一尸两命魂飞西天。可是在全府上下无微不至的照料下她一直稳稳的活着,只不过因为肚子越来越大,走动越来越少罢了。

    分娩的日子终于来临。

    那是傍晚,我和娘亲刚刚用过晚饭,府上忽然如炸了锅一般热闹起来,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清晰的听到了嘹亮的啼哭声。

    此时此刻,娘亲的脸上煞白一片,两片薄薄的唇紧紧地合着。

    “是个少爷!”

    我们清楚的听到了墙外的呼声。

    娘亲单薄的身子禁不住一颤,她伸手推开桌上的碗碟,转过身子背对着我,缓缓地回了卧室。

    明明原本就知道可能会有这种结果,可偏偏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我理解她,我却无法理解他。

    以我的眼光来看,不论从相貌姿色或是贤德程度,老爹的正室都无法与娘亲相提并论,为什么马腾却如此重视她?

    难道仅仅因为这可笑的嫡子与庶子的差异?

    我尚无法理解。

    可能我永远都不能理解。

    马腾的第二个儿子被命名为“马铁”,喻意大约是生命力如钢铁般坚强,不过这名字还真是独特非常,拼起来似乎非俗非雅,倒是极为乡土。

    有了嫡子的马腾显然年轻了许多,无论是精神状态上还是**机能上,貌似忽然间各个零件都返老还童了,这段时间我看到他的次数渐渐增多,我也常去正室的院内与马铁嬉戏,当然完全是我以兄长的身份在挑逗他玩而已。

    其实大娘对我和娘亲的态度并不恶劣,表面上看起来她们两人关系也十分亲密,不过娘亲内心深处始终深藏着的浓郁的悲哀与卑贱感总像两座沉重的大山死死的压在她的双肩,压在她的心头。

    她无法抗拒,她只能接受,她难以喘息。

    娘亲并非一名善妒的女子,可是却已被折磨得如此狼狈,如此痛苦。

    可是她的痛苦与狼狈还远没有结束,还远没有达到极致。

    因为我知道,我不止马铁这一个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