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我是马超 第21章 战利品
作者:真狼魂的小说      更新:2017-01-07
    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叫做年少英俊风流倜傥?

    知道什么样的容貌什么叫做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知道怎样的气质才够资格被称做迷倒万千令众生拜倒?

    今天算是你们运气好,都开了开眼界,见识到了这五千年也难遇到的宇宙奇观。

    本少爷,就是以上所说的唯一代名词。

    我那小小的、浅浅的一把虚荣心,时至今日,终于被这两名可爱的小姑娘狠狠地、彻底地满足了。

    一时之间,我竟沉醉了,没有做出答复,只是扬眉,瞪眼。

    少女们本来就没有底气,看到我双眉上扬,大眼圆瞪,愈发不知所措。

    我欣喜若狂的心情尚没有反映到面部表情上么?

    我伸出右手。

    姐妹俩却只是呆呆看着,每一个人有动作。

    “快上来!”我低声喝了一声。

    小姐姐欣喜地回过神来,急忙将妹妹推到身前,将她的小手递在我手中。

    还别说,这小手虽然沾了些泥土什么的,捏起来还真柔软又细嫩,果然不是干粗活的小妞啊!

    我感叹了一声,忍不住又稍稍用力地揉了一把,那小妹妹脸色一红,畏畏缩缩地垂下了头,小手已有挣脱之意。

    奶奶的!送到嘴边的小肥羊大爷我怎么能够松开!我顺势将左手也伸过去,右掌沿着她臂膀附在胳肢窝下,双臂一起发力将这小妞上托,轻轻放在鞍上,小小的身子倒是极轻,方才白准备的很多力气都做了无用功了。

    此刻我右手仍然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四指在后,拇指前伸,这拇指就按在了那小妹妹的小胸口上了……当然十岁的小姑娘身子再成熟也不可能有什么山峦起伏的了,所以我装作无意地扶了一次就收回了手。

    还好,小姑娘身子极软,就算只是捏起来也能让我身子上下酥麻半边,虽然衣衫破了些,但还算干净,也没有什么异味,倒是有一丝小女孩儿淡淡的嫩香。

    我的第一个感觉是初夏时草原上的嫩草香。

    然后我很自责:我已经不小了,这么一把年纪的男人了,还整天想着花啊草啊,做着什么青春啊幻想的不切实际的梦,真是天真纯洁善良可爱!

    要成熟啊!

    然后我又想,这其实和奶香是有一点类似的。

    不过一提到奶香我想到的不光是母乳,还想到了蒙牛伊利,更想到了三只小鹿的奶粉,忍不住又嗟叹了一把后世人心不古,远不如现在民风淳朴。

    我忍不住将头向前倾了倾,已靠在了小妹妹幼嫩的肩膀上,我想要融化在这淡淡的奶粉之中。

    “少将军少将军!”我胡思乱想了几包奶粉的时间里,那姐姐已叫了好几声,我愣是没听见。

    “少……将军……”身前坐着的奶粉罐子却微微的晃了晃,娇声将我从幻梦般的感觉中拉出,一瞬间原本一罐罐一包包的奶粉全都换做小鹿消失了。

    我若有所失,却看到小妹妹双耳已红到耳根,才知道刚才自己的动作貌似是有些太亲近了。

    “少将军,还有我呢?”马下喊了老半天的小姐姐也向我伸出了小手,看起来和她妹妹的有一拼之力。

    “你也要和我乘一匹马?”我耸了耸肩,示意自己很辛苦啊。

    少女微微地点头。

    不行不行,我方才的表现一定很下贱,现在要挽回一点形象。我轻咳了一声:“这未免有些太过狭小了,怕是坐不下三人。”

    当然我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我妹妹怕生,所以……麻烦少将军了,无礼之处,还请少将军原谅。”那姐姐倒是细心又体贴,不过却要委屈我了。

    我也无话再说,虽然有些心疼我从早上起来就跑到现在没有休息过的宝贝小马儿,但比起它将来的主母来说,这点小苦应该还是能吃的罢?

    我身子向后移了移,再次伸出双手,稍一用力已拉她上马,只是两个少女身子再娇小,也占去了大半个马鞍,我的大半个屁股已经到了鞍外,总感觉后半部分悬在半空,空空荡荡的没有依靠,仿佛两瓣屁股又被割成了四瓣,前两块在柔软的马鞍上,后两块在硬生生的马脊背上,那叫一个爽快……

    “快回姑臧!”我双臂一环,勉强拉住了缰绳,将两个小姑娘都环在臂中,再不想耽误片刻,急忙纵马奔在队伍的前面,整个二三十人的马队便紧跟着向北方奔去。

    我的身子整个僵硬的贴在小姐姐的后面,下巴也时不时的碰在她的小肩上,虽然碰触的动作都很轻微,一触即分,但小姑娘还是会有些微微的晃动,让我心中不安:看来这姐姐的提防之心也不小,点子扎手,兄弟们日子很难过啊。

    我渐渐发现小姐姐的小耳朵越来越红,大概是因为我嘴部距离她面颊稍近些,传说中男子呼出的热气也能令女性动情,如今也在这里实现了吗?

    一阵惭愧之感顿生:都是因为我一时糊涂后的鲁莽,使得在如此纯洁可爱天真烂漫的小妹妹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心理阴影,让她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障碍,这下子该不会在她温柔贤淑体贴可人的姐姐心中也造成不良后果吧?我这一辈子没干过其它坏事,就这件事罪大恶极罪无可恕,只求老天你开开眼,赏给我一个小妞罢!

    我在心中默默得祷告着,希望通过忏悔,能够得到老天的原谅。

    只是迅速就变成了对老天的谩骂。

    贼老天,这路怎么这么颠簸崎岖!我tmd怎么遛马遛了这么远!两条腿被硌得生疼不说,最主要的是我那可怜的屁股才叫tnnd一个疼痛欲裂!

    我一边拍马而行,一边恶狠狠的在心中大骂。当然我是不会在马上做出任何与和谐社会不相符的低级趣味的行为的……更主要的原因是我屁股真的疼了,疼的我根本没有心思指挥身体其它部件干点别的事情了。

    所以我怀抱着两名未成年少女,屁颠屁颠得骑着疲惫不堪的小马驹一路“哒哒哒”地奔了回来。

    当我再次活着看到姑臧城破旧不堪的城门之时,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热泪盈眶感动涕零几欲喜极而泣的感觉。

    “赵承,你安排一下大伙的住处,少爷我得先上床躺一会儿!”我回头大声吩咐了一声,胯下追风小马驹一声嘶鸣,奋起最后一丝余威,腾腾腾朝马府后院踉踉跄跄地跑去,浑然没有感觉到怀中两名少女在听到我说话后异样的颤抖。

    但愿我以后再也不用干这种累人的粗活了。

    愿我长命百岁直到能够寿终正寝。

    求我伟大的主保佑我。

    阿弥陀佛。

    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