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我是马超 第26章 日常
作者:真狼魂的小说      更新:2017-01-07
    虽然奉承并非君子所为,但若要打动女性,却不能不如此。

    甜言蜜语,与翡翠首饰一般,向来是女性极喜爱的。

    当然后者需要的破费更大一些。

    我是个力行节俭的人,所以我首先采用了前者。

    于是我微微笑了起来:“都快满十岁了么?呵呵,我还真是看走眼了呢。不过小双儿撅着小嘴还真是动人呢,让人好喜欢呵。”

    多么朴素无华的语言!

    我的话语虽然淡淡,声音也不如何响亮,但我的神情,已是十分真诚,我的微笑,也是极为自然。

    我不需要作伪。

    “好喜欢?”小双儿年纪尚小,以前大概不曾被人以如此真诚的话语夸赞过,小脸上满是淡淡的红晕,显然极为欣喜,一双小手不停地搓卷着自己小衫的一角,扭捏着不知如何是好。

    “双儿你……还不快谢谢公子的夸赞?”到底是有点经验的姐姐,看到妹妹不知所措,小昭急忙出言提醒道。

    “啊?”小双儿似是一惊,支支吾吾还没开口,已被我打断。

    “别‘啊’了,我们虽有主仆之名,但也别这么生分,太层次分明了让人难受。”我很认真地说。

    “层次分明?”小昭对于我乱用的词语很是奇怪。

    “呃,就是说……不要太注意主仆之间的那些礼仪规矩,连互相称赞一声都要规规矩矩得行礼道谢。”我解释着,“小昭你在边府中所学到的那些繁复的规矩,都不要带到我房里来,少爷我,很厌烦。”我很是严肃地将斗争改革的矛头对准了小昭。

    小昭显是有些惶恐:“奴婢该死,奴婢不知少爷……”双腿看着便是一软。

    我急忙探手伸到她肘间,将她轻轻托住:“对,就是这样。”

    小昭稳了稳身子,轻轻从我手臂的环绕中挣脱,疑惑地看着我:“这样?”。

    “动不动就下跪,就口称‘奴婢该死奴婢知错奴婢有罪’,你真的如此万恶不赦罪大恶极?”我微微笑道。

    “奴婢……”小昭脸上微微一红。

    “在我这里,你也不用总是称‘奴婢奴婢的’,双儿当然也一样咯,本来多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被你姐姐吓得不敢说话了。”我伸手摸了摸双儿的头发,这小姑娘脸色还是微红着,不过大概是我下的功夫不少,她微微一颤,总算没有再挣脱。

    我满意地笑了笑。

    “奴婢谢少爷宽容,只是规矩还是必要……”小昭是个受过严格教育的丫鬟,她也是认真的。

    “还自称‘奴婢奴婢’?不给少爷我面子!”我一拍床铺,不轻不重地呵斥道。

    小昭微微一怔。

    “那我得继续批评你,”斗争的矛头还指着她,“本公子其实是个很亲切的人,不喜欢太啰嗦的规矩礼节。所以,平日里在我面前,你要放开些手脚,做事时别总低三下四,畏首畏尾,看起来提心吊胆似的,让我总觉得你好像过了今天没明天,你就把……”

    我正想说:“你就把这儿当做自己的家,想干嘛干嘛”,但转念一想,不对啊,她要是真把我家当她家了,我崇高的家庭地位怎么体现出来?不行,绝对不能把话说得太满。但我又想先树立一个体贴的好主子形象,怎么办?

    正在充满矛盾的思考着的时候,我却不得不停止思考。

    因为……小昭哭了。

    汪汪的眼眸中蒙上了一层迷离的水雾,隐隐闪亮着莹莹的水光,泫然欲滴。不,不是欲滴,雪白的脸颊上已经缓缓淌下了两行清泪。

    “姐、姐姐?”小双儿先是慌了神,伸手搂住了自己最亲最爱的姐姐,却不知道究竟为什么惹她突然流泪。

    “呃?”我只能选择语塞,难道我刚才说的话很感人吗?还不至于如此伟大吧?就说了她过了今天没明天……

    擦!我的脑中猛地闪过这个大字。边章老鬼挂了一年多了,她们姐妹东躲西藏,整天担惊受怕地活着,所过的日子不就是有今天没明天吗!我说话怎么没经过大脑!

    我攥了攥拳头,很是歉意的说道:“小昭,我……我刚才一时口快,想也没想就说了出来,你别在意……”我又摸了摸鼻子,自己堂堂马家长子,竟然趴在床上光着屁股对刚刚领回来而且是我救了性命的小丫鬟道歉……虽然这道歉很低调而且诚意也很不足。

    “不是、不是少爷的错……”她总算是停下了抽泣,衣袖在脸上抹了两把,“是小昭总以为按规矩做才能让公子以为小昭伶俐懂事,才能讨公子喜欢,才能留在马府里……”她说着说着声音却是越低,似是在害怕我生气。

    生气?

    我就算是生气了,那也是被这傻妞气的!

    我忽地伸手扯住了她纤细的小臂。

    是的,纤细无比。

    我摸到的,是一层薄薄的衣衫,一张薄薄的人皮,一截清晰可察的臂骨。

    仿佛我一用力就会折断。

    贼老天!你他妹的还有良心吗!

    你他奶奶的让这小姑娘吃过东西吗!

    我怒极反笑,将她拉着坐在床沿上,然后对着小双儿也招了招手:“小双儿你坐这边。”我拍了拍另一侧床沿,她极是听话地坐下,同样被我伸手握住了小臂。

    她仍是微微地颤了颤,还是有些紧张,细细的小臂上微微有些小块的肌肉在僵硬着哆嗦着。

    是的,她的小臂上还有一点点的肉。

    没有父母的时候,年幼的兄姐往往也会产生巨大的潜力。

    他们将从牙缝之中节省出来的食物留给更加年幼的弟弟妹妹,而他们自己几乎可以完全不吃不喝。

    虽然当我们看到的时候,总是觉得无法相信。

    但这毕竟是事实。

    也是奇迹。

    这世上,总会有一种力量,使人感动。

    越是年幼、越是朴素,这感动就越纯粹,越真实。

    人性中的善面,同样也无法限制。

    只要你愿意,同样也无所不能。

    自然,不是让你去祈求幸福。

    幸福,那是祈求得来的东西么?