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我是马超 第11章 阴云密布的姑臧
作者:真狼魂的小说      更新:2017-01-07
    虽然信誓旦旦斗志昂扬地许下了承诺,但是真正练枪的时候,我还是打不起精神,在大姐马雯手下,也始终过不了二十招;而堂弟马岱,因为身心重创、无人疼爱,反而在武艺上肯下功夫。

    虽然他平日大半时间是陪我嬉戏,但他早午晚那三个时辰的练枪时间,必然认认真真地在练武场上苦练枪法,在八岁刚学起枪法时,我二人不相上下,九岁时,他在百招之内难以胜我,今年我就要十岁了,他在三四十招内挑落我的长枪已越来越容易了。

    而我随着年岁有明显长进的,除了体格身材之外,便只有骑术与弓术了……这全拜城外的大小鸟雀、兔子山羊所赐。

    所以,我从心底里感谢那些惨死在我箭下的飞禽走兽,没有你们,我也许就完全是个废物……

    十岁了啊。

    距离马家和韩家的火并,就只有十年了。

    只有十年了吗?

    胸口突然一阵麻痹,好似有只小鼠,在不停地抓挠着,这几天这种感觉时常出现。

    我向来不相信预感,但现在却不得不怀疑……

    莫非有事?

    遥遥看去,天边似乎隐约有些阴云,慢慢地扩散开来,压抑着我的肺腑,让我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身下的坐骑突然不安地打了个响鼻,在原地兜着圈子,我心下的感觉更加压抑了,下意识地举起马鞭,在马臀上用力一抽,这匹西凉烈马嘶鸣一声,四只铁蹄齐齐撒开,朝城内飞驰过去。

    马岱和赵承一干随从急忙也调转马头,跟着我跑了回来。

    姑臧城内。

    马将军府。

    内院。

    我径直冲了进去,自马鞍上一跃而下,推开虚掩的门,娘还在院子里一边绣着东西,一边开心的看着两名幼小的弟弟在身边绕着柱子嬉戏。

    我顿时松了口气,急忙给娘请安,可是心头的压抑始终驱之不散。

    “超儿、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娘见我进来,急忙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起身来看我。旁边的贴身丫鬟晓清也急忙向我施礼。

    我看着娘尚自年轻姣好的面容,心头没来由一酸,紧紧抱住娘的腰,将头埋在她的怀里,只有在娘温暖的怀中,我才能感觉到暂时的安宁。

    “超儿、你怎么了?你爹又骂你了?”娘被我突然一抱,又察觉到我不住的颤抖,也是一惊,以为我受了什么委屈,急忙安慰我。

    我默不作声,只是更紧地搂着娘。

    我怕我开了口,便咬不住牙关,控制不住眼中打滚的泪。

    我知道:我怕失去娘!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心头的不安才渐渐散去,浑身上下也渐渐恢复自如了。我恋恋不舍的松开双手,抽动了一下鼻子,抬头看向娘。

    娘脉脉的眼中满是慈爱之情,娘伸出右手、摩挲着我尚还稚嫩的面庞,轻轻的替我揩去眼角的泪痕,柔声道:“我的超儿,你下个月便要十岁了,是个大孩子了,怎么还哭呢?”

    我鼻子又是一酸,急忙咬紧了牙关,摇了摇头。

    娘牵着我的手走到座前,拿起那件刺绣,这是一顶锦线做成的帽子,虽然还未完成,但已然显出雏形:“超儿,来试试看合不合适吧。”娘将针从帽子里抽出,修长的指尖轻轻在线头尽头打了个结,然后把帽子戴在我头上。

    我抬头看着娘,娘的眼中全是疼爱与欣慰之色,自己的儿子渐渐的也要成长为一名男子汉了,虽然平时骄横跋扈了些,毕竟是自己的心血啊。

    “很合适嘛,晓清,把那片狮头拿来吧。”娘说道。身后的贴身婢女从房间内取出一片银晃晃的器物来,到近处一看,竟然是一片半铁半铜的狮子头。

    娘将面具在帽子上比划了一下,对我说道:“超儿,你也不小了,也该有自己的头盔了,你从小喜欢打猎,娘便给你做一件狮首头盔吧,你看好不好?”

    我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只能不住的点头。

    “娘,孩儿先去练习枪法了,待会再来陪您。”我低头一礼,疾步走出内院,双手将门带上的一刹那,眼眶又湿润了。

    我一咬嘴唇,翻身上马,独自去练武场练枪。

    娘,从今往后,儿子我马超、会用引以自豪的马家祖传枪法守护在你身边,让谁也动不得你一根毛发!

    这半个多月,我练枪法时格外卖命,大姐和堂弟与我喂招时都说感觉到有一些从来没遇到过的杀气。

    不得不说,在我的体内确实潜藏着练武的资质,一旦我专注于此,这项天赋便立刻开始发挥明显的效果。

    马岱虽然更加努力,但渐渐也只能与我僵持到百多来招了,老爹每每看到我在练武场上奋力地刺枪,嘴角都会流露出一丝欣慰。

    最近几天,庞翼来找老爹的次数明显变多了,我好几次看见他二人都是面带急色,在偏厅里嚷嚷,而庞德和他大哥庞柔与我在一起练枪的时间倒是大大增加了。

    庞柔这人,我以前完全不曾听说过,而这人仿佛只继承了他爹的儒雅博学,整天对着一堆书册看啊看啊,根本没有练过武,真不明白庞翼怎么想的。

    后来我才从庞德口中晓得,他大哥庞柔三岁时大病了一场,体质一直虚弱,根本不适合习武,即使勉强自己,长大后也仅仅比常人强那么一点点而已,所以庞翼鼓励老大庞柔多读经典,走文官路线;而于对天生雄壮的老二庞德,就将自己一生的武功倾力相传。

    十岁的生日在欢乐之中度过,我内心中的那股悸动渐渐淡去。

    七月十四日的午饭以后,我和大姐、堂弟、还有刚满八岁的二弟马休在练武场练了一个时辰的枪法,我心中又不禁惦记起城外的山水,便去内院禀告母亲。

    娘从衣阁之中取出那顶狮盔,我登时只觉的眼前一亮,二十多天前戴的是布制的里层,也只是感觉暖和舒适而已,不料和狮头连起来之后,真的凭空增添了一股威武之气!

    我兴高采烈地带上毛绒绒的狮盔,纵马奔出了城去。

    我和马岱领着赵承与几个随从,在城外一片树林里来回奔驰,弓弦之声不时地响起,收获也颇为丰富。

    不知不觉已过了两三个时辰,冬季的天就是短,天边已隐隐有些发暗,赵承几个随从便不住地催我,让我回去吃饭;马岱也说晚饭后还应该再练习一遍枪法,我便让他们收拾一下猎物,调转马头,往姑臧城归去。

    离姑臧城已经不到一里路了,已经能清楚地看到城门和半空中袅袅升起的炊烟,赵承突然惊叫了一声:“少爷!好像城里起火了!”

    我们抬头一看:靠!半个城市都好似被染成了艳丽的红色,这么大的火,哪里是炊烟!

    马岱急急叫了声:“大哥,快回去吧!”

    哪里还用他提醒,我对着马屁股一顿狠抽,身下坐骑撒开四只蹄子没命地朝城里奔去,只恨不得直接蹦回家里。

    离城门越来越近,隐隐听到了兵戈相交的撞击声,我的心里突然一寒:莫非韩遂这么快就翻脸了!老天,不要玩我!我这才认认真真的学了半个月的枪法啊!

    我愈加死命地抽打马臀,终于冲进了姑臧城,城里早已是一片狼藉,不少屋舍尚自冒着烟火,大街上七零八落的躺着姑臧守军的尸体,果然有一场恶战!

    “大哥!你看这里!”马岱的声音突然变得悲愤起来,他跳下马背,从墙角处使劲拉起一面破烂的大旗,让旗帜迎风展开,这旗帜上面,分明是个斗大的“韩”字!

    我眼前一阵发黑,身形晃了晃,几乎从马背上摔下来,赵承急忙上前扶了我一把,我伸手推开了他,勉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次急抽马臀,纵马朝家里赶去,心底有个声音嘶哑着喊道:

    娘!你千万别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