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我是马超 第8章 磨刀霍霍向猪羊
作者:真狼魂的小说      更新:2017-01-07
    韩遂反了?

    韩遂也反了!

    而且杀了朝廷封的校尉和太守,攻占了金城!

    我丝毫没留意韩遂名字前的边章是谁,只是想着这厮。

    这厮怎么就反了?

    我的记忆中完全不存在这回事。

    我对韩遂的概念,总是停留在演义和游戏中:韩遂与马腾结拜为兄弟,比起马腾来,韩遂武勇略逊而智谋稍高,因此游戏中一般马腾势力的初始军师都是韩遂。所以……我从来不知道韩遂原来如此强悍,比老爹这么一步步爬上来牛x多了!直接造中央的反啊!而且还和少数民族联合起来造反,奶奶的,这什么人啊!这虽然比不上张角振臂一呼为祸九州,但也算是一场大祸,毕竟往年羌胡侵掠也只是杀杀百姓罢了,这次里应外合直接干掉了一名太守和一名校尉,而这护羌校尉本来就是用来监视羌胡的行动的,这样一来朝廷就不可能坐视不管了。

    我以为朝廷会迅速组织出击,没想到他们根本没多重视。

    因为大胜黄巾贼,皇帝陛下很高兴地决定改元。

    “十二月己巳,大赦天下,改元中平。”

    征战不息的将军都在喘着粗气,没人准备短期内再次披挂上阵。

    天灾紧随其后,汹汹而来。

    “二年春正月,大疫。”

    光有天灾还不够,还得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巧合。

    “二月己酉,南宫大灾,火半月乃灭。癸亥,广阳门外屋自坏。”

    其间还稍微调整了下税收,却不料又蹦出来了黑山贼。

    “税天下田,亩十钱。黑山贼张牛角等十余辈并起,所在寇钞。”

    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有人想起来要收拾韩遂他们这帮小贼了。

    但,奔驰千里、挟大胜黄巾之余威的中央大军竟然接连不克。

    “北宫伯玉等寇三辅,遣左车骑将军皇甫嵩讨之,不克。”

    打了三个月始终没有战果。

    是皇甫嵩太弱,还是北宫伯玉和韩遂太强?或是他们之间有猫腻有暧昧?

    我都无法得知。

    但我心中总以为皇甫嵩算是有能力之人,毕竟他是常年带兵之人,在黄巾之乱中也颇有战绩。

    但这结果呢?

    北宫伯玉什么人?西北蛮族!

    韩遂什么人?边境小民!

    乌合之众能击退中央集团军!

    而且是刚刚从与黄巾贼的战斗中战胜而归的“精锐”。

    莫非是黄巾太弱?

    可是北宫伯玉和韩遂这群乌合之众又能有多强!

    我的脑子有些乱了。

    但是家里的情况更乱。

    这一天,我正在小院里有一招没一招的练枪,忽然听到有人到访。

    只不过十几秒钟之后,家里就响起一片哭声。

    我拖着长枪一路小跑着冲向前院。

    马腾正跪倒在地抱着一名少年儿童痛哭不已,他抱得那么紧,以至于我连这个少年是男是女都看不清楚。

    “带带带儿……”马腾哆哆嗦嗦地念叨着,“不要怕……是谁杀了你爹娘!”

    “我、我不知道……”那名孩子倒是比老爹还要镇定,从马腾怀里挣脱出来,露出了一张方正的脸庞,“当时一团乱兵冲进家里,爹娘让管家抱着我从后院冲了出去……”

    “乱兵?”马腾缓缓从地上站起,“是北宫伯玉和韩遂的兵马吧!”他似在喃喃自语,“管家呢?我记得他年纪不小了……”

    “吴伯把我推上马,自己被乱兵抓住了……”少年忽然涌出热泪,泣不成声。

    马腾默然,拍了拍他的后背。脏兮兮的短卦扬起了漫天尘土。

    “不要怕,伯父会照顾你的。”马腾扭头看了看我,“超儿,这是你的从弟,戴尔,以后你要多多照顾他。”

    我迅速将他的发音和记忆相匹配,马岱!

    “岱儿,这是伯父的长子,超儿,你叫他一声大哥,以后就跟他一起玩吧。”马腾摸着马岱的脑袋,面带慈祥。

    马岱转向我这边,羞怯怯地叫了声:“大哥……”

    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脸膛似铜,双眉如墨,加上一脸泥土,看起来比我大了七八岁。

    “好,小岱啊,你先跟我住一起吧?”我需要对他表示自己的友好,上前握住了他黑乎乎的小手。

    不对,说是小手,其实比我还要有力,我一拉之下他竟然纹丝不动。

    他羞涩地低下头,跟着我跑回了后院。

    “你几岁了?”我打量着他。

    “快十一岁了……”他回答道。

    我吓了一跳:“你不是我堂弟么?怎么比我还大!”

    “我是熹平六年三月生的……”他眨了下大眼。

    我反应了过来:“你这小子说什么虚岁啊!我比你大八个月,没错。”

    他乖巧的点头:“大哥是熹平五年七月生的么?”

    我踮起脚,拍了拍他的脑袋:“算得挺快,比老赵聪明多了!”这么复杂的算法,我的跟班赵承需要至少半分钟时间……

    他再次羞赧地埋下头。

    于是,我身边多了一条尾巴。

    他陪我吃喝,陪我睡觉,还陪我去接受那无聊透顶的贾夫子的教育,以及老爹的枪法培训。

    虽然马岱比我小了足足八个月,但他显然底功比我扎实得多,双亲的逝世又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打击,他不喜欢跟着我四处闲逛,将更多的时间用来强身健体。

    直接的结果是,他的体格很快就健硕起来……虽然用健硕这个词来形容儿童并不恰当。

    马腾对这个侄儿也算得上无微不至,刚开始的一个月几乎隔天就来看他,让大姐和我都十分嫉妒。教练枪法时,因为小岱格外专心好学,老马也从不藏私,把自己的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小岱又练得格外刻苦,进步明显比好吃懒做千方百计寻找借口伺机休息的我要快得多。

    练功带来的另一个结果是,他的身体不仅壮,而且个头也蹿了起来。

    我隐隐感到压力:大概……他很快就比我高了吧?

    然后此时传来消息,久战不利的皇甫嵩被免职了。

    “秋七月,左车骑将军皇甫嵩免。”

    皇上换了一名他认为更加能征善战的将军出征了。

    “八月,以司空张温为车骑将军,讨北宫伯玉。”

    张温是谁我无从得知,但是又是苦战、恶战了两个月,终于传来了胜利的结果。

    “十一月,张温破北宫伯玉于美阳,因遣荡寇将军周慎追击之,围榆中;又遣中郎将董卓讨先零羌。慎、卓并不克。”

    我们只认识董卓,对,这厮小时候也是在凉州长大的,而且和一部分羌族人关系不错,他这次讨伐羌人,也不知道是真打不过还是故意示好,反正没成功。

    不过好歹算是战胜了。

    之后张温又连续胜了几场,北宫伯玉几成丧家之犬,只能与政府军展开游击战。

    而边章和韩遂,早已趁机带着兵马投降了张温。

    张温因二人本为汉人,被羌胡所逼而叛,未加严惩,反而让他二人各率兵马围攻北宫伯玉。

    张温请示朝廷后四下张贴公榜,凡能或擒或杀北宫者,为官则升三级,为民则赏以良田金银。

    西凉民风剽悍,为数不少的男子自发组织联合朝廷军队围剿叛军。

    内忧外患的北宫伯玉节节败退,他只能逃窜。

    他由金城郡败退,金城已被韩遂占了,金城以东正是张温的大队,金城以南是陇西郡,董卓的老家,那里虽是羌汉混居,但绝容不得他一个叛贼。

    因此他只能向北逃亡。

    金城的北部就是武威郡。

    武威就是我们的地盘。

    来得好!

    我已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准备截杀北宫伯玉,稍稍地扬名一下。呃,看情况我这次扬不了名,那就把这名头送给老爹了。

    老爹却否定了我伟大的构思:“不行。”

    “北宫伯玉这般作乱叛国,又连连大败,已是丧家之犬,杀就杀了,有何不可?”

    “你爷爷当年犯事被罢官,几乎一蹶不振,多亏了陇西羌人的相救才勉强找到一条出路,你爷爷若是知道我杀掉北宫伯玉,必然恼怒。”

    “是北宫他们家救了爷爷?”

    “当然不可能这么巧合,但北宫伯玉领的大多都是先零羌人,你爷爷不会同意我杀他们的。”

    “只杀北宫伯玉,羌人可以不杀。”我坚持道。

    “不行。”老爹也不退缩。

    “爹你真的不杀他?”我拉来了小岱做借口,“你忘了叔父一家是谁杀的?这笔仇难道不用报?”

    马腾的脖子上凸起了一条粗筋,他似乎在忍耐什么:“不能杀他。”老爹有时候特别死脑筋,估计当时被曹操杀的时候脑筋也秀逗了。

    “那你就招待他一下怎么样?”我只好换了口气。

    “招待他?”老爹不由得一怔。

    我叹了口气,拍了拍手:“你既然舍不得杀他,就让马家长子我替您效劳了。”

    爹愣了愣,然后摇头笑了起来。

    他一定以为,儿子真会说笑话。

    “我会送他出武威的,你也跟着来罢。”他留下一句话,便收拾东西去了。

    我摸了摸下巴,无声地笑了一声。

    北宫伯玉,老爹要我送你,少爷我却要你的狗命。

    等下!

    我从冷笑中回到了现实:我的枪法好像一直没有起色,对方虽然是狼狈逃窜的败军之将,身边也没多少兵马,但毕竟人家一把年纪了,西北的少数民族啊,那必然人高马大膀大腰圆呢,浑身肌肉绝对不是我能够比拟的,打架砍人肯定比我有经验多了去了,就算我偷袭估计也是灰头土脸。

    不行不行,可怜我心怀忧国忧民的报国热忱,却苦于无从下手!

    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我还是拉几个帮手吧,大家一起打架我心里也不会太紧张。

    话说我前生文弱学生一个,童年也只有受别人欺负的分,中学后没参与过任何组织形式的打架斗殴等团体活动,唯一一次是高一时在宿舍里藏匿了两根钢管,还是别人硬塞给我的,说是到时候增添声势。当时我心里那叫一个七上八下啊,nnd我什么时候干过这事,我就觉得床下面埋了几十吨*******炸药,差点哆嗦出来,还好我没见过面的敌人首先胆怯了,我那两根钢管也随之被组织收缴了,至此我才觉得天下太平生活终于回复平静了。

    我掰着手指头数了半天,发现能跟我一起去打架的也就庞德一人了:我认识的这一辈年轻人中,普遍年岁太轻,我们这个小圈子中年纪最大的是庞家长子庞柔了,但是他能上战场么?如果他能,那我一只脚都能统一全国了。接下来就是他弟弟庞德了,也就十三岁的年纪,个头虽然目测快一米七了,但毕竟还小得发嫩,只能勉强算上半个战力;而后是大姐马雯,快十二岁的小姑娘,用我的眼光来看,咳咳,说句不文明的话,毛还没开始长咧!我,九岁快半了,这个这个……好逸恶劳惯了,最拿手的本事就是骑骑马射射小鸟啊兔子啊小鹿啊之类的可怜小动物,排除掉吧;马岱,刚九岁,枪法是比俺强那么一丝半点,能杀人了么?马休,快八岁了,前两天刚开始学枪;马铁,六岁半……

    以上是我自以为的心腹名单。

    大家都是未成年人,能干个屁事情啊!

    老爹除了庞翼,当然还有其它手下,但他们两极分化得严重,要么是五六十的人儿子都和我不是一辈人,要么年轻些的刚刚可以让我叫叔叔,子女也就五六岁年纪,平时和马铁马休做做游戏倒是可以,号召他们跟少爷我去杀人?

    还是这句话,大家都是未成年人,还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