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我是马超 第24章 噩梦
作者:真狼魂的小说      更新:2017-01-07
    我仍在骑马,仿佛忘却了刚刚骑马带来的苦楚。

    我在广阔的草原上缓缓纵马而走。

    这是我极其熟悉的场景。

    身后有几名随从,我努力的想辨认出来,但是一个也想不起来。

    “少爷!城里好像着火了!”突然一阵叫声从耳边传来。

    赵承吗?

    我转身张望,却找到不到他的身影。

    是赵承的声音!

    “堂哥!快点回去!”又是一声焦急的呼喊。

    “小岱?”我忍不住叫了一声。

    回答我的却是草原上呼啸的风。

    我禁不住哆嗦了一声。

    原本紧紧跟随着我的人们忽然分开,随即齐齐转头,猛地向城里奔去。

    “等等我啊……”一道道无法辨识的黑影从我身旁掠过,我无力地呻吟了一声,只能催起马驹,奋力向姑臧城奔来。

    滚滚浓烟冲天而起,一彪人马迤逦着从城中撤出。

    我一眼看到了为首一人的相貌,只见他眉目粗大,颌下蓄着短短的胡须,显然平日里很是注意休整。

    韩遂!

    他也注意到了我,他对身旁的人说了些什么,而后所有人一起哈哈大笑。

    他说了什么?

    我努力往前凑去,却什么也听不到。

    连笑声也听不到啊!

    眼中只有他大笑时显露出来的得意。

    我什么也听不到,眼中只有他一人。

    “拿命来!”心中有个声音狂吼着,我脚尖在马腹上狠狠一踢,马驹吃痛后撒欢儿向前狂奔。

    裂云破雾!

    手中那柄长枪稍稍向后收劲,而后笔直如箭般攒射而出。

    我手心里满是汗,长枪几乎飞出手去。

    韩遂还在笑着。

    锐利的枪头已刺进他的胸甲。

    他完全没有动。

    我却扑了个空。

    枪?

    我的枪呢!

    我手中竟然空空如也,方才我紧握着的枪呢?

    手心中的汗水还在流淌,只是长枪不再。

    韩遂一手撅起我的衣领,将我高高地擎起,我坐下的小马驹停也不停,径直跑了出去。

    我惊惶地挣扎着,只是越是挣扎,呼吸越是困难。

    韩遂的嘴角大大咧开,露出狰狞的笑。

    我从来没见过如此狰狞的笑容:仿佛是两片本来就是用针线缝在一起的破布,再次从线口处裂开,边缘参差而恐怖。

    我只觉得领口一紧,已被憋得喘不过气来。

    然后感觉身体动了起来,耳边是哒哒的马蹄。

    我又找回来当年晕车的感觉了:自己亲自骑马时还不感觉怎么,被人拎起来后就像做三轮蹦蹦车似的颠簸,胃中说不出得难受恶心。

    而后脑中一阵晕眩,紧接着胸口一松,后背狠狠地摔在地上,我整个人竟被他掷出数丈之远。

    韩遂依然在大笑着,无声无息地大笑。

    他驱着马向着远离我的方向缓缓走了几十步,然后停下来转过马头。

    我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他扬起马鞭,高高举过头顶,而后狠狠在马臀上抽下!

    胯下的西凉烈马嘶鸣了一声,甩开四只硕大的铁蹄,在平坦的草地上奔驰起来。

    马蹄踩踏着松软的野草,在我耳中如听巨雷。

    只是几次呼吸的功夫,韩遂已奔到我身前。

    他双腿一夹,骏马忽的在据我一丈左右的距离一跃而起。

    天空顿时黯淡了下来。

    头顶是四只粗大的马掌,我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上面的纹路。

    铁蹄无情,呼啸着落下!

    我慌不择路,拧腰便向一侧滚去。

    屁股上忽然一片温热。

    难道是横流的血液的温度吗?

    我挣扎着想翻个身。

    胳膊却已被人用双手紧紧按住。

    我可以感觉到这双手手掌不大,而且还在颤抖。

    同样力量也是极小,几乎算得上是无力的。

    于是我睁开了双眼。

    看到的是那名腼腆的小妹妹。

    我一抬头,却正好先撞在了她柔软的胸口上。

    一点也不柔软,而且透着坚硬的肋骨。

    这显然是一名尚未发育的少女的胸。

    然后,这少女迅速地脸红了。

    我一人伏在床上,腰背上披了条羊皮毯子,方才想必入梦已深了。

    这间屋内早已没有别人了。

    除了这两名我捡回来的姐妹。

    姐姐用热毛巾在敷我臀部的肿胀处上,在用小手轻轻地在毛巾上按捏着,我方才睡得太深,完全没感到这轻柔的抚摸。

    妹妹却按着我的双臂,大概是我睡觉时不太老实。

    姐妹俩都已经沐过浴,洗得白白嫩嫩的身上也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裳,梳起柔顺漆黑的秀发,年纪虽然尚小,身段也显不足,但两名小姑娘未加浓妆便已弯弯两眉如远山,莹莹双目似秋水,皓腕如玉欺霜赛雪,娇嫩肌肤吹弹可破,更加上装扮不出来的乖巧少女模样,绝对是重生少爷居家必备的绝色丫鬟!

    难得难得啊!随便让我从路边捡起来的两个小丫鬟都能让我感叹造物主的伟大!这叫什么来着?鬼斧神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奶奶的!我肯定是乐傻了,脑子被猪啃了。

    管它娘的叫什么,至少本少爷现在有美女伺候了,古代或许生产力不发达生产关系不和谐,社会制度不完善法律规章不人性,也满足不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但是就这能让我一个男人包养两名美女当丫鬟这一点,就足够让我赞叹我中华民族历史悠久地大物博,历代帝王英明神圣人民百姓安居乐业道不拾遗,四大发明惊天地泣鬼神,物质文化水平日新月异,gdp、gnp、基尼系数等各项指标均霸占全球第一位置长达两千年!

    我很是兴奋,忍不住抬了下身。

    “少爷……您躺好了,让奴婢给你好好敷一敷。”姐姐娇声说道,伸手在我背上轻轻一按。

    我想也没想继续乖乖地趴着,感觉着一双纤纤素手柔若无骨,在我那两瓣红肿着的屁股上轻柔的按着。虽然还隔着一层不薄的毛巾来着,但我那颗纯洁的少男之心,还是忍不住随着她的抚摸不住地荡啊荡啊……

    热敷后是一次冷敷。

    冰冷的毛巾紧密地贴在我的臀部,虽然她的动作非常轻,但我仍是一个哆嗦。

    “我好像忘了问,”我心神荡漾了好一会儿,这时被冷水一刺激才稍稍反应过来,“你们姐妹都叫什么?”

    粗心啊粗心,我竟然粗心了这么长时间,这个问题在马背上就应该问的啊……我不禁又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

    我明显感觉到身后少女的动作忽然顿了一顿,然后又恢复。

    “奴婢原本是进入边府后边大人给赐的名,最初的姓名都已不记得了。”

    “哦?不记得了?”

    “是……如今我姐妹又进马府,还请少爷另行赐名。”

    声音很是低沉,她掩饰着,但却依然流露出些许的失落。

    我心中一动,扭头看了看这名可怜又可爱的少女,心中忽然跳出一个同样可怜又可爱的少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