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我是马超 第7章 乱世的开端
作者:真狼魂的小说      更新:2017-01-07
    今年的正月如往年一般热闹。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为去年年底时老爹升官了,以前只算个县令级别的小官,如今总算熬到太守了,当然这其中到底费了多大功夫和手段以我现在的年纪也不可能有人会告诉我。

    过完正月之后有一天突然城中上上下下都传起了一个消息。

    我极其熟悉的消息。

    “巨鹿人张角自称‘黄天’,其部帅有三十六方,皆着黄巾,同日反叛。安平、甘陵人各执其王以应之。”

    “黄巾起义”!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这消息传播得极其迅猛,武威城位于凉州中部偏西,虽然凉州与司隶相邻着,但是由于地广人稀,与洛阳来返一次也要一个多月,但是二月初黄巾起义,月中时姑臧城中已是草木皆兵,流言满天飞,可见造反之事的影响力。

    妈呀!

    大贤良师啊!

    你总算开始革命了!

    天下……终于大乱咯!

    群雄逐一登场咯……

    同志们开始自相残杀咯……

    我怎么这么幸灾乐祸啊?

    老子我要……等下,我貌似再过半年就要满八岁了?

    八岁呀……

    真是个吉祥的数字。

    我知道,古代少年虽然成年冠礼都在二十岁之后,但是少年英雄绝对不少,爱新觉罗·玄烨八岁登基十六岁横扫朝野……哦,人家是皇帝来着,咱差的不是一点,换一个……甘罗十二岁为相,也是一般的神乎其神,而且更具有平民性……呃,人家天生神通,貌似我也没这个智商,再换一个……来个时代最靠近的,孙权弟弟!孙策英年早逝时,孙权弟弟貌似也才十六七岁,他毅然决然的从兄长手中举起接力棒独挑大梁,执掌东吴长达五十年时间,五十年间在赤壁力抗曹操、在夷陵火烧刘备,对外连纵攻伐,对内修文抚越,真是可钦可佩啊。

    是是是,他们虽然也年少,不过貌似我还是太年轻了些吧……八岁的年纪,我还没开始学习武艺,也就刚认了几个字读了几遍四书,武不能提枪冲杀于万军之中杀敌如砍瓜,文不能治国安邦运筹帷幄阴人于无形,再加上本来就处于政治边缘化的凉州,天下再乱,暂时也没我什么屁事了。

    所以,我白白高兴了。

    奶奶的啊,我就在这里等着罢,皇甫嵩何进、丁原董卓、孙坚曹操、袁绍袁术、公孙瓒刘备,都一个个开始厉兵秣马准备大闹一番的时候,少爷我还憋屈在家里认字看书!

    想着中原一大片一大片地盘被他们渐渐瓜分,五湖四海中一名有一名猛将智臣被三拜九叩请出茅庐,闺房中一个接一个美女被他们生拽硬拉着推倒,我那叫一个心如刀割啊!

    娘问老爹黄巾之乱会不会波及武威,老爹摇头答道,张角势力大多在青州、冀州、兖州和豫州四州内,相邻的并州和徐州也有波及,但一时之内无法穿越司隶传到凉州。

    听到老爹确定的回答之后娘亲显然松了口气,作为孩子的母亲,只希望自家能够安安稳稳的生活,其它地方的小****就由他们去吧。

    娘亲哪里知道,这哪里是小****!

    这是全国规模的大起义!大叛乱!

    任何稍有历史常识的中国人都应该知道,黄巾起义,这是什么规模的?秦末陈胜吴广起义?虽然也是开启了乱局,但其本身而言才几千来号人,而且是临时组织的团体,迅速就被扑灭了。张角三兄弟以宗教救人为旗帜,游走四州,广施恩德,弟子众多,他们在暗地里奔走了多长时间?三五年?十年八年?无人知晓。他们构建了相对严格的组织结构,对上他们与朝中宦官相勾结,对下他们安抚民心‘劫富济贫’,中原之地,已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只是在准备起义前,****义被唐周所出卖惨被车裂,而后整个组织被逐渐挖掘出来,一月之内连斩千余人,张角无法再等,扯起大旗称天公将军,中原一日之内,不复为汉家土地。

    这段故事我还是较为熟悉的,为什么?我当年可也是《幻想三国志》系列游戏的忠实玩家……

    黄巾起义的规模与影响,实乃空前绝后,若一定要找出一个能与之相提并论的起义,只能算是太平天国运动了,太平天国盘踞东南长达十四年,也是五千年来极其强悍的一次起义,可惜最后还是被扑灭。至于黄巾起义,虽然规模浩大,但其寿命反而远远不如太平天国,张角起事后很快病死,两名弟弟的能力远不如其兄,在皇甫嵩等人的官兵与地方义勇军的合围之下,相继战死,而后黄巾余火虽然还在各地燃烧,但却已无望夺取天下。

    时间最多不超过两年,为何却认为其影响空前绝后?

    便是它所引发的锁链反应。

    乱世之门由它开启。

    之后半个多世纪内,各地诸侯互相攻伐不绝,强吞弱,弱克强,争斗不休,屠戮不止,一场后世看来被称为“内战”的战争,将汉朝四百年所累积下来的人口与财富消耗殆尽,四十年的斗争使中华大地十室九空,人口锐减到秦末,数千万亡魂无处可依。

    数千万。

    内乱之祸,猛于虎也。

    所以常公凯申所言“攘外必先安内”在这个时期是极其正确的。

    而且,即使司马家统一了三国建立东晋,也并未像汉朝一样得到长久的安息。

    更迅猛的民族大暴动登场了。

    五胡乱华,中原华北之地已非我汉族所有,外族第一次如此深入而又持久的统治这片土地。

    国已非国。

    虽然在千年之后他们早已融入华夏文明,自身的棱角也早已被磨得溜圆,但偶然回顾这段血泪,仍是惨不忍睹。

    这些虽然与黄巾之乱并无非常直接的因果关系,时间上也有上百年之隔,然而我总以为,黄巾之乱是这几百年乱世的真正序幕。

    不过还好,这场轰轰烈烈席卷大半个中华的造反运动,万幸还没波及到我家门口。

    我以为凉州不会乱。

    可是我错了。

    乱世已华丽开幕,兵连祸结血染山河,这绝对不是说着玩的。

    即使是远在西凉,也能感受到天地的震颤。

    紧接着整整一年,姑臧不得安宁。

    消息如飞蝗一般从各地传送过来。

    “三月,拜河南尹何进为大将军,往讨张角。”

    “壬子,大赦天下党人,还诸徙者,唯张角不赦。”

    “诏公卿出马、弩,举列将子孙及吏民有明战阵之略者,诣公车。遣北中郎将卢植讨张角,左中郎将皇甫嵩、右中郎将朱儁讨颍川黄巾。”

    朝廷广撒诏敕,又拜宿将出阵,皆以为已无忧患,贼子月末可平。

    却不知晓浩大的黄巾已如何肆无忌惮:

    “庚子,南阳黄巾张曼成攻杀郡守褚贡。”

    “夏四月,朱儁为黄巾波才所败。”

    “广阳黄巾杀幽州刺史郭勋及太守刘卫。”

    连败了两个月,捷报开始传来:

    “五月,皇甫嵩、朱儁复与波才等战于长社,大破之。”

    “六月,南阳太守秦颉击张曼成,斩之。”

    其中也夹杂着不和谐的声音:

    “交址屯兵执刺史及合浦太守来达,自称‘柱天将军’,遣交址刺史贾琮讨平之。”

    但已阻挡不了中央军的胜利:

    “皇甫嵩、朱儁大破汝南黄巾于西华。”

    “诏皇甫嵩讨东郡,朱儁讨南阳。”

    已将张角团团围住,竟然朝廷内部反而爆出矛盾:

    “卢植破黄巾,围张角于广宗。宦官诬奏植,抵罪。”

    阵前换帅,何况换的新将是以后的太师董卓:

    “遣中郎将董卓攻张角,不克。”

    中间也夹杂着奇异之事。

    “洛阳女子生儿,两头共身。”

    这种奇异之事本来也偶然会有些听闻,但从来不会传得如此快、如此及时。

    “秋七月,巴郡妖巫张修反,寇郡县。河南尹徐灌下狱死。”

    “八月,皇甫嵩与黄巾战于仓亭,获其帅。”

    “乙巳,诏皇甫嵩北讨张角。”

    汉灵帝还很悠闲地解决掉了自己的一个亲戚。

    “九月,安平王续有罪诛,国除。”

    而后皇甫嵩捷报频传:

    “冬十月,皇甫嵩与黄巾贼战于广宗,获张角弟梁。角先死,乃戮其尸。以皇甫嵩为左车骑将军。”

    “十一月,皇甫嵩又破黄巾于下曲阳,斩张角弟宝。”

    至此,张角三兄弟均被斩杀,黄巾军势头已消散了大半。

    朝廷上高坐着的皇帝大臣们,都以为这场小闹剧可以放下了。

    稍后,又传来其余残孽被消灭的消息。

    “癸巳,朱儁拔宛城,斩黄巾别帅孙夏。”

    灵帝大悦,特意赏赐给前线将士们好吃的好骑的。

    “诏减太官珍羞,御食一肉;厩马非郊祭之用,悉出给军。”

    于是,天下的百姓们,也想着可以继续过平常的日子了。

    飞往姑臧城的消息也逐渐减少,慢慢又恢复了寂静。

    连我都要以为我们的生活即将安定。

    突然又传来一条消息,却是关于凉州的。

    “湟中义从胡北宫伯玉与先零羌叛。”

    凉州地处边境,左右都是羌胡,经常被外族侵略,这消息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紧接着又来了一条。

    “羌胡以金城人边章、韩遂为军帅,攻杀护羌校尉伶征、金城太守陈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