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我是马超 第25章 捡来的丫鬟与偷来的名字
作者:真狼魂的小说      更新:2017-01-07
    双儿。

    是俺们武侠巨匠金庸查老爷爷的封笔之作《鹿鼎记》之中的丫头双儿。

    多么亲切动听的名字。

    双儿是个悲惨的丫头,主人一家遭迫害而被抄家,仅剩下几名弱智女流逃出,无依无靠的生活在偏僻的山庄里,辗转之后才被男主角搞到手中。她的武艺在七名女性中数一数二,点穴功夫更是在武术水平极其低等的清代显得鹤立鸡群了,却其性格最为温婉柔顺,几乎全然不会反抗,这就是传说中的s级小丫鬟啊!

    说起s级的小丫鬟,我们不得不提到另一个女子。

    小昭。

    是的,小昭。

    依然是金庸查老爷爷,《倚天屠龙记》张无忌继任教主后一年半时间内形影不离的丫鬟……小昭。

    这个曾经让我心碎的女子,与双儿并称金庸笔下两大丫鬟,一样让人深爱和着迷。只不过为了服务于该死的剧情和所谓的用情专一,被狠心的老金大笔一挥,生生的劫持到波斯去做傀儡教主去了。《倚天屠龙记》是我极爱的一部书,是高一时的老乡好友利用关系从图书馆中偷借出来的,我俩每晚高高顶起被子,打着手电在床上翻读。而后大学期间,我至少也通读过10遍以上。

    每每到第三十回“东西永隔如参商”这一章时,我最初总是一字一顿,唯恐漏看了一个字或一个标点,当合上书后却是心痛如绞;后来翻看时,即使在十来章小昭与张无忌呆在光明顶密道里低声婉转地唱着波斯的情歌时,也能勾起我伤感的心肠。而后十回,对我来说再无意义。

    电视剧版本的倚天亦是不少,从马景涛或者更早,电视剧或者李连杰的电影版,我总在寻找她的影子,赵敏或者周芷若,固然绝世芳华艳极一时,但我只愿看到那名怯怯的丫鬟。

    “请少爷赐名。”

    她的声音很是轻柔,小巧的头颅低垂着。

    “哦?“我想了片刻实在难以取舍,这两个名字都是我爱极了的女子,尽管她们不曾真实地存在过。

    我摇了摇头,轻轻地笑了笑,还是温和地询问她:

    “我心中有两个名字供你挑选,一是小昭,昭是王昭君的昭,一是双儿,双数的双,虽然有些俗气,但我很是喜欢,叫起来感觉也很是亲切,你要不挑一个?”

    说到最后我忽然感到一丝忐忑。

    这小丫头却不选择,微微笑着推辞道:“奴婢无知,烦劳少爷做主,为奴婢挑选。”

    “呃?”选择的权力又被推回到我手里了,我不禁犯了愁。

    正在沉思着,我一看一直站在身侧的小妹妹不曾言语,便打趣问道:“你姐姐不肯挑选,那你先挑吧。”

    少女似是微微一惊,而后脸色似有喜意,细细的小牙在湿润的唇边轻轻咬着,看得我心中一阵乱跳。

    “少爷,我……”她的声音更加细不可闻,“奴婢、奴婢……”她先是自称“我”,而后又慌忙改成“奴婢”,幼嫩的脸上已是一片惊惶,已忘了方才想说之事。

    “嗯?”我轻轻哼了一声,大家都知道,这个“嗯”的音,是要用鼻音来发的。

    这一发不打紧,小姐姐“啪叽”一声拉着自己妹子一起就地跪下,将头直接埋在床下。

    我环首四顾,同一水平面上竟然看到人了。

    我有些傻眼,急忙向床底下看去。

    “嗯?”我向前挪了挪,“你俩干嘛呢?”

    年长的丫头拉着妹妹的手:“奴婢妹子年幼,妄自尊称,恳请少爷、少爷……”她喃喃地说了两个‘少爷’,却不再说话,只是往地上一叩,妹妹二话不说也是一叩。

    说实话,我不是很明白。

    于是我问了:“哦?你妹妹怎么了?很好嘛。”

    “奴婢就是奴婢,怎么能自称‘我’呢?”少女将她所学到的基本常识教授给我。

    “不能自称什么?”我引诱。

    “‘我’呀!”少女脱口而出。

    “哦,”我摸了摸下巴,“那你刚才怎么说‘我’了呢?”

    少女脸色微微一白,很是委屈的低下头,说不出话来。

    我仰天哈了一声,抚掌道:“好,我决定了,从今以后就叫小昭罢。”

    床下的少女虽然惊异于我的忽然赐名,但看我完全不在意方才的‘妄自尊称’,急忙拜谢。

    小昭与双儿,虽然同时丫鬟,但同中有异。

    双儿基本上属于典型的贤妻良母,温柔体贴,吃苦耐劳,任劳任怨,从不知道自己有传说中的妇女权利,韦小宝一辈子最值的事情就是有了双儿,有时觉得双儿嫁给韦小宝纯属糟蹋,心疼。

    小昭就略微有点区别了,她有那么一点点心机。自小老娘就派他做卧底潜入光明顶,骗过杨逍父女进行着隐秘的地下工作,而后被张无忌收编,但是并未因张无忌的淳朴与宽厚就受到感动停止间谍活动,只是在原则上不与张无忌的利益相抵触,当然日久情浓,最终那点心机也化为乌有,为了情郎的性命而做了鬼教主,更心疼。

    而反观此二女,从最初的自称边章女儿以博得我的相助,到方才的一点时间相处,小姐姐就透露出那么一点点的心计,当然为了保护自己而使用的心计我完全可以体谅,这也只是说明她的心智并非稚嫩的孩童;而小妹妹,话语很少,行动基本由姐姐左右,一方面是因为年纪太小不经世事,另一方面也说明这小妞很乖,反抗性斗争性都应该不会太强烈,对我来说更容易得手……

    不过说实话我最初一看到两姐妹的时候,更喜欢的是活泼点的姐姐,她的小妹妹总显得太过腼腆以至于胆怯,对对,适当腼腆可以当做可爱和害羞,看起来也感觉有一种飘飘然的气质,但你是个小丫鬟你这么腼腆怎么伺候人?摸你一把也要抽半天,这……nnd还是丫鬟吗!我又不要养公主玩。

    当然抱着有胜于无,是loli就要推倒的原则,我怎么可能会因为这小小的挫折就气馁呢?

    我一手撑起身子一手探出轻按在小姐姐的柔肩上,小小的肩膀上没有一丝肉感,这种骨柴的感觉不可能是伪装出来的吧?

    我在心中宽言安慰了自己,然后低声说道:“这个名字虽然朴素,但却是我极爱的名字,只望……你不要辜负了。”

    不要辜负的,是这个简单的名字?还是我复杂的心意?

    小姐姐虽然无法理解我这种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的感情,但还是应道:“是。奴婢、小昭一辈子都会尽心伺候少爷的。”

    我的手感觉到小小的肩头缓缓伏下,光洁的额头轻轻碰触在地上,漆黑的长发从两侧垂下,遮住了她粉嫩的娇颜。

    我看不到她脸上的神情是喜是悲,只是隐隐觉得她听似平静的口吻中透着寂寥的惆怅。

    不愿意么?我心中猛地一跳,方才的兴致忽的沉入低谷:果然是yy的重生穿越看得太多了,可怜年少如我,既无煊赫显耀的祖宗家世,也无扬名天下的才学声名,可恨可恨!我恨我为什么不能虎躯一震散发出满身的雄霸之气,让中原满街乱跑的良臣猛将一个个都挤着来姑臧城给我下跪宣示效忠;我恨我为什么不能左右逢源,在女儿乡之中左一搂右一揽,前后左右尽是可人的mm。

    我无财无势,无气质无魅力,连竭力拉拢一名毫无背景毫无见识的小丫鬟也不行?第一次勾搭小妞就让她心不甘情不愿?真***失败到家了!

    我满嘴都不是滋味,收回按在她肩上的左手,重新摆好姿势趴下来,屁股上敷着的毛巾已有些温热。

    “少爷,您……您还没给奴、奴婢赐名呢。”小妹妹跪着乖乖听我勉励了姐姐,此时看我兴致阑珊地趴下,好像已抛弃了自己似的,只好自己吞吞吐吐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一共就两个名字,你姐把小昭抢了去,你还能叫什么呢?”我忽然又振作起来,笑道。

    “双儿?”小丫头歪了歪脑袋,伏身便拜,“双儿以后也会和姐姐一样尽心伺候少爷的!”

    “起来罢,以后也别大事小事都往地上跪,跪多了对膝盖也不好啊。”对对,年老了更容易类风湿关节炎。我摆摆手让两个丫头起身。

    “对了小双儿,你多大了?有没有十岁?”眼看暂时攻克不下小昭这座壁垒,我转而贴心地询问了双儿。

    双儿可能尚未习惯我亲切的问候,更可能是本身所具有的过度羞涩,白净的小脸上隐隐罩上了一丝红纱,但还是轻声答道:“姐姐是光和元年(178年)二月十四日,双儿是光和二年七月初七生的,马上就满十岁了。”她微微嘟起了小唇,似在表示对我的些许不满情绪:怪我眼神太差,竟然还问人家小姑娘满十岁了没,这不是拐着弯子骂人发育慢嘛!

    别说,这姑娘虽然发育慢些……但是一张粉嫩的脸上摆着精致的五官,此刻颇有一些少女嗔怒的模样,真让我心中一阵发痒!

    不过这小妞太小太嫩,放在前生都能叫我叔叔了,我想都不会想。

    况且我这小小的百姓,当然不可能如此急色,眼前这丫鬟嘛,只要我不是太垃圾太无能,应该不会在短期内就被其它人rush掉。这俩姐妹迟到得落入我口中,是不是?

    只是双儿小姑娘还太怕生,那我只好主动些,当然不能过分,循序渐进才能长治久安。

    于是我决定使用拉拢人心时最低级的手法。

    但也是最常用而且最管用的手法。

    拍马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